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七 与波兰争夺领土

关键词

作者

〔美〕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研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中世纪史与条顿骑士团的专家,1993~1994年出任美国Journal of Baltic Studies主编,现于美国蒙茅斯学院任历史学教授。
陆大鹏 英德译者,热爱long ago与far away。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罗曼诺夫皇朝》《空王冠》等。获奖:《北京青年报》2015年度译者;《经济观察书评》2015年度译者;单向街书店文学奖2016年度文学翻译奖;《新周刊》2018中国年度知道分子。
刘晓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七 与波兰争夺领土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七 与波兰争夺领土

波美雷利亚和但泽

波美雷利亚(西普鲁士)[]的战略意义首先在于,它位于波罗的海南岸,在从吕贝克到普鲁士的最后一段海路沿线,所以波美雷利亚统治者能按照自己的心愿促成或阻挠海上贸易活动。其次,波美雷利亚为从神圣罗马帝国来的十字军提供了另一条陆路走廊。有些十字军走海路来,尤其是从英格兰和苏格兰来的十字军。乘船是最舒适的旅行方式,尽管比较昂贵,但要抵达立窝尼亚,十字军和商人就非走海路不可。而来到普鲁士的大部分十字军战士来自迈森、图林根和上萨克森。对他们来讲,去托伦、库尔姆和玛利亚堡的最直接路径要穿过大波兰,如果波兰国王封锁了这条道路,十字军就只能取道勃兰登堡、诺伊马克[]和波美雷利亚去普鲁士。

对波兰而言,如果获得了波美雷利亚,就能确保通往波罗的海的道路畅通。通过维斯瓦河运到国际市场上的粮食越来越多,所以出海口对波兰非常重要。另外,如果获得了波美雷利亚,波兰国王还可以在东普鲁士的条顿骑士团领地的背后驻扎军队,那里距离重要的骑士团城堡,如玛利亚堡和埃尔宾很近,可以随时发起打击。

相比之下,但泽城对双方的经济意义就不是那么明显了。条顿骑士团还可通过别的途径出口粮食和森林物产,而且但泽始终不肯驯顺地臣服于骑士团。之前但泽曾反叛骑士团,这导致其市民遭到屠杀,不过波兰国王大肆宣扬的死亡人数1万人是夸大其词了,因为这比但泽的总人口还多。但泽是汉萨城市,富裕而自信的城市权贵主宰着这里的政坛,后来骑士团的军官不得不和这些权贵谈判,在镇压海盗时也得依赖但泽的战舰。波兰的皮雅斯特君主很珍惜自己在理论上对但泽的主权,尽管他们从但泽拿不到多少直接的军事或财政利益。波兰国王说但泽那些说德语的市民其实是波兰人,这是很有效的宣传且貌似有理,因为当时语言还不是政治归属的明确标志。

真正的问题当然是权力。如果条顿骑士团占据了波美雷利亚和但泽,就不必受制于波兰国王的心血来潮,他们可以安全地向普鲁士输送十字军战士,还可以在波美雷利亚招兵买马和收税,从而支持在东方边境的作战;如果波兰国王控制了波美雷利亚,就能迫使普鲁士臣服。条顿骑士团认为占据波美雷利亚对自己的生存至关重要,所以大团长们优先考虑此事。但对波兰国王来说,占据波美雷利亚的好处不多,那里的骑士和纳税人对他的权力与财富的贡献非常有限,这么做主要的好处就是迫使条顿骑士团屈服。所以他对这事并不着急。

如果在13世纪40年代没有被蒙古人打得奄奄一息,波兰王国可能早就占领波美雷利亚了,这不只是通过继承(条顿骑士因为宣誓守贞,所以无法借助联姻来获取领土),也是因为这样一来皮雅斯特公爵们就有足够的实力强迫条顿骑士团从一开始就分享圣战的果实,而不用等条顿骑士团在东普鲁士站稳脚跟。至少马佐夫舍公爵们会占领库尔姆,并安排对波兰友好的高级教士担任普鲁士四个主教区的主教;各国野心勃勃的大家族也会蠢蠢欲动,试图控制骑士团的其他土地。因为康拉德公爵及其继承人控制着马佐夫舍境内通往立陶宛和沃里尼亚的水道,他们致力于保卫这些土地抵抗异教徒的攻击。另外,如果马佐夫舍公爵们更早地干预普鲁士,波兰就可能在未来更深度地卷入与立陶宛的冲突。

