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七章 资本主义农业与非资本主义农民?

关键词

作者

〔英〕亨利·伯恩斯坦(Henry Bernstein) 1945年生于英国伦敦。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发展研究系著名教授。曾在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美国、中国和南非的多所著名大学任教。研究领域包括社会理论、发展理论、政治经济学、农政变迁、土地改革等。曾长期主编国际著名学术期刊《农民研究》和《农政变迁》。主要著作包括《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非洲的圈地》《农政问题》《亚洲的种植园、无产阶级与农民》《粮食问题》《第三世界的斗争》《欠发展与发展》等。
汪淳玉 1978年生于湖南省岳阳市。中国农业大学发展研究方向管理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农村留守人口、农村教育、劳动力流动、国际农政变迁、土地问题等。
叶敬忠 1967年生于江苏省沭阳县。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国家发展与农政变迁、发展干预与社会转型、劳动力流动与留守人口、小农农业与土地制度、农村教育与社会问题等。主要著作包括《发展的故事》《别样童年》《阡陌独舞》《静寞夕阳》《双重强制》《农民视角的新农村建设》《参与式发展规划》等。译校著作包括《遭遇发展》《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新小农阶级》等。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七章 资本主义农业与非资本主义农民?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七章 资本主义农业与非资本主义农民?

我已经数次提到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问题。而资本主义在农业领域的发展尤其不平衡。在本章,我将讨论对此问题的种种解释,特别是小农或家庭农民的存活与延续问题。这些不同的解释通常需要放到特殊的历史条件中去验证,因为随着历史条件发生变化,其解释的力度也会不同,我将对此进行阐述。我们发现,大致有以下三种解释:

□ 资本投资于农业的“障碍”;

□ 资本允许或鼓励小规模农场进行再生产的利益;

□ 小农对剥夺和无产阶级化的抵抗(即第六章结尾处阿拉吉所提到的“社会斗争”)。

资本主义农业的“障碍”

生产的技术条件:大自然给资本带来的“麻烦”

这些解释中有一派更为直接、更为普遍地指出了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生产,更能阻碍资本进行农业投资的因素。例如,制造业能够(农业投入和农业食物行业也能够)转化已经从自然中获取的材料,然而,农业只能通过利用自然来改造自然。因此,农耕要面对自然环境和生态过程中的不确定性,还需要应对它们对动植物生长过程的影响。

第二种解释也考虑了农耕特殊的自然条件,重点关注劳动时间与生产时间之间的差异(Mann and Dickinson 1978)。不同于工业生产,农业的生产时间超过劳动时间(农业中的劳动时间指投入到整地、种植、除草等的时间),因为它不得不虑及动植物的自然生长节奏。这意味着资本被“绑定”,在作物收获、饲养的动物可供屠宰之前,无法实现利润。但是,如第六章所示,现代资本主义农业的一个典型倾向就是尽可能使农业吻合工业生产,即尽可能地加快自然生产过程,使之更加简单化标准化。在农业食物产业尤其是农业投入产业的推动下,农业技术革新的目标就是使动植物的产量更高、更可预测,并且更快成熟。这主要通过一系列措施来作用于土壤(化肥)、杂草(除草剂)和害虫(杀虫剂),气候(灌溉设施和温室),植物特性(基因工程与人工催熟)以及动物生长过程(浓缩饲料、生长激素与基因工程)。

在批评现代资本主义农业的人看来,这些革新表明了农业的“工业化”程度更为激烈,这带来更多严重的生态成本,包括由于粮食种植和加工的程序以及许多食物的营养价值下降、毒性增强而引起的健康成本。这里可以举出众多事例中的两个。其一,在过去150年里,作物栽培发生了生态上的变化,即从历史上的“循环的农业生态系统”(第五章)急剧简化成以越来越多地使用化肥和其他化学制品为基础的系统,而且这一过程一直在强化。在前一个系统中,土壤、植物化学、微生物之间进行着复杂的相互作用;而在后一个系统中,土壤成为一个纯粹的媒介,供植物吸收“流向”它们的化学物,植物的生长速度因此加快,数量因此增多,产量也因此得到提高。而这导致了土壤贫瘠,使任何作物的生长都需要越来越多的化学物。“化学化”的程度更强了,土壤的毒性也增强了(周边水域同样如此),生长在土壤中的植物和我们的食物的毒性也增大了。

另一个例子是“封闭动物饲养法(Confined Animal Feeding Operations,CAFO,亦称集中型动物饲养经营),在尽可能狭小的空间里、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生产出尽可能多的牛肉、猪肉和鸡肉。确实,这也是一种“直流”(flow-through)系统,其中动物的身体成了媒介,用来吸收浓缩饲料和生长激素,还有高级别的抗生素,以预防因为这样密闭饲养而产生的动物疾病。禽类生产可能是工业化农业中最让人触目惊心的例子,因为标准化的鸡“工厂”拥有封闭的、可控的内部环境,而且完全是可以移动的。只要有利可图,任何地方都可以建造鸡“工厂”,这样就可以将资本从土地和地方特定的生产限制条件中“解放”出来,而这些限制条件自古以来都是农业历史的典型特征[]

生产的社会动力:租金、劳动过程与劳动成本

生产的某些社会动力可能也会为资本主义的农业生产设置障碍。其中一种解释指出,土地租金的负担使农业利润降低,因此,资本会让“家庭”农民去消化这一成本(Djurfeldt 1981),他们也一并承担了农业商品价值的实现具有的滞后性和其他风险。另一种障碍来自劳动过程,即相对于工厂,在农田或果园工作的速度与质量更难监督和控制,因此成本也会更高,这使家庭劳动比雇佣工的劳动更有优势。第三种解释指出,快速工业化和相伴而来的城市化使工资上升,因此,家庭农场比资本主义农场更具有“劳动力价格优势”,这是“农业资本主义失败”的一个原因,或者说是1846—1919年英国、德国、荷兰和美国资本主义农业失败的一个原因。这是耐克·科宁(Niek Koning 1994)的观点。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61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资本主义农业的“障碍”
    1. 生产的技术条件:大自然给资本带来的“麻烦”
    2. 生产的社会动力:租金、劳动过程与劳动成本
  • 剥削:“家庭农业”对资本的益处?
  • 抵抗的作用
    1. 土地改革的案例
  • 小结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