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论研究

作者

胡敏中
赵敏凯
Hu Minzhong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Nanning,53006,China
Zhao Minkai Editorial Department ofJournal of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Center for Value and Culture,School of Philosophy,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Beijing,100875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论研究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论研究

从经济建设与发展维度说,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历史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探索、建立和完善的历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同世界其他国家市场经济体制相比,既有其共性,也更有其特性,其特性就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制度基础上,从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如果说,作为经济发展模式和手段的市场经济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推动了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彰显了正义的本质特征(称为市场正义),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不仅作为当代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和手段,推动了当代中国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而且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政治、文化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更显现了它的正义本质特征(称为社会主义市场正义)。正由于此,不少国内学者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问题展开了讨论。

一 市场经济正义研究述评

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伊始,经济学界就一直在探索、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具体内容和运行模式进行探讨。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和市场经济建设的深入,学者们的研究也不断跟进和深化。随着研究的深化和扩展,中国哲学界也开始关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主要是经济哲学的研究。国内学者主要从经济正义、分配正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社会正义来研究市场正义,大都没有提出市场正义这一概念,但在论说过程中,又覆盖了市场正义的论域。顾速在《论市场经济下的分配正义原则》一文中主要从罗尔斯的权利平等原则和差异原则出发,结合中国的现实情况进行了阐发,认为在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有平等权利参与市场交易和市场竞争,在人格和选择权上是平等的,不应受到歧视。在市场交易中,要做到起点公平和程序公平,要尊重和公正对待各市场主体的资格、才能和各种禀赋,只有起点公平和程序公平的市场才是公平合理的。该文又认为,即使市场经济的起点和程序是公平的,由于各市场主体的差异必定导致市场结果的不平等,这就需要根据差异原则对弱势群体加以特殊对待,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条件和权利。该文还结合了中国的现实,指出了中国的市场经济还未成熟,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在社会保障方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该文特别提到中国现行的按劳分配与按要素分配,按要素分配就体现了市场经济的特征,是市场经济的重要分配形式。中国其他学者对经济正义和分配正义的研究大都也是这一思路和观点。

国内学者大多使用“经济正义”“分配正义”概念,但也有个别学者提出和使用“市场正义”概念,并与社会正义相比较中使用。喻文德在《东北师范大学学报》2014年第1期发表了《论市场正义》一文,该文认为市场正义是通过市场机制分配社会利益的规则,肯定了市场正义的价值合理性,认为市场正义保证了个人自由的充分发挥、保证了机会平等的广泛普及、促进了社会公益的自发实现。该文作者也指出了市场正义的局限性,认为市场竞争导致了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造成了公地悲剧的泛滥、滋生了唯利是图的行为。该文对市场经济领域中的正义概括为市场正义是有见地的,但对市场正义的揭示还有待深入,这同对市场的本质揭示相关,只有深刻揭示市场的运作规则和特性,才能深刻揭示市场正义的内容和特点。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哲学界就效率与公平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学者主张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有学者主张效率公平要同时兼顾,也有学者认为要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我国学者虽然对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持有不同的看法,但实质上都揭示了市场正义和其他正义问题。

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收入所得包括三次分配,第一次是由市场按照效益进行分配;第二次是由政府按照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原则,通过税收、扶贫及社会保障统筹等方式进行第二次分配;第三次是在道德力量的作用下,通过个人收入转移和个人自愿缴纳和捐献等非强制性方式再次进行分配。厉以宁的收入所得三次分配论实质上强调市场分配和社会分配,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义原则。

党的十八大以来,学界围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精准扶贫、全面小康、惠民、富民、以人民为中心、乡村振兴、人们美好生活、美丽乡村、生态环保、美丽中国、社会主义强国等主题,深入展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优越性、公正性内涵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源远流长,是同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生和发展同步的。以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论证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合理性,认为市场经济为资本主义国家创造了财富,推动了社会的快速发展。古典经济学主张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将其看作一只“看不见的手”支配着社会经济活动;反对国家干预经济生活,提出自由放任原则。斯密崇尚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实质上肯定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但斯密在论证国富论的同时,也关注道德情操论,主张改善下层民众的生活状况是符合社会公正的。