但这不是波兰的命运。因为波兰王国屡战屡败,波兰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哀叹付诸东流的机遇。波兰爱国者能做的就是等待有一天王国觉醒,国王、重要贵族、教士、骑士和士绅能再度为了王国的利益和基督教世界的福祉团结起来。13世纪中叶,这种美好前景似乎还很遥远,但到世纪末时,这一未来似乎已经近在咫尺。

波兰统一

波兰王国的统一非一日之功,也来之不易。实际上波兰的统一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偶然结果,因为分布广泛的皮雅斯特王朝各个分支都逐渐绝嗣了。拥有克拉科夫公国和国王之位的分支于1279年随着虔诚的波列斯瓦夫去世而灭亡,马佐夫舍公爵康拉德的孙子“黑色”的莱谢克二世成为国王。莱谢克二世打败了罗斯人,又在1282年击溃了索多维亚的普鲁士人,最后于1285年利用匈牙利和库曼武士之力夺取克拉科夫,证明了自己是一名有才干的领袖。他从1287年蒙古人的毁灭性入侵中幸存,但于次年驾崩,没有留下子嗣。复兴波兰力量与威望的愿景随着他一起破灭了。

西里西亚公爵亨里克四世迅速对克拉科夫提出主张权。虽然他的亲戚支持马佐夫舍公爵波列斯瓦夫二世[],但亨里克四世的军力更强且距离克拉科夫更近,所以他轻松地控制了王国的南部。但亨里克四世的统治不得人心。从文化上看,他不是波兰人,更接近德意志。他早年失去父母,为免受西里西亚亲戚的侵害请求波希米亚国王奥托卡二世担任他的监护人。他在波希米亚宫廷长大,1278年奥托卡二世国王与哈布斯堡的鲁道夫一世决战时,捷克军队中有三分之一是亨里克四世的人马。最终,奥托卡二世在此役中丧生,亨里克四世毫不犹豫地投奔此役的胜利者,向他宣誓效忠。返回西里西亚之后,他带来了更多德意志定居者,他的宫廷受到的德意志影响也比以往更强了。很多波兰人对此不满,担心在亨里克四世统治下波兰会变成神圣罗马帝国的附庸。从亨里克四世的遗嘱来看,这种担忧似乎有些夸张。1290年亨里克四世在与教宗就他的加冕进行谈判的时候突然去世,他在遗嘱中将克拉科夫给了大波兰的公爵普热梅斯瓦夫二世,把西里西亚给了他的亲戚亨里克[],希望西里西亚有朝一日回到波兰王室手中。但不幸的是,并非所有人都同意他的安排。库亚维公爵“矮子”瓦迪斯瓦夫(1261~1333)[]发出抗议。波希米亚国王瓦茨拉夫二世[]也感到不满,他开始争夺波兰王位。这场斗争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差不多二十年。

捷克国王的实力比其对手强得多。到1292年,瓦茨拉夫二世已经占领了整个波兰南部。波兰北部处在普热梅斯瓦夫二世的控制之下,他是波美雷利亚公爵梅斯特温二世的继承人,也是大波兰的公爵们的继承人。普热梅斯瓦夫二世于1295年让格涅兹诺大主教加冕他为国王,但他的统治很短暂,不到一年后他就被刺杀了:凶手可能原本打算绑架他,但失败了。此事的幕后主使始终未被查出,但很多人怀疑是意在占领波美雷利亚的勃兰登堡边疆伯爵。混乱稍微平息之后,矮子瓦迪斯瓦夫占据了已故普热梅斯瓦夫二世国王的土地,并继承了他的主张权。与此同时,波美雷利亚的封臣们成了当地事实上的统治者,其中最强大的是但泽和斯武普斯克[]的施维尔查与他的儿子彼得。

