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压力与嬗变(1911~1937):外部环境的压力与国家基层政权的嵌入与扩张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压力与嬗变(1911~1937):外部环境的压力与国家基层政权的嵌入与扩张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压力与嬗变(1911~1937):外部环境的压力与国家基层政权的嵌入与扩张

在甘南藏区内部,以拉卜楞寺与卓尼土司为权力核心的两大地方性政治体系,到清朝末年已日臻完善。这两大区域性地方政治体系有着相对独立的管辖区域和势力范围,名义上为清政府所管辖,但仍由各自体系的政教领袖行使管理基层社会的权力,并形成独立运作、制度完善的体系,中央政权的基层政治体系在两大政治体系内部,完全处于空白状态,国家政权只能接触到其体系的上层领导人物,基层政权始终无法深入其内部。辛亥鼎革之后,特别是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后,甘南藏区地方性政治体系的外部生存环境发生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新生的具有现代性的国家致力于政权在基层社会的建立与完善,而现代民主与国家观念日益成为时代潮流,在此背景之下,保守性、封建性、割据性的藏区地方政治体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如何应对,迫在眉睫。恰在此时,甘青地方实力派亦对藏区虎视眈眈,藏区地方政治体系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觊觎之举,中央政权又如何处置双方愈演愈烈的冲突摩擦,成为棘手的问题。最终,藏区地方政治体系依靠中央政权的力量遏制了地方实力派的进逼,而国家基层政治体系亦以此为契机嵌入藏区内部。迫于外部压力,甘南藏区封闭的地方政治体系开始裂变,现代性的国家基层政治体系终于进入了古老封闭的藏区社会。而这一切变化的开始,发端于宁海军与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冲突,扩张于“博峪事变”后卓尼设治局的成立。

第一节 宁海军与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的冲突与拉卜楞设治局的成立

现在的甘南藏族自治州,除临潭、卓尼、碌曲、迭部和舟曲外,夏河、玛曲等广大地区,在清代属西宁府循化理藩厅管辖。清末民初,军事由河州(今临夏)镇遥领,政事则特许拉卜楞寺的“议仓”(秘书厅),掌管区域内的政务、民事之权。1913年,中华民国废除府、州、厅的建制,代之以省、道、县制,拉卜楞寺管辖区域大部分纳入甘肃省西宁道循化县,循化设县后,青海一带蒙番事务又改归宁海镇守使兼管,这就使得宁海镇守使在名义上对拉卜楞寺辖区有了管辖的权力。其后,马麒任宁海镇守使,不断壮大自身实力,组织一支有三十六个营的家庭武装,号称“宁海军”。兼并周边各蒙藏部落,对物产丰饶的拉卜楞寺辖区虎视眈眈。此时拉卜楞寺内部的权力冲突又为其介入提供了契机,宁海军与拉卜楞寺长达10年的冲突由此展开。

一 拉卜楞寺与宁海军冲突的缘起与加剧

1916年3月26日,四世嘉木样圆寂,由大班智达阿莽仓活佛任拉卜楞的“斯姜”(摄政)。原任襄佐的李宗哲仍继任襄佐(管事)。拉卜楞寺河南蒙旗亲王[]属地,由于马麒在西宁的势力日益扩张,河南亲王的领地与政治地位受到极大威胁,河南亲王借助拉卜楞寺的宗教力量,以资支撑。李宗哲为了保持其寺院管家的地位,对黄河南亲王与宁海镇守使马麒均极力拉拢。对李宗哲的这种做法,寺院的僧众和部分藏族群众颇为不满。这种不满情绪所酝酿的对李宗哲的攻击,最终使李求助于宁海军,为马麒进一步染指拉卜楞寺提供了机会。

