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十 坦能堡战役

关键词

作者

〔美〕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研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中世纪史与条顿骑士团的专家,1993~1994年出任美国Journal of Baltic Studies主编,现于美国蒙茅斯学院任历史学教授。
陆大鹏 英德译者,热爱long ago与far away。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罗曼诺夫皇朝》《空王冠》等。获奖:《北京青年报》2015年度译者;《经济观察书评》2015年度译者;单向街书店文学奖2016年度文学翻译奖;《新周刊》2018中国年度知道分子。
刘晓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十 坦能堡战役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十 坦能堡战役

背景

14世纪普鲁士历史的开端是一场冲突,结尾也是一场冲突。第一场冲突开始于该世纪初,骑士团获得了西普鲁士(原名波美雷利亚)。这片领土在多个层面上具有战略意义:它的东部边境是维斯瓦河,所以任何敌对势力若是占领了波美雷利亚,就可以切断维斯瓦河上的交通要道;西普鲁士的居民对普鲁士经济至关重要(尤其是但泽城),西普鲁士的武士则是骑士团的战争机器;法兰西、勃艮第和德意志十字军前往普鲁士时一般选择穿过大波兰的路线,但如果这条路线被切断,他们可以取道勃兰登堡、诺伊马克和波美雷利亚。但波兰国王和教会认为,骑士团通过战争和购买获得西普鲁士无异于偷窃。在他们看来,不管波美雷利亚的过去怎样,或者当地的族群构成如何,它都是波兰的土地,因为那里向教宗缴纳彼得税。德意志邦国不缴纳这种税,但波兰土地都缴纳。波兰爱国者无时不为丢失了这个重要的省份而哀叹。

与14世纪同时结束的第二场冲突就是争夺萨莫吉希亚的战争。条顿骑士团认为这块土地一方面是通往立窝尼亚的陆桥,能让他们一年四季都与立窝尼亚保持联系,另一方面又是异教徒抵制皈依的中心。萨莫吉希亚人很少承认立陶宛大公的权威,而立陶宛大公拼命奋战,企图将萨莫吉希亚变成自己的国土。

出人意料的是,条顿骑士团分别通过1343年的《卡卢什条约》和1398年的《萨利纳斯条约》与波兰和立陶宛达成了和平。两个立陶宛人,波兰国王雅盖沃和立陶宛大公维陶塔斯,甚至帮助骑士团结束萨莫吉希亚人的抵抗,以换取骑士团支持他们远征莫斯科和讨伐鞑靼人的行动。

1409年,萨莫吉希亚爆发叛乱,骑士团与立陶宛的合作结束了。条顿骑士团有理由相信维陶塔斯怂恿了那些叛军,而维陶塔斯背后就是狡猾的雅盖沃。骑士团的外交一贯很谨慎,但如今的新任大团长乌尔里希·冯·容金根是个鲁莽的人。他不仅相对年轻,而且似乎相信他的军事修会忘记了自己的本来目标,即讨伐异教徒。他口中的异教徒指的是萨莫吉希亚人及其盟友,不是遥远的罗斯人、鞑靼人、海盗或突厥人。他认为敌人近在咫尺:波兰和立陶宛。

大团长傲慢地要求波兰人和立陶宛人停止支援萨莫吉希亚叛军,这在这两个国家引发了愤怒和要求战争的咆哮。不过,波兰的激进好战分子能否煽动更为谨慎、仍然敬畏条顿骑士团军事声誉的大部分贵族与教士,还有待观察。

力量对比的变化

条顿骑士团成员,尤其是大团长的议事会成员,都自信有能力威慑波兰贵族、立陶宛波雅尔和两国的高级教士,不管大团长乌尔里希1409年的举措在两国掀起了多么大的爱国怒潮。条顿骑士团相信波兰和立陶宛统治者有太多事情要处置,不可能联手对付骑士团;他们还相信维陶塔斯和雅盖沃互不信任,不可能在军事上合作(所有人都知道他俩宿怨的起源和之后的分分合合),而他们的贵族和教士就像西方的贵族和教士一样,是一群很难驾驭的人。而且,维陶塔斯和雅盖沃还从来没有试图率军进入普鲁士心脏地带,所以他们现在顶多会攻击一些相距遥远的地点,可能在萨莫吉希亚和西普鲁士,也可能在库尔姆。大团长可以动用当地资源抵御那些危险性较低的袭击,然后集中机动部队去打击敌人的主力(它可能会入侵西普鲁士)。