此时大家都清楚地认识到,波兰王国的统一指日可待,普鲁士团长们必须考虑这将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与皮雅斯特公爵们的关系时好时坏,但总的来讲是友好互助的。而且,从很多角度看,对于波兰王国目前出现的有利变化,条顿骑士团是有功劳的。条顿骑士团保护了波兰边境,抵挡住了异教徒的进攻,这帮助稳定了波兰国内局势,让公爵们能集中精力开展急需的国内改革。条顿骑士团把源源不断的十字军战士带过西里西亚和大波兰,有助于刺激当地经济;这帮助中产阶级的发展壮大,而这个阶级提供的税金与服务又鼓励了波兰国内贸易和制造业的发展。道路和桥梁得到改善,波兰各地的交通变得更便利、更可靠。

皮雅斯特公爵们效仿那些安排德意志人往西里西亚、波美雷利亚和普鲁士定居的教士,开始自行调动波兰农民和德意志农民进行内部移民。更重要的是,他们放松了限制农民人身自由的法律。新近获得自由的农民比农奴更勤劳,产出也更多,这改善了经济,从而增加了公爵们的收入,也让数量众多的波兰骑士从中获益。但随着波兰骑士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他们的自信和野心越来越膨胀,并开始表露为非理性的爱国主义,包括强烈的反德意识。这当然让条顿骑士团的领导人感到担忧,因为这样强烈的反德情绪肯定会影响骑士团与皮雅斯特公爵们的关系。

波兰有很多股力量都在向民族复苏的方向发展,任何幸运且有才能的人都能以多种方式利用这些力量,把国家统一起来,并自立为王。条顿骑士团不会乐见一个强大的德意志诸侯作邻居,但一个难以揣测、好斗的皮雅斯特家族成员登上波兰王位的可能性让骑士团尤感不安,尤其是假如“矮子”瓦迪斯瓦夫成为波兰国王的话。骑士团和瓦迪斯瓦夫彼此之间知根知底,双方互不信任,但都不想开始长期的争斗。

瓦迪斯瓦夫的个性反复无常,但政策一以贯之。他的粗暴性格往往对实现自己的目标不利,但他的坚忍不拔和好斗性格赢得了很多波兰骑士与士绅的爱戴。在很多年里,这对普鲁士团长不算大事,因为瓦迪斯瓦夫的野心让他把注意力转向南方而不是北方。他在多年里参与了很多阴谋诡计,在很长时期里与条顿骑士团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在普鲁士十字军远征的结果悬而未决的几十年里,他很少试图去阻挠。普鲁士团长考虑到这一点,并且考虑到瓦迪斯瓦夫的野心未必能实现,所以也克制自己不去掺和波兰事务,尽管条顿骑士团原本可以给瓦迪斯瓦夫的诸多敌人提供很多帮助。

瓦迪斯瓦夫实际上依赖普鲁士团长保护他那些最脆弱的领地。立陶宛人在看到瓦迪斯瓦夫把大波兰的骑士都调去西里西亚作战之后,就攻击了卡卢什[]。这个地方位于波兰腹地,因此立陶宛人的袭击非常大胆。除非瓦迪斯瓦夫放弃对王位的觊觎,他将不得不依赖条顿骑士团阻挡下一次危险的入侵。类似地,瓦迪斯瓦夫也利用条顿骑士团来抵挡他的勃兰登堡敌人。

