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农政变迁的政治经济学

关键词

作者

〔英〕亨利·伯恩斯坦(Henry Bernstein) 1945年生于英国伦敦。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发展研究系著名教授。曾在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美国、中国和南非的多所著名大学任教。研究领域包括社会理论、发展理论、政治经济学、农政变迁、土地改革等。曾长期主编国际著名学术期刊《农民研究》和《农政变迁》。主要著作包括《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非洲的圈地》《农政问题》《亚洲的种植园、无产阶级与农民》《粮食问题》《第三世界的斗争》《欠发展与发展》等。
汪淳玉 1978年生于湖南省岳阳市。中国农业大学发展研究方向管理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农村留守人口、农村教育、劳动力流动、国际农政变迁、土地问题等。
叶敬忠 1967年生于江苏省沭阳县。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国家发展与农政变迁、发展干预与社会转型、劳动力流动与留守人口、小农农业与土地制度、农村教育与社会问题等。主要著作包括《发展的故事》《别样童年》《阡陌独舞》《静寞夕阳》《双重强制》《农民视角的新农村建设》《参与式发展规划》等。译校著作包括《遭遇发展》《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新小农阶级》等。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农政变迁的政治经济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农政变迁的政治经济学

《农政变迁》(Journal of Agrarian Change)在其创刊语中指出,农业政治经济学旨在“考察历史与当代农业生产和再生产的社会关系与动力,考察农业结构及其变化过程中的财产与权力”。而了解现代社会农政变迁的重点在于分析资本主义及其发展。在我看来,资本主义是一个生产与再生产体系,它建立在资本与劳动力的基本社会关系基础之上:资本为追逐利润和积累而剥削劳动力;劳动力不得不为资本工作以获得生活资料。这一最初的定义较为宽泛,它本身存在许多复杂之处,也面临诸多外在挑战。这本书就是要对此进行探讨和解析。

我想先设定本书的背景,介绍采用的方法以及该方法将解决的一些关键问题。

大背景:农耕与世界人口

托尼·魏斯(Tony Weis 2007:5)告诉我们,“当代全球食物经济的起源可以通过考察一系列革命性的变迁而得以追溯。这些剧烈变迁在历史上一度历经数千年才会出现,后来其间隔缩短至数百年,而现在仅仅每隔几十年,剧变就会发生”。

数千年变化:自一万两千年前以来,各种方式的农耕活动是社会的物质基础。所谓数千年变化,是指这些变化虽然影响重大,但它们的发生是渐进的,或更通常的说法是“进化的”。当时,几乎全部的亚洲地区、北非和欧洲的农耕区,以及部分地广人稀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美洲地区都属于农业文明。在这些农业社会里,绝大多数人是在土地上耕作的小农。到1750年为止,他们养活了全世界约7.7亿人口。

数百年变化:自18世纪下半叶开始,工业化的出现和扩张开始缔造一种新的世界经济,“加速了历史的绵延”,改变了农耕方式。世界人口从1750年的7.7亿增加到1950年的25亿。

数十年变化:世界人口在2000年猛增至60亿(估计到2050年会达到约90亿)。这意味着农业生产率的提高跟上了人口增长的速度。2008年,在世界范围内,城市人口首次与农村人口持平,并开始超过农村人口。

因此,大背景之一就是食物生产的增加和世界人口的增长,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增长。这是资本主义的发展以及它所创造出的世界经济发展的两个方面。另一个背景就是大规模的全球不平等,包括收入和生计安全、生活质量、预期寿命以及生产率等方面的不平等。尽管全球生产的食物养活所有人口还有富余,但是很多人在大部分时候或者有生以来一直在忍饥挨饿。

今天,谁是农民?

几组数据

随着国家的逐步工业化,农业劳动人口的比例呈下降趋势。到2000年,美国的农业人口比例为2.1%,欧盟为4.3%(当时有15个成员国),日本为4.1%,巴西和墨西哥分别为16.5%和21.5%。中国的农业人口比例从1978年的71%下降到目前的不足50%,但数量上仍然达到4亿人。此外,印度还有2.6亿农业人口,非洲还有2亿,在这两个地区农业人口都占到其经济活动人口(economically active population)的60%左右。这表明世界上绝大多数农业人口在第三世界或南半球。

这一观察也符合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权威估算。今天,“世界上有13亿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其中97%生活在发展中国家”(World Bank 2007:77)[]。这13亿人口中只有一部分人被认为是真正的“农民”,这取决于他们在什么时候、在哪些地区、属于哪种类型的农民:是在每年农事活动中的农忙时节?在多雨的年份还是少雨的年份?在市场较好的年份还是市场欠佳的年份?换言之,并非所有的农民在所有时候都是农民。许多农村人口在严格意义上并非真正的“农民”,也许有些农村地区的大多数人口在某些时候或一直以来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农民”,因为他们缺少土地或其他生产资料,靠自己无法进行耕作,或者他们只从事“边缘性”的农耕活动。彼得·黑兹尔等学者(Peter Hazell et al.2007:1)指出,边缘农业(marginal farming)“无力提供足够的劳动量或收入,不足以成为维持家庭生计的主要途径”。例如在印度,“边缘农业”指的是土地面积小于1公顷的农业生产。在全部拥有土地的人口中,有62%属于这类情况,但他们一共只占全国耕地面积的17%。

概念:小农与农民

有一些概念常常被交替使用,容易让人迷惑,比如“小农”(peasant)、“小规模农民”(small farmer或small-scale farmer)以及“家庭农民”(family farmer)。这不仅是一个语义学的问题,在分析意义上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存在很大差异。“小农”这一术语通常指为了简单再生产,而且显然是为了满足自身食物需要(维持生存)而从事家庭农业的农民。此外,“小农”还常常被附加一些假定的特质,如村庄的团结、互惠和平等,以及对以家庭、社区、血缘和地缘为基础的生活方式及价值观的认同。确实,很多关于“小农”(以及“小规模农民”和“家庭农民”)的定义与用法带有明显的规范性要素,目的性很强,即“站在农民一边”(taking the part of peasants)(Williams 1976),反对在缔造现代(资本主义)世界过程中摧毁或损害农民的一切力量。在我看来,“小农”(peasant)和“农民(群体)”(peasantry)等术语最好用于分析,而不是用于价值判断,并且应当尽量在两种历史条件下使用:一是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当时大多数人是小规模的家庭农民(见第二章);二是在向资本主义过渡的过程中(见第三章与第四章)。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1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大背景:农耕与世界人口
  • 今天,谁是农民?
    1. 几组数据
    2. 概念:小农与农民
    3. 南半球印象
  •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