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结语

关键词

作者

薛小林 1983年出生,湖北钟祥人,历史学博士,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秦汉史、中国古代思想史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史学月刊》、《社会科学》、《史学集刊》、《世界宗教文化》和《民俗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开设“秦汉史专题”和“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等课程。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结语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结语

本书试图以“西州”这个地域为依托,对西州经略与两汉国势脉动之间的关系,做一中时段的观察和分析。在西州经略与两汉国势演变的关系中,包含了两个互动关系,首先是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农耕国家的互动,其次是帝国中央与边缘地方的互动,而且,这两个互动关系是相互交织,甚至可以融混为一的,这是因为汉代的西州既是帝国统治下的一个地方区域,也是一个与塞外游牧族群接壤,并且辖境内分布着众多归降异族的地区,民族关系错综复杂。所谓的“西州”问题,既涉及地方与中央的关系,也涉及异族与汉族的关系,双重关系的交错使得西州问题显得异常复杂。同时,本书亦试图通过“西州”这个视窗,对两汉史做一个通贯的重新观察和阐释,因为“西州”在西汉和东汉均是朝廷面临的“大问题”,西州问题是一个可以将两汉四百年历史贯通起来的轴心。将两汉史贯通起来,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西汉与东汉之间有着更多的延续性,恰恰相反,本书希望透过西汉与东汉不同的西州经略及西州对中原腹地造成的不同反馈结果,来比较西汉、东汉两朝在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结构等方面的差异。

“西州”是两汉时期人们经常使用的地域名称,本书对两汉时期的“西州”观念做了一个梳理,指出在西汉早期、中期专指西南益州地区,后来随着汉武帝扩土西北,西州的概念发生两个方面的变化:一是所指区域从西南扩及西北凉州、朔方地区;二是词义的重心发生转移,虽然用之指益州地区的情形仍然存在,但渐有用之专指西北凉州、朔方地区的趋势。本书对“西州”概念做出的判断还有待完善,毕竟所谓“西州”只是当时一个非正式的区域观念,与之相类的“北州”、“南州”、“东州”等概念的使用都存在模糊性和不确定性。本书研究的“西州”地区只是指西北凉州、朔方,不涉及西南益州,在对汉代历史演进的推动方面,西北地区显然起着比西南重要得多的作用,就整个西部而言,时人关注之焦点也多在西北。

拓土西州是在汉匈冲突的背景下进行的。西汉立国伊始就面临着来自匈奴的严重威胁,所谓“和亲”实际上是白登之围的城下之盟,汉朝向匈奴供贡。但是无论在政治文化上还是国防安全上,汉朝方面都不会长期容忍这种境况。汉族“王者无外”、“天下一家”的政治文化传统蕴含着冲破反向夷狄供贡、首足倒悬之耻辱的内在动力;匈奴占据着河南地和河西,羌胡相连,对关中腹心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从边境安全上考虑也必须反击匈奴。文景之时贾谊、晁错针对匈奴问题提出一系列对策,文景在休养生息的同时,也在军事改革和边境防御建设方面下了功夫,为汉武帝反击匈奴打下基础。汉武帝时,通过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汉朝夺得了河南地和河西。但战争只是第一步,为了彻底打败匈奴,还必须巩固对河南地的占领,这里不但是关中的重要屏障,也是进攻匈奴本土的前沿跳板;同时,需要巩固对河西的占领,以隔绝羌胡,为经营西域打通道路,断匈奴右臂。而巩固对新拓疆土的控制,首先要修建边境防御系统,然后是屯田积谷,接着徙民实边,最后设置郡县。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0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