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场外征用”说批判

作者

肖建华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场外征用”说批判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场外征用”说批判

近年来,张江先生提出了一个叫作“强制阐释论”的命题,他本人还专门就此话题在国内权威杂志如《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发表了数篇有影响的论文。该命题的提出在海内外学界引起了极大的学术反响,很多学者纷纷著文对此问题展开讨论,心有戚戚者有之,中立分析者有之,胸怀不满者也有之,一句话,响者云集。为此,一些著名的学术刊物如《学术研究》《文艺争鸣》《社会科学战线》等相继跟进,专门为此话题的讨论开辟专栏。紧接着的是以“强制阐释论”为名的学术研讨会在全国各地如长春(2015年1月和2015年7月于长春分别两次召开“强制阐释论”理论研讨会)、北京(2016年5月于北京召开“批评的理论与理论的批评——强制阐释论的提出与影响”学术研讨会)、上海(2016年10月于上海召开“强制阐释论”专题研讨会)等城市纷纷举行。至于在一些学术会议中邀请一些学者进行有关“强制阐释论”的小组讨论,那就更不知凡几了。关于“强制阐释论”的讨论至今仍热闹非凡。

“强制阐释论”是张江先生在批判和反思西方文论的局限,在与西方文论进行对话的过程中得出来的,是张江基于对西方文论的熟稔掌握和理解之后对其超越的一种结果。毫不夸张地说,“强制阐释论”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学术研究绕不开的一个重要学术公案,成为当代中国学人如何接受和消化西方文论的一个缩影。“强制阐释论”命题身上所凝聚的学理价值是当代中国文论发展水平的一个见证,而其身上尚未完全解决的理论难点当然也是当代中国文论在发展中所碰到的一些沟坎和障碍的体现。

在有关“强制阐释论”的学术讨论中,张江提出了与其密切相关的诸多新颖概念,如“场外征用”“前置立场”“本体阐释”“理论中心”“阐释模式”“批评的伦理”(即“批评的公正性”)等。本文的写作意在响应张江最近提出的“关键词”研究的取向,把“场外征用”概念作为张江构建其“强制阐释论”理论体系的一个核心关键词,对该概念的来源与内涵进行梳理,对其局限与不足进行批判与反思,并在此基础上谈谈笔者对应该如何进行文本阐释的初步思考。

一 “场外征用”说的提出

“场外征用”说是作为张江构建其“强制阐释论”体系的一部分而提出来的,所以我们要了解何为“场外征用”,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强制阐释”。所谓“强制阐释”,张江在多篇文章中都有所界定,比如在《强制阐释论》一文中他的定义是:“强制阐释是指,背离文本话语,消解文学指征,以前在立场和模式,对文本和文学作符合论者主观意图和结论的阐释。”但笔者以为最通俗易懂的当属其在201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下的定义,即“以理论为中心,理论成为文学存在的根据。文学的研究与批评从理论出发,研究、阐释文学和文本,再反证理论”。在论述“强制阐释”时,张江给出了它的四个基本特征,即所谓“场外征用”“主观预设”“非逻辑证明”“混乱的认识路径”。有时,“混乱的认识路径”也会被“反序认识路径”这个说法所替代。但不管如何,张江在其所有文章中都是把“场外征用”作为其所谓“强制阐释”的第一个基本特征的。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对待它就不得不高度慎重了。

在论著中,张江对场外理论的来源、场外理论进入文论场的方式和技巧、场外征用的逻辑起点、场外征用的核心特征、场外征用的类型等都有比较系统的论述。张江把场外理论的来源归纳为三个方向:“第一,与文学理论直接相关的哲学、史学、语言学等传统人文科学理论”,“第二,构造于现实政治、社会、文化活动之中,为现实运动服务的理论”,“第三,自然科学领域的诸多规范理论和方法”;张江也概括了场外理论进入文论场的三种方式,即“挪用”、“转用”和“借用”;他认为场外理论运用于文论场需要四种技巧:“一是话语置换”,“二是硬性镶嵌”,“三是词语贴附”,“四是溯及既往”;张江指出“场外征用”的“逻辑起点就是,理论第一,文本第二,用理论裁剪实践”;他把“场外征用”的三个核心特征归纳为“强制”“解构”“重置”;他还区分了“场外征用”的两种类型,即“征用文学阐释场外理论”和“征用场外理论阐释文学”;等等。除了上述这些阐述之外,张江对“场外征用”的基本内涵也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界定:“场外征用”,即“广泛征用文学领域之外的其他学科理论,将之强制移植文论场内,抹杀文学理论及批评的本体特征,导引文论偏离文学”。张江这里所指的文论主要是现代西方文论,也就是说,现代西方文论越过了现代性分化所确定的“文学场”,大量征引和借用其他文化场域的思想资源,从而使文论的发展不能从文学本身的经验中总结得出,而其最终的归宿也就是文论的发展越来越偏离对文学本身的言说,进而变成了理论自身的自说自话,变成了对文学本身的一种强制性阐释,这也就是所谓的“理论中心论”。

