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B.9 四川省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测度

摘要

本文通过构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指标体系,运用城乡协调度模型和障碍度模型对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绩效差距和城乡协调程度进行综合测评,认为2008~2017年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绩效差距总体逐渐缩小,义务教育等四个分项分别呈现不同的差距缩小轨迹;同时,义务教育和医疗卫生对缩小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差距来说是重要的障碍性因素,基础设施次之,最后是社会保障因素。从全省整体来看,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进入协调性较高的一个阶段,但是义务教育和医疗卫生仍然是缩小城乡差距最大的障碍和短板。

作者

张霞 博士,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区域经济、公共管理。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B.9 四川省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测度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张霞

摘要:

本文通过构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指标体系,运用城乡协调度模型和障碍度模型对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绩效差距和城乡协调程度进行综合测评,认为2008~2017年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绩效差距总体逐渐缩小,义务教育等四个分项分别呈现不同的差距缩小轨迹;同时,义务教育和医疗卫生对缩小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差距来说是重要的障碍性因素,基础设施次之,最后是社会保障因素。从全省整体来看,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进入协调性较高的一个阶段,但是义务教育和医疗卫生仍然是缩小城乡差距最大的障碍和短板。

关键词:城乡差距 基本公共服务 差距测度

B.9 四川省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测度

四川省地处我国西部,是农业大省和人口大省,也是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典型,又有多民族共同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全国的一个缩影。尽管西部大开发以来,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城乡间存在的巨大差距仍然不可忽视。2018年末,四川城镇化率为52.29%,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3331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216元,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5∶1,城乡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1.8%和35.2%。[]与全国2.7∶1的城乡居民收入比相比,四川的确在缩小收入差距方面做了努力。但与全国27.7%和30.1%的城乡恩格尔系数相比,四川在缩小城乡差距的质量方面仍需下功夫,如教育、医疗、社保及基础设施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基于此,通过准确测度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的表征并剖析其消除差异存在的困境就显得非常有必要,对建立健全符合四川省实际省情、城乡融合的基本公共服务制度,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 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评价

在国家城乡二元结构的大背景下,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度演变与全国一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二元结构形成及固化阶段(1949~1978年)、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二元结构延续及松动阶段(1978~2003年)、城乡公共服务统筹推进与融合发展阶段(2003年至今)。但作为地处西部且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省份,四川在遵循国家统一制度安排的前提下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发展、缩小城乡差距时,势必考量区域发展特色、人口分布特征及多民族发展需求等实际。

(一)指标体系构建及权重确定

本文运用PCDA法在兼顾数据可获得性的基础上,选取了义务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基础设施四个维度分别形成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指标体系和城市基本公共服务指标体系。

在确定权重时,为了更进一步准确获得评价指标体系的权重进而得以较为准确地对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做出评价,本文采取了主观赋权法和客观赋权法综合获取最终权重,并取偏好系数:

式(1)中,W1j表示AHP分析法计算得到的权重,W2j表示熵值法计算得到的权重。经过综合赋权后得到的最终权重见表1。

表1 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评价指标体系及权重

(二)数据来源及数据处理

本文计算所参考的原始数据来自2009~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中国民政年鉴》等。需要说明的是,在查找数据时发现部分省份某些年度的数据缺失,考虑到数据连贯性,本文采用了用相同增长率处理缺失数据的办法。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义务教育的部分指标中。

因各指标的量纲和数量级都存在差异,须对各指标进行标准化处理来去除量纲差异对评价结果的影响,并进行正向、负向指标计算。由于所选取指标均为正向指标,故只需要用公式(2)进行标准化处理:

其中,Xij为标准化值,xij为第j项指标值,max{Xj}为第j项指标的最大值,min{Xj}为第j项指标的最小值。

(三)均等化程度结果分析

将变异系数(Coeffcient of Variation)作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指数,变异系数计算见公式(3):

其中,代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指数,代表第年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指数的标准差,代表第年的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指数的平均值。值越大,代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越不均等;反之则代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越均等。