1.拉卜楞寺的内部矛盾与宁海军势力的侵入

1916年5月,在拉卜楞市场的墙壁上,出现了匿名揭帖,暗指河南亲王王妃与襄佐李宗哲过从甚密。一时间拉卜楞满城风雨,并很快传到了黄河南亲王的耳中,黄河南亲王碍于颜面,派人会同拉卜楞寺僧官调查,最终拉卜楞寺僧众代表会议决定撤销李宗哲的襄佐职务,并清算李经手的账目。李宗哲闻风逃往西宁,向宁海镇守使马麒哭诉了拉卜楞寺对他的攻击,并称此事为阿莽仓[]从中鼓动,马麒遂派马寿前往拉卜楞调解此事。阿莽仓听闻马麒派马寿前来,当即召集80个议事代表商量,一致认为寺院内部事务,无须外人插手,拒绝马寿前来调解。后马麒又派西宁道尹黎丹来拉卜楞,此时马寿亦未回,阿莽仓通知八部落各派代表来拉欢迎黎丹,黎随即召集部落代表与寺院的80个议事代表开会,但拉卜楞寺方僧俗代表依然坚持寺院内部事务无须官府插手。黎丹、马寿闻知,颇为愤怒,遂离开拉卜楞。在黎丹准备返回西宁时,马寿密派亲随,身着藏装,于拉卜楞寺附近袭击黎丹。黎丹受此虚惊,马寿乘机向黎丹调拨此事件为拉卜楞寺阿莽仓活佛指使,由此黎丹对阿莽仓怀恨在心。黎丹返回西宁后,将上述经过向马麒汇报,马麒极为震怒,下定决心要用武力征服拉卜楞寺和阿莽仓活佛。但此时马麒正用兵于玉树,不得不暂时搁置。直到1918年6月,马麒派其弟马麟率兵千余人进攻拉卜楞寺。摄政阿莽仓没有料到宁海军突然兴师而来,乃仓促集合拉卜楞寺八部落及附近十三庄的民兵出战,仅拼凑藏兵八九百人在甘家滩与马麟部队激战一个上午,藏兵战败。马麟随即占领拉卜楞寺,驻兵闻思学院大院。

阿莽仓初败后,遂逃往阿木去乎,发动阿木去乎头人联络各部落发兵反攻,在联络中还取得了原不属拉卜楞寺管辖的同仁部落的支援。同年冬,阿莽仓发动数千民兵反攻拉卜楞寺,由于各部落民兵联络不周,最终失败。此时马寿前往阿莽仓处招降,阿莽仓无奈赴马寿处纳款投降,马麟遂在拉卜楞寺修建营房,长期驻兵,拉卜楞寺从此处于宁海军的直接控制之下。

由于阿木去乎是阿莽仓活佛的供养地,所以阿莽仓反攻即以阿木去乎为基地。马麟、马寿认为必须将阿木去乎彻底征服,才能彻底控制拉卜楞寺,于是会同驻宁夏的西军马国良部两千余人,连同自己的骑兵共4000余人,于1918年11月,经卡加、黑错向阿木去乎进攻,先后攻破了哲哇和安郭两村,直入阿木去乎寺院,放火烧毁阿木去乎寺院并屠杀男女僧俗700余人,抢掠了大量金银财物。同时,宁海军经过的卡加沟、隆哇日沟及上八沟部落,均遭到抢劫和掠杀,隆哇日和卡加等30余座寺院亦受其骚扰,阿莽仓逃往欧拉,后死于欧拉。直至阿木去乎头人投降归顺,马麟才撤兵回拉卜楞寺,并下令派前世贡唐仓活佛为摄政,更登达吉仓活佛为襄佐,宣布废除了阿莽仓活佛。贡唐仓本为李宗哲之傀儡,从此拉卜楞寺院大权尽在李宗哲亲马一派的掌握中了。

2.五世嘉木样转生和黄氏家族入甘

拉卜楞寺虽已落入宁海军掌握之中,但由于寺主嘉木样活佛的空缺以及连年的战争造成的恶劣影响,当地人心惶惶,极不利于马麒统治。为此,迅速寻找五世嘉木样活佛并加以扶植利用成为当务之急,于是马麒命李宗哲、贡唐仓等从速寻找五世活佛,时嘉木样活佛已“转生”在西康理塘的营官坝彩玛村。经过班禅大师的卜算,于1920年3月13日,拉卜楞寺派德哇仓、贡唐仓等到该村寻找。彩玛村是七世达赖和外蒙古库伦的伦布吉宗丹巴佛的诞生地。贡唐仓等寻到五世嘉木样时,他已5岁多(五世嘉木样活佛生于1916年4月14日),活佛之父名黄位中[](藏名宫布德主),清朝时曾任当地宣抚司。