英国新自由主义者哈耶克是市场正义论的极力鼓吹者,也是其重要代表人物。他认为,正义就是个人的公正行为准则,它是自发的市场秩序,也是自发的社会秩序,只有遵循公正行为准则,才有人的自由和平等,也才有社会正义。哈耶克据此反对社会正义论,认为社会正义是空洞无物的抽象概念,如果推行社会正义,必将束缚和扼杀人的自由,也必将导致市场失灵,最终导致社会混乱。哈耶克把正义当做公正行为准则是有合理之处的,因为没有人的公正行为和正义行为准则,整个社会正义就无从谈起,可以说,人的公正行为准则是正义的基础和基本元素。但哈耶克把人的公正行为准则完全当做是自发的,完全等同于自由市场的规则,反对任何国家和人为的干预和制度安排,并把市场规则扩展到全社会,实质上把市场的有限正义扩展到全社会,这是错误的。即使市场中的正义也不完全是自发的,看不见的手受看得见的手的宏观管理和调控,社会正义远比市场正义复杂,它不是纯粹的自由经济问题,而是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和社会保障等复杂的问题,因此,哈耶克用市场中的公正行为准则来代替社会正义是不可取的。

20世纪以后,以斯密古典经济学为代表的西方主流经济学经历了“张伯伦革命”“凯恩斯革命”“预期革命”后,形成了以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为基本理论框架的新古典经济学体系,以凯恩斯为代表的宏观经济学主张放弃经济自由主义,代之以国家干预的方针和政策,以实现供求关系平衡,促进经济增长。诞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影响延续至今的制度经济学研究了制度对于经济行为和经济发展的影响以及经济发展又如何影响制度的制定。

可见,西方市场经济学理论经历了由初期主张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到主张通过国家干预和制度影响市场经济的发展历程,当代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偏重于金融等虚拟经济和贸易经济,加强宏观调控以预防市场失灵和经济危机。

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虽然没有具体提出市场经济正义的原则或阐述其内涵,但包含着为资本主义政治和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正义”原则和内涵,随着国家干预的加强和制度对经济的影响,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又多少具有市场内部和市场外部的两个维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论论题,本身就决定了对这一论题的研究阐述主要是有关国内的,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中国独有的,其市场正义的特殊性是中国道路的集中表现。就国内学者对经济正义的研究而言,虽然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思想和观点,但还是比较笼统的经济正义和分配正义问题,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得不是很紧密,还有待于深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内部来探讨市场正义也即市场的内生性正义问题。因为经济正义还比较笼统,有自然经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分,就市场经济而言,也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别,那么,其正义也有其不同语境。如果更专注于市场经济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正义问题进行研究,其研究的针对性要强些,也更有深度。另外,国内学者的研究没有明显突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义的特殊性,他们虽然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论域中讨论经济正义,但没有明确区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同点,只是概说着经济正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公有制的基础上,其市场经济体制和经济制度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市场经济理论建立起来的,有鲜明的社会主义特征,因而市场经济的运行机制和模式从根本上克服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盲目性和剥削的本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创造了大量社会财富,其目的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国,为了人们的共同富裕,这恰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区别,从而也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义论的本质内涵。因此,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义论,首先要回顾和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和完善过程,把这一过程放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整体过程,甚至放在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视野中进行思考,这样,才能真正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也才能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义的内涵,深刻挖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内部的正义本质,又根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和整个社会意识形态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市场内部性和内生性正义必定会影响和辐射到全社会,这就是市场正义的溢出性效应,这些都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义论所要突破的问题和研究的方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3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市场经济正义研究述评
  • 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彰显了市场经济的内生性正义
    1.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过程
    2. 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蕴含着一般市场经济的内生性正义
    3. 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彰显了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内生性正义
  • 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彰显了市场经济的溢出性正义
    1.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蕴含着一般市场经济的溢出性正义
    2. 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彰显了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溢出性正义
    3. 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正义论内涵是丰富而深刻的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