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河源村精准扶贫实施的难点: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和退出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河源村精准扶贫实施的难点: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和退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河源村精准扶贫实施的难点: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和退出

云南省玉龙县人民政府《2017年工作计划》对于全县实施精准扶贫有非常详细的目标:深入实施精准扶贫,强化各类扶贫资源整合,统筹使用好扶贫、涉农资金。继续改善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加大产业扶持力度,力争实现70%贫困村具有特色农产业,基本形成“一村一品”的产业发展格局。持续推进易地扶贫搬迁。争取上级转移支付,加大贫困地区生态补偿力度。全面落实贫困家庭学生资助政策,实施贫困村薄弱学校改造工程。加强最低生活保障与社会救助制度的衔接,兜住民生网底。扩大贫困地区劳动力规范化技能培训,实施文化传承脱贫工程,更加重视多层次手工技艺传承人培训。用好定点帮扶、对口帮扶、结对帮扶力量,积极开展专家服务脱贫攻坚专项行动,确保年度脱1268人。[]

河源村的脱贫计划也是玉龙县整体脱贫计划的一部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呈现出多元又复杂的面貌。河源村实施精准扶贫的工作难点是村里建档立卡户的精准识别工作,村里甚至发生过有人争当建档立卡户的情况。精准识别贫困户对于农村来讲是个有难度的事情,这个难题不仅仅是河源村,全国其他地区的农村也面临类似的情况:2014年4~10月,全国扶贫系统组织了80万人进村入户,共识别12.8万个贫困村,8962万贫困人口,并对这些贫困人口进行建档立卡,在电子系统中录入信息。2015年8月~2016年6月,全国扶贫系统又动员了近200万人开展建档立卡“回头看”工作,补录贫困人口807万,剔除识别不准人口929万。[]从全国几轮精准扶贫“回头看”的实践来看,要想精准地摸清农民的口袋是不容易的,因为农村生活是复杂的,又是时刻处在变动中的。

第一节 争当建档立卡户:有限的名额

笔者初到河源村走访时,发现村委会在实施精准扶贫动态管理时最头疼的是不断有村民来争当建档立卡户,但九河乡给的名额有限。调研中,笔者询问九河乡和河源村干部关于贫困户名额的来历,从乡干部到村干部,再到驻村工作队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实际情况是大家都不知道河源村精准扶贫的贫困户名额是怎么确定的。驻村工作队的干部张阿福认为上级给了一个指定数字,他们就这么办了:

我们驻村扶贫工作队入驻以后,经过对当时在任的村组干部进行访问了解才得知,2013年开始报贫困户信息的时候,没有具体的条件和要求,上级只是给了一个指定数字。经过几次反复,最后才确定为145户。2014年建档立卡当年就脱贫的有35户159人,这35户就是指标的原因造成的。

九河乡政府的干部杨阿山负责河源村的精准扶贫实施工作,他经历了确定建档立卡户的全过程。九河乡自从2013年开始上报贫困户数,后来又多次修改,直到最后定下来145户,不过他也不明白河源村这145户的指标到底根据什么来制定的。

2013年,上面让我们报贫困户数,当时我们乡……所有贫困户全部报上去了……我们先往县扶贫办报,县向州报,再一级一级向上报……我们当时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河源村415户,当时好像全报上去了。后来报上去他们就说不行,到2014年时就真正来一次,建档立卡的标准是人均收入低于2300元。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报,按人均纯收入算,全部都低于这个,后来我们改为人均可支配收入,那就更是问题了。

所有设置指标限制的活动都会出现竞争,精准扶贫在一开始也是这样,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各地方也爆出“争当贫困户”的现象。笔者在调研中发现河源村也存在这种状况,而且还很普遍。对于农村发生的“争当贫困户”现象,做了20年村干部的九河乡干部和阿强戏称,在各种类型的贫困中,应该还有“思想贫困”这一项类型,他讲了自己经历的村民“争当贫困户”的事情:

人的理念不对的话就是这样。以前我们村里有次识别贫困户,当时我是村委会主任,有一家男人经常在外面做些小工程,家里的生活基本上是中上等,评贫困户的时候那家媳妇反映给我说她家也贫困也要评贫困户。我说如果贫困指标里有一项“思想贫困”的话你家可以评,但是目前没有这一项,你就不能评。不论哪一条她们家都沾不上边。所以这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现在老百姓有许多人都是这样,他思想上贫困,精准扶贫注入那么大资金,谁都想当贫困户,谁都不想脱去贫困的帽子,这就是个矛盾。一方面要杜绝数字脱贫,一方面要达到那个数字标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42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争当建档立卡户:有限的名额
  • 第二节 测算村民收入的困难: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1. 一 充满变化的农村生活
    2. 二 复杂的农村生活: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3. 三 争当贫困户
  • 第三节 河源村建档立卡户的退出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