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B.5 新时期四川省农民工的现状、问题及对策*

摘要

近年来四川省农民工规模呈高位稳定状态,新兴行业就业规模扩大,综合素质持续提升,劳务增收脱贫成效突出,综合维权意识增强,代际分化日益显现,城市社会多元融入增强,返乡农民工明显增加。同时,仍存在对农民工发展的新变化认识不到位,农民工工作体制机制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返乡政策不易落实和营商环境不优,服务供给和管理效能滞后于需求等问题。今后,应着力构建引领农民工全面发展的政策体系,搭建多元化梯次型农民工人才保障平台,打造返乡创业和转移就业互促共融发展格局,营造良好的农民工服务保障和社会发展环境。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5 新时期四川省农民工的现状、问题及对策*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新时代四川农民工若干问题研究”课题组

摘要:

近年来四川省农民工规模呈高位稳定状态,新兴行业就业规模扩大,综合素质持续提升,劳务增收脱贫成效突出,综合维权意识增强,代际分化日益显现,城市社会多元融入增强,返乡农民工明显增加。同时,仍存在对农民工发展的新变化认识不到位,农民工工作体制机制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返乡政策不易落实和营商环境不优,服务供给和管理效能滞后于需求等问题。今后,应着力构建引领农民工全面发展的政策体系,搭建多元化梯次型农民工人才保障平台,打造返乡创业和转移就业互促共融发展格局,营造良好的农民工服务保障和社会发展环境。

关键词:农民工 互促共融 返乡创业就业 四川

B.5 新时期四川省农民工的现状、问题及对策*

四川是农民工大省,农民工曾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也是今天推动四川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在四川发展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关心好、引导好2500万名农民工投身治蜀兴川大业具有尤为重要的意义。

一 四川农民工发展现状

在新形势下,农民工流动转移和发展选择呈现新变化、新特征,主要表现在省内省外转移就业稳定、综合素质持续提升、灵活就业依法维权增多、城市社会多元融入增强、乡村人才振兴态势显现等多个层面。

(一)省外省内转移就业稳定,新兴行业就业规模扩大

2018年,四川省转移输出农村劳动力2534万人,同比增长1.2%(见图1),总体呈高位稳定态势。其中,省内转移1509万人,省外输出1025万人,省内、省外转移数量差距由2012年的174万人拉大到2018年的484万人(见图2)。农民工在省内不同区域间的发展水平有明显差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最高的成都及其周边地区已成为农民工净流入地区,省内其他市州到成都务工人员达293.6万人。在成都带动下,周边地区也呈现农民工快速流入状态,如位于天府新区周边的仁寿县,2010年县内外务工人员人数比为4∶6,到2018年留在县内务工的农村劳动力占比接近60%。但是在四川省其余大部分地区,特别是盆周及浅丘地区的农民工仍处于净输出状况,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民族地区的农民工外出方兴未艾。调研发现,农民工在本地、省内与广东等沿海发达地区基本工资差距约为1000元,是影响农民工就业空间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图1 1990~2018年四川省农民工数量及增长速度

图2 1990~2018年四川省内转移与省外输出农民工数量

随着新业态不断涌现,专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员等新兴职业吸引了越来越多农民工加入。2018年针对四川省农民工的抽样调查显示,约2.5%的农民工从事快递行业。2019年初洪雅县、彭山区的调查显示,约0.9%的农民工进入了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约0.2%的农民工进入了金融业,约0.2%的农民工进入了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可以预见,随着新兴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将有更多的农民工进入新兴行业。

(二)综合素质持续提升,劳务输出脱贫成效突出

农民工受教育水平大幅提高,全省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农民工比重由2008年的58.0%提升到2018年的84.6%。农民工技能水平不断提高,2019年初,对仁寿县、洪雅县的调查显示,分别有27.0%和26.0%的农民工接受了职业培训,高技能农民工人数持续上升。农民工对培训质量有了更高要求,培训需求更加多元化。2018年,6.8万名农民工参加了省级农民工劳务品牌培训。在成都务工的农民工可以通过网络参加18个专业602门课程的学习,培训内容得到极大扩展、培训方式更加便捷。不同农民工群体对培训也有了个性化需求,返乡创业农民工对创业培训的需求不断增长,2016年以来有数百位返乡创业农民工参加了四川省返乡创业提升培训,各地区的返乡农民工培训全面铺开。民族地区农民工更加注重将培训与民族特色相结合,阿坝州农民工参加了唐卡绘画、藏式版画、藏羌剪纸、九寨妹子、黑水保安、阿坝美食等具有地方特色的技能培训,四川省藏区农民工还开展了“中式烹调+乡村旅游+客房服务+餐厅服务”等一训多学、一学多技、多技增收的叠加式培训,农民工综合素质得到明显提升。

