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清代汉宋学的道统之争

关键词

汉学 宋学 道统

作者

曾光光 1968年生,贵州遵义人,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著述有《桐城派与清代学术流变》《桐城派与晚清文化》《桐城派吴汝纶研究》等。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清代汉宋学的道统之争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清代汉宋学的道统之争

汉学、宋学两派相争是清代学术流变的一大特征。“道统”问题是两派争论的一个焦点,关于这一点,学者早有所识,梁启超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他在论及清代宋学中坚桐城派与汉学家的论争时曾说:“乾隆之初,惠(栋)、戴(震)崛起,汉帜大张,畴昔以宋学鸣者,颇无颜色。时则有方苞者,名位略似(汤)斌、(李)光地等,尊宋学,笃谨能躬行,而又好为文。苞,桐城人也,与同里姚范、刘大櫆共学文,诵法曾巩、归有光,造立所谓古文义法,号曰‘桐城派’。又好述欧阳修‘因文见道’之言,以孔、孟、韩、欧、程、朱以来之道统自任,而与当时所谓汉学者相互轻。”所谓“道统”即指儒学的传承体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道”不可变,但“道统”,即儒家之道的传绪却没有固定的说法。在清代,为了维系“治统”的需要,宋代程朱理学被统治者上升到承接孔孟之道的“道统”的高度。故在有清一朝,“道统”并非一个简单的学术论争问题而是一个与统治者的权威及合理性紧密联系的问题。如果真有学者或学派对“道统”抑或“宋儒之统”展开质疑就具有了挑战当朝统治者的意味,这在文字狱酷烈的清朝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由于宋学一派在清朝贵为官方意识形态代表及以“孔、孟、韩、欧、程、朱以来之道统自任”的特殊地位,故汉学家与宋学家的对抗极易与对“道统”乃至朝廷的不满甚至叛逆联系起来。正是基于此缘由,在清代的汉宋之争中,宋学家总是试图从“道统”的角度去批驳汉学,试图将汉学与“异端邪说”联系起来,而汉学家在“道统”问题上则持相当谨慎的态度,唯恐在“道统”问题上触及当权者的禁忌。江藩、方东树之间的学术论争就颇能说明这一问题,本文的研究就意在以方东树与江藩之间的学术交锋作为个案来透视清代汉、宋学两派围绕“道统”问题所展开的论争及其特征。

嘉道年间,汉学家江藩曾著《国朝汉学师承记》《国朝宋学渊源记》,宋学一派代表方东树随即著《汉学商兑》予以回应,这一段学术公案也被后世学者视为清代汉宋学争端的一个高潮。“道统”是方东树在《汉学商兑》中对江藩展开批驳的一个重点,如果单从《汉学商兑》的相关批驳来看,似乎江藩及汉学派就是“宋儒之统”的颠覆者,试图将程朱之学从“道统”中抹去,而代之以清代汉学考据之学直承孔孟之道。由于“宋儒之统”为清朝历代帝王所推崇并与“治统”相关,故方东树从“道统”角度对江藩的批判已经超越了学术层面的论争,一旦坐实,江藩的结局恐是凶多吉少。但细究江藩的相关论述,可以发现其虽对宋学一派多有微词,却并无攻讦“宋儒之统”之意。方东树从“道统”角度对江藩及汉学家的批判多有推测、妄加的成分,其用意是在将汉学与“异端邪说”联系起来,以期达到打压对手的目的。

一般而言,儒家“道统”之说最早可溯自唐代的古文运动。中唐时期,佛老盛行,儒学之道面临着佛老之道的威胁,为了与佛、老的“祖统”相对抗,韩愈建立起儒家的“道统”传承体系。韩愈以为,儒教之“道”的统绪起自尧,“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韩愈还以孟轲之后的道统承继者自任,以为“使其道由愈粗传,虽灭死万万无恨”。其实,早在韩愈之前,孟子也曾对儒家传道脉络有过类似的表述梳理:“由尧舜至于汤,由汤至于文王,由文王至于孔子,各五百有余岁,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

宋代古文家不仅认同韩愈关于道统的论断,还将韩愈所构建的儒家道统之绪进一步由唐推进到宋。苏轼在序欧阳修的《六一居士集》时写道:“自汉以来,道术不出于孔氏,而乱天下者多矣。晋以老庄亡,梁以佛亡,莫或正之。五百余年而后得韩愈。学者以愈配孟子,盖庶几焉。愈之后三百有余年,而后得欧阳子。其学推韩愈、孟子,以达于孔氏,著礼乐仁义之实,以合于大道。”在苏轼看来,欧阳修是继韩愈之后孔孟道统的承继者。

古文一脉流衍至清朝时,其代表派别为桐城派。桐城派始祖方苞关于道统的观点与韩愈、苏轼相较略有不同。在方苞的道统序列中并没有韩愈、欧阳修两位古文家的位置,他以为,孔孟之后,承接其道的“舍程、朱而谁与?”方苞以程、朱上接孔孟之道,并非意味着放弃韩愈、欧阳修。他在以程、朱接孔孟之道的同时,将韩、欧列入文统序列中。从方苞所编《古文约选》篇目看,其文统是以明归有光直承唐宋韩愈、欧阳修,上窥两汉,达于孔孟。方苞的道统观其实并无特别之处,其道统观基本就是北宋理学家朱熹观点的翻版。朱熹曾说:“宋德隆盛,治教休明。于是河南程氏两夫子出,而有以接乎孟子之传,……虽以熹之不敏,亦幸私淑而与有闻焉。”朱熹把汉唐以来的儒家全部排斥在儒家的“道统”之外,认为二程才是儒家“道统”的真正承继者,“私淑”一词则将自己视为二程之后的道统承继者。需要强调的是,“道统”一词的正式提出实与朱熹相关,他曾多次提及“道统”的概念。如他在论及《中庸》时曾说:“《中庸》何为而作也?子思子忧道学失其传而作也。盖自上古圣神继天立极,而道统之传有自来矣。”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9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