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精准扶贫与蛛岭村的产业扶贫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精准扶贫与蛛岭村的产业扶贫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精准扶贫与蛛岭村的产业扶贫

我国扶贫的重要特点是以开发式扶贫为主,社会保障作为补充。开发式扶贫就是要创造条件让贫困户增强能力,自己能创收,从而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产业扶贫无疑是开发扶贫和精准扶贫的核心所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积极地推行、落实产业扶贫。2016年5月,农业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促进精准脱贫指导意见》指出,发展特色产业是提高贫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的根本举措。产业扶贫涉及对象最广、涵盖面最大,易地搬迁脱贫、生态保护脱贫、发展教育脱贫都需要通过发展产业实现长期稳定就业增收。[]

不过,我国产业扶贫在实践过程中的效果如何,需要我们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并加以验证。作为新一轮扶贫开发的重要战略,产业扶贫如何在扶持对象、项目安排、资金使用、措施到户方面实现精准,已成为精准扶贫所要考虑的重要议题。蛛岭村的产业扶贫实践也是围绕这几方面展开的。

第一节 蛛岭村的产业扶贫实践

近年来,上犹县全面推进精准扶贫,坚持从最偏远、最贫困、最落后的“三最”乡村和人口入手,积极实施产业扶贫、搬迁扶贫、教育扶贫、基础设施扶贫、就业扶贫、保障扶贫、金融扶贫、对口扶贫和社会扶贫等九大扶贫方式。[]

根据上犹县的部署,蛛岭村于2015年开始实施精准扶贫政策,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实施“规划到户、措施到户、责任到人”精准帮扶。蛛岭村所在的营前镇还专门制定了产业扶贫工作方案,围绕“两茶一苗”、生态鱼和光伏发电等产业,使得每个贫困村突出一个主导产业,形成“一村一品”格局。在定点扶贫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上犹县委、县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经过干部与群众的共同努力,蛛岭村的产业扶贫工作取得积极成效,整个村的生活水准显著提高。蛛岭村的产业扶贫项目有:光伏产业、露天蔬菜种植、生态鱼养殖、家禽养殖、其他养殖(蜜蜂、蛇)项目等,但效果较为明显的主要是两大类,一是光伏产业扶贫项目,二是养殖、种植产业项目。

一 光伏产业扶贫项目

光伏扶贫是扶贫工作的新途径,是光伏发电与精准扶贫的结合,体现了“绿色发展”新理念,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生态就是资源、生态就是生产力”在扶贫开发领域中的生动实践。[]目前,光伏产业已经成为蛛岭村扶贫工作的一张名片,也是该村产业扶贫的特色所在,主要包括分布式家庭发电站、村级光伏扶贫发电站、营前镇光伏发电站三种形式。

分布式家庭发电站。主要位于樟树下社区,已安装42户,其中贫困户12户(见图5-1)。每户装机总量为3.12千瓦,按7元/瓦的单价,一套设备投资为21840元,预计年发电量在3000~3500度。按照产业扶贫到户奖补政策,贫困户可自行选择厂家、品牌安装光伏发电产品,3千瓦以上的,并网发电后每户奖补6000元。

图5-1 蛛岭村贫困户家里屋顶安装的光伏发电装置

村级光伏扶贫发电站。为全县首个村级光伏扶贫发电站(见图5-2),电站选址位于樟树下废弃鱼塘,土地为村组集体所有。经光伏发电公司技术人员现场勘探,该位置光照时间长、方位好,经填方后可作为电站选址,且与樟树下家庭光伏扶贫示范点一塘之隔,与晶科电力投资新建的30兆瓦电站一河之隔,可形成良好的点面结合效益。即充分利用临湖的千亩鱼塘的地理优势,发展光伏发电产业,有效利用空间资源,形成渔光互补的良性循环。同时带动周边贫困户发展分户式光伏发电以提高经济收入,形成光伏发电产业示范基地。蛛岭村村级光伏扶贫发电站占地面积20亩,按每户5千瓦的标准建设,总装机容量700千瓦。主要资金来源有三块,一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对接帮扶村级帮扶资金250万元,二是从产业资金中安排蛛岭村建档立卡户帮扶资金200万元,三是县级政府安排贫困村产业发展资金100万元。三方资金合计550万元(其中用于鱼塘填方等基础设施费用30万元,剩余520万元全部用于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发电站采用全额并网发电模式,管理上实行“产权集体、村委管理”,村里提取收益的10%用于平时维护管理费用和增加贫困村集体经济收入,收益的90%动态分配给全村精准扶贫户,实现“两个确保”,即确保村建档立卡户每户每年有2600元左右收益;确保村集体在2020年前每年有10万元左右的收益。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9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蛛岭村的产业扶贫实践
    1. 一 光伏产业扶贫项目
    2. 二 养殖、种植产业项目
  • 第二节 科研助力产业扶贫
  • 第三节 实施成效与潜在的问题
    1. 一 产业扶贫政策实施的主要成效
      1. (一)补贴、收益精准
      2. (二)资源有效利用
      3. (三)扶贫模式创新
      4. (四)收入稳步提升
    2. 二 产业扶贫政策潜在的问题
      1. (一)村民自我发展能力不强,整体素质不高
      2. (二)扶贫产业规模不大,合作社功能不完善
      3. (三)产业基础不牢,扶贫效益不稳
      4. (四)产业金融扶贫政策潜藏风险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