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电子竞技游戏网络直播平台的著作权益问题研究

作者

胡小惠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助理。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电子竞技游戏网络直播平台的著作权益问题研究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电子竞技游戏网络直播平台的著作权益问题研究

引言

电子竞技游戏(为行文方便,文中将电子竞技简称为电竞)是从众多游戏中发展成熟,凸显出较强体育性质,具有竞技对抗性的游戏项目。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运动定义为以信息技术为核心,以软硬件设备为器械,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在统一的竞赛规则下进行的公平、公开、公正的对抗性电子游戏运动。当前流行并发展成熟的几款电竞游戏有:《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魔兽争霸》(War Craft)、《反恐精英》(Counter Strike)、《绝地求生》(Player Unknown’s Battlegrounds)。在全民游戏时代,在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逐渐普及的背景下,国家体育总局于2003年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将电子竞技纳入正式比赛。

电子竞技游戏属于人类的智力劳动成果是毋庸置疑的,但我国《著作权法》第3条规定受保护的作品中并无游戏类作品,当前司法实践在著作权法规则体系内,存在两种思路对电子竞技游戏进行著作权法的保护:分解保护[]和整体保护[]。由于,电子竞技游戏中的多种元素,无论音乐还是美术画面,均是为了配合一定游戏规则下的游戏演示,电竞游戏是软件程序和美术设计、背景音乐,有时甚至还有游戏脚本等剧情所共同构成的综合表达[],所以就保护游戏创意及游戏设计的整体效果而言,笔者更倾向于将电子竞技作品作为视听作品[]整体保护。

电竞游戏产业的蒸蒸日上也带动了周边产业的蓬勃发展,电竞直播产业作为一股新兴势力正迅速占领市场。信息网络技术尤其是网络广播技术的创新为电竞直播产业转型提供了强劲的技术支撑,数字化信号的运用帮助电竞直播产业突破了传统广播电视播放的限制,在网络环境下,发展迅猛,势如破竹。与此同时,与电竞网络直播有关的法律问题增多,需要进一步厘清各主体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为产业发展提供良好的法律环境。

一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产业的发展与竞争

人们称2016年是“网络直播元年”,不管是网络直播平台还是直播内容以及相应的参与者数量都出现爆炸式的增长。当前网络直播的内容十分丰富,而电竞游戏的网络直播是早于其他直播内容而发展更成熟的一类,指直播平台采用流式传输技术[]和相应的设备将电子竞技游戏运行的画面同步提取到其服务器中,通过其网站向网络用户实时播放,播出同时增添游戏主播的即兴解说、观众互动性文字等内容。当前电竞游戏网络直播产业欣欣向荣,但新兴产业的繁荣往往引起各主体的利益冲突问题,需要法律进行调整并进行利益的重新分配。

(一)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化进程

电子竞技游戏网络直播平台是指基于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通过编码器、服务器和终端播放器配套,对提取电竞游戏比赛的画面进行解码、转码,从而向观众提供赛事直播服务的组织。可以说,电竞网络直播平台是电竞热潮与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共同催生的产物。电子竞技产业发展初期主要依靠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介进行传播,2003年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就专设了《电子竞技世界》栏目,极大地推动了国内电子竞技游戏产业的发展。但好景不长,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下达《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一度抑制了电子竞技通过大众传媒走向公众。直到2006年,国内互联网技术逐渐走向成熟,电子竞技游戏直播产业在互联网领域夹缝求生,出现了NeoTV等电子竞技直播网站。2010年腾讯公司创建了电竞游戏直播的TGA平台。2014年美国Justin Kan创建了专门的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国内大量游戏直播网络平台顺势而生,包括虎牙直播、斗鱼TV、战旗TV等网络平台。无论虎牙直播、斗鱼 TV、战旗 TV、TGA,还是 Twitch,都将重心放在了《英雄联盟》、《刀塔2》以及《绝地求生》等具有鲜明电子竞技色彩的游戏上,一方面邀请电子竞技的民间高手、职业选手来开设自己的直播间进行直播,另一方面会对一些电子竞技的赛事进行直播。[]尽管我国电子竞技游戏直播产业处在与网络结合的发展初期,但还是依靠较成熟的信息网络技术完成了平台化转型。

