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民国前期国人的科技观念

作者

黄河 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民国前期国人的科技观念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民国前期国人的科技观念

近代以来自然科学极大发展,科学技术在世界文明进程中作用日益凸显。伴随殖民主义兴起,科技浪潮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为众多民族国家的社会进步提供了助益。近代中国被动地接受着西方科技输出,社会发展不可避免受之影响。

关于西方科技影响近代中国问题目前学界已有较多论述。部分学者肯定了科技对于社会进步的决定性作用。他们以现代化理论为支撑,把中国的现代化归因于科技要素,并将科技引发的资本集聚与工商业振兴视为城市经济发展的原动力,进而从中西文化冲突与融合角度切入,指出科技输入与内部社会演化共同促进了社会变革。一些学者则持反对态度,否认科学技术与社会变迁之间存在紧密联系。其由发展停滞观出发,认为科学技术从未在中国真正发生,近代中国科学应用滞留于经验阶段,继而总结出停滞诱因在于自身客观条件不足及落后的社会政治关系。

争论体现了学界对此问题的认识分歧:科技救国论与环境制约论究竟何种论调更符合历史实际。二者或强调科技在社会变迁中的示范作用,或关注近代变革所遭受的传统文化束缚,均从深层次揭示出近代中国科技应用实态,且就西方科技如何影响近代中国提出了真知灼见,但依旧未能得出定论。有鉴于此,应进一步反思:探究科技影响中国等近代核心学术命题能否跳出“开放—抵制”研究框架,回避中西文化碰撞固有的异质性与趋同性矛盾。

“观念”存在于人们内心深处,是国人思想变迁、价值塑造、行为整合的内核,集中展现了西化风潮与本土社会的深度契合。如将目光下移,聚焦于科技观念的产生及其与基层社会之间的互动,或许能够造就一种脱离文化冲突思维的全新研究路径,形成对于西方科技影响近代中国问题的再认识。

电自1882年由西方舶入中国以来,引发了社会、经济、政治领域一系列变革。本文通过发掘传统中国经济中心苏州电力事业一批未曾公开的档案与报刊资料,尝试讨论民国前期苏州这座旧日丝绸之都关于电的认知。并据此再探讨,作为西方科技的电如何影响着近代中国。

一 民众对电的认知:“新奇”与“先进”

开展具体分析之前,本文先对“民众”、“认知”与“民国前期”等几个关键性概念加以界定。罗杰·夏蒂埃曾提出,“民众”是“人口的最大多数和国家最必要的组成部分”,本文借用其说法,将包括绝大多数人口在内的主要市民群体视为“民众”。“认知”的奥秘需从医学领域寻求答案。医学视野下的“认知”是指人脑反映客观事物的特性与联系,并揭露事物对人的意义与作用的心理活动。本文采纳其观点,把“认知”看作根据现实经验形成的注意、知觉、表象、记忆、思维和言语,及随之开展的理解、分析、归纳与演绎等活动。“民国前期”则以整个中华民国时期,即1912~1949年的时间中点为划分,将1912~1930年这段时间设定为“民国前期”。

明清以来,作为传统经济中心的苏州工商业氛围较浓,民众思想受儒家道德束缚较轻,普遍存在樊树志所述之尚奢习气,“明中叶以降江南经济进入高度成长时期,苏州的繁华带来了奢侈风尚,逐渐弥漫于邻近的各府、各县、各市镇”。此外,苏州毗邻中国最早开埠的现代化都市上海,自来水、煤气、电、电话、电车、汽车等西方新发明极为便利地由上海传入苏埠。内外作用之下,苏州接受电等新事物的风气虽逊于上海,但也应较为深刻。民国前期,电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于城市社会生活之中,作为无形事物的电逐步拥有了物化形象,关于电的认知也因之产生:“新奇”与“先进”是电带给苏州民众的主要感受。

电的“新奇”认知引领了开放的社会风气。新派人物对于电力时代来临欢欣鼓舞。新式学堂学生举办婚礼时邀请舞星献舞,在迥异于以往的电光照耀之下,舞星明眸流盼、歌声清越、翊翊欲沽,临座众客莫不倾心。新出现于街头的脚踏车亦用电来进行比喻。以“行云”形容其速度之快仍嫌意犹未尽,须用“电光一闪”作为补充;“风”与“电”组合而成的“风驰电掣”描述踩着单车的美少年最为合适不过。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民众对电的认知:“新奇”与“先进”
  • 二 社会内部认知的作用:身份阶层的区分工具
  • 三 外部刺激下认知的功效:民族主义的象征
  • 四 结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