论文

民国时期城市租房生活管窥

作者

李自典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民国时期城市租房生活管窥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民国时期城市租房生活管窥

衣食住行是人类最基本的日常生活要素。居住生活与住房密切相连,住房是人类立足之地、栖身之所,承担着遮风避雨、安养生息等一系列功能。民国时期,人们解决居住问题,除了自有住房外,租住房屋也是一个重要途径。由此,租房群体成为城市居民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房屋租赁关系的缔结,房客(亦称租户)与房东(亦称房主)成为租赁关系的双方代表,围绕房租问题,双方展开博弈。租房生活是近代城市社会重要的生活方式之一,也是值得重视的一个研究课题,目前学界已取得了一些相关成果,主要涉及房客团体以及房租、租房纠纷等问题。其中有关房客的研究以朱英、孔令彬对上海房客团体的研究较有代表性;关于房租的研究大多从经济学视角分析,代表性成果是台北的成文出版社、美国中文资料中心1977年联合影印的关于长沙、上海、北平、汉口、南京、重庆、昆明、成都等城市房租与地价的一系列著作;关于租房纠纷的研究,孙慧敏关于上海房屋租赁纠纷的论文较有代表性。综观既有成果不难发现,从社会生活视角来考察民国时期租房生活情况的研究比较缺乏,因此本文拟在此方面做些努力,不足之处,恳请方家指正。

一 城市租房群体概览

民国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城市,租房生活成为城市社会的一个显著现象。这在一些较为发达的大中城市更为普遍。例如,在北京,据调查,城内普通居民,在民国时期约有22%的家庭是居住自家的房屋。由此可见,北京居民中租住房屋非常普遍,这主要是由于政局混乱,物价飞涨,不少原来居住在四合院内的八旗子弟随着时势变化逐渐沦为贫民,由向外租房的房主到后来变成租客。加之外地来京谋生、求学、经商的流动人员不断增加,买房置业成本高,租房需求扩大,租房群体逐渐扩大。当然,不同经济层面的住户租房情况的差异是十分明显的。一般地,在社会上处于中上阶层的人群,包括官僚、高级公务员、大学教员、医生、律师、买办、富商等,收入比较稳定,有能力支付较高房租,一般租住在位置、设施等都比较好的四合院或新式花园洋房、公寓等,例如胡适曾租住在缎库胡同8号院,这是一个标准四合院,有门房、厢房、正房十余间,而且离北京大学近,租金每月20元大洋。处于社会中下层的工人、伙计、小职员、低等公务员等人群,因收入低,生活无保障,租住的房屋条件十分简陋,有的分租一个四合院的不同房间,还有更差的租住土房和草房,房间以一间为多,能容身即可。有学者曾于1931年起对北京城厢贫困户进行调查,结果显示,1200贫户中自有住房者仅80家,其余1120户皆须租房居住,租房率达93.3%;住房一间者有994家之多,占比为82.8%。

上海是近代快速发展起来的大城市,在工商业的推动下,到20世纪20年代初期其人口已达200多万人,其中大多外来人口无力购置房产,租房居住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据1936年官方统计,房客住户达到347776户,在总的分类统计中占到 80.5%。可见,租房群体占到上海居民的大部分,数量相当庞大,构成成分多元。据朱英、孔令彬的研究,上海的房客团体一般来说可分为三大层次,其中上等阶层如买办、富商、官僚、大地主等,主要居住于花园洋房,租金高,居住条件优越舒适;数量最多的中等阶层人家或者更低层次的住户,包括中小商人,在大公司、大商店中地位较高的职员,或者政府部门中职位较高的公务员,也包括医生、律师、会计师、文人、教员、新闻记者等,他们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收入较稳定,有能力支付相对较高的房租,一般租住在里弄;第三层次的房客基本是靠普通技能或者体力换取衣食的小民,包括商店伙计、小职员、技术工人、小学教师、落魄文人、职位较低的政府公务员等,他们收入很低,甚至只能支付其中一间房屋的房租,因此这部分人主要分租在里弄住宅中位置最差的角落,比如阁楼等地。

在南京,普通市民大多自住或租住“私房”。这种私房的建筑和土地为私人所有,式样为沿袭明清时期传统的朝南平房或带院落的房屋。城市贫民主要居住在棚户区,20世纪二三十年代棚屋广泛分布于南京城区内外。据1936年首都警察厅调查,当时南京第一区的国府站、第二区的武学园、第三区的武定门、第四区的中华门、第五区的莫愁湖二道埂子、第六区的金川门,都建有密密麻麻的棚屋,共有5万多所,住有6万多户居民,大约30万人。城市贫民是城市居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居住环境十分拥挤,各种设施简陋至极。1937年对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四邻棚户的调查显示,145家棚户中有53家住屋为自有,15家不明,其余77家为租住,每家每月所付屋租以1.6~2元为最多数,77家中有24家平均每间房屋住3.28人。南京市民租房生活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在天津,市民租住房屋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房租是普通人生活的一项重要开支。据调查,20世纪20年代末,上海、南京、北平、天津和塘沽五个地区的工人平均生活费中,房租所占的比例达7.1%~16%,天津更以16%的高位居于各城市之首。高房租带来的租房生活压力,对收入微薄的下层民众更显巨大。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于1927年9月至1928年6月对市内132家手艺工人家庭生活费的调查显示,当时天津的下层市民家庭大都租住一两间土坯间,冬季取暖或用火盆或烧暖炕,很少有用火炉者,晚间点煤油灯照明。尽管此时期市区已有电力供应,但这些收入微薄的家庭无能力享用。

在西南城市成都,市民中有68%是租屋住的,全市的住宅掌握在占全市人户32%的人户手中。中上阶层的房屋供给向无问题,大多为比较高档的带有庄园等的房屋,中下阶层一直忍受着人口拥挤、房屋不卫生、房租昂贵等痛苦,在贫民区大多是两三家挤在两间一方丈的屋子。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