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隐藏在白团幕后的推手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隐藏在白团幕后的推手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隐藏在白团幕后的推手

小笠原清

曹士澄

一 曹士澄档案

就算是幕后推手,也有值得自豪之处

在历史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明明参与了推动时代巨轮的伟大工作,却被湮没在历史深处的阴影之中,被人们遗忘。或许,这可以说是每个人的幸与不幸,各自不同吧?只是,当事人不希望跃上表面舞台的情况,其实也不在少数。这样的人生哲学,大概是他们在工作中体悟出来的吧!这些人,我们称他们为“黑子”[],或者“幕后推手”。

曹士澄与小笠原清。这两位分属中国台湾与日本的军人,在扮演白团诞生中决定性角色的同时,也彻底坚守了身为幕后推手的立场,并以这样的身份终其一生。毫无疑问,正因为有他们这样默默在幕后支撑的人物存在,像白团这样的秘密计划才得以实现,并且在此后20年间持续推动与运行。

曹士澄这个人,在军队中的最高职级仅止于区区少将而已,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有多飞黄腾达;然而,若是论起在白团诞生过程中功绩最大的人物,中国台湾和日本两地白团的研究者,一定都会提及曹士澄的名字。明明有这么大的功绩,却只以少将终其一生,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不过,这或许正是最符合幕后推手身份的待遇吧!

然而,就算是幕后推手,必定也有着“若是没有我,这件事就无法成功”的自豪心境存在吧!曹士澄也是如此。怀抱这样的想法,他在1980年代末期,突然拜访了国民党内公认的知日派——陈鹏仁。

拥有东京大学博士学位的陈鹏仁,曾任国民党党史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也曾在“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任职。

退休之后,陈鹏仁一度在台湾的文化大学担任教授,现在则居住在台北市内,专心写作。迄今为止,他已经在台湾和大陆发行了上百部作品,是广为人知的近代史专家。

2012年春天,我在陈鹏仁位于西门町闹市区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他。在一阵初次见面的寒暄之后,陈鹏仁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册档案。

在档案的封面上,写着“偷渡赴台舍命报恩之无名英雄——日本将校团白团”这样的标题。作者是曹士澄;以下提及这份资料时,我希望能统一以“曹士澄档案”来称呼它。

交到我手中的档案

某天,曹士澄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将这份文件托付给我;当时他对我说,“希望能够将白团的历史流传到后世”。

在这之前,尽管身为台湾著名的知日派历史研究者,对于曹士澄的事迹也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但陈鹏仁并不认识曹士澄本人。

不过,一听到曹士澄的名字,陈鹏仁的记忆便立刻恢复了。当他在驻日代表处任职时,任务结束回到日本的白团成员会和代表处的干部定期聚会;在那时,他总会从那些成员口中,屡屡听到曹士澄的名字。

整本曹士澄档案,共由17个章节以及5份附带文件组成。

自第一章“舍命偷渡赴台报恩的无名英雄”开始,直到最后的第十七章,曹士澄以亲笔书写的方式,将白团的全貌、白团成立的背景、白团活动的实际状况,以及种种插曲逸事等,全都详细地记录在这份档案之中。

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仿佛可以清楚感受到曹士澄在每字每句之间所传达出来的深刻执念。

在第十四章“白团的文献与团史”里,曹士澄这样写道:

白团的组成、来华的来龙去脉以及工作的状况由于全属机密,因此不曾记载在任何公开文件中。只是,所有团员甘冒生命危险前来台湾报恩的事实,令人不禁为之动容,而他们所留下的不朽成果,除了丰硕之外也再无其他可以形容。然而,直至今日,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仍旧没有翔实的官方记录,就这样任凭这件重要的史事,以及相关人员的贡献就此埋没不彰,实为憾事。这几年来,虽然在中日两国有不少人留下了相关记述,但大多是片片断断的部分资料,并没有针对白团的整体来龙去脉进行书写与记录……

无论如何,我都不容许自己一手建立的白团,被埋没在历史的荒烟蔓草当中!

大概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曹士澄才写下了这份报告,并将它托付给陈鹏仁吧。

在这之后,陈鹏仁曾经从档案中撷取部分有关白团的资料加以使用,但是关于整份档案的完整内容,他从未对外公开。

就算对我而言,白团也是个包含了太多秘密的研究课题。特别是我并没有日本方面的资料,因此对于是否要如此轻易地将它公之于世,我感到相当犹豫。因此,我希望身为日本人的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好好写下来。

陈鹏仁这样说完之后,便将档案交到了我手中。

保存曹士澄档案多年的陈鹏仁教授(作者拍摄)