通过计算可知,2008~2017年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变异系数整体呈下降趋势,从2008年的0.4176下降到2017年的0.0127,说明经过10年努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具体来看2008~2017年的变异系数变动情况,又呈现明显的高低起伏变化,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08~2011年ei值由大变小,尤其是2011年,ei值可以说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说明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在这一阶段获得了长足的进步。第二阶段,2012~2014年ei值逐渐增大,在2014年达到一个小峰值,但是与2008年的0.4176相比,仍然比较低,说明这一阶段城乡基本公共服务非均等化程度有所反弹,但并未反弹到2008年水平,可见事实上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实质性的推进。第三阶段,2015~2017年ei值呈下降趋势,2017年到达新低点,说明自2015年之后,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战略措施下,四川农村基本公共服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与城市基本公共服务的水平差距有了较为明显的缩小。

运用同样的方法,分别计算2008~2017年城乡义务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基础设施四个分项的变异系数(见图1、表2)。四个分项的变异系数变化各有不同,均等化最为稳定的当属基础设施领域,变异系数在2008年就是四项当中的最低,到了2017年仍然是四项当中最低的,且在10年间起伏变化不大,说明四川在优化城乡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中做出的努力颇见成效。城乡义务教育均等化方面,ei值从2008年出现了“断崖式”下降,到2010年达到2008~2017年的最小值,往后至2017年尽管其间略有反复,但并不影响均等化程度逐渐提高的趋势。城乡社会保障均等化变化趋势与城乡义务教育类似,略微不同的是,2008年城乡社会保障变异系数是四个分项中最大的,2009年建立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2009年之后变异系数大幅下降。城乡基础设施均等化是四个分项中变化幅度最为明显的,其变化经历了“低—高—低”的轨迹,2008~2013年均等化程度下降,2013~2017年均等化程度逐渐提高。

图1 2008~2017年四川城乡公共服务分项变异系数变化

表2 2008~2017年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变异系数

二 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绩效差距测度

运用前文构建的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评价指标体系和根据前文综合赋权法所得到的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变异系数,分别计算得到城市、农村基本公共服务综合评价指数,计算公式如下:

式(4)中,Zi为第i年基本公共服务综合评价指数;Xij为第i年第j个指标的取值,ωj为第j个指标的综合赋权,n代表评价年份,m代表评价指标个数。

(一)总体绩效差距逐渐缩小

运用公式(4)计算得出2008~2017年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综合指数以及城市和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指数(见表3和图2)。总体来看,2008~2017年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综合指数呈逐年上升趋势,从2008年的0.1160增长到2017年的0.3829,年均增幅为14.19%。城市和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指数呈现趋同性增长,说明城市和农村基本公共水平不仅在提高,而且两者间差距也在逐渐缩小。2008~2017年,城市与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差距已经由0.0342缩小到0.0035。其中,2008~2011年差距最明显,2011~2012年差距几乎不存在,2013~2015差距又开始出现,2016~2017年差距开始缩小。理性地来看待两个时间段城乡差距缩小的原因,2011~2013年是四川经历了“5·12”汶川大地震后进行重建,其中民生领域的重建是重头戏,在教育、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方面的投入增加加速了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水平的提高;2016~2017年更多的可以归结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战略的实施,特别是2017年十九大召开后,城乡进入融合发展阶段,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政策支持。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1.52 查看全文 >

报告目录

  • 一 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评价
    1. (一)指标体系构建及权重确定
    2. (二)数据来源及数据处理
    3. (三)均等化程度结果分析
  • 二 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绩效差距测度
    1. (一)总体绩效差距逐渐缩小
    2. (二)义务教育城乡差距在变动中缩小
    3. (三)基本医疗城乡差距交替缩小
    4. (四)社会保障城乡差距整体缩小
    5. (五)基础设施城乡差距动荡缩小
  • 三 四川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协调度测度
    1. (一)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协调性趋优
    2. (二)教育和医疗依旧是障碍性因素
  • 四 进一步缩小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的主要困境
    1. (一)城乡二元结构亟待破解与新型城乡关系构建仍在探索的困境
    2. (二)公共服务需求量质提升与农村公共服务供给“重硬轻软”的困境
    3. (三)需求表达能力城乡差异与公共服务体系优化缺乏靶向的困境
  • 五 进一步缩小四川基本公共服务城乡差距的路径与措施
    1. (一)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加快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桎梏
    2. (二)以城乡一体化规划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机制构建步入快车道
    3. (三)以差异化、精准化为导向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体系优化
    4. (四)以城市群发展为抓手探索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跨区域协作机制

报告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