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实证研究*

作者

贾小龙 法学博士,兰州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
梁凯鑫 兰州理工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实证研究*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实证研究*

引言

互联网及电子商务产业的快速发展给知识产权保护带来了新课题。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借鉴国外立法率先对此做出回应后,《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第3款进行了一般性规定。为了回应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的特殊性,《专利法》在第四次修订过程中引入了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专门条款,但其所拟定条文却引发了学界的广泛讨论。以2015年12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专利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第63条规定为例,学者们对其规定的合理性、科学性均有质疑。[]2019年1月,全国人大法工委公布了《专利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对《送审稿》规定进行了大幅修改,回应了学界质疑。然而,专门立法的科学性、合理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很好地回应具体调整领域实践的特殊需要以及更好地明晰行为自由的边界。如今,《侵权责任法》施行已10年,涉及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的案件也多有发生;2018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侵权责任又做出了新的规定。因此,有必要在充分关注司法实践经验和相关立法变化的基础上,重新审视《送审稿》及《草案》之规定,从而使得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专门立法能够在便利法的适用与便于法的遵守之间相统一,同时为其他知识产权领域专门立法的完善提供立法经验。

一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案件裁判概况

为了解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纠纷的裁判状况,我们通过北大法宝数据库进行检索后得到207份相关裁判文书,最终筛选出97份裁判文书作为分析样本。[]其中,包括21件终审裁判和76件初审裁判。在分析样本中,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案件首现于2006年,自2013年起逐渐增多(见图1)。

图1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案件情况

分析样本中,涉及的专利类型以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为主。除了2件案由为不正当竞争纠纷外[],共有33件裁判涉案专利类型为实用新型,47件裁判涉及外观设计专利,两者共计占到分析样本总数的82.5%。在诉请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连带侵权责任的案件中,法院的不支持率达到了97.9%。这一点与网络服务提供者通常情况下不会承担著作权和商标侵权责任是基本一致的。

二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裁判反映的主要问题

(一)裁判依据涵盖了《侵权责任法》多个条文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案件的裁判依据涵盖了《侵权责任法》第8条、第9条、第36条三个条文。而由于不同案件中原告诉请的差异以及法院的不同审理思路,这三个条文的具体适用存在较大差异。

首先,《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虽然仅在个案中被明确作为裁判依据,但绝大多数裁判在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与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时事实上都运用了该条规定的原理。同时,在直接援引《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裁判中,法院适用该条规定的背景并不一致。例如,在上海科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诉杭州古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中,因原告主张该案网络服务提供者直接参与了销售和许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且与被控侵权的网络用户之间有持股关系,属于协同销售,故应承担连带责任。法院明确援引《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进行了裁判。[]而在伊稻(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与厦门莫名箱包有限公司、六安宏艳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中,原告明确依据《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诉请被告网络服务提供者与网络用户共同赔偿经济损失,但该案审理法院说理认为,本案网络服务提供者并未参与卖家的销售行为,对网络用户的涉案侵权行为“不存在明知或应知的过错,不构成帮助侵权”;在裁判依据方面,又只援引了《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

其次,只有不到一成的裁判直接援引了《侵权责任法》第9条规定,但绝大多数裁判在说理中都使用了“帮助侵权”的表述。直接援引该条的案件又可细分为三种类型。一是作为判断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承担侵权责任”的依据之一,如深圳摩炫科技有限公司等与肇庆市衡艺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上诉案中一审法院的裁判。[]二是评判原告诉称“被告构成帮助侵权”的诉请,如东莞市泽风净化设备有限公司诉东莞市古耐电器有限公司等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三是在判定被告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构成共同侵权”的问题时进行了援引,这类情形居多,共涉及4起裁判。[]

最后,绝大多数案件都明确或间接以《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为裁判依据。此处所谓间接,是指尽管没有明确援引条文,但事实上仍然以该条规定为说理依据。在具体适用上,有的将其与共同侵权规则、帮助侵权规则并列适用,更多的是将该条规则作为判定被告是否构成共同侵权或帮助侵权的依据。只有7起案件的说理只与该条规定明显关联,而未涉及其他依据。[]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引言
  • 一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案件裁判概况
  • 二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裁判反映的主要问题
    1. (一)裁判依据涵盖了《侵权责任法》多个条文
    2. (二)《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的适用“喜忧参半”
      1. 1.发展了“必要措施”的适用标准和范围。
      2. 2.普遍要求“通知-移除”规则中的“通知”应具备有效性
      3. 3.对“知道”规则中“知道”的解读不一致
      4. 4.侵权投诉通知的处理存在引起新诉争的可能
  • 三 网络服务提供者专利侵权责任专门立法的实务审视
    1. (一)实务视角下专门立法的必要性
    2. (二)专门立法应当解决的问题
      1. 1.“知道”规则中“知道”的标准
      2. 2.“必要措施”的范围及其适用原则
      3. 3.有效“通知”的构成要件
      4. 4.不当侵权投诉的法律后果
  • 四 《草案》对《送审稿》的改进及进一步完善的建议
    1. (一)《送审稿》存在的主要问题
    2. (二)《草案》对《送审稿》的改进及存在的问题
    3. (三)《草案》的进一步改进建议

论文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