曹士澄档案,是由创立白团的关键人物亲笔书写、毫无疑问的第一手珍贵史料。在本书中,它是和蒋介石日记以及《蒋中正“总统”文物》并列的重要参考资料。

曹士澄的儿子,前石川岛播磨重工副社长

曹士澄已于1997年亡故,因此我只能从他的家人那里,试着了解他这个人。我和曹士澄的长子曹道义会面,是在我与陈鹏仁见面3个月后,也就是2012年初夏的事。

我听说曹士澄的所有家人都居住在日本,于是想尽办法打听,终于找到了曹道义在东京都港区的住址,可是却没有那边的电话号码。不得已,我只好在没有事先知会的情况下,直接登门拜访。当我按下门铃之后,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位女性(应该是曹先生妻子)的声音,向我询问我的身份。“请问这里是曹道义先生的宅邸吗?突然造访真是不好意思……”我刚这样开口,对方马上给了我当头一棒:“门牌上面不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吗?您到底是哪位啊?”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当场面红耳赤。

幸好,当我表明自己是为了取材而前来之后,对方便相当爽快地让我进去;紧接着,我便从曹道义那里,得知了更多有关他的父亲曹士澄的事情。

曹道义的童年时代,是在中国四川省的重庆度过的。当时,国民政府因为中日战争的关系迁都重庆,因此国民党军人的家人也都移居四川;之后,当父亲曹士澄于1949年前往日本赴任之后,曹家便举家定居日本。

曹道义在庆应大学工学部毕业之后,进入了石川岛播磨重工[]任职。他在锅炉等动力设备的领域累积了众多实绩,最后成为公司的副社长,并于数年前退休。虽然曹先生身上散发着技术专家那种沉默寡言的特质,但他基本上是一位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的人物。

我父亲曹士澄是上海人,母亲则是湖南人[]。我小的时候,因为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搬迁重庆的关系,所以是在重庆长大的。正因如此,我说的是四川话,直到现在我读中文书的时候,都还是用四川话的发音在朗读。

曹道义的日语和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几乎没有任何差别,从这里可以隐约窥见“战争使人成长”这句话不容否定的一面。确实,随着动乱造成的流离失所,一蹶不振的人自是所在多有;然而,在这动乱之中,也同样会孕育出具有丰富经验以及语言才能的人物。

在曹道义从壁橱里搬出的资料箱中,满满装载着曹士澄的遗物。在这些遗物当中,我发现了一份深埋在最底下的文件。那份文件是以竖排中文写成,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字,总共有大概20张稿纸左右。

在文件的开头,写着“我的自传”四个字。看到这份文件,就连曹道义也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说:“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我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阅读这份“我的自传”后,曹士澄的一生仿佛浮现在我眼前。那是一位活在动荡的近代中的人物所留下的关于自己生命的记录。

从上海前往日本留学

曹士澄出生在上海一个富裕的家庭里。当他从专供富家子弟就读的英文商业书院毕业之后,原本打定主意要前往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有关土木方面的知识。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父亲突然过世了,于是在母亲的强烈恳求下,他决定改变目标,前往距离中国较近的国家留学。

正好就在这时候,他听说有好几位同学为了前往日本留学接受了政府的测试,于是他也去试着应考,结果一试便过关了。就这样,他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从原本的第一志愿,转而踏上了军人这条路。

曹家在上海拥有相当多不动产。据说在曹士澄的父亲死后,他的母亲曾经对包括他在内的三个儿子说:“你们就算不工作也没关系,母亲会一辈子养你们的。”不过,曹士澄的哥哥当了医生,弟弟则进了银行。后来,共产党解放上海时,曹家的资产被没收,家人也都到了台湾。但是他们即使身在台湾,也不曾为了工作问题而烦恼,兄弟们全都精神抖擞、毫不懈怠,努力为自己的人生而奋斗。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9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曹士澄档案
    1. 就算是幕后推手,也有值得自豪之处
    2. 交到我手中的档案
    3. 曹士澄的儿子,前石川岛播磨重工副社长
    4. 从上海前往日本留学
    5. “地下任务”
    6. 提议筹组“东亚国际反共产党的军队”
    7. 蒋介石的许可命令
    8. 为了与共产党的最终决战
  • 二 围绕着《蚂蚁雄兵》的种种
    1. 人选的条件
    2. 《蚂蚁雄兵》
    3. 以“留用”为名提供士兵
    4. 丢下部下与战友独自返国
    5. 其他的反共联合阵线
  • 三 关键人物:小笠原清
    1. 存活于世的见证者——泷山和的证词
    2. 若是这男人的话,他肯定真的会这么做……
    3. 兄弟阋墙
    4. “简单说,我就是什么都做的勤务兵一枚。”
    5. “一直到最后我都不太明白,他到底是靠什么为生的?”
    6. 将近20年的默默耕耘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