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富田直亮与根本博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富田直亮与根本博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富田直亮与根本博

白团的“盟约书”(作者拍摄)

一 1949年9月10日

打倒“赤魔”

借重日本军人之力,对抗共产党。

根据记录,在1949年9月10日这天,蒋介石的这一秘策,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我们之所以能清楚得知日期,是因为这一天正是交换“盟约书”的日子。

这一天,在东京的高轮[],日本以及国民党的相关人士秘密聚集在此。为了避开GHQ与日本共产党的耳目,他们选择的地点是当地一家小小的旅馆。集结起来的众人,在一间狭窄的和室里面对面席地而坐,玄关外面则有“中华民国”日本代表部的武官王亮负责站岗,以防突发事态。

在日本政府接受的波茨坦宣言第六项中,明确指出了“永久排除军国主义者的权力以及势力”这一方针。根据这一条,GHQ对日本政府下达了禁止战犯、前军人和参与战争的其他人员担任公职的指示;1946年,日本政府正式发布了《公职追放令》。

尽管前军人受到外国政府雇用,理论上不算是就任日本的公职,但对身为战胜国的“中华民国”而言,这很明显是一种违背自己所提出的波茨坦宣言精神的行为。

不只如此,当时的日本对于出国有着严格的限制;因政府派遣等特殊理由自然不在此限,但一般百姓要前往外国是不被允许的。

因此,白团的结成,在当时不管就哪方面来说,都具有极端强烈的违法意味。

赤魔逐日,席卷亚洲……

这段旧日本军人抱着决死觉悟署名的“盟约书”开场白,对于生长在现代的我们来说,似乎会觉得有种夸张过了头的滑稽感,但对当事人而言,他们却是极度认真的。那种丧失中国大陆、被逼到生死存亡绝境的危机感,绝非只是执我的夸饰修辞而已。

“赤魔”指的是共产主义,或者更明确地说,就是指中国共产党。围绕着中国大陆霸权所展开的“国共内战”,至此时已是大局已定。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以及上海等地,陆续被共产党占领,距离共产党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只剩三周时间。

随着国民政府代表与旧日本陆军军人一同在这份盟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场挽救陷入存亡危机的国民政府的计划也正式宣告展开。

在我的手边,有一份该盟约书的复印件。

盟约书开头的署名栏,依照签名顺序是这样的: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驻日代表 曹士澄

受聘者代表 富田直亮

保证人 冈村宁次

为了白团结成的准备工作四处奔走的曹士澄,他的名字列在盟约书的首位。

保证人是冈村宁次。

而日本方面作为“受聘者代表”署名的富田直亮,正是之后被称为“白鸿亮”,并成为“白团”名称来源的人。

盟约书的原文,仅仅是一张竖排26行的稿纸。它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盟约

一、赤魔逐日,席卷亚洲。尊崇和平与自由,深信〇〇携手重要性的〇〇〇〇同志,值此之际,正是为东亚的反共联合、共同保卫奋起,更加紧密结合、致力防共大业之秋。

故此,〇〇方面为求同忧相谋,并欣然携手为打倒赤魔迈进,兹接〇〇〇〇〇〇〇〇之招聘,以期奠定〇〇恒久合作之基石。

二、承上,〇〇〇〇〇〇〇〇在此欣然同意左侧之契约,并保证应聘者家人的安全。

盟约书各处的〇〇为隐字,是一种为了保证就算这份文书流出,也绝对没有人能得知立约者究竟是谁的保密机制。

对于这些隐字,我们可以这样解读:最初的〇〇是“日中”,接下来的〇〇〇〇是“日中两国”,第二个〇〇是“日本”,接下来的8个〇则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第3个〇〇是“日中”,最后8个并列的〇,同样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变相的佣兵契约书

作为“盟约书”的附件,另外还有一份“契约书”。

契约书的第一条是“乙方担任甲方的〇〇顾问”。

第二条是“契约期限为一年”。

接下来的第三条则是,“乙方的就职地点为〇〇〇〇”。

〇〇是“军事”,“〇〇〇〇”则是“台湾本岛”。

第四条是,国民政府给予白团成员和原来在日本军队原等级相当的待遇(薪金),同时保证提供成员自日本出发之日起至归国为止的一切衣食住行。

第五条是,规定“国民政府”方面应支付成员动身费(前金)、安家费,以及离任费。第六条是“国民政府”应解决日本军人的“身心安全问题”。第七条是,若是成员因事故等工作以外的原因死亡或重伤害时,应给予成员的家人“相当程度的补偿”。

