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七章 时代与现实的文艺召唤

关键词

作者

田韶峻 河北平乡人,文学博士。先后就学于河北大学、四川大学和福建师范大学,2015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获博士学位。曾于河北大学中文系执教,目前于福建师范大学工作,讲师。主要从事文艺理论、中国现当代文艺研究。主持福建省社科规划重大项目1项、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项目2项,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七章 时代与现实的文艺召唤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七章 时代与现实的文艺召唤

针对创作手法和面对创作客体时的态度,《讲话》集中谈了“歌颂与暴露”。这一问题虽然目前已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在《讲话》中被着重论及,它对解放区文艺以及“十七年”文艺都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应该说,新中国成立之初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摆脱不了毛泽东当年对此问题讨论的影响。毛泽东的讨论不是随性而发,而是和我们古代的传统以及“五四”以来文论的发展一脉相承。

第一节 “美刺”与“写光明”

在我国古代文论的思想中,就一直有“美刺”的传统。早在先秦时期《诗经》的诗之“六义”中,人们就通过分类方法将诗划分为“风”“雅”“颂”,这就含有将文学的功能大体划分为“歌颂”和“批判”两大类型的因素了。后人归总《诗经》的旨义即为“美刺”。故此,我们看到古人的诗文中,就有孔子的“诗可以怨”、汉乐府的“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杜甫的“穷年忧黎元”、韩愈的“不平则鸣”、白居易的“唯歌生民病”等都强调创作主体对现实的关怀、揭露和批判态度。晚清由于当时的社会现实,更是出现了谴责小说,其对黑暗现实大加暴露,“美刺”其实就是一种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化传统。

阿英研究晚清小说时指出,“由于当时中国由封建社会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随着帝国主义炮火的打进,使中国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生活,起了特殊的变化”,人们的思想里也有了资本主义和民主主义的观念,分析指出他们对这社会总体的态度是:“主流方面的矛头,是向着腐朽的、不能抵御外侮的当时的封建统治与帝国主义的奴才(包括买办),以及由殖民地政治经济制度所产生的一些道德风习的堕落,特别是市侩主义”。为此,文艺作品要展现的“一是对已经腐朽的统治阶级普遍的不满与对帝国主义、买办阶级的憎恨”,另一方面“就是提出‘怎么办?’——怎样救中国?晚清小说所描写的主要内容,就是为着暴露,为着寻找出路而出现的新与旧的矛盾斗争关系”。这些都说明当时文艺观念的改变“主要的是抨击、讽刺、暴露,读者最欢迎的也是这一类”。[]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在“清末之谴责小说”开篇中指出,“光绪庚子(一九〇〇)后,谴责小说之出特盛”,指出“《儒林外史》是讽刺,而那两种都近于谩骂”,“讽刺小说是贵在旨微而语婉的,假如过甚其辞,就失了文艺上底价值,而它的末流都没有顾到这一点,所以讽刺小说从《儒林外史》而后,就可以谓之绝响”。[]

可见,在中国的文艺实践中,创作和文论一直都有讽刺、暴露社会黑暗现象的现实主义传统。这种观念深植于我们的传统文化里,类似于“文化无意识”,对人们的审美心理和审美期待产生不可低估的作用。

“五四”新文学观念是启蒙主义,力图开启民智,改造国民性,改造社会。所以新文学作家都以揭露当时的社会弊端为己任。前面我们所论述过的,几乎每一位新文学作家都涉足过“问题文学”的写作,鲁迅写小说的目的也是要“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在鲁迅的创作中,不乏悲哀、凄凉的叙述笔调,不得不说这正是他用文艺实践去改变国民精神的一贯努力。

20世纪20年代,是一个处处洋溢着革命激情的时代,更是一个充满现实精神的时代。人们刚刚从张扬个性、崇尚自由的“五四”启蒙时代中走来,接下来就又走入革命的浪潮中,因此“革命文学”论争时期,大家都在严肃地探讨文艺应承担的使命,其中也必然涉及创作手法的问题。

“革命文学”论争中的旗帜文章——《怎样地建设革命文学》,是李初梨关于“革命文学”理论的代表性文章。在谈到无产阶级文学的创作形式问题时,他提出: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在此详细地讨论,因为一件事物的形式,是随它的内容的发展而决定。现在我们只能就各国无产阶级文学所达到的发展阶段,来规定它的大约的样式。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6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美刺”与“写光明”
  • 第二节 “暴露与讽刺”论争
  • 第三节 对现实言说的规定性叙述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