贡唐仓等寻到五世嘉木样活佛后,即敦促赴拉卜楞寺“坐床”(登位之意)。黄位中对甘南藏区及拉卜楞寺被宁海军势力控制的情况早有所知,乃向贡唐仓提出:“拉卜楞寺现为西宁马麒所控制,且在寺院驻有队伍。五世嘉木样年纪尚幼,家属如不随往,势必无法应付。我在此尚有官职,如不经上级批准,不能离开,最好等几年后,佛爷长大再去‘坐床’。”[]

贡唐仓等再三敦促,并称拉卜楞寺平安无事,马麒驻兵是为了保护寺院,等五世佛爷“坐床”,宁海军立刻撤走,佛爷家属希望一同前往。黄位中遂提出三项要求:

(1)五世嘉木样坐床后,因其年幼,寺院大权应由其叔黄位吉代为掌握;

(2)拉卜楞所驻的马麒军队必须撤走;

(3)原拉卜楞寺的属区各部落头人和群众应与四世佛爷去世时一样服从五世佛爷。[]

贡唐仓等因为有关撤兵问题,回西宁与马麒商量,认为如果佛爷不早日“坐床”,根据班禅大师的卜算,将发生于佛爷不利的灾难,因此需要五世嘉木样早日“坐床”。关于退兵的问题,五世佛爷“坐床”后立刻照办。黄位中不能离开的问题,马麒允给川边镇守使通电报代为辞职,希望活佛家属随来。贡唐仓等第二次来彩玛村,与黄位中面谈了与马麒所商议的上述结果,后又接到川边镇守使准黄位中离职随五世嘉木样到拉卜楞寺的电报。黄位中遂决定全家赴拉卜楞寺,并在出发前与贡唐仓等订立了书面协议。

1920年9月17日,五世嘉木样由彩玛村起程,10月30日到达距拉卜楞寺不远的菌塞滩,拉卜楞寺所属及同仁、临潭、卓尼部分寺院的僧众、各地藏族人民前来迎接的有三四万人,马麒派其弟马麟率马步芳等连同驻拉卜楞宁海军1000余人亦列队欢迎。11月2日,五世嘉木样抵拉卜楞寺即举行“坐床”仪式,马麒还赠送了五世嘉木样及其全家礼物。为了进一步强化彼此的关系,还由马麒提出与黄位中换帖结为弟兄,并命其子马步芳与黄位中之子黄正清也结为兄弟。此时,拉卜楞寺由于五世嘉木样的“坐床”,内部的纠纷暂时转入沉寂。

而此时宁海军依旧驻扎拉卜楞寺,成为寺院的最大威胁,黄位中对此极为不满,而马麒却闭口不提此事。同年腊月,马麒邀请五世嘉木样及其家属赴西宁联欢。黄位中为联络感情、商请退兵,乃率黄正清及寺院代表、部落头人代表100余人由拉卜楞寺出发,经循化前往西宁。马麒沿途设大小接待站10余处,表示盛大欢迎。在与黄位中等见面后,马麒极表亲热,私下却与贡唐仓管家等秘密计议,准备乘机撕毁迎佛时所订立的协议。在马麒欢迎黄位中的晚宴上,贡唐仓假意请辞“摄政”,马麒当即慰留,黄位中听出弦外之音,当即表示要返回西康,马麒则表示这是寺院内部事务,他不便插手,而只字不提退兵一事。这次谈话使黄位中与马麒之间有了最初的隔阂,黄位中亦感到了马麒对其的威胁。回到拉卜楞寺后,黄位中开始一方面交好河州各军,另一方面整顿寺院内部并联络各部落,准备应付将来可能发生的困难局面。