张江在他的论著中,也对某些西方文论的观点进行了详细解剖,为读者演示了何为强制阐释中的“场外征用”的典型案例。在他的眼中,在20世纪西方文论中,除了形式主义文论之外,包括解释学、符号学、空间批评、女权主义批评、生态批评、后殖民理论、解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文论等在内的所有的现代西方文论思潮均为“场外征用”的个案表现。故此他说,汉斯-格奥尓格·伽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的文论只是其解释学哲学的一部分,罗蒂只是在用文学理论实现其政治化的企图,迈克·克朗的空间批评只是在借助文学文本揭示一种知识论意义上的空间地理学和文化论意义上的国家权力地理学。在《强制阐释论》一文中,张江还以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的经典小说《厄舍老屋的倒塌》为例,对生态批评中的所谓“场外征用”做法进行了分析批判。他认为,这部小说原本是一部恐怖小说,但是在某些生态批评研究者那里,这样一部“无关生态与环境”的小说,硬生生地被他们“把原来仅仅作为背景的环境描写置换成主题,将小说变成一个生态学文本”,在张江看来,这根本不符合原作者的创作意图,他认为,在该部小说诞生之时,根本“还没有出现生态批评理论”,对小说的这样一种生态批评角度的研究就是生态批评者在“用当下的认识对前生的文本进行强制规整”。张江进而联系中国文学的历史反问,指出“中国魏晋时代的陶渊明隐逸山水之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们可以说他是自觉的生态主义者吗?他比梭罗早了很多,我们可以说他是环境保护主义的伟大先行者吗?这显然是荒唐的”。对于何谓“场外征用”,张江经常援引的一个例子是弗雷德里克·詹姆逊(Fredric Jameson)借用A. J. 格雷马斯(A. J. Greimas)的“符号矩阵理论”,对《聊斋志异》中的一个故事《鸲鹆》的分析。张江认为,这个故事讲的道理本来很简单,就是讥笑“王的愚蠢,鸟的下作”,但是经杰姆逊运用符号学理论一分析,变成了“如何解决人道与独裁统治冲突的问题”,这样一个结论“很让人匪夷所思”,这就是典型的征用“场外理论”进行强制阐释,歪曲小说文本原意的结果。

应该说,张江从“场外征用”的角度对现代西方一些文论的解剖和批判是很有道理的,这说明“场外征用”说的提出具有很强烈的问题意识和重要的现实意义,体现了论者巨大的理论创造勇气,这种问题意识和现实意义一方面表现在对现代西方文论越来越依赖于理论的先验预设而不尊重文学本身经验的不满。为了维持理论自身的自足性,现代西方文论选择了从“文学场”之外的其他学科挪用大量的概念、范畴和术语,在此过程中,存在大量生搬硬套和胡乱拼凑的现象,的确是一个事实。这些源自其他学科的概念、范畴和术语,本与文学无关,但现代西方文论把它们大量地占用过来,就使得文学理论改变了它的生存论地基,即现代西方文论不是源自文学本身经验的总结和理论升华而成为其他学科理论的演绎场所。把这种“他生性”而非“原生性”的所谓文学理论运用于对文学的阐释,当然就很可能存在主观任意地割裂和撕扯作品或对文学作品进行“强制阐释”的现象,而且这种现象非常常见和严重。“场外征用”说的另外一层问题意识和现实意义还表现为,在该术语中体现出一种非常强烈的中国意识和中国立场。张江指出:“中国现在把西方的理论作为一种标准、一种方法、一种模式,用来 ‘强制阐释’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经验、中国的实践,在许多领域都是如此。”相对于中国文学和文论,西方文学和文论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场域”,不同民族的文学和文论自有其独有的特质,这一点毋庸多言。张江的一大用意是,现代西方文论处于文化霸权的地位,这种拥有一定的话语霸权的西方文论正在不顾中国文学和文论的实际而强势植入中国当代文学和文论的肌体中,对这一点必须加以反思和批判。正是基于批判西方文论霸权以及重树中国当代文论之自信的目的,所以我们在张江的文章中常常看到“形成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完整理论体系”、“对于过去的历史事实、文本事实,后人应当如何进行理解和阐释,这涉及一个民族的价值观问题”等表述,这些表达已经充分说明了张江高度的中国本位意识和民族文化自觉意识。他的这个意图和努力当然是值得赞赏的。文学、文论也都是有一定的民族性、地域性的,在文论研究中,试图简单地从西方机械移植固有理论,是懒惰愚蠢的,试图用西方文论来代替、消灭中国文论和强制阐释中国文学,也是不得要领的。作为一个当代中国的文论研究者,应当具有强烈的中国“场域”意识,必须对产生于中国这个“场域”的文学本身持相当的尊重,必须在中国当代“文学场域”中进行创造性阐释,才能生发出具有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中国当代文论。

二 现代性视域下的“文学场”

之所以发生所谓的“场外征用”,首先肯定是因为存在各种独立的所谓“文化场域”。“场域”(field)概念最早是在19世纪作为一个物理学概念如电磁场而提出的,后来心理学家库尔特·考夫卡把这种物理学的“场域”概念运用到心理学的研究中,提出了“心理场”概念。对于“场域”概念在这方面的含义及其发展演变之线索,我们在此只是稍加提及。下面我们主要从文化现代性的角度对人类文化和学科的现代分化及其所表现的“场域”意识的自主性过程进行概览。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6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场外征用”说的提出
  • 二 现代性视域下的“文学场”
  • 三 对“场外征用”说中所体现的文学观的分析
  • 四 “场外征用”与文学阐释的界域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