最后的第八条是,在取得“驻日盟军总司令部暨日本政府的谅解”这方面,应由“国民政府”负起交涉之责任。

不只如此,在这份契约书中,还附有一份名为“附属谅解事项”的备忘录,其中明白规定了白团成员的具体薪资金额,以及给予其家人的安家费金额。换言之,这完全就是一份变相的佣兵契约书。

“附属谅解事项第二条”规定,契约缔结之际,台湾方面应支付白团成员的动身费为团长20万元,团员8万元。接着第三条又表示,给予家人的安家费“自缔约至回到日本本土为止”,一个月应给予3万元,并在契约期满离任之际,保证支付5万元的离任费。

当时(1950年,昭和二十五年),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是3000元,因此,白团成员的待遇可以说是出奇优渥。不只是薪资,还有其他许多地方,都让人足以清楚感觉到其待遇之优厚。

附属谅解事项第五条规定,成员因公务原因生病或负伤,应由台湾方面担负治疗及其相关费用,同时台湾方面也须负起将伤病人员送回日本的责任。至于回到日本之后的治疗费以及治疗中的家人生活费,也一律由台湾方面负担。

第六条表示,若是面临战斗以及其他“恐让成员陷于身心危险”的情况,台湾方面原则上“应让(白团)成员前往日本暂避,若不得已,则须另寻安全地带”。这一条款是以台湾成为战场、受到共党军队攻击为前提而拟定的。

生于明治三十二年的陆军士官学校32期生

出席这场交换盟约书仪式的日方人员,除了冈村宁次、小笠原清、富田直亮以外,还有以下11位:

佐佐木伊吉郎,前陆军少将(陆军士官学校33期)

泷山三男,前陆军大佐(陆军士官学校34期)

钤木勇雄,前陆军大佐(陆军士官学校36期)

守田正之,前陆军大佐(陆军士官学校37期)

杉田敏三,前海军大佐(海兵54期)

酒井忠雄,前陆军中佐(陆军士官学校42期)

内藤进,前陆军中佐(陆军士官学校43期)

伊井义正,前陆军少佐(陆军士官学校49期)

河野太郎,前陆军少佐(陆军士官学校49期)

藤本治毅,前陆军大佐(陆军士官学校34期)

荒武国光,前陆军大尉(陆军中野学校毕)

根据我手上的复印件显示,所有出席成员都是以盖章的方式签下契约。过去曾经有介绍白团的文章指出,当时的与会者是以“歃血为盟”的方式表达心迹,可是在这里似乎没有看到类似的迹象。

这场立约仪式上的主角,并非冈村,也不是曹士澄,而是此后便远赴台湾的富田。

富田既是在台日本军人的领袖,同时也是以白鸿亮这个中文名字成为“白团”这个神秘名称起源的人。因此,关于他的种种,我们必须在此详加叙述才行。

富田1899年(明治三十二年)生于熊本县,是陆军士官学校32期毕业生。他在同期同学中,由于通晓军略而有着“天才”的称号。毕业之后,他前往美国留学并担任驻美武官;之后,虽然他不属于擅长中文的所谓中国通军人,却被派遣到中国战线,担任部署在广东方面的第23军参谋长,直到战争结束。他之所以被任命为团长,其中一个原因是他通晓中国南方情势。

富田在日本退役之后,便和朋友一起开公司做起了生意,但当他成为白团领袖之后,便毅然决然地下定决心前往台湾。当初也有不同的声音,主张推举其他人为白团首脑,但后来因为诸多原因未能实现。

富田原本留着一撮小胡子,但因为小胡子在中国几乎就是日本人的代名词,于是他便应曹士澄的要求,将这撮胡子给剃掉了。他之所以用“白”为姓,是隐含着对抗共产党的“红”之意,而鸿亮的“亮”,则与中国著名的军师诸葛亮(诸葛孔明)正好相同。因此,这个名字在中方受到了普遍好评。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9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1949年9月10日
    1. 打倒“赤魔”
    2. 变相的佣兵契约书
    3. 生于明治三十二年的陆军士官学校32期生
    4. 先遣队
    5. 前往重庆
    6. 国民党丧失大陆
  • 二 古宁头战役之谜
    1. 传说般的存在
    2. “我去钓个鱼”
    3. 死守金门
    4. 为什么不曾留下记述?
    5. 根本真的有提出“直接导致国军胜利的关键策略”吗?
  • 三 俨然“军师”般的存在
    1. “轻生乐死,乃武士道之真髓”
    2. “甚感愉悦”
    3. 特攻队?
    4. 更换团长的激烈争辩
    5. 根本归国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