(二)电竞游戏网络直播产业的竞争态势

在全民直播时代,电竞网络直播产业蕴含着巨大的商机。相关数据表明,2017年我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达到87亿元,市场规模稳步增长。2014年8月26日亚马逊宣布以9.7亿美元现金收购Twitch,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说:播放和观看游戏玩法正成为一种全球性的现象。[]如今,世界顶级的电竞赛事吸引的观看人数可与世界杯总决赛的观众人数相匹敌,如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线观看人数过亿,平均每分钟观看人数1960万,超过30个直播平台进行直播。

电竞网络直播收入来源包含传统的广告商赞助和赛事门票、观众互动“打赏”及其他衍生收入。新型平台化的经营模式不可避免地滋生网络环境下的粗放型发展和野蛮竞争,电竞网络直播乱象丛生,全国首例电竞直播侵权案“耀宇诉斗鱼反不正当竞争”[]便是开端。当前,法律缺少对电竞游戏网络直播行为的定性与规范,包括游戏直播平台是否能突破游戏本身著作权的屏障以及直播平台间的竞争行为规范。法律需要为互联网产业发展营造良好宽松的法律环境,但产业发展不能忽视著作权人的正当利益,产业发展的利益也要由权利人和社会公众共享。[]健康的电竞网络直播市场须是各主体之间能完全自由、公平地竞争,不受规范的无序竞争状态势必降低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由此看来,实现电竞游戏开发商与电竞游戏网络直播者之间的利益平衡,以及电竞游戏网络直播者之间的利益平衡是当务之急,应当对电竞网络直播平台提供直播的行为性质进行分析,明确相应的权利义务,为各主体的行为提供合理预期。

二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行为的性质分析

电竞网络直播平台提供直播服务过程中可能关涉的法律上的利益关系有电竞网络直播平台与电竞游戏开发商的关系以及电竞网络直播平台之间的关系。从有限市场资源角度来看,电竞网络直播产业与电子竞技游戏产业在整个市场环境下存在竞争关系[],二者均依赖电子竞技游戏营利,只是经营模式与使用游戏方式不同,产业间形成竞争与合作并存,互利共生的关系。此外,直播平台之间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思维主导下相互竞争,竭力争夺市场上的优势资源。

(一)电竞游戏作品的使用行为

电竞游戏作为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毋庸置疑,虽对于应当以哪种模式对其保护还未有定论,但并不妨碍我们将其列为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进行讨论。著作权的作用并不在于赋予著作权人利用自己作品的自由[],而是赋予作者控制他人未经许可以特定方式利用作品的权利。电竞网络直播平台无论是对电竞赛事进行直播,还是主播创建直播间直播个人游戏画面,都涉及对电子竞技游戏资源库中的素材的使用,如果这种使用行为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特定的使用作品方式,便进入了游戏开发商的著作专有权的保护范围。

1.使用行为的类型分析

使用作品即以特定的方式使公众与作品接触,传递作品承载的信息,实现作品价值的行为,主要表现为对作品进行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展览、广播、信息网络传播等。电竞网络直播平台直播电竞赛事是通过信息技术媒介进行流式传输,实现了电竞游戏在网络环境下的公开再现。电竞网络直播平台直播过程中并未直接接触电子竞技游戏的程序本身,未触及电子竞技游戏中软件的著作权[],但是电子竞技游戏软件运行最终呈现的音乐、美术、动画等效果,观众能直接感受,这实际是以播放的方式公开再现了电子竞技游戏的相关元素。我国《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列举的十二种权利中,最可能规制上述播放行为的是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我国《著作权法》将广播限定为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其他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行为。若借无线、有线传播的方式区分,电竞通过网络直播并不是通过无线发射信号的方式传播,而是通过流媒体技术传输其自主采集的信号,尽管我们扩张解释认定以有线方式传播作品包含网络环境中的流式传输,但是我国当前的广播权包括的三层含义中,并不控制通过有线方式直接向公众传播作品的行为。所以,现有广播权不能规范电竞网络直播行为。