任人攫取的波美雷利亚

当“矮子”瓦迪斯瓦夫和西里西亚公爵亨里克四世在波兰南部争夺王位的时候,勃兰登堡边疆伯爵再次进入波美雷利亚,企图占据这片土地。13世纪60年代末,梅斯特温二世公爵曾向勃兰登堡边疆伯爵求助以对抗他的兄弟和条顿骑士团,条件是梅斯特温二世成为野心勃勃的勃兰登堡边疆伯爵的封臣。但这段封建关系的双方很少能相安无事。1272年,勃兰登堡边疆伯爵在一场与梅斯特温二世的纠纷中占领了波美雷利亚公国除但泽以外的大部分地区,最终以重新确认对梅斯特温二世之宗主权的条件与对方达成了和解。后来,梅斯特温二世在遗嘱里把自己的土地留给他的皮雅斯特亲戚,勃兰登堡边疆伯爵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占领这些土地。1295年,普热梅斯瓦夫二世曾短暂访问波美雷利亚,但梅斯特温二世与主教、修道院院长和封臣之间矛盾重重,留下许多敌意,普热梅斯瓦夫二世也只能解决其中的部分矛盾。普热梅斯瓦夫二世于次年去世,导致北方再次陷入混乱。他的女儿继承了对他的土地的主张权,后来嫁给了瓦茨拉夫二世。于是波希米亚国王成为波兰王位的有力竞争者,瓦茨拉夫二世立刻出兵占领了克拉科夫。与此同时,“黑色”的莱谢克二世和“矮子”瓦迪斯瓦夫各自对波美雷利亚提出主张,西里西亚公爵亨里克四世则试图夺取大波兰。就是在这一令人头晕目眩的状况下,施维尔查家族[]崛起了。不足为奇的是,他们承认瓦茨拉夫二世为波兰国王,并与他的勃兰登堡支持者密切合作,正如他们后来在瓦茨拉夫三世短暂统治波兰期间(1305~1306)所做的那样。

施维尔查家族绝对没想到“矮子”瓦迪斯瓦夫会在1306年成为波兰国王[],也预料不到他在这一年对波美雷利亚的短暂访问对施维尔查家族而言竟是一场灾难。瓦迪斯瓦夫一世想要惩罚施维尔查家族的不忠(可能还想没收他们的土地以支付他自己的开销),下令以叛国罪将他们逮捕。心惊胆战的贵族们向勃兰登堡求助,年迈的勃兰登堡边疆伯爵很快占领了除但泽之外的整个波美雷利亚,而但泽也只剩城堡还在坚守。但泽城和城里的很多德意志商人未做抵抗就投降了。

勃兰登堡军队继续围攻但泽的城堡,忠于波兰王室的守军指挥官两次请求瓦迪斯瓦夫一世支援他,但瓦迪斯瓦夫一世表示自己爱莫能助,让他向条顿骑士团求援,于是指挥官向条顿骑士团求助。这次请求事关重大,它标志着普鲁士十字军第一个伟大时代的结束。在这个时代,异教的所有敌人一般都会合作。似乎没有人想到普鲁士团长和波兰国王的矛盾会延续那么久,但从后人的视角看来,这很符合逻辑,所以有些历史学家把这之后的事件理解为条顿骑士团有预谋的侵略。

骑士团领导层的变更也让人更加产生这种怀疑。康拉德·萨克于1306年初因健康不佳辞职,他的最后一次军事行动是冬季攻击格罗德诺,此战中他的部下在暴风雪掩护下爬上敌人的城墙,战胜了睡眼惺忪的守军,但没能夺取城堡的主楼。他的继任者、出身高贵的库尔姆的城堡长官西格哈德·冯·施瓦茨堡任职仅几个月就辞职了,随后大家选举海因里希·冯·普勒茨克。他是一位有名的武士,几个月前才奉大团长之命来到普鲁士。

西格哈德团长派遣一支部队去增援但泽城内遭受围攻的波美雷利亚人(他们支持波兰国王)。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当时的编年史家对这次行动及其后续的小规模作战都不以为意,以至于彼得·冯·杜斯堡和尼古拉斯·冯·叶罗欣都没有中断自己的叙述来提起此事。但这是很重要的一步。从那以后,条顿骑士团就深深卷入了波美雷利亚和波兰事务。此后,海因里希·冯·普勒茨克对瓦迪斯瓦夫一世关于波美雷利亚的计划了解越多,就越不愿意把这个省份交给他。

条顿骑士团占领但泽和波美雷利亚

在瓦迪斯瓦夫一世的请求下,海因里希·冯·普勒茨克于1308年9月将勃兰登堡军队逐出了但泽。市民起初似乎欢迎新的占领军,但骑士团没有把但泽归还波兰王室的意思,于是市民变得十分焦躁。11月,但泽市民发起暴动并惨遭镇压,死了不少人。死者大多是德意志商人和手工匠人,就是他们在这座城市定居,并把这里变成比埃尔宾或托伦更重要的商业中心。

