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革命文化的主要构成

关键词

作者

陈金龙 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朱斌 华南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刘意 南方医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革命文化的主要构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革命文化的主要构成

任何形式的文化都有其层次构成,革命文化也有其内在的层次构成。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文化的三个层次(表层文化、中层文化和深层文化)时指出:“现实生活中的文化往往是三个层次彼此交叉,相互渗透,很难区分。”虽然革命文化产生于革命年代,但它也是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文化,其构成应该是彼此交叉、渗透的。从革命文化为党员干部生活工作学习提供规范、方式与环境,革命文化通过继承为社会进步发挥作用等层面来分析,革命文化有其构成核心、表征和要素。革命精神是革命文化的核心,规定革命文化的本质;革命作风是革命文化的表征,彰显革命文化的风采;革命纪律是革命文化的要素,推动革命文化的刚性化。

第一节 革命精神是革命文化的核心

领略革命精神,从认知革命文化开始。革命精神是革命文化的核心,革命精神决定革命文化的性质。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是其自身特点的价值彰显,是革命实践发展的逻辑必然,是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诉求。对当代共产党人来说,革命精神是理想信念的源头活水,革命精神是永不骄傲、永不懈怠、永不退缩的不竭动力,革命精神是统揽“四个伟大”的根本保证,革命精神是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奋进号角。发展革命文化,必须坚持不懈弘扬和发展革命精神。

一 革命精神的内涵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讲话中多次谈及革命精神。他指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要实现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全党同志必须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既要培元固本,也要开拓创新,既要把住关键重点,也要形成整体态势,特别是要发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特别重视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当代价值,要求挖掘其资政、育人和铸魂功能,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以高度的理论自信和时代自觉,对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进行发掘和创新,以实现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继承、转化和发展。

学术界对革命精神的内涵进行了广泛探讨。有学者认为,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长期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所凝练的文化成果和精神成果,它以马克思主义为“魂”,既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又合理继承了人类文明成果,具有先进性、科学性、系统性、包容性、导向性等特征。有学者认为,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追求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历史进程中凝结而成的,是充分体现中国共产党人理想信念、道德风尚、精神品格、工作作风的精神文化形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凝结与升华。有学者认为,认识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内涵至少要把握好三个关系,一是从精神主体上把握好中国共产党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关系,二是从时间范畴上把握好革命与建设、改革的关系,三是从宏观上把握好革命精神整体与具体精神形态个体的关系。有学者认为,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既体现在党的各级组织和每个党员身上,也体现在广大人民群众身上;建设和改革都是革命的延续,是宏观意义“革命”的一部分,无论是在建设还是在改革过程中涌现的精神,都可以称为“革命精神”;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是一个整体,它由若干具体的革命精神形态组成,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充分尊重各个具体的革命精神形态之间的差异,发挥不同革命精神形态在不同时期面向不同群体的激励作用,又要加强整体研究,使多姿多彩的各个精神形态共同构成中国革命精神的壮丽画卷,丰富中国革命精神的科学内涵。还有的学者认为,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是党的理论形态中独特的文化形态,它的特殊之处表现在其理论形态主要是以重大历史节点、重大历史事件、重要党史人物特别是党的领导人命名的,具有深刻的现实性和历史的鲜活性。尽管学术界对革命精神内涵的表述不尽相同,对革命精神的主体、外延和结构等认识不一,但均认为革命精神是一种精神文化形态和凝练而成的文化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精神内涵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谱系进行补充,先后提炼形成了“红船精神”“焦裕禄精神”“苏区精神”等,对这些革命精神的核心内涵进行了精辟概括和总结,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对具体革命精神的内涵重新进行总结和升华,如对“井冈山精神”的内涵做出新的概括,即“坚定执着追理想、实事求是闯新路、艰苦奋斗攻难关、依靠群众求胜利”。习近平总书记注重以革命精神推动当代中国改革攻坚克难,提出了以自我革命精神推动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精神的高度重视,从“革命理想高于天”到“不忘革命初心”,再到明确提出大力弘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精神,号召全党珍惜我们党在长期奋斗历程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革命精神,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丰富的政治资源,其革命的觉悟、情怀、意志溢于言表。

