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他们所留下的成就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他们所留下的成就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他们所留下的成就

富田直亮受勋典礼,右起糸贺公一、岩坪博秀、蒋纬国、富田直亮、大桥策郎、立山一男(大桥一德提供)

一 奇货可居的败北者

军队内部的反对

迄今为止,在东方诸国中,最早达成军事进步的国家非日本莫属。日本人努力且吃苦耐劳的精神,以及勤勉俭约的生活习惯,都与我国有着共同之处。为此,我们特地招聘了日本教官前来此地,相信他们一定能将过去各位的缺点,彻彻底底改正过来。

有人或许会觉得难以理解,日本过去不是我国的侵略者吗?不是我们的敌人吗?而我们明明获得了胜利,为什么又要反过来聘请败北的日本人担任教官呢?然而,若是怀抱着这样的想法,那绝对是一种错误。正因如此,我今天才要在开学之前,在这里清楚地向大家说明这一点。

日本教官完全没有任何企图,纯粹是抱持着拯救“中华民国”的无私之心而前来台湾。西方人那种以丰富物力为前提的作战方式,并不符合我们的国情;不只如此,他们那种重视技术但轻视精神层面的做法,同样也是不行的。

以上这些话,都是出自蒋介石在白团担任教官的“革命实践研究院军事训练团”开校之际,以“训练团成立之意义”为题,对学员所做的训示。

为什么非得招揽白团前来台湾不可呢?为什么身为战胜者的国民党,却非得仰赖身为战败者的日本人不可呢?国民党内部打从一开始,就隐隐有着这样的不满。毕竟,他们都是在中国大陆抗击日军长达8年的军人;为什么明明昨天还是敌人,今天却突然间变成了自己不得不师法的对象?对于在第一线奋战的军人而言,要他们轻易接受这样的事情,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尽管包括蒋介石在内的有留学日本经验的军官们,对于日本在军事制度、军人资质,以及军事教育等方面的优点都有着清楚的理解,但对那些没有留日经验的军人而言,这件事却显得相当难以接受。就连陈诚和孙立人等位居中枢的国军高层,对这件事也表现出了反对的态度。

为此,蒋介石不得不就此事的必要性,反复向军中干部进行说明;本章开头的这段演说,正可视为这项说服工作当中的一环。

蒋介石在日记里,也曾提及军中的反对声浪:

正午,针对采用日本教官一事,听取将级军官的意见,然而他们似乎仍旧对8年间的抗日难以释怀。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既是如此,那对于使用日本人一事,显有必要再做更进一步的检讨。

于是,蒋介石几乎是逐一地对那些包括陈诚、孙立人等重量级将领在内,对于启用日本军人感到不满的部下们,进行反复的说服:

花费1小时时间,向众人说明“无中国则日本必不能独存,而若无日本,则中国亦不可能迈向独立之道”的事理。

(1950年2月22日)

6时前往圆山革命实践院,对军官点名训话。训话中力陈雇用日本教官之重要性,以及中日两国未来携手团结、共倡大亚洲主义之必要意义。

蒋介石一生所敬奉师法者,是公认为“中国革命之父”的孙文先生。孙文对当时不过是一介血气方刚青年军官的蒋介石推心置腹,并将他拔擢为军队的领导者。在蒋介石走上中国政治顶峰的过程中,孙文可以说是最大的恩人。而孙文所提倡的主张,正是“日中相互提携的大亚洲主义”。

与日本因缘非常深的孙文,于1924年,在神户发表了著名的“大亚洲主义”演说。由蒋介石日记的记述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出,孙文的这一理念,除了赋予聘用日本人这件事一种道义上的正统性之外,其实在蒋介石的心中,它也早已成为一种相当有力的思想基础。

军事训练团(亦即之后的实践学社)后来被称为“地下国防大学”,若是哪个军官没在这里就读过,将来就不可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由于这件事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定论,因此志愿前来受训的人数也多如过江之鲫——不过,那都是在白团的教育成果已经获得大家普遍认可之后的事情了。

迈向建设真正“国民军”之路

撤退到台湾的时候,国民党军的状况可以说是悲惨到了极点。

空军的状况倒还好。由于及早预见了败北的可能性并设法将战力保存下来,为数近300架作战飞机几乎是毫发无伤地撤退到了台湾。海军的状况也还说得过去。以美国提供的驱逐舰和由日本接收的海军舰艇为核心组成的舰队,尽管并不算很强大,但对手共产党的军队也没有足以正面抗衡的海军,不至于构成太大的威胁。

作为国民党军主力的陆军,却因为一再败退,不论是人员、装备还是士气,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然而,对蒋介石而言,这次的台湾撤退,正是让他得以一举解决长期以来令其头痛不已的陆军派系腐败问题的良机。从这一点来思考的话,活用白团这件事,正可以说是蒋介石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手段。