条顿骑士团在镇压此次暴动之后面临一个棘手的选择:到底是撤出这座对他们充满敌意的城市,并放弃为了之前的行动拿到酬劳的希望,还是继续占领下去,从而在将来与瓦迪斯瓦夫一世谈判时占据更有利的地位。海因里希选择了第二条路线。他占领了迪尔绍[]和勃兰登堡人控制下的每一座要塞。不久之后,他向波兰王室开出了1万马克的要价。瓦迪斯瓦夫一世身材矮小,囊中羞涩且不懂策略,于是他拒绝付钱,并且似乎还期待骑士团随时听候他的调遣。瓦迪斯瓦夫一世拒绝付账的决定是个错误,这不但把波兰的统一推迟了好多年,还在波兰与条顿骑士团之间引发了命运攸关的对抗,这种对抗对他和他的继任者都意味着很大的麻烦。

也许是出于骄傲的缘故,瓦迪斯瓦夫一世显然没有吸取自1298年以来与条顿骑士团交战的里加的教训。瓦迪斯瓦夫一世可能无法想象骑士团竟然把他当作与里加大主教平级的人来对待,或许和许多成功人士一样,他也变得过于依赖自己的好运气和逃脱险境的本领。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不是因为对强大的对手俯首称臣或者温顺地接受现状,与所有成功的皮雅斯特家族成员一样,瓦迪斯瓦夫一世的成就有赖于劝诱、个性、恫吓,最终还有武力。只要有一个阶段没有出现他希望的结果,他就对敌人施加更大的压力。

海因里希团长宣布将在问题解决之前继续控制波美雷利亚,[]他的外交官则与勃兰登堡边疆伯爵取得了联系。勃兰登堡边疆伯爵于1309年将自己对波美雷利亚的主张权卖给了条顿骑士团,价格是1万马克。这种主张权和绝大多数统治者对自己土地的主张权一样有效,毕竟当时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民族认同”,人民臣服于统治者,而统治者对自己的纳税人或附庸说什么语言、是什么民族漠不关心。当时的人们当然理解什么是民族身份,但阶级地位更重要。1307~1310年的危机促使条顿骑士团决心永久占据波美雷利亚。

面对统一的波兰王国对骑士团的威胁,普鲁士团长就是这样回应的。海因里希不允许瓦迪斯瓦夫一世滥用条顿骑士与他们的友谊,更不允许瓦迪斯瓦夫一世声称自己对骑士团拥有主权。骑士团要利用西普鲁士(英语世界一般这样称呼波美雷利亚)的资源和与勃兰登堡的盟约来对抗瓦迪斯瓦夫一世。在获取了西普鲁士的税金与兵员,并保障通往德意志的补给线畅通之后,条顿骑士团相信自己可以打败任何一支前来挑战的波兰军队。这在好几十年里确实如此。

条顿骑士团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他们错得很严重,但只有后人才看得清这一点。在当时以及之后的几十年里,条顿骑士团相信自己的处置很妥当,简直是天才之举。海因里希团长自认问心无愧,能够当着骑士团成员和最客观中立的欧洲贵族的面为自己的行动辩护。骑士团肯定是遵照法律文本行事的,这已经比很多力图扩张领土的统治者强多了。在那个时代,人们认为法律文本比其精神更重要,民族的问题一般被认为无关紧要,因为同一个家族可能在不同国家进行统治,很多省份不断因战争或交易转手,从没有人考虑居民的感受。当时的民族主义主要表现在骑士而不是其他群体身上。而在当时,西普鲁士骑士和士绅都认为“矮子”瓦迪斯瓦夫一世是压迫者。从所有得到普遍接受的标准来看,条顿骑士团的举动都是负责任的、高尚的,但过不了多久,被普遍接受的标准发生了变化,条顿骑士团的举动就显得不是那么正当了。波兰骑士和贵族没有像条顿骑士团设想的那样默许骑士团的统治,而是站在瓦迪斯瓦夫一世及其后人那边,要求骑士团“归还”西普鲁士,尽管这个省份在13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与历史上的波兰王国的联系微乎其微。波兰民族感情让波美雷利亚成为考验波兰人爱国主义的试金石,条顿骑士团也成为当时普遍的反德情绪的核心目标。而在西普鲁士成为争夺焦点的同时,波兰王国和条顿骑士团都没有办法有效处置自己东部边境的问题。