信息网络传播则指通过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自主选择的时间及地点获取作品的行为。因此,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仅限于用户能够自主选择信息内容、接收传播的时间和地点的交互式传播行为。然而,电竞网络直播行为主要是对游戏赛事的实时播放,观众仅能在平台自主选定时间内在线观看,不能控制平台播放的时间及地点,这种定点、定时传播作品的行为不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

无论电竞网络直播行为是交互式或非交互式,其利用的技术手段是有线方式或是无线方式,都不可否认该行为本身是播放电竞游戏作品的行为。但现行的《著作权法》中并无严格意义上的播放权,所以对于电竞网络直播行为并无完全对应的行为规制规定。《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工作致力于改善法律适用的尴尬局面,我们可以从送审稿中领悟立法动向,其中对著作权人的财产权利配置方面进行了重大修改,包括删除放映权和广播权,统一设置为播放权,即以无线或者有线方式公开播放作品或者转播该作品的播放,以及通过技术设备向公众传播该作品的播放的权利。[]如此修改,电竞网络直播行为不论实时播放还是定点播放都将进入“播放权”的控制范围。

此外,有学者提出,当前《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并没有获得立法机关审议通过,电竞网络直播行为应适用现行法律中财产权利的兜底性条款。[]这的确是当前立法上较为合理的定性,尽管不能明确电竞网络直播行为具体属于何种使用作品行为,但由于其以一定技术方式公开传播作品,与游戏开发商的著作权密切相关,故承认其为可能受到作者控制的特定行为方式。

2.合理使用行为认定

著作权法不应仅是关注作者权益的法律,更应是一部平衡作者与使用者利益的法律。合理使用制度便是基于这种理念产生并成为保护使用者合法权益的著作权法规则。[]作品使用者不仅是作品的受众,他们还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作品的价值,并推动知识的交流与再创作活动的衍生。所以,著作权应为使用者留有自由地接触、使用作品,进行表达和传播知识的空间,版权限制了权利人对作品的垄断性控制。[]电竞网络直播行为是否属于合理使用成为当前学界的热议话题,反对观点与支持观点兼而有之。反对认定为合理使用的观点大致包括以下几种。第一种观点认为,网络游戏直播未经许可向公众传播作品,不符合现行法律中的合理使用相关规定。[]第二种观点认为,大型竞技类游戏的直播不满足“三步检验法”的条件,不构成合理使用行为。[]第三种观点认为,直播行为具有营利性,综合考虑游戏开发商、主播等多方主体利益,不宜认定为合理使用。[]支持认定为合理使用行为的观点则包括:王迁教授主张游戏直播对游戏中画面的传播具有转换性,因此可以认定为合理使用[];谢琳老师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认为在给予游戏开发商适当的激励的情况下,认定游戏直播为合理使用,更利于直播产业的发展。[]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3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引言
  • 一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产业的发展与竞争
    1. (一)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化进程
    2. (二)电竞游戏网络直播产业的竞争态势
  • 二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行为的性质分析
    1. (一)电竞游戏作品的使用行为
      1. 1.使用行为的类型分析
      2. 2.合理使用行为认定
    2. (二)创作作品行为
      1. 1.游戏直播画面的内涵
      2. 2.游戏直播画面的作品性分析
    3. (三)传播作品行为
    4. (四)一般经营性行为
  • 三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的权利保护模式
    1. (一)著作权法保护模式
      1. 1.赋予网络直播平台作者身份
      2. 2.赋予网络直播平台邻接权人身份
    2. (二)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模式
      1. 1.一般条款规范
      2. 2.类型化条款规范
  • 四 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的广播组织权保护
    1. (一)广播组织与电竞游戏网络直播平台
    2. (二)广播组织权的扩张分析
      1. 1.扩张中的利益纠葛
      2. 2.扩张的必要性
    3. (三)广播组织权的完善
      1. 1.合理界定权利客体
      2. 2.扩充权利主体范围
      3. 3.健全相关权利内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