农民工综合素质持续提升是四川省劳务收入多年来持续、全面增长的重要保障。2018年四川省实现劳务收入4466.9亿元,比2017年增加了322.7亿元,增幅为8.4%(见图3)。2019年前三季度,四川省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为4152元,占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8%,成为农民收入最主要的来源。更重要的是,贫困地区农民素质和理念的双提升,使部分不能出、不愿出农村的劳动力实现了非农就业,增加劳务收入的同时实现了稳定脱贫。2018年四川省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规模达95.2万人,阿坝州、凉山州输出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分别达1.0万人和6.1万人,实现劳务收入分别为1.3亿元和9.3亿元,数万个家庭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图3 1997~2018年四川省农民工劳务收入及增长速度

(三)综合维权显著增加,灵活就业依法维权增多

农民工权益维护意识明显增强,2016~2018年,四川省共受理涉及农民工的民事法律援助案件6.3万件,其中2018年为1.7万件,近三年案件胜诉率在80%以上,2018年达到了91.49%。设立在广东省中山市泸州商会的农民工维权法律中心,每年收到上千起川籍农民工维权咨询。民族地区农民工依法维权意识明显增强,越来越多的农民工知道自身权益受到损害时,可以找政府相关部门求助。与此同时,农民工综合维权需求明显增多。除了对欠薪、工伤两大重要权益维护之外,四川省农民工在随迁子女教育、社保、医疗,甚至自我尊严等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要求,维护自身权益的领域逐渐拓宽。

灵活就业农民工维权出现新趋势。当前发展阶段,四川省仍有大量农民工在环卫、快递、家政、小作坊等行业就业,工作流动性大,缺乏组织保障,权益维护需求十分迫切,与过去倾向于采取聚众拉横幅、封门堵路等方式相比,越来越多农民工倾向于通过“12333”热线、法律援助等正规渠道维权。

(四)代际分化日益凸显,城市社会多元融入增强

改革开放初期就开始外出闯荡的第一代农民逐步退出劳动力市场,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成为主力军,其中,199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约占新生代农民工总量的一半。2018年四川省农民工年龄结构见图4。与前两代农民工不同,新生代农民工具有学历较高、物质条件较好、与农村联系更为松散、更渴望融入城市、更加倾向于自我价值实现的“发展型”特征。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0.56 查看全文 >

报告目录

  • 一 四川农民工发展现状
    1. (一)省外省内转移就业稳定,新兴行业就业规模扩大
    2. (二)综合素质持续提升,劳务输出脱贫成效突出
    3. (三)综合维权显著增加,灵活就业依法维权增多
    4. (四)代际分化日益凸显,城市社会多元融入增强
    5. (五)返乡发展持续向好,乡村人才振兴态势显现
  • 二 新时代四川农民工发展面临的问题
    1. (一)新时代对农民工发展的新变化认识不到位
    2. (二)农民工工作体制机制建设有待进一步完善
    3. (三)返乡面临政策不实和环境不优的双重难题
    4. (四)服务供给和管理效能滞后于日益增长需求
  • 三 新时代农民工高质量发展的对策建议
    1. (一)立足全新站位,构建引领新时代农民工全面发展政策体系
      1. 1.加快制定农民工全面发展专项战略规划
      2. 2.构建以农民工发展为导向的体制机制
      3. 3.进一步加强各部门之间的政策衔接
    2. (二)尊重成长规律,搭建多元化梯次型农民工人才保障平台
      1. 1.形成结果导向、需求导向的培训补贴政策
      2. 2.培育和规范培训市场和技术认证机构
      3. 3.创新多元化劳务输出的培训机制
    3. (三)面向时代需求,打造返乡创业和转移就业互促共融发展格局
      1. 1.落实并创新两类返乡支持框架
      2. 2.继续坚持省外稳定、省内提升的农民工转移就业方针
      3. 3.建立基础扎实、动态更新的数据系统
    4. (四)突出以人为本,营造完善的农民工服务保障和社会发展环境
      1. 1.健全基于常住人口的城市基本公共服务体系
      2. 2.强化溯源治理、多元协作以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
      3. 3.加强对“三留守”人员的社会支持和服务
      4. 4.深化公众认知营造农民工发展环境

报告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