简言之,革命精神是在革命、建设和改革过程中不断丰富和发展,充分体现中国共产党人理想信念、道德风尚、精神品格、工作作风的一种精神文化形态。

二 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法宝,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攻坚克难的力量源泉和走向胜利的政治优势。伟大的革命精神历经战火洗礼,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断奋斗。革命精神的特点和价值,决定了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与此同时,其核心地位是中国革命实践发展的逻辑必然,也是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诉求。

第一,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是其自身特点的价值彰显。毛泽东同志曾告诫全党同志:“我们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强调,革命精神是十分宝贵的,没有革命精神就没有革命行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之所以革命精神时常被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提起,是因为革命精神有其自身独有的特征和价值,是革命文化的核心要素。从革命精神内涵来看,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作为一个整体,是由一个个具体精神形态组成的,必须用高度概括性来明确、区别一个个精神形态的内涵;从革命精神主体来看,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主体具有明确标识性。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革命行为,是对革命精神的支撑,正所谓“有人有事才有精神,见人见事才见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指出:“长征的胜利,靠的是红军将士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任何敌人所压倒、征服一切困难而不被任何困难所征服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正是有了红军将士惊天动地的革命壮举,才有“长征精神”的光芒四射。从革命精神的持久稳定性来看,革命精神一旦形成,就能经受时间考验,跳出历史时空范围的局限,具有持久稳定性;从革命精神的效果来看,革命精神保留精神主体的正面形象和优秀品质,以激励和引导人民不断进步。因此,革命精神以其高度概括性、明确标识性、持久稳定性和向上引导性等特点,奠定了其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第二,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是革命实践发展的逻辑必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伟大的革命实践产生伟大的革命精神。”一方面,尽管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革命观、群众观等贯穿于革命精神培育生成弘扬的全过程,但是在中国革命武装斗争实践中所表现出的革命精神的内涵和特点又不尽相同,因为革命精神是依据中国革命斗争实践不同阶段的主要任务而形成的,既根植于本土优秀传统文化,又主动适应当时革命斗争的特殊环境。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人坚定的政治信仰、探索的中国革命道路、独立进行的革命武装斗争等,天然地、内在地、必然地需要相应的精神文化作为支撑。革命精神是在与中国共产党政治文化内在的契合、与中国革命武装斗争实践相契合中孕育而成的。例如,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根据井冈山革命斗争的实践,根植井冈山区域文化,紧紧依靠井冈山人民群众,培育形成了伟大的“井冈山精神”。又如,在延安革命斗争中,面对日寇疯狂进攻和国民党消极抗战的压力,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与陕甘宁边区人民,既继承井冈山革命精神,又根植于延安区域文化,紧紧围绕建立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打击日本侵略者,培育形成了伟大的“延安精神”。虽然在中国革命伟大实践中产生了不同形态的革命精神,但它们都具有共性,这个共性就是其精神主体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群众,其蕴含的积极因素是共同的,比如坚定的理想信念、不怕牺牲的革命意志、强烈的爱国情怀等。因此,从革命实践发展的逻辑必然性来分析,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是顺理成章的。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革命精神是革命文化的核心
    1. 一 革命精神的内涵
    2. 二 革命精神在革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3. 三 革命精神的弘扬与发展
  • 第二节 革命作风是革命文化的表征
    1. 一 革命作风的内涵
    2. 二 革命作风是革命文化的外在体现
    3. 三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 第三节 革命纪律是革命文化的要素
    1. 一 革命纪律的内涵
    2. 二 革命纪律是革命文化不可缺少的部分
    3. 三 把纪律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