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疫情冲击下中国与世界关系再调整

关键词

作者

马小军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政治。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疫情冲击下中国与世界关系再调整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疫情冲击下中国与世界关系再调整

2020年,岁在庚子。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席卷全球。这次疫情蔓延范围之广、传播速度之快、影响之大百年未有。中国正全力决战脱贫攻坚,中国共产党正引领中国人民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世界秩序新变化,国际关系、世界经济、地缘政治、全球治理、经济发展模式无不受到重大冲击。原本即已趋于松散破碎的国际秩序与格局被进一步打散,整个国际体系面临力量重组、秩序重建、规则重立的复杂局面与深刻挑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调整成为重大战略议题。

一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世界经济面临全球化以来最深刻的转型,新冠肺炎疫情致使全球经济深度衰退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在短期内阻隔所有社会交往/交通,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遭受重创,全球范围的经济突然停滞,世界经济的正常发展节奏被打断,推动全球需求的要素——消费、投资和出口均处于自由落体状态。IMF在2020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全球面临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后果,严重程度显著高于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IMF在2020年6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将萎缩8%,其中对2020年美国经济的预测是萎缩8.0%,欧元区经济将萎缩10.2%,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将萎缩3%。报告认为,2020年前两个季度,受疫情和社会管控措施影响,全球经济活动受到超出预期的冲击,预计复苏速度将比此前预测得更为缓慢。在发达国家有庞大的群体失去工作或生活来源。对全球供应链、全球贸易和金融流动以及全球协作的长期破坏将对低收入国家造成持久伤害。对于在许多领域无法达到临界规模且通常缺乏自然资源的较小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来说,贸易崩溃将逆转数十年来的经济增长趋势,它们将面临巨大的经济风险。大量经济模型显示,随着关税和贸易摩擦增加,金融全球化进程会相应受到影响。另外,世界各国高度关注债务水平、赤字情况、失业率、破产数据、贫困程度以及疫情中凸显出来的贫富差距问题等。

美国经济大面积冻结。疫情加快了国际金融领域的去美元化、去美债化和去美国化进程。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美国工业产出以70多年来最快的速度下降,美国经济在3月开始出现大面积冻结,股市因股票跌幅过大一度引发“熔断”。超过4000万人提出失业申请。随着跨国企业利润和股市财富急剧减少,市场对美国债券的需求量大幅减少,致使依靠大量举债维持社会、经济和政治稳定运转的美国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跨国企业对盈利下调发出预警信号。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在2020年6月16日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下称“报告”)中预计,占全球FDI绝大部分的前5000家跨国企业已经将今年的盈利预期平均下调近40%,部分行业陷入亏损状态。利润减少将影响企业把收益再投资,而用于再投资的收益平均占全球FDI的50%以上。2020年,全球FDI流量将在2019年1.54万亿美元的基础上下降近40%,这将使全球FDI自2005年以来首次低于1万亿美元。在亚洲FDI方面,报告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受到严重冲击,2020年,流入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FDI预计将下降45%。不过,亚洲仍然是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地:2019年,全球超过30%的FDI流入该区域。报告称,预计2021年,全球FDI将进一步减少5%~10%,并在2022年开始出现复苏迹象。报告提出,新冠肺炎疫情使国际生产体系面临的挑战更多,未来十年将是国际生产体系转型的十年。UNCTAD秘书长穆希萨·基图伊(Mukhisa Kituyi)表示:“前景非常不确定。前景取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时间以及为减轻疫情对经济影响而采取的政策措施的有效性。”

油价暴跌动摇世界金融市场,发出衰退长期化的“响亮警告”,而疫情长期化将导致全球经济低迷、复苏乏力,可能会与油价持续低行一起使经济持续在低谷运行。近期油价暴跌的罕见事态甚至预示着不祥之兆:一场始于石油市场的金融危机或将爆发。世界金融市场由于原油期货价格出现负值而动摇。日美欧股市出现规避风险的抛售动向,美国低评级债券价格下跌。产油国对油价下跌尚无破解之道,数百家已经负债累累的油企濒临破产。沙特阿拉伯因远离能源生产多样化的需求而变得更加迫切,俄罗斯等长期依赖巨额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的国家正面临更多挑战。石油价格下跌或导致通货紧缩长期化,这会影响疫情之后世界经济的复苏进程。

