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现实背景和理论前史

作者

陈广亮
Chen Guangliang School of Marxism,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eijing,100083,China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现实背景和理论前史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现实背景和理论前史

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产生的现实原因,虽然基于资本在古代社会与现代社会的不同事实,但如同任何思想理论出场也立足在吸收和借鉴前人相关思想成果基础上一样,马克思能够形成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同样包括对之前学者探究资本时空属性理论的继承、借鉴。具体而言,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的形成与政治经济学家的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和古典哲学家的资本时空属性思想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一 资本的时代: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形成的现实环境

社会的一定发展是一种理论或学说得以形成的最深切根源,而且社会发展面临的难题程度与为此要求的解决程度,基本地决定了一种理论的历史方位度。马克思对于资本时空属性探究的现实背景,首先和根本地就在于某种特定的社会现实背景对他的影响。那么,究竟是怎样的社会现实背景呢?

学术界通常认为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说的现实形成背景,主要是源于19世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面貌和进程的改变,或者至多从时间更早的14~15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萌芽算起——现实背景的历史起点尽管不同,但不变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现实映像影响。因而,在这种背景梳理中,资本与资本主义的等同是潜在地被认为是马克思开创的经济学说的内在前提。那么,马克思是否真的坚持资本就是资本主义的同义语,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说的现实形成背景是否真的就是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探究呢?

就第一点疑问,答案是非常明显的——马克思并不赞同资本范畴与资本主义的等同关系。他曾指出,“生息资本或高利贷资本(我们可以把古老形式的生息资本叫做高利贷资本),和它的孪生兄弟商人资本一样,是资本的洪水期前的形式,它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前很早已经产生,并且出现在极不相同的经济社会形态中。”因而由从马克思对不同形式资本的产生阶段的研究可见,资本范畴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形成之前就已经存在,当然不会仅为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也就并不与资本主义等同。自然,那种“回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以前资本已经出现,否定社会主义社会资本存在的事实,把资本等同于资本主义,看做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东西”的看法不仅是错误的,也曲解和违背了马克思资本认知的本义。

就第二点疑问,这显然与如何认知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有关。如果坚持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是通过探究资本主义产生、发展,譬如它的逻辑起点充满了怎样的“血和火”,它的逻辑过程造就怎样的异化,它的逻辑结果如何造就严重的社会内部危机和人与自然的危机等,突出资本主义现在已经成为生产力发展的阻碍,因而已经步入它的晚期阶段,那么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理论的现实形成背景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如果坚持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是依托现实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而对近代以来人类社会转进的现代社会的宏观把握,即坚持“《资本论》的理论意义正在于,将‘资本主义理论’内嵌于一种‘现代社会理论’之中”,那么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理论的现实形成背景,就是近代以来整个世界开始的由古代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那么,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究竟是哪一种呢?如果不是以研究者介入文本之前的观点出发,譬如不是从当代社会实践遭遇的重大问题出发,不是从目前流行的社会思潮与哲学观念出发,不是从个人感兴趣的问题与自创的观点出发,而是从马克思的文本本身出发,我们将发现,作为“第一位使现代与前现代形成概念并在现代性方面形成全面理论观点的主要的社会理论家”,马克思的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无疑是对人类世界现代社会阶段的发展规律的探索,而资本之所以是马克思经济学哲学研究的基点则主要是由于其自身逻辑内蕴的对现代社会发展的基础支撑作用,“资本是现代社会运行的中心”。因而基于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是,“资本力量驱动下的现代社会与现代性的生成史,是对现代经济结构与现代性的深刻而宏大的理论重构”,资本逻辑推动的人类世界中近代转进的现代社会而非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才是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理论产生的社会现实背景。换句话,关注基于转型现代社会的资本逻辑因素作用才是马克思以《资本论》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著作的主旨,马克思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哲学思想的现实形成背景,就不仅是近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不仅是现实生产方式的变迁,而更是人类发展历程中资本的产生、发展。具体而言,这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资本空间运演开始支配社会空间建构

尽管“马克思所发现的资本的一般运动规律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之间的关系,是马克思学说中一个最为复杂的问题。这种关系一直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阐述,这一事实可以说明其难度”,但这并不能直接和绝对地说明马克思忽视或故意模糊二者之间的关系,甚至说马克思就是坚持资本与资本主义是同义语。事实上,马克思不仅注意了出现在“极不相同的经济社会形态中”的资本,并对其特定发展样态给予了一定的探究,即使是在资本发展的近现代社会时期(即资本以“现代基本形式”样态呈现时期),也仍十分注意资本特殊发展的资本主义模式与资本一般发展的基本特征之间的相互区别,譬如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角度,并且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界限内”的商人资本与资本一般视角下的商人资本的关联,马克思即曾做过严谨科学的区分。因而从马克思阐述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的文本背景,而不是从解读者自身对马克思身处生活现实的背景解读出发,马克思所以瞩目资本时空属性并因此形成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其现实原因之一即在于资本空间在社会历史中方位的变化:由古代社会空间的从属地位到近代以来逐步支配社会空间的发展。

资本早在古代社会中就以其“古老形式”存在的根据在于,“自由劳动以及这种自由劳动同货币相交换,以便再生产货币并增殖其价值,也就是说,以便这种自由劳动不是作为用于享受的使用价值,而是作为用于获取货币的使用价值,被货币所消耗”是判定是否资本的一个重要根据,是以像“生息资本或高利贷资本(我们可以把古老形式的生息资本叫做高利贷资本),和它的孪生兄弟商人资本一样,是资本的洪水期前的形式,它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前很早已经产生,并且出现在极不相同的经济社会形态中”。其中,“高利贷资本的存在所需要的只是,至少已经有一部分产品转化为商品,同时随着商品买卖的发展,货币已经在它的各种不同的职能上得到发展”。商业资本存在的必要条件就是“简单的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所必要的条件。或者不如说,简单的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就是它的存在条件”。