3.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矛盾的进一步尖锐与省方第一次调停

马麒驻拉卜楞的军队,系马麟所属。但马麟长期住在临夏,拉卜楞方面实际上由马寿负责。马寿驻扎拉卜楞后,勒令寺院停收官房税(系寺院收取的作为供养的费用),另设茶粮局,专门征收:(1)粮茶税,规定一驼粮食收银四钱;松潘茶一包按其大小收银1~3两;付茶1包收银5钱。(2)担头税,收银无定。(3)草头税,每户每年规定3~5两。[]但都不收现银,而以皮毛折价,往往数倍征收,另外还经常把各部落给寺院做布施的私人财物任意扣留,甚至连人也扣押,寺院向其交涉,则以欠债为由,百般刁难。还随便撤换寺院各级僧官,并停止了“议仓”的职权。与此同时,马麒又派马国良部驻扎合作,设立茶粮局,由马麒之叔马海渊任局长,勾结当地头人对藏民残酷压榨。合作方面在黑错寺襄佐万曽喜饶嘉措的领导下,组织合作67个村庄的藏族民兵,与拉卜楞寺联合,对马麒进行了顽强的反抗,乘马海渊与马国良因分赃不均发生矛盾时,将马国良驻军全部赶走,放火烧了所筑营房和茶粮局。

1923年秋,拉卜楞寺的一个方丈因一个僧徒违犯戒规给其处罚,该僧徒潜赴马寿处喊冤,马寿遂向寺院提出交涉,寺院随即将该僧徒开除。马寿闻之震怒,向寺院兴师问罪。寺院僧众无不义愤填膺。同时,自官房税取消后,寺院经费大感困难,此亦为引起僧众不满的又一因素,进而迁怒于马寿。寺院僧众请黄位中代为筹划应对之策,经研究决定,派代表赴西宁向马麒控告,请求将马寿调回。马麒表示将亲赴拉卜楞寺与五世嘉木样会晤,研究处理此事。1924年2月下旬,马麒初到拉卜楞寺,与黄位中见面后,其态度尚无大异。马麒到达后,马麟也从临夏赶到拉卜楞寺,两天后,突然由马麟向寺院提出:

(一)五世嘉木样活佛家属,联络鼓动各部落番民阴谋造反,从现在起,不准他们再参与寺院事务;(二)拉卜楞所属各部落枪支一律收缴,并须缴出战马一千匹,以防叛乱滋事;(三)嘉木样活佛的八十个布秀(差官),每人须缴出长枪一支;(四)寺院今后只管念经,不能再问民政;(五)由于以寺院为中心进行叛乱活动,特处罚拉卜楞寺缴纳白银八百称(折合四万两),又令寺院大小僧众每人捐献银五十两。[]

马麟要求以上条件立即执行,并宣布取消黄位吉的襄佐职务,另以甲那华仓活佛为襄佐,大权又操在李宗哲一派手中。寺院大权即为亲马一派所掌握,以上条件,当即生效,先没收了附近十三庄的枪,又逼拉卜楞寺写下了欠白银4万两的欠条,同时还大肆搜捕,制造恐慌,一时间各部落人心惶惶。黄位中、黄正清父子亦被监视,不得已密派罗占彪潜赴河州,向当时甘肃督军兼省长陆洪涛控告。陆洪涛得知此事后,遂派实业厅厅长车玉衡到拉卜楞查办此事。1924年3月初,车玉衡到达拉卜楞,被马麒接入营中,不令其与群众见面。两天后,由马麒、马寿出面,召集拉卜楞寺代表、十三庄群众、各部落头人及五世嘉木样家属开会。会场上,马麒部下荷枪实弹,戒备森严,当着车玉衡的面,马麟声色俱厉地讲:

拉卜楞寺本为佛教盛地,多少年来平静无事。自从黄家来拉后,把持了寺院,联络各部落不安分之辈,阴谋捣乱生事,还想对抗政府。我们为了保护边民,采取了一些措施,以图弭止变乱。但有人把我们向省上告了,以为是这里发生了什么祸事。省上派车厅长来查,是哪些人上告的,可以站出来讲讲,究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马麟的威逼之下,僧众代表和各部落头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黄位中准备发言,当场被马寿拒绝翻译,并说黄家讲的西康话,他听不懂。勉强能说汉语的黄正清挺身而出,用生硬的汉语当场状告马麒等:

