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农牧交错:西州的生态环境与社会历史

关键词

作者

薛小林 1983年出生,湖北钟祥人,历史学博士,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秦汉史、中国古代思想史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史学月刊》、《社会科学》、《史学集刊》、《世界宗教文化》和《民俗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开设“秦汉史专题”和“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等课程。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农牧交错:西州的生态环境与社会历史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农牧交错:西州的生态环境与社会历史

一 西州的生态环境与人地关系

首先深入分析西州地区地理的和历史的相关背景,或许并不是多余的,因为不了解该地区地理、生态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不对整个北方长城地带游牧兴起之历程及汉初汉匈双方的关系、西州的民族及政治局势等有一个框架性的认识,我们将很难对汉朝经略西州的方式、过程和意义有深入的理解,也将很难理解东汉之后这一地区的羌胡化倾向及其种种后果是如何影响历史走向的。

汉代之“西州”是京畿和西域之间实行郡县体制的西南和西北地区,但正如绪论中所说明的,本书的研究对象是西州的西北部分,对应的是汉代的凉州和朔方,相当于今天的甘肃、宁夏、青海东北部、陕西北部及内蒙古西南部地区。这是两汉王朝的西北边疆地区,刘光华将汉代西北的地理范围定义为“大致以关中地区为中心,由秦、西汉王朝北地郡向北延伸,由陇西郡向西延伸,其西、其北则限以秦、西汉王朝管辖之西界、北界,其间的夹角就是西北的地理范围”[]。刘先生的这个定义十分精妙,但需做两点说明。(1)刘先生定义的“西北”包括了西域,但本书研究的“西州”是指中央王朝设置郡县并实施直接统治的区域,所以不包括西域。两汉王朝虽然在政治上、军事上介入西域,但实施的是羁縻统治而不是郡县制,控制力有限。(2)刘先生探讨的屯田区域包括朔方、凉州和西域,其著作论及了朔方最东边之西河郡的屯田情况,这样的话就不应该说是从北地郡向北延伸,而应该是从西河、上郡向北延伸。[]模仿刘先生的定义方式,我们可以说“西州”的范围是:以关中为参照,从西河、上郡向北延伸,从陇西郡向西延伸,两线所夹的以郡县制方式统治的地区。

西州属于中国北方的农牧交错地带,是华夏农耕文明向北扩张的前沿和极限,自然生态差异的政治、社会、文化影响在这一地带骤然加剧。我们可以设想,在新石器时期的某个时候,当农耕文明在黄土高原西部某地取得第一个重大进展之后[],就以不可阻挡之势向下游大平原和长江流域扩张,这些地方的水土、温度和光热对于发展精耕农业非常有利,扩张所做的只是一种“同化”工作。“可是,当他们走近草原时,环境却逐渐不利于中国人。它使少数民族——不论他是谁——能够更为有效地抵抗他们。因此,这里少数民族的落后制度,不但不能被克服,而且更形强化。先进的文化与落后的野蛮制度要在每一寸土地上争高下。”[]地理环境对西州历史的进程及特点具有深度的影响,自然生态逐渐变得不再适合农业发展,直至最后不再能够支撑农业经济及与之相适应的高密度人口和高度阶层化的政治组织。历史在此走向另一条轨道,在这里逐渐发展起一种不再依赖农业而是依赖草原及食草动物的畜牧或游牧的经济类型及相应的政治组织。林沄提出了“中国北方长城地带”的概念,“所谓‘中国北方长城地带’,并非指历代所筑长城经由的全部地域,而是指古来中原农业居民与北方游牧人互相接触的地带。这个地区东起西辽河流域,经燕山、阴山、贺兰山,到达湟水流域和河西走廊。大体上包括了今天的内蒙古东南部、河北北部、山西北部、陕西北部、内蒙古中南部、宁夏、甘肃和青海的东北部”。[]长城地带对于华夏来说是边疆,对于整个亚洲大陆而言却是一个中心。[]西州与“中国北方长城地带”的西段部分大致吻合。