此外,所有人都知道维陶塔斯和雅盖沃在他们的东方还面临着一个永久性问题,即鞑靼人的长期威胁;在他们的南方,西吉斯蒙德可以快速集结他的匈牙利、波希米亚和西里西亚军队入侵波兰。最后,几乎每一位德意志骑士都相信,波兰贵族或许愿意为保卫自己家园而战,但他们不愿招募军队投入一场进攻性战争;波兰高级教士和骑士肯定只会在嘴上说说豪言壮语,但拒绝出资备战或授权招募封建军队。骑士团的误判基于一个屡经验证的事实:波兰人长期以来不信任雅盖沃,就像他们不信任维陶塔斯和条顿骑士团一样。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在当波兰国王的十年里,雅盖沃与波兰臣民的关系有了很大改善。他们学会了更加信任他,也对他渐渐习惯了。他还没生出一个儿子,但已经有一个女儿,并取名为雅德维加,与她的母亲同名。这个小雅德维加有朝一日将会继承王位。在波兰人眼中,雅盖沃现在已经是他们的国王,而不仅仅是一个投机取巧的立陶宛王公。

波兰人对雅盖沃态度的改变在1409年12月表现出来了,当时尼古拉·特拉巴(后成为格涅兹诺大主教)在布列斯特参加了雅盖沃和维陶塔斯准备作战的秘密会议。他们后来通过外交手段把马佐夫舍公爵扬拉拢为盟友,但没能拉拢到马佐夫舍的西莫维特四世公爵(他保持中立)和波美拉尼亚诸公爵(他们成为条顿骑士团的盟友)。更重要的是,波兰和立陶宛人在心理上为即将开始的大战做好了准备。

即便少数相信雅盖沃可能对骑士团开战的德意志人也没有想到,最近一轮怒气冲冲的叫嚣、禁运和大团长对马佐夫舍和大波兰的袭击竟会引发一场大战。首先,大规模作战在当时很稀罕,因为这么做的风险太大,经济上的报偿太小,尤其是与袭掠敌人土地(往往只有半武装的农民防守)和向市民敲诈赎金相比。其次,除了1409年的那种零星冲突之外,波兰和普鲁士之间已经和平七十年了,而且1398年的《萨利纳斯条约》和1404年的《拉西扬茨条约》已经解决了萨莫吉希亚问题,为什么还会发生与立陶宛的战争呢?在世的德意志人和普鲁士人当中很少有人记得波兰人或立陶宛人的上一次大举入侵。敌人可能从大波兰发动边境袭击,或者攻击东普鲁士那些防御较弱的边疆地区,这样的袭击之后双方会签订新的停战协定。而在主要的萨莫吉希亚问题上,1410年的立陶宛人一定会像1409年的波兰人那样让步吧?

同理,大团长再度入侵波兰的可能性也极小。波兰人增援了他们的边境要塞之后,大团长若没有强大十字军的支援,就不能指望像过去那样轻松地赢得一系列胜利,何况不大可能有大群志愿者去普鲁士参加对一个基督教王国的入侵。不过如果在通常的骑士精神的吸引之外加上经济鼓励,仍会有不少德意志和波希米亚雇佣兵愿意去普鲁士。至于入侵立陶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过去大团长们派重兵东进的时候都会事先确定波兰人不会等骑士团进入荒野之后立刻袭击普鲁士。如今骑士团不大可能得到波兰人的配合了。最后,当前各方争夺的东西似乎并没有重要到让任何一位统治者愿意冒险打一场正面对垒的程度。所以,尽管罗马和阿维尼翁的两位教宗以及两位对立的皇帝——波希米亚的文策尔和普法尔茨的鲁普雷希特[]——注意到了1409~1410年东欧日益紧张的气氛,他们都没有花力气去促成和解。在遥远国度因微不足道的土地和个人虚荣而起的冲突,不值得他们采取超出常规的行动。