是我们告的,马家在嘉木样四世时,曾利用拉卜楞寺内纠纷,用武力征服了拉卜楞寺,我们未来时即听说这些情况。因此寺院派人到西康寻到五世活佛后,我们当时便以马家不要控制寺院为主要要求。经过马军帅(指马麒)同意,并签下了协议书之后,我们才把嘉木样活佛送来,大佛爷已坐床快三年了,而马家仍然驻军寺院,马寿且变本加厉,连寺院上喇嘛们师徒之间的小事他们都要管。随意撤换寺院僧官,取消了寺院上收的官房税,设立了粮茶局,任意征收粮茶税,扣留作布施的群众和财物,我们确实无法忍受,遂向马军帅报告。但马军帅来拉后,又听信了马寿一面之辞,给我们加上了造反的罪名,要枪要马,罚银捕人,寺院上的供养,已被刮刷殆尽,各部落亦被敲骨吸髓,确实不能支持,只得上禀陆大帅替我们边民作主。希望厅长俯察藏民穷苦情形,秉公豁免罚款,并请将马寿调回,免再生事。[]

这次大庭广众之下的激烈交锋,使得马麒与黄氏家族交恶愈深,马麒当场几乎无法忍耐。而车玉衡却对大众声言:

讲得好,这些问题我都要详细调查,都要和马镇守使研究作适当处理,我们如有解决不了的,再请示大帅处理。你们放心,会后还可以找我谈,总要把真实情况弄明白。[]

这次大会,马麒方面本想当场用武力威逼黄氏父子屈服,但结果并不是他们所想得到的。会议结束后,黄氏父子谒见了车玉衡,更详细地汇报了马麒兄弟和马寿的罪行,车听后,表示十分不平。经过车玉衡的大力斡旋,马麒对拉卜楞寺方面做了很大让步。会后不久,马麒停止了抓人和收枪、收银,并把马寿调回西宁,但拉卜楞寺的驻军依旧未动。拉卜楞暂时转入了和平,但马麒军队未撤,为未来更大灾祸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二 冲突的升级与拉卜楞寺对传统世俗权力的维护

在省方派员的大力斡旋下,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的冲突暂时得到缓解,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宁海军驻兵拉卜楞寺这一事实没有得到改变。拉卜楞寺上下,决心依靠自身力量,再做抗争,而马麒也不愿善罢甘休,随时准备卷土重来,这最终导致了双方激烈的冲突,五世嘉木样出逃,宁海军再度占领拉卜楞寺。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对此,拉卜楞寺以嘉木样活佛和黄氏家族为核心力量,采取了种种手段进行抗争,以求维护自身的传统权力。

1.黄正清、嘉木样活佛出走兰州向省方控诉

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的冲突虽然暂时转入平静,但拉卜楞寺上下也知道这种平静的局面只是暂时的。黄位中考虑到宁海军与拉卜楞寺不融洽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宁海军依然在拉卜楞寺驻军,决意依靠拉卜楞寺的教权,彻底摆脱宁海军的控制,使拉卜楞寺所属各部落独立自存。黄位中知道此次马麒是在车玉衡的斡旋下做了让步,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马麒绝不会从此善罢甘休。因此,黄位中进一步联络各部落僧俗群众,做继续对抗宁海军的准备。不久后,马麒果然在接受车玉衡调处后,利用李宗哲等一面从中拉拢,另一面在寺院内部制造矛盾,决心伺机再动。黄位中对马麒这一企图严密防范,对贡唐仓等依附李宗哲的僧众极力戒备,故拉卜楞寺内部,虽有人事矛盾,但在黄位中的掌握之下,未能为马麒继续利用。

马麒回西宁不久,就派李宗哲假意劝黄位中到西宁向马麒道歉,并许诺减免寺院罚款,并恢复黄位吉及黄位中父子在寺院的职务,但均被黄位中严词拒绝。李宗哲回西宁后,于1924年5月向黄位中发电,称班禅大师最近要到北京去,将路过西宁,请黄氏父子前去西宁朝拜。黄位中料定此必为马麒诡计,想借机诱其上当,而拉卜楞寺始终在宁海军驻军的监视下,危险重重。黄氏父子决定趁此时机,离开甘南前往兰州,一方面迎候朝拜班禅大师,另一方面向省方控诉马麒的罪行。拉卜楞寺遂组织代表团,由黄正清率领先赴兰州,相机再促五世嘉木样离开拉卜楞寺。