西州的土壤、水热、地形等条件限制了精耕农业的发展,除了绿洲有发展灌溉农业的条件之外,其他地区则荒漠、戈壁、草原、高山草甸广布,只能发展畜牧经济和粗耕农业,形成了西州地区半农半牧、农牧交错的经济生业和人文生态。包括西州在内的北方长城地带是生态过渡带、交错带,形成的人地关系类型既不同于南方的湿润农耕地区,也不同于北方的干旱草原地区,地理环境对此区域内族群的生产、生活及交往的影响和形塑作用十分显著,所以欲理解西州,首先需理解西州的“人地关系”。

人地关系是地理学三大主题之一,其中的“人”不是单个的人,而是指不同文化程度、不同社会组织程度的集团或集体;“地”指地理环境,它既是人类生存的物质基础和重要条件,也是在人类的生产活动和社会活动的不断影响下形成的环境。[]研究人地关系就是研究自然环境与人类在生产活动与生活活动两大领域中相互的与持续的关系。生产活动中的人地关系体现为:(1)自然环境为人类提供生产所必需的物质资料,并决定着各种生产活动的内容;(2)自然环境以其提供资源的数量和质量,影响着人类生产活动的发展程度;(3)自然环境以其资源的空间组合特点影响人类生产活动的地域分工;(4)人类生产活动对自然环境产生多方面的反作用,而且以负影响为主。生活中的人地关系体现为:(1)不同自然环境中的人们生活习惯有很大差异;(2)不同自然环境对人类的生理特征具有重大影响;(3)不同自然环境对人类的心理和精神也有一定的影响。[]

环境史家J.唐纳德·休斯对“环境史”做了一个定义:“环境史,作为一门学科,是对自古至今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研究;作为一种方法,是使用生态分析作为理解人类历史的一种手段。”[]环境史研究的主题有三大类,第一大类是自然环境因素对人类思维、行动及其结果的影响,不同的自然条件给予人类的选择空间并不相同;第二大类是人类行为造成的环境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反过来在人类社会进程中引起的回响并对之产生影响的多种方式;第三大类是人类的环境思想史,以及人类的各种态度借以激起影响环境之行为的方式。[]当前国际环境史学界倾向于一种“人”与“地”综合的、互动的多层次研究,但是国内以往的研究则较偏向于对某个单一地理要素的复原和分析,缺乏对某一地理空间内各自然、人文要素间相互作用及变化过程的总体认识,统一的地理对象往往被强行分割为历史自然地理和历史人文地理两大块[],造成研究成果的局限性和说服力的降低。

研究西州地区的地理环境,需要力图避免和克服“人”与“地”的分离,地理环境的研究不能只列述地形、山川、土壤、植被、水文诸因素,还应该在人类社会与地理环境的互动中,在“人地关系”的框架下进行综合性的分析。王明珂对这种综合性的人地关系,特别是地理环境对人类政治组织形式的影响做出了卓越的示范研究。在回答为何匈奴能够形成“国家”组织,而西羌却“不立君臣,无相长一”的问题时,王先生强调了自然环境在其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在环境资源上,匈奴各部落的领域(分地)资源不足以维生,而且这些资源难以预期。因此他们发展出超部落的‘国家’,将其经济生业领域扩张至与汉帝国、西域、乌桓、丁令等地人群相接的地区,因此得以由掠夺、贸易、贡税等‘对外’的辅助性经济活动中扩张其生存资源”。羌人生活在河湟地区,“由于河湟地区的地理封闭性以及高山河谷地形,使他们难以发展对外关系以取得远方的辅助性生活资源。更重要的是,一部落如能控制如大小榆谷那样的美好河谷,在谷地种麦,在附近的山地游牧、狩猎,生存所需大致无缺。因此其游牧之外的主要辅助性生业,农业、狩猎,使得肥美的河谷、山谷成为资源可预期而值得倾力保护与争夺的对象。如此,羌人的资源竞争对手,或向外获取辅助性资源的对象,都是其他羌部落。如此‘部落’成为保护本身利益及向外取得辅助性资源最重要的群体”[]。通过匈奴和羌人的例子,可知自然环境对特定族群集团化和组织化的程度和强度有多么深刻的影响。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1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西州的生态环境与人地关系
  • 二 西州的社会历史与周边形势
    1. (一)秦至汉初西州游牧族群的兴起
    2. (二)匈奴帝国*的建立、发展及影响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