在“中央”军与地方军阀不断结合成长的这段过程中,包括东北军、西北军、桂(广西)军、山西军等在内的地方军阀的势力,都在未曾打散的情况下直接编入了所谓“国军”的阵容之中。这些派系是连蒋介石都无法轻易插手的“圣域”;特别是拥有在国共内战末期蒋介石下野之后代理总统的李宗仁以及曾任国防部长的白崇禧等重量级军人的桂系,更是屡屡让蒋介石尝到背叛的苦果。

作为蒋介石权力基础的,是以黄埔军校毕业生为核心组成的“黄埔系”。他们是以陈诚、胡宗南、汤恩伯三大将军为核心,向蒋介石宣誓效忠的军方势力。然而,不论蒋介石如何培植,黄埔系的实力始终都无法达到足以完全压倒其他旧军阀势力的程度。

国民党军最大的问题,还是军队本身的腐化。除了盗卖兵粮之外,虚报兵额、靠吃空饷中饱私囊的军官也是所在多有。美国之所以在1947年之后停止对国民政府的援助,这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然而,随着国军败退台湾,将贫弱的军队一口气拆散、重新编组,并彻底执行军规,这样的大好机会也随之降临。李宗仁已经逃亡美国,而白崇禧也被丢到了纯属荣誉的虚衔位置上。这时蒋介石所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各部队必须先解除武装,才能撤退到台湾;如此一来,各地方军阀想要重新配置、拉起自己的部队,就变得相当困难了。

然后,作为派系解体的第二阶段,蒋介石所导入的,则是类似于白团这样一种中央集权式的军事教育。

这时蒋介石心中所浮现的,毫无疑问正是近代国家中所谓“国民军”的概念。

自法国大革命以来,民族国家的概念便在世界上广为传播;同时,为了国家不惜牺牲生命的“国民军”这样的理念也应运而生。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已经追上了这股世界潮流,然而中国尽管经历了辛亥革命,却仍旧一直为无法建构起这样一支“中华民国的军队”而苦恼。

在撤退到台湾的过程中,蒋介石开始考虑建设一支真正的“国民”军队;而被他看作重建军队的关键之钥而加以重用的,正是白团。

气魄惊人的蒋介石

面对国共内战的败北,蒋介石不断地沉思默想,并将自己所想到的理应反省之处,接连不断地写在了日记之中。在这当中,很多都是有关军队战力以及统驭管理的省思。

1948年9月,在国民政府颓势尽显、败象浓厚的状况下,蒋介石写下了这样的日记:

军事、经济、党全面失败,终至陷入无可挽回地步的原因,是政治、经济、外交,乃至于教育的失败。

(1948年9月1日)

针对济南战役的失败,国防部检讨了各种原因,但个中最重要的原因,乃是中央在高级司令部人事及组织方面的督导统驭无方。

(1948年9月28日)

这时候,蒋介石已经预想到败北的可能性,并且开始着手进行诸如空军转移等撤退到台湾的事前准备。在之前的中日战争中,蒋介石曾经提出将日本军牢牢拖在中国内陆,“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持久战构想,让日军吃尽了苦头。

而这时,蒋介石再次打算以台湾为据点,和中共进行最后的决战。在日记中他这样写道:

终日沉浸苦痛、沉痛与耻辱之中,任凭时间流逝,并不断思索该如何运用时间及空间,以进行最后之决战。(1948年11月7日)

蒋介石气魄惊人之处,就在于他彻底的自我反省能力。读蒋介石日记时,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纵使身处苦境,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完全被负面的情感所支配,而是不断试图踏出起死回生的关键一步。这种惊人的韧性,或许正是蒋介石最值得敬佩的长处之所在吧!

在1949年3月28日的日记中,蒋介石以“在此逐条写下此次失败之重要原因,以期作为今后反省改革之借镜”为标题,写下了以下内容:

甲、“外交失败乃是最大的近因”(作者注:此处应指美国的中断支持)。

乙、“军事教育及高等教育的失败,乃是最大的根本败因”。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3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奇货可居的败北者
    1. 军队内部的反对
    2. 迈向建设真正“国民军”之路
    3. 气魄惊人的蒋介石
    4. 超乎寻常的期待与信赖
  • 二 在圆山的日子
    1. 最初其实是公开性组织
    2. 普通班与高级班
    3. 人事训练班与联勤后勤班
    4. 公平的评分机制
    5. 在被美国舍弃的时候……
    6. 威廉·蔡斯
    7. 传唤冈村
    8. 联战班、科训班
    9. 在餐叙中
  • 三 模范师与总动员体制
    1. 第32师
    2. “战利品”
    3. 金门防卫战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