西欧人几乎没有注意到普鲁士的情况,因为他们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置:旨在结束基督教会大分裂[]的比萨会议似乎反而让原本就十分棘手的局势愈发复杂化;突厥人不断北上,冲出了巴尔干半岛,进入施泰尔马克和克罗地亚,威胁到了采列家族[]的土地(他们是雅盖沃国王和匈牙利国王西吉斯蒙德的姻亲),从而打通了越过阿尔卑斯山天险进入奥地利和意大利的道路;勃艮第和法兰西的战争让很多曾经派遣十字军去普鲁士的家族无法抽身。不过,1410年7月15日,在坦能堡和格伦瓦德这两个村庄之间的田野上还是爆发了一场大战。

德意志人、波兰人和立陶宛人分别称之为坦能堡战役、格伦瓦德战役和加基里斯战役。它的历史地位远远超过了它的实际意义。这一场战役本身并没有一夜之间改变中北欧的历史,在战役打响之前,力量平衡早就发生了变化,而且那些变化是根本性的,所以假如坦能堡战役从来没有发生,世界的面貌也不会有大的不同。波兰王国在战前就已经在崛起,而军事修会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条顿骑士团不大可能在政治和军事上与波兰这样一个人口稠密、善于创造、富庶而充满活力的民族平起平坐;而且,因为波兰当时是多民族国家,而且这是15世纪而不是21世纪,所以假如波兰王室迅速占据了普鲁士,那里的种族构成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在坦能堡大战后的一年之内,条顿骑士团就恢复了元气,能够有效自卫并将波兰人和立陶宛人从他们的领土上驱逐出去。但此次战役给骑士团的人力和资源造成了极大损失,以至于之后的历任大团长再也不能重获他们的前任曾经享有的权力和威望。对条顿骑士团来说,下坡路是从那一天开始的,直到十三年战争(1453~1466)造成彻底的灾难。所以,尽管坦能堡战役可能不是中世纪普鲁士历史上最具决定性的时刻,快速而愈演愈烈的衰落却是由此开始的。

说到底,坦能堡战役之所以重要,还是因为它是一个极具戏剧性的事件,得到了不厌其烦的讲述,而且整个民族的命运也很容易和它联系起来,不管这种联系有没有道理。

政治谋划

就连战役的参与者事先也没有料到会发生那样的大战。尽管大团长和立陶宛统治者之间的敌意已经有几十年了,但始于1409年8月的军事冲突并非不能通过让步来解决。教宗们为求促成妥协与和平都施加了国际压力,他们想让基督教世界团结一心,恢复教会的统一,并在奥地利和匈牙利边境上打退突厥人,或者至少阻止他们掳掠人口、抢夺战利品。

试图阻止冲突发生的世俗统治者当中最显著的要数波希米亚国王文策尔。虽然他的德意志臣民普遍拒绝承认他是神圣罗马皇帝,他还是在1409年派遣代表前去调停。10月4日,代表将乌尔里希·冯·容金根和雅盖沃国王请到一起,进行了长达五天的谈判,最后双方同意在来年的圣约翰瞻礼日(6月24日)前暂时停战。这次和解的迹象让很多人对将来也能达成的妥协充满希望。停战协定中最重要的条款授权文策尔提出永久和平的公平条件。他将在大斋节之前提出方案,在此之前双方还可以继续和谈。大斋节之前的几个月最关键,乌尔里希·冯·容金根和雅盖沃都致力于把以反复无常而臭名昭著的文策尔拉拢到自己那边。[]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94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背景
  • 力量对比的变化
  • 政治谋划
  • 集结军队
  • 入侵普鲁士
  • 战斗过程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