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倔强的少数:西洋文学系与学衡派在东南大学的聚散

作者

牛力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倔强的少数:西洋文学系与学衡派在东南大学的聚散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倔强的少数:西洋文学系与学衡派在东南大学的聚散

学衡派是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派别,它的兴起和衰落与东南大学关系密切。从1922年1月《学衡》创刊于南京,到1924年夏杂志随吴宓北上,虽历时仅两年有余,却被认为是学衡派最具创造性和影响力的全盛时期。学衡派在东南大学的因缘聚散,也因此为当时人和后来者津津乐道。作为杂志总编辑的吴宓,在离宁之际曾充满不舍和惆怅。他在诗中写道:“骨肉亲朋各异方,别离此日已心伤。江南未许长为客,塞北缘何似故乡。逼仄乾坤行道地,萧条生事载书箱。依依回首台城柳,辛苦三年遗恨长。”

既往学界对于学衡派的研究,多注重于思想观念层面,强调《学衡》及其代表人物的学术思想和文化主张,以及由此引发的南北论争。至于学衡同人在东南大学的境遇,则因材料缺乏较少着墨。由于忽视了校园内外环境的影响,难以在校园文化和权力结构中来审视学衡派的聚与散。学衡派骨干分子刘伯明、梅光迪、吴宓、柳诒徵和胡先骕等人均为东大教授,1921年11月东大新设的西洋文学系,其教育理念与学衡派的文化主张相契合,该系诸教授(梅光迪、吴宓、楼光来和李思纯)均为学衡社友,可视为学衡派在东大依托的学科平台。1924年西洋文学系被裁撤后,梅、吴、楼、李等人风流云散,直接造成学衡派的衰落。西洋文学系在东大的境遇,正是学衡同人在东大校内生存环境的呈现。

吴宓将西洋文学系的裁撤视为东南大学“崩坏”的重要一环,并直言该系裁撤是校内派系斗争的结果。尤其是西洋文学系和英文系之间多年的新仇旧恨,当时已成水火之势。但对于这段痛史,因资料的限制和后人的讳莫如深,常难言其详。学者对于西洋文学系的研究多趋于学科史研究的取向。虽亦论及西洋文学系和英文系之间的人事矛盾和理念分歧,但仍未能明晰其间的发展脉络和运作过程,也无法从学衡派所面临的境遇来理解西洋文学系昙花一现般的兴与废。

西洋文学系的兴废不是学科发展起伏的正常态,而是校内不同力量争夺校园场域权势的产物,也是对东大整体性校园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反映。西洋文学系为何率先得以成立?成立后又面临怎样的境遇和抉择?西洋文学系和英文系矛盾和争执的焦点何在?学衡同人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最终又如何引发了在学校层面的系科兴废?缘于西洋文学系的兴废,伴随着学衡派在东南大学的聚散,因此引发的系科之争,以及所呈现的人事纠葛和理念冲突,其间历程均需从置身的大学环境和细微的人事脉络来进行深入考察,在具体的历史语境中呈现学衡派的思想主张,理解他们在东大所面临的机遇、困境和抉择,以及大学校园整体性学风的走向。

一 缘起东南:西洋文学系的创设

1921年成立的东南大学系由南京高师改设而来。东大成立前,南京高师设有文史地部、数理化部和六个专修科(农业、商业、英文、体育、工艺和教育)。作为一所以“培养师范学校和中学校教员”为宗旨的高等师范,南高在五四后“乃有一重大之变迁”,即以选课分系之制为枢纽,“各科学程增设尤多且专,益寖成大学之规模”。

南京高师的英文专修科,以教授英文、培养英文教员为主旨,课程中很少涉及文学内容。文史地部教员向楚、王伯沆、柳诒徵等人均专研国文,西洋文学并无专人。从培养中学英文教员的需要看,也无须多设西洋文学课程。但随着高等师范向旨在探究高深学术的大学转变,尤其是五四后倡言西洋学理的环境中,对西洋文学的探究和教授成为一种迫切需要。1920年初,南高校长郭秉文写信给胡适和蒋梦麟,请为文史地部介绍一位“精通中西文学者为教授”。该年秋天,梅光迪辞去南开英文系主任,赴南高教授西洋文学。在1920学年,他在南高开设的课程有散文概论、今世英文、十九世纪英文学等。同年,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的哲学博士刘伯明出任南高文史地部主任,他为该部提出的宗旨为:“培养融贯中西学术之人才……使学者以西洋眼光及方法,观察及研究吾国固有学问。不泥于古,不迷于新。”这一主张与高等师范培养中学教员的目标已迥然不同。

