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新见《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及其文献价值

作者

任雪山 文学博士,合肥学院中文系副教授。研究方向:清代文学、桐城派。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新见《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及其文献价值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新见《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及其文献价值

方苞(号望溪)作为有清一代文学宗师,“桐城派三祖”之一,在清代文学史上影响深远。他的文集版本颇多,传衍复杂,有抗希堂本、味经山馆本、直介堂本、山渊阁本、文渊阁本、涵芬楼本等。方苞生前,弟子门人就为其编纂文集,最早也是最权威的版本为乾隆十一年程崟、王兆符刊刻的《望溪先生文偶抄》(简称“程王本”),该本是后世一切方苞文集的基础。由于二人刊本时有增益,故世传各种版本收文多寡不同。桐城籍文献学家萧穆(1835—1904)称,曾经亲见“初刊本”,其中“尚载生平师友及门生各文批评一百四十余人,批评凡三百二十五条,后来将各文批评悉数删去,故近来批评之本鲜有存者”。

萧穆之后,罕有人提及初刊汇评本,刘声木的《桐城文学撰述考》(1929年)、李灵年与杨忠的《清人别集总目》(2000年)、柯愈春的《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2001年)、王思豪与徐成志的《桐城派文集叙录》(2016年)皆未著录,而笔者在访书过程中所发现的《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或是现存唯一的方苞文集汇评本,有着丰富的文献价值与学术意义。

一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的版本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由方苞弟子官献瑶刊刻。官献瑶(1703-1782),字瑜卿,号石溪,福建安溪人,乾隆四年进士,选庶吉士,充三礼馆纂修,随方苞修《周官义疏》,分修《地官》《秋官》。次年请假回乡省亲,方苞为其作《送官庶常觐省序》。曾主持浙江乡试、提督粤西学政、陕甘学政等。著有《石溪文集》《依园诗草》《读易偶记》《尚书偶记》《读诗偶记》《周官偶记》《仪礼读》《春秋传习录》等十余种,并传于世,《清史列传》《清史稿》有传。

《望溪先生文偶抄》虽署名“程崟刻、王兆符辑”,但实为方苞亲手所定,姚鼐和戴均衡都曾谈及此事,事实也确乎如此。“程王本”初刊本刻好后,方苞馈赠亲朋好友门生,其中就包括官献瑶。当时,官献瑶提督陕甘学政,感觉此书有益天下学子,遂予以重新翻刻,即本文的《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该本并非初刊本全书翻刻,而是节选其前两部分,即经史部分,但所选篇目与篇末附评,皆保留初刊本原貌。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目前国内主要有两种版本:一是陕西省图书馆藏,陕西学使馆刻本,2册,乾隆十三年戊辰(1748)刊,单页九行十九字,粗黑口左右双边。二是国家图书馆藏,1册,乾隆十四年己巳(1749)刊。两个版本为同一底本,所选篇目完全相同,为58篇;评论者人数相同,为99人;评论条数相同,达170余条。比较而言,陕西学使馆为官刻通行本,国图本为前者之翻刻。

二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的特征

由于国图本在陕西学使本基础上,又抄补了一些其他内容,信息更加丰富,本文即以国图本为对象,分析其特征。

与“程王本”相比,汇评本篇目数量较少,不涉及《望溪集》读经史以外的部分,故陕西学使本又题名曰“方望溪先生读经史偶抄”。国图本虽然没有相关字样,但主要内容一致。之所以如此,是由编选目的决定,官献瑶在该书序言中曰:“因重刻授学者,由此而穷经稽古其先路也。既乃授先生读书教人之方,俾多士知所用心焉。”通过此书,提供古文范本,彰显文章之法,为广大士子科举考试服务。

为科举服务的第二个表现是,在序言前面的空白页,还抄录了两篇当时士子的月课文章,这也是国图本与陕西学使本的不同之处。第一篇文章来自甘肃皋兰刘佩璜的《禹贡黑弱二水考》,被评为月课第一名;第二篇来自陕西凤翔府汪盈科的《雍山赋》,被评为古学第一名。二人皆为陕甘地区当时优秀学子,刘佩璜曾受学于盛元珍、牛运震等。

为科举服务的第三个表现是,国图本正文空白处,还抄录了几篇时文习作。比如《书韩退之平淮西碑后》文末,抄录了一篇名为《与衣狐貉者立》的时文,此题显然出自《论语·子罕第九》: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2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的版本
  • 二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的特征
  • 三 《望溪先生文偶抄》汇评本的文献价值

论文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