但就古老形式的资本在古代社会空间发展中的位置或作用而言,它只是处于从属位置,譬如尽管“商人资本、货币经营资本和高利贷资本,却已经——在古代形式范围内——发展到了最高点”,但“商业资本限制在流通领域,而它的职能是专门对商品交换起中介作用”,“高利贷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前的各时期具有特征的存在形式有两种……第一是对那些大肆挥霍的显贵,主要是对地主放的高利贷;第二是对那些自己拥有劳动条件的小生产者放的高利贷”。“高利贷资本有资本的剥削方式,但没有资本的生产方式。”“高利贷和商业一样,是剥削已有的生产方式,而不是创造这种生产方式,它是从外部同这种生产方式发生关系。”而以古老形式呈现的资本只是在古代社会空间再生产中处于从属地位,根本原因则在于在古代社会中,无论本源性共同体是亚洲形式的,还是罗马希腊类古典古代式的,抑或日耳曼式的,“在所有这些形式中,土地财产和农业构成经济制度的基础,因而经济的目的是生产使用价值,是在个人对公社(个人构成公社的基础)的一定关系中把个人再生产出来”。换句话说,扩展性财富生产并不是这些支配古代社会空间生产的共同体发展的目的,“财富表现为目的本身,这只是少数商业民族——转运贸易的垄断者——中才有的情形”。但“这些商业民族生活在古代世界的缝隙中,正像犹太人生活在中世纪社会中的情形一样”。并且,“在这种贸易中,从事生产的民族仍然只经营所谓被动的贸易,因为推动它从事设定交换价值的活动的动力来自外面,不是来自它的生产的内部结构”。

由于“设定交换价值的运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触及整个生产,这部分地取决于这种外来影响的强度,部分地取决于本地的生产要素——分工等等——已经发展的程度”,随着本地生产的社会化发展,随着外来商业贸易的影响,当“生产越是发展到使每一个生产者依赖于自己的商品的交换价值,也就是说,产品越是在实际上成为交换价值,而交换价值越是成为生产的直接对象”,是以资本逐步地从已有中介社会的流通空间领域扩展到了中介社会的生产空间领域。而资本由流通空间扩展到生产空间,这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那些成为共同体的基础的经济条件,那些与共同体相适应的共同体各不同组成部分的政治关系,以理想的方式来对共同体进行直观的宗教(这二者又都是建立在对自然界的一定关系上的,而一切生产力都归结为自然界),个人的性格、观点等等,也都解体了。”新的社会发展根基——现代社会的根基就是“推广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或与资本相适应的生产方式”。因而社会空间的再生产变为由资本主导支配——“在这个社会生产和交换的范围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表现为自在的更高的东西,表现为自为的合理的东西。因此,只有资本才创造出资产阶级社会,并创造出社会成员对自然界和社会联系本身的普遍占有。”

资本空间发展由流通领域扩展到生产领域,即资本逐步开始支配社会的空间生产的历史过程,同时就是资本空间由古代社会空间生产从属到现代社会空间生产支配的过程。就其基本历史起点而言,始于16世纪左右。譬如在这一时期,经济空间生产上,“在英国,由于尼德兰商品的输入,英国用于交换的剩余羊毛就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于是,为了出产更多的羊毛,耕地变成了牧羊场,小租佃制遭到了破坏等等,发生了清扫领地等等”。政治空间发展上,发生了资产阶级推翻封建统治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等。思想与宗教领域,出现了倡导合乎资本空间思维的文艺复兴运动、启蒙运动和宗教改革运动等。

(二)资本时间运演开始塑造社会时间

马克思认为,不能直接地以“定在的概念”——在其直接的经验存在中的概念直观地反映特定历史阶段的现实社会发展,“单凭运动、顺序和时间的唯一逻辑公式怎能向我们说明一切关系在其中同时存在而又互相依存的社会机体呢?”若要充分地研究定在的概念反映的一定的社会发展状况,必须首先借助于定在的概念所依托的一定的现实社会的整体发展境况。“只有认真研究社会整体的结构,才能在其中发现历史概念的秘密,在这种历史概念中,社会整体的‘生成’得到了思考;一旦认识了社会整体的结构,我们就能理解在历史时代概念中自身反映出来的历史概念同这个历史时代概念之间的表面上‘毫无疑问’的关系。”是以马克思所以瞩目资本的时空属性并因此形成资本时空属性思想的另一个现实原因即在于同资本空间在古代—现代社会中历史方位由从属位置到支配位置的嬗变一样,资本时间在社会历史中方位的变化——由古代社会时间的从属地位到近代以来逐步支配社会时间的发展。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7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资本的时代: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形成的现实环境
    1. (一)资本空间运演开始支配社会空间建构
    2. (二)资本时间运演开始塑造社会时间
  • 二 各学科对资本时空性的聚焦、争论:马克思资本时空性思想形成的理论渊源
    1. (一)资本时空先验性与实践性之辩
    2. (二)资本绝对时空性与相对时空性之辩
    3. (三)资本自然时空性与社会时空性之辩
  • 三 探究马克思资本时空属性思想形成渊源的历史意义
  • 结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