疫情最终持续的时间和破坏程度已成为经济复苏的决定性因素。各国政府在经济复苏与防疫间“走钢丝”,对政策平衡点难以拿捏。此次全球经济衰退可能是百年来非战争状态下出现的最严重的衰退。此次疫情带来的内生和外生冲击与过去迥然不同,不仅会在区域间蔓延,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深刻而全面,而且持续时间会比预想得更久,甚至出现反复,导致相当大程度的市场规则失灵。各国政府谨慎拿捏抗疫与复苏经济之间的平衡点,因为此起彼伏的防疫政策失误有可能影响经济萧条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进入2020年下半年,各国的社会隔离措施仍在继续实施,疫情的发展情况仍然很难预测,经济发展仍面临巨大不确定性。此次全球经济衰退的表现很可能到今年秋冬随着疫情发展走向的明确而明朗起来。显然,疫情持续时间越长、越严重,对世界经济、政治、安全的影响就越大。一些经济体已经在预设新冠肺炎疫情长期存在的背景下制定经济复苏战略。美欧各国疫情反弹蔓延的风险已经开始显现,政府在重启经济和控制疫情之间疲于奔命。日本、韩国在控制疫情蔓延方面表现出色,景气指数却复苏迟缓。巴西、阿根廷、印度、南非等新兴市场国家正在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与金融危机的双重打击。由于存在人口方面的风险、公共财政捉襟见肘、金融市场动荡不安,这些国家恐将面临更大挑战。在病毒彻底消失或疫苗上市之前,即使各国开始重新开放经济,复苏也将是不均衡和不持久的。疫情持续的时间和严重程度不仅取决于疫苗和特效药物的研发速度和有效诊疗方案的确定,以及新冠肺炎病毒的溯源和变异情况,而且取决于各国政府对抗击疫情与复苏经济之间的平衡政策的选择,取决于抗疫国际合作的成效。各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将决定之后的世界格局。

疫情的快速传播和各国的应对失据无措,“去全球化”“逆全球化”兴起,“再全球化”路在何方?似乎全世界都在讨论去全球化、脱钩、将供应链转移回国内、减少对国外供应的依赖,以及有利于国内的生产与金融措施。一些跨国企业开始进行全球战略调整,促使供应链本地化、区域化;一些主权国家陆续推出内向化经济政策;国际秩序和全球化的节奏也开始加速调整。贸易保护主义、单边制裁、汇率操纵、限制移民等“逆全球化”举措在疫情暴发之前就已趋于强化。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各国以邻为壑,经济自利主义表现激烈,国际组织和超国家机制无力无策,世界经济体系瞬间趋于碎片化,逆全球化进程加快。疫情蔓延致使过去几十年中创立的制造业全球布局面临前所未有的阻隔,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的正常链接关系被经济活动和社会生活大停顿截断。企业被迫重新构筑供应链,将生产基地向国内转移。疫情加快了各国退回闭关自守的进程,民众也向“自我主义”倾斜并与社会疏离。“我们所知道的全球化正在走向终结……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是压垮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利特如是说。他认为,疫情过后,如果缺乏动力保护全球化带来的共同利益,那么20世纪建立起来的全球经济治理结构将迅速萎缩。

经济全球化犹如百川汇成的大海,不可能再退缩为相互隔绝的湖泊。世界的确回不到过去了,但全球化并不必然消失。人们不会告别全球化世界,或将以新的方式生活于其中。与任何过度发展的趋势一样,全球化将受到新的历史进程的制约和规范。曾经在几代人的时间里持续发展的全球化进程,不仅在经济发展即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范畴形成相互紧密咬合的齿轮组结构,而且业已在政治、文化、国际秩序/体制/机制、社会心理、人类社会生活场景/样式等方面构造出了紧密依存的全球关系与秩序,其并非以粗鲁而简单了事的方式即可被解构/拆解。全球哲学观和政治观甚至已成为即使是去全球化主义者也无法在短期内可以随意摆脱与摈弃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5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世界经济面临全球化以来最深刻的转型,新冠肺炎疫情致使全球经济深度衰退
  • 二 选边为难,脱钩不易,地缘政治经济格局深度蜕变
  • 三 蓄势谋势,求变应变,于大变局中开拓战略新局面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