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一 军事修会

关键词

作者

〔美〕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研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中世纪史与条顿骑士团的专家,1993~1994年出任美国Journal of Baltic Studies主编,现于美国蒙茅斯学院任历史学教授。
陆大鹏 英德译者,热爱long ago与far away。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罗曼诺夫皇朝》《空王冠》等。获奖:《北京青年报》2015年度译者;《经济观察书评》2015年度译者;单向街书店文学奖2016年度文学翻译奖;《新周刊》2018中国年度知道分子。
刘晓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一 军事修会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一 军事修会

传教士与武装传教

对于在世俗社会履行自己的各项使命时可否动用武力,中世纪的罗马天主教会往往犹豫不决。首先,教义要求宽恕罪人,但同时不能忘了保护受害者。所以,宽恕悔罪的强盗是一回事,对强盗行为置之不理是另一回事。类似地,教会反对教士拿起武器,鼓励信徒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私人争端;但与此同时,教会必须支持世俗君主,因为君主负责保护教士及其信众,抵御外敌攻击和国内暴力的侵害。

中世纪社会绝不是太平安宁的社会,宗教虔诚与爱好和平也不是一回事。但男女修道院为人们逃避日常政治的动荡提供了道德慰藉和安全的避难所。绝大多数赞同用武力保卫国家、逮捕罪犯的罗马天主教徒也知道,《新约》反对杀人,反对暴力。这与斯堪的纳维亚原始异教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后者的核心就是对武力与狡诈的赤裸裸崇拜。维京人的萨迦传奇歌颂英雄业绩的方式是西方史诗无法比拟的。不过,即便最骁勇的维京海盗也渐渐通过《尼亚尔萨迦》[]之类的故事明白了,异教不能为一个成熟的社会提供根基;除了适者生存、强者为先之外,政府还必须有别的思想支柱。

在大多数情况下,基督教传教士说服了斯堪的纳维亚的各个区域性铁腕统治者,让他们相信为了他们的人民和他们自己的生存,必须结束以掳掠和战争为基础的旧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他们首先要成为基督徒。这些新受洗的统治者成为挪威、丹麦和瑞典的国王之后,就有教士为其出谋划策,建议他们如何征税,如何将其他强大的领主招募到自己麾下,如何强制执行自己的敕令,如何建立全国政府的基础。于是,维京海盗在北欧的恐怖统治便以令人意外的速度宣告结束。

西欧人对北欧海盗袭掠的军事回应,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北欧海盗皈依基督教。不过程度有多高,取决于不同观察者的视角。封建制度的发展在西北欧创建了骑士阶层,他们比维京人更训练有素,装备更精良。农民为骑士提供资源,让骑士有能力购买武器和马匹、建造城堡和供养驻军。同时,一些维京领袖在占领西欧土地后,也要保卫自己的新财产,抵御他们那些仍然将法兰西、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的农民视为天然猎物的维京亲戚。

很多基督教传教士在没有武装护卫的情况下踏上异教徒的土地。他们一心求死,渴望成为殉道烈士。有些教士和僧侣的确欢迎为信仰而死的机会,渴望在天堂赢得显赫的位置。但当时受过训练的教士相对较少,西欧统治者更需要他们在国内服务,而不是到海外当烈士。所以,很多年前爱尔兰教士开始到异教徒德意志人那里传教的时候,法兰克统治者会派武装卫兵保护这些教士。就这样,派遣武艺娴熟的武士保护传教士的传统开始了,这最终导致了立窝尼亚[]十字军东征。卫兵没能从弗里斯兰[]刺客手中挽救圣博尼法斯[]的生命。但对其他传教士来说,只要不像圣博尼法斯那样坚持要砍伐异教徒的圣树来建造基督教堂,身边的武装卫兵就足以警告异教徒,让后者明白他们不会容忍公开的抵抗。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62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传教士与武装传教
  • 早期十字军东征的教训
  • 其他的十字军运动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