波兰人的敌意使条顿骑士团无法在针对萨莫吉希亚人和立陶宛异教徒的十字军远征中获胜。但我们必须明白,即便条顿骑士团预见到了自己举动的长期后果,他们在当时面对瓦迪斯瓦夫一世的短期挑战也没有什么别的对策。另外,现在普鲁士变得比以往更加处于骑士团活动的中心。在阿卡被撒拉森人占领二十年后,条顿骑士团只得不情愿地承认重返圣地的希望十分渺茫,他们决定将资源集中用于支持针对波罗的海异教徒的长期十字军运动。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骑士团大团长西格弗里德·冯·福伊希特万格将他的官邸从威尼斯迁往玛利亚堡。首先,他承认,从普鲁士传出的长期怨言是有道理的。很多年里,在普鲁士的骑士感到身在远方的大团长忽视了他们的利益。在1303年埃尔宾的一次会议上,气氛一度十分紧张,骑士们表达了自己的愤怒;以普鲁士和立窝尼亚代表为一方,威尼斯和德意志代表为另一方,他们为了大团长戈特弗里德·冯·霍亨洛厄的辞职而争吵。骑士团几乎处于分裂状态,直到戈特弗里德于八年后去世。在那些年里,西格弗里德·冯·福伊希特万格甚至不敢越过阿尔卑斯山去视察或招募十字军战士,以免得罪那些期待去圣地的骑士。其次,意大利局势变得险象环生。1303年,法兰西国王派人绑架了教宗博尼法斯八世,下一任教宗则迁往他和法兰西国王都认为比较“安全”的阿维尼翁。在法兰西国王的部下虐待博尼法斯八世的四年之后,他们又逮捕了法兰西境内的所有圣殿骑士团成员,并以异端罪审判他们。那些骑士供认了几乎不可能属实的荒诞罪行,后来很多人被处以火刑,他们的财产也被没收。1308年初,英格兰国王如法炮制,也逮捕了英格兰境内的圣殿骑士团成员。

西格弗里德·冯·福伊希特万格从对这些事态的观察中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居住在更安全的地点才是谨慎之道。此时意大利和德意志都没有对条顿骑士团友好的统治者,而骑士团的财富对财政紧张的统治者们来说诱惑太大。另外,大团长与威尼斯没有历史联系。他居住在这里只是因为这样方便他观察地中海地区的政治。他觉得在今后的一些年里,基督教世界已没有希望组织规模足够大的十字军东征在圣地重新获得立足点,所以驻扎在波罗的海地区的骑士对任何人都没有用。如果发生了十字军重返圣地的奇迹,条顿骑士团就会加入他们,但在此之前,他们将集中力量对付波罗的海的异教徒。西格弗里德·冯·福伊希特万格于1309年在玛利亚堡设立了永久官邸,但直到下一任大团长卡尔·冯·特里尔任内,大团长才真正重新确立了对各个分支的掌控,再次成为全体条顿骑士的领导人。此时,条顿骑士团对自己的目标已经有了坚实的把握:消灭波罗的海地区敢于武装反抗的异教徒。

西格弗里德·冯·福伊希特万格任命了一些新军官,把之前在圣地用过的一些崇高头衔封给他们。他还向各个乡村地区指派地方长官,并在但泽建立了一家修道院。但泽恢复了繁荣,成为波罗的海沿岸的头号商业中心。显赫市民与手工匠人不再视条顿骑士团的统治为压迫性的暴政。