梅、刘二人曾同学于西北大学,多年交谊,志同道合。据梅光迪追忆,1920年他转赴南高,正缘于刘伯明的力邀。刘在南高身居文史地部主任和校长办公室副主任的高位,梅氏乃“今后决以此校为聚集同志知友,发展理想事业之地”。所谓的理想事业,即宣扬其人文主义主张,以纠正国内风起云涌的新文化和新文学潮流。梅光迪之所以选择南高为发展志业的根据地,与刘伯明在该校倡导“融贯中西学术”的办学旨趣不无关系。当时的南高文史地部,经江谦、柳诒徵、王伯沆、刘伯明等人多年耕耘,逐渐形成注重本国文化的学术传统,与当时北方竞言新文化、新文学多有不同。1917年10月,南高成立了国文研究会,以研究本国文字和文学为宗旨,柳诒徵和向楚均为该会指导员。到1918年,国文研究会会员达85人之多。1920年10月,该会以“国文”二字界域过狭,更名为文学研究会,当年会员达130余人。10月15日,文学研究会召开第一次常会,邀请梅光迪演讲《文学研究之方法》;11月2日举行第二次常会,请刘伯明演讲《文学之定义及范围》。这些都为学衡派在南高的滋长准备了适宜的环境。1920年秋,梅光迪与中华书局约定,拟编撰《学衡》杂志,以为阐扬文化主张、发展学术事业的媒介平台。1921年,梅光迪向学校举荐其哈佛旧友吴宓和楼光来来南高任教。在写给吴宓的信中,梅光迪说他将提议在即将成立的东南大学内增设西洋文学系,以为独立自主发展志业的根据地。

1921年秋新成立的东南大学分文理、农、工、商和教育五科,其中文理科由文史地部、数理化部和英文专修科合组而来。该年8月,吴宓归国后在上海与梅光迪重逢,方知梅光迪与英文专修科主任张士一意见不合,芥蒂颇深。“张聘留美学生多人,授初步粗浅之英文,而给以巨薪。梅之文学课程,张虽不加干涉,然梅欲荐举某某,添聘文学教员,则张多方阻难,使不得成立。”梅光迪为实现其理想,乃“决多集同志,各受微薪,先到此校任职,势力既厚,然后提议专设西洋文学一部,独立,而不隶于英文部之下。如是,则自操用人行政之权,并专有定款,归我拨付,则遇事始可不受张君之诅难。而文学课程,乃得增广焉”。按照梅光迪的计划,一个经费、行政独立的西洋文学系将是同人施展抱负不可或缺的平台。吴宓在归国前曾与北京高师订有合同,月薪300元。后因梅光迪的吸引,最终接受南高月薪160元的聘约。梅谋划的“独立自主”的西洋文学系,是吸引吴宓的一个重要因素。

东大文理科下设英文系,在1921年秋,吴、梅二人均为该系教授。10月25日,东大教授会召开第一次会议,二人联名提出了《增设西洋文学系意见书》,经讨论后议决通过。11月2日,东大评议会通过了增设西洋文学系的提案。11月9日,郭秉文任命梅光迪为西洋文学系主任。在此前草拟的《增设西洋文学系意见书》中,吴、梅二人历数成立西洋文学系在学理上和事实上的“六大利”,其中之一即系科和课程得“有所依归”。吴、梅指出,近年来所授西洋文学课程并不限于英国文学,此前多列入文史地部。东大成立后,以系为学科之单位,有国文系、英文系之类,旧有之文史地部已不成为单位,则西洋文学课程将“无所附属,乏系可归”。

西洋文学系的设立,是梅光迪长期谋划的结果。但之所以能在教授会、评议会顺利通过,与时任东大文理科主任兼行政委员会副主任刘伯明的支持不无关系。以二人的交谊和志趣来看,刘伯明对此计划当早知悉。11月2日主持评议会的会议主席正是刘伯明。会上,张士一曾提出西洋文学系独立后两系学程和经费分配的问题,刘伯明当即指出,会议先讨论西洋文学系应添设与否,以免节外生枝。此后不久,生物系主任秉志曾援引西洋文学系例,提出将该系分为动物和植物两系,在评议会便遭到抵制,秉志认为这是人多势众的文理科在其中作祟所致。系科的增设,是校务管理的大事,不仅体现办学的宗旨和定位,而且涉及具体的人事和经费。如果缺乏刘伯明的鼎力支持,西洋文学系能否顺利成立亦未可知。所以,梅光迪认为在学衡派中,“伯明为之魁”。吴宓也认为,刘伯明是东南大学“唯一懂得文学并喜欢我们的重要人物”。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01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缘起东南:西洋文学系的创设
  • 二 “少数倔强不驯之分子”
  • 三 “从头恩怨说牛李”
  • 四 学衡派的风流云散
  • 余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