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革命文化的生成基础

关键词

作者

陈金龙 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朱斌 华南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刘意 南方医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革命文化的生成基础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革命文化的生成基础

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文化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并伴随中国近代革命斗争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是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集中表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没有精神力量的民族难以自立自强,一项没有文化支撑的事业难以持续长久。”革命文化的产生既是革命实践的需要,也是革命实践的产物。在伟大的革命实践之中,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革命文化的产生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革命文化产生的过程,也是党自身品格和政治文化不断得到锻炼和提升的过程。

第一节 革命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精华部分,革命文化是鸦片战争后伴随中国近代革命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尽管两者生成的时间不同,在内容上和性质上也存在很大差异,但并不意味着两者是截然“断裂”的关系。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出发走向和促成革命文化,从革命文化出发总结和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两者辩证统一于中国革命实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革命文化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革命元素、价值理念和智慧之源。

一 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革命元素

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校2011年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指出:“历史是从昨天走到今天再走向明天,历史的联系是不可能割断的,人们总是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向前发展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着丰富的“革命”元素,其精髓为中国共产党革命文化所吸收。比如,中华文化的主流是儒家文化,儒家在历史哲学和政治哲学上肯定了革命的必要性和正当性。作为儒家典籍的《周易》讴歌了商汤、周武王推翻殷商暴政的革命行动,书中的“革命”“变通”“革故鼎新”等词语对后世影响深远。儒家的代表人物孟子、荀子也对汤武革命进行不遗余力地褒扬,认为商汤、周武王的行为不属于弑君犯上。又如,在儒家经典著作《礼运·大同篇》中,孔子推崇“天下为公”的大同理想,贬低“家天下”的世袭制度,有着丰富的革命意蕴。近代以来,许多进步人士受此思想影响,把“天下为公”作为革命目标。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在传播马克思主义时,试图将“共产主义”作为与“大同世界”类似的概念来解读。从本质上看,儒家思想是为治国安邦、修身齐家服务的学问,具有革命元素并不代表其具有真正的革命诉求,但其既重视伦理与秩序,也重视变革与革命,蕴含着丰富的革命文化元素,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文化批判吸收的重要元素。

革命文化产生于中华民族饱受欺凌的时代,因而在总结和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革命元素时,应更加注重文化的民族性,即注重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革命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近代以后,中华民族遭受的苦难之重、付出的牺牲之大,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但是,中国人民从不屈服,不断奋起抗争。终于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开始了建设自己国家的伟大进程,充分展示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有气势磅礴的保家卫国的斗争实践和文化,并以事迹、家训、诗词、歌曲等形式流传至今,影响深远。例如,以屈原以身殉国为代表的爱国事迹,以岳母刺字为代表的精忠报国家教家训,以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为代表的爱国诗篇,均表达了中华儿女保家卫国的感人情怀。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指出:“古人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抱负,‘位卑未敢忘忧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报国情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等,都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我们都应该继承和发扬”。其实,继承不是对古代文本作者的意旨或作品文本的意义的复制,而是在后世即后来时代的语境中放宽文本语句的一般意义以容纳新时代的个别对象。革命文化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人民群众进行革命并取得胜利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深深渗入每个革命者的血液里。对此,毛泽东同志有过精辟论断:“革命文化,对于人民大众,是革命的有力武器。革命文化,在革命前,是革命的思想准备;在革命中,是革命总战线中的一条必要和重要的战线。”尽管毛泽东同志所指的“革命文化”与当代革命文化内涵有所出入,但也可见革命文化的魅力。革命文化之所以有如此魅力,得益于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爱国主义精神的合理继承和发展。

鸦片战争后,促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向革命文化转变的思想文化运动,当属“五四”新文化运动。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是这一时期耀眼的“明星”,处于新文化运动中的先进知识分子发现了马克思主义,并以之作为解决中国出路的指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创建了中国共产党,掀起了中国革命斗争的新高潮。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由此而生成了革命文化。中国共产党人在促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为革命文化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含有的革命价值因素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例如,毛泽东同志将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经世实学精神和务实传统紧密结合起来,并以中国传统术语“实事求是”来概括,升华和发展了党的思想路线。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这次讲话提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三种中国文化形态。从中国文化类型来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属于中国古代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属于中国近现代文化;从中国文化的演进来看,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对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一次质变。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引用毛泽东同志的话论及革命文化,认为“在‘五四’以后,中国产生了完全崭新的文化生力军,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所领导的共产主义的文化思想,即共产主义的宇宙观和社会革命论。”

二 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理念

中华民族在长期实践中培养和形成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独特的思想智慧和话语体系,这是促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向和形成革命文化的内在基因。在思想理念方面,有崇尚仁爱、重视民本、讲究辩证、尚和合、求大同等;在传统美德方面,有扶正扬善、敬老爱亲、自强不息等;在担当责任方面,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在追求和平方面,有“化干戈为玉帛”“国虽大,好战必亡”“睦邻友邦”等;在创新意识方面,有“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等。2017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这样的表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着丰富的道德理念和规范,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精忠报国、振兴中华的爱国情怀,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社会风尚,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荣辱观念,体现着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的行为方式。”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强烈的人文情怀,以及对人类自身发展规律性及民族国家道路选择能动性的尊重。习近平同志在《之江新语》一书中指出:“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这正是看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其深厚的人文精神和情怀。此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儒家倡导的仁孝诚信、礼义廉耻、忠恕中和等为核心价值体系,“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这些都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向和形成革命文化不可或缺的文化基因。不少外国学者也充分肯定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积极作用。例如,美国学者约瑟夫·奈在论及中国软实力时指出,中国在目前最强的应该是文化层面。中国的传统文化一向非常有吸引力,西方人长期以来一直受中国传统文化吸引。

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讲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围绕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意义、战略价值和弘扬其思想精华等方面进行系统、深刻的阐述,特别是指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革命文化形成和发展中的价值和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带领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的讲话中用“历久弥新”一词来形容“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勤劳、勇敢、智慧”培育的优秀文化,突破了过去长期以来主要是从时代性来看待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进步”与“落后”的思维定式,抛弃了那种只以文化发展的不同阶段来评判中国文化的局限性,更加凸显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民族性,强调了“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是紧密联系而不可分割的共同体。“五四”运动以来,中华大地汇聚了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在中国社会巨大变革中,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转型成就不可小觑,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主导下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化保守主义的现代新儒家与自由主义西化派三大思潮对立互动的思想格局,而与之相伴的则是过于强调“新”和“旧”的对立,导致了中华文化存在古今脱节、滞怠不通的问题,中华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被打成两橛,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联系揭示不够。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指出:“为什么中华民族能够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顽强生存和不断发展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民族有一脉相承的精神追求、精神特质、精神脉络。”他郑重表示:“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由此可见,打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的阻隔,充分肯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根基”和“命脉”的价值,证明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向和促成革命文化的内在逻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8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革命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
    1. 一 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革命元素
    2. 二 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理念
    3. 三 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之源
  • 第二节 革命文化是近代革命斗争实践的产物
    1. 一 近代革命斗争实践为革命文化的产生提供沃土
    2. 二 近代革命斗争实践发展决定革命文化主线鲜明
      1. 1.鸦片战争后至建党前革命文化的孕育
      2. 2.建党时期革命文化的生成
      3. 3.土地革命时期革命文化的锻造
      4. 4.抗日战争时期革命文化的升华
      5. 5.解放战争时期革命文化的发展
    3. 三 近代革命斗争实践是革命文化传播和传承的场域
  • 第三节 革命文化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追求
    1. 一 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常态表现
    2. 二 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长期积淀
    3. 三 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独特基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