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新兴文艺体制的核心主体建构

关键词

作者

田韶峻 河北平乡人,文学博士。先后就学于河北大学、四川大学和福建师范大学,2015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获博士学位。曾于河北大学中文系执教,目前于福建师范大学工作,讲师。主要从事文艺理论、中国现当代文艺研究。主持福建省社科规划重大项目1项、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项目2项,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新兴文艺体制的核心主体建构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新兴文艺体制的核心主体建构

毛泽东在《讲话》中共提及“工农兵”达40次之多,“工农兵”成为《讲话》中绝对的高频词。《讲话》之后,“工农兵”充当了文艺的“主人”,这一群体形象正式进入文艺领域,创制了“工农兵文艺”这一崭新的文艺体式。在这一意义上,《讲话》可谓是这一独特文艺体式的核心及纲领性理论,这不仅改变了文艺的性质,而且还改变了文艺的发展方向,对中国文论的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第一节 工、农、兵的语义变迁

“工农兵”这个词语正式出现之前,工、农、兵作为三个独立的词语在我国历史上曾大量使用,从字面上看,它们的含义是工人、农民和兵士。

工:据《说文解字》,“工”在古代最早是“工具”之义,意为一种曲尺,“工,巧饰也,象人有规榘也”(《说文解字·工部》)。杨树达《积微居小学述林·释工》:“许君谓工象人有规榘,说颇难通,以巧饰训工,殆非朔义。以愚观之,工盖器物之名也。知者:《工部》巨下云:‘规巨也,从工,象手持之。’按工为器物,故人能以手持之,若工第为巧饰,安能手持乎……以子形考之,‘工’象曲尺之形,盖即曲尺也。”工,由原始词义引申为对从事各种技艺的劳动者的总称。《论语·卫灵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以看出,“工”表示“手工业者”,在古代意指“手工工人”、“技术工人”和“工匠”。《韩非子·解老》中记载“工人数变业则失其功”。《列子·汤问》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当中,一个工艺技术工人扮演着重要角色:

周穆王西巡狩,越昆仑,不至弇山。反还,未及中国,道有献工人名偃师,穆王荐之,问曰:“若有何能?”偃师曰:“臣唯命所试。然臣已有所造,愿王先观之。”穆王曰:“日以俱来,吾与若俱观之。”越日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

西周时出现了士、农、工、商“四民说”,应该说士、农、工商最初的用法主要是作为职业概念的区分。在四民的顺序中,可以看出“工”的地位并不高,再加上中国当时是传统的农业社会,以农业为主,因此“工”这一阶层本身并不发达。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进步的社会改造思想被进步知识分子引入中国,“工”这个在传统观念里人们习以为常的词语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出现了崭新的词语“工人阶级”。虽然只是简单的“工人”和“阶级”的联合使用,但新词汇出现的背后却预示着人们观念上的深刻转变,预示着人们对“工人”这个原本只是职业概念的词语的深刻认识和理解。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追溯一下“阶级”这个词语在中国的发生和流行。

“阶级”在传统用法里共有4种:“台阶”;尊卑上下的等级;“(官员的)官衔和等级”;阶段,段落。[]而据金观涛、刘青峰在《观念史研究》中的考证,1830年至1895年,“阶级”的现代用法还没有出现,主要有两种含义。一是指等级,一般指官员的品级。如:“其一曰严阶级,臣以为此治兵第一义也。昔宋太祖承五季积衰之后,习见将懦兵骄,尾大不掉,其弊总由戎行之不整。于是自上而下,痛加裁制,一节一级,钤束必严,用能所向有功,悉成劲旅。”(贺长龄:《遵义整顿兵政敬陈管见疏》)二是指阶段,阶梯。如:“回至鲁法博物院旁大院阅视气球,法人西华所制之大气球也。凿地深数丈,四周为阶级上下,皆木为之。”(郭嵩焘:《伦敦与巴黎日记》)。[]最早在现代意义上使用“阶级”的是梁启超,他同时接受了用经济地位来划分“阶级”的观念。如:“今日欧洲各国有强权之人,增于二百年前不知凡几矣。然则今日西人之强权发达已极乎?曰未也,今日资本家之对于劳力者,男子之对于妇人,其阶级尚未去。故资本家与男子之强权,视劳力者与妇人尚甚远焉。故他日尚必有不可避之二事:曰资生革命(日本所谓经济革命),曰女权革命。”(梁启超:《自由书》)。1900年至1915年“阶级”主要用来指人们因不同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所形成的不同集团。[]

20世纪初,给中国人民带来最巨大震撼的莫过于马克思主义思想,据考察,社会主义思想开始传入中国知识界的时间应为1903年。是年,在上海出版了三部篇幅比较大的日语社会主义著作的中译本:《近世社会主义》(赵必振译)、《社会主义》(罗大为译)和《社会党》(周百高译)。一些进步的思想家也把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改造中国社会的希望,报纸杂志等媒体上随处可见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传播,尤其是《新青年》上,随处可见“布尔什维克”“普罗列塔利亚”“意德沃罗基”等词语,“阶级”在这时的使用频率也骤然上升。

1905年之后,出现了对马克思主义“阶级”观念的介绍。例如,“马尔克之意,以为阶级争斗,自历史来,其胜若败必有所基。彼资本家者,啮粱肉刺齿肥,饱食以嬉,至于今兹,曾无复保其势位之能力,其端倪亦既朕矣。故推往知来,富族之必折而侪于吾齐民,不待龟筮而了也”(蛰伸:《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1920年以后,“阶级”的观念主要秉承马克思主义。如:“故以我看来,中国完全是个无产阶级的国(大中产阶级为数极少,全无产阶级最多,半无产阶级——即中等之家——次之);中国的资本阶级就是五大强国的资本阶级(本国极少数的军阀、财阀、资本家附属于其中),中国的阶级战争就是国际的阶级战争。”(蔡和森:《马克思学说与中国无产阶级》)。此后,“阶级”的出现次数迅速提高,到1926年达到高峰。[]我们看到,在马克思主义体系中,“阶级”指的是“经济利益对立的经济阶级。说得再具体一点,指的是占有土地或资本等生产资料者与不占有土地或资本等生产资料者之间的区别,以及产生的进行经济压迫和剥削者与被压迫和被剥削者的区别”。[]在这种思想影响下,中国思想界出现了“工人”和“阶级”的联合使用,20世纪20年代,复合词“工人阶级”的出现是在经济资料占有的基础上进行的界定,自此以后,“工人阶级”作为无产阶级中最强大的一支队伍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0.2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工、农、兵的语义变迁
  • 第二节 群体性指称概念之演变
  • 第三节 工农兵文艺体式的创制
    1. 一 作为接受主体
    2. 二 作为文本内容主体
    3. 三 作为创作主体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