黄正清所率代表团于1924年端午节到达兰州。通过兰州士绅邓隆的介绍,谒见了督军陆洪涛,黄正清将马麒蹂躏拉卜楞寺及残害藏族群众的经过向陆洪涛当面报告。1个月后,班禅大师并没有经过西宁来兰,而是过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市)来到兰州。班禅到兰后,黄正清拜见了大师,并在得知班禅将在兰州短期逗留后,给拉卜楞寺发电,敦促五世嘉木样来兰。不到5天,五世嘉木样活佛由其父黄位中护送来兰,受到兰州军政当局的盛大欢迎。五世嘉木样及黄氏家族到达兰州后,完全摆脱了马麒的势力范围,毫无顾忌地将马麒兄弟在甘南的暴行向省上各机关做了控诉,得到了各方的同情。由于得到了舆论的支持,甘肃督军陆洪涛也下了决心,要解决拉卜楞寺与马麒间的纠纷。因此,陆曾一再函电并派员邀请马麒来兰面商解决办法,但马麒一味推脱,不予理睬。后来直奉战争中直系战败,以直系为背景的陆洪涛靠山已倒,自顾不暇,无心再管此事,马麒则在计划着下一步的阴谋。在这之后,拉卜楞寺僧俗代表千余人来兰州向省府申冤,请求陆洪涛惩办马麒,要求恢复五世嘉木样活佛在拉卜楞寺的一切权益,但一直到年底,都没有结果。黄氏父子已经看出省方的无力和陆氏的软弱,但由于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的纠纷已经公开,五世嘉木样活佛已经离开拉卜楞寺,不能再返回。因此,黄氏父子于拉卜楞寺返回甘南,驻留在美武新寺。黄位中在此召开会议,会上拉卜楞僧俗代表一致认为官方不可靠,今后只有自力更生,如不组织武力把宁海军驱逐出去,拉卜楞寺是无法恢复旧观的。乃决议发动各部落组织民兵,准备武力对抗宁海军。

2.宁海军与拉卜楞寺之间大规模武装冲突的爆发

自五世嘉木样离寺之日起,拉卜楞寺院僧众和教区群众对马麒愈加痛恨,反抗情绪日益高涨。在这种情况下,黄位中与美武头人官不才旦、双岔头人拉毛加布3人,组成了反马司令部,联络和调遣各部落民兵,青海和四川的一些部落加入其中,先后共集结各地民兵万余人。此事马麒亦得到消息,马麟乃率马步芳和马步青等带宁海军24营万余人,配备机关枪、迫击炮由临夏出发向拉卜楞方向增援,双方战端一触即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3.31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宁海军与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的冲突与拉卜楞设治局的成立
    1. 一 拉卜楞寺与宁海军冲突的缘起与加剧
      1. 1.拉卜楞寺的内部矛盾与宁海军势力的侵入
      2. 2.五世嘉木样转生和黄氏家族入甘
      3. 3.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矛盾的进一步尖锐与省方第一次调停
    2. 二 冲突的升级与拉卜楞寺对传统世俗权力的维护
      1. 1.黄正清、嘉木样活佛出走兰州向省方控诉
      2. 2.宁海军与拉卜楞寺之间大规模武装冲突的爆发
      3. 3.宁海军的偷袭与省方第二次调停的搁置
    3. 三 国家基层政权体系的嵌入——拉卜楞设治局的成立
      1. 1.国民军入甘及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的第一次谈判
      2. 2.宣侠父与黄正清的结识及“藏民文化促进会”的成立
      3. 3.宣侠父欧拉之行与“甘青藏民大同盟”的成立
      4. 4.宁海军与拉卜楞寺第二次谈判与拉卜楞设治局的成立
  • 第二节 传统政教体系的裂变与世俗性力量的进入
    1. 一 国家基层政权的设立及其初步影响
    2. 二 拉卜楞寺上层的世俗化倾向及举措
  • 第三节 国家基层政权体系的进一步扩大
    1. 一 杨土司的封建割据与危机的酝酿
    2. 二 “博峪事变”经过与“卓尼临时维持委员会”的瓦解
    3. 三 各方对事态的关注及对事变善后的意见
    4. 四 形式上的改土归流——卓尼设治局的成立及对地方政教体系的妥协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