波兰国王瓦迪斯瓦夫一世

在1320年之前,条顿骑士团并不觉得瓦迪斯瓦夫一世是个严重的威胁,也没有理由认为他是一个军事天才或者特别优秀的行政管理者。他们知道,不管瓦迪斯瓦夫一世出现在何方都会引发冲突,他经常制造连自己也难以收拾的军事乱局。骑士团一定乐见瓦迪斯瓦夫一世对他亲戚的攻击,因为这样一来,马佐夫舍公爵们几乎一定会在政治和军事上支持骑士团。

起初,波兰教士对是否承认瓦迪斯瓦夫一世为国王存在分歧,但在敌对瓦迪斯瓦夫一世的克拉科夫主教被流放后,局面就改变了。后来瓦迪斯瓦夫一世得到了波兰最主要的高级教士格涅兹诺大主教的支持,但直到1320年1月20日他才被加冕为王,加冕礼也没有事先得到教宗的祝福。这是德意志皇帝与阿维尼翁教宗之纠纷的一个令人尴尬的副产品,在短期给波兰王室造成了问题,但从长期来看却让波兰王室得以独立于教廷政治。这还标志着波兰王国在子承父业而非兄终弟及的基础上获得了重生。另外,出身波兰北部的瓦迪斯瓦夫一世希望占据波美雷利亚,而最具竞争力的皮雅斯特王公们的兴趣仅仅在于西里西亚。而瓦迪斯瓦夫一世还是个固执而睚眦必报的人,他不会忘记条顿骑士团对他的怠慢。

到1320年时,瓦迪斯瓦夫一世已经从他的许多失败中汲取了教训。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明白了如果没有胜算就不要开启战端的道理。眼下他没有可能打败条顿骑士团,于是他集中力量用封建制度重组自己的国家。他向教宗发出的申诉也为他将来挑战条顿骑士团对西普鲁士、但泽和库尔姆的主权奠定了基础。

瓦迪斯瓦夫一世国王和异教徒

1323年,随着统治加利西亚和沃里尼亚的罗斯王公去世,瓦迪斯瓦夫一世打算让马佐夫舍公爵波列斯瓦夫二世继承其领土,但立陶宛大公格迪米纳斯明确表示,若没有他的许可,瓦迪斯瓦夫便不能将他的西部和南部边境沿线的大块土地转交给一位皮雅斯特公爵。波兰和立陶宛在谈判过程中发现双方有很多共同利益,而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共同的敌人:草原上的鞑靼人,以及北方沿海的条顿骑士团。如果双方通力合作,就能更好地抵抗这些敌人。于是两国订立了盟约,格迪米纳斯把几个女儿许配给马佐夫舍公爵们,瓦迪斯瓦夫一世十五岁的儿子卡齐米日(1310~1370)则迎娶了美丽的立陶宛公主阿尔多娜。卡齐米日两个哥哥的去世让波兰宫廷陷入悲伤,而阿尔多娜让宫廷重新欢乐起来。她所到之处都带着一群美丽少女和乐师,她的年轻丈夫在一段时间里非常爱她。后来,当卡齐米日开始追求其他女人的时候,她就被抛在一边,在家中备受卡齐米日母亲的暴政压迫。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0.26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波美雷利亚和但泽
  • 波兰统一
  • 任人攫取的波美雷利亚
  • 条顿骑士团占领但泽和波美雷利亚
  • 波兰国王瓦迪斯瓦夫一世
  • 瓦迪斯瓦夫一世国王和异教徒
  • 多线作战
  • 波希米亚国王约翰加入冲突
  • 教宗的干预
  • 在立窝尼亚的胜利
  • 与瓦迪斯瓦夫一世的战争
  • 维尔纳遇刺
  • 路德·冯·不伦瑞克
  • 普沃夫采战役,1331年
  • 和谈
  • 萨莫吉希亚的作战
  • 教宗的更多干预
  • 与卡齐米日大王议和
  • 普鲁士的骑士崇拜
  • 骑士的时代
  • 普鲁士文学中的骑士精神
  • 圣母玛利亚
  • 城堡与骑士
  • 骑士精神与装饰艺术
  • 艺术与建筑的分期
  • 表达骑士精神的钱币
  • 骑士精神的衰落
  • 国际十字军
  • 国际声誉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