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成都市社区发展治理经验报告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成都市社区发展治理经验报告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成都市社区发展治理经验报告

社区对于居民有着情感性和易接近性的功能和意义,是每个人从家庭走向社会的第一个空间。在社区中,人们面对面的交往有利于规范和网络的形成,从而使得个体能够成为集体行动的参与者,有效地实现人们的共同目的。20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现象的出现,西方学界也开始关注合作治理的重要性,并且将社区治理视为政府与社会合作治理的一种形式,认为社区治理代表着公私部门界限渐趋模糊的治理风格,而不单纯局限于区别是国家责任还是市场责任。社区治理被认为是在接近居民生活的多层次复合的社区内,依托政府组织、社会组织和居民自治组织以及个人等各种网络体系,应对社区内的公共问题,共同完成和实现社区社会事务管理和公共服务的过程。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上海基层视察的时候,对社区打通为老百姓服务的“最后一公里”的重要性进行了强调。政府掌握了大量资源、行政权力,社区是老百姓生活的场域。在这个场域,由于对政府管理的路径依赖,社区习惯于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指望通过行政权力下移达成有效治理,且倾向于社区的公共事务由政府来决定,政府的责任通过社区去完成。在这样的情境下,政府会陷入包揽更多、责任更重、居民对政府更加依赖的困境,同时居民陷入缺乏社区责任的恶性循环,最终造成行政有效但是治理无效的局面。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基层社会治理体制创新主要涉及四大关系:一是社区内部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二是党组织和政府与社区的关系;三是社会组织与社区的关系;四是市场等其他主体与社区的关系。

成都市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如何减轻社区的行政责任,更多由社区自主决定社区的公共事务,最关键的是在基层社区层面把社区还原成为居民参与自治的生活与邻里空间。

一 成都市社区治理的治权制度实践

在我国当前的历史阶段,社会体制改革和社会治理创新有三个方面,一是民生领域的公平,二是秩序领域的有序,三是激发基于社会主体性的社会活力,这使社会主体自身发挥提供社会服务、创新社会治理的功能,并与党政形成协同共治的合力。就对治权概念的界定而言,一种简单定义是由政府、社会组织、企业以及公民群体组成的多元公共治理主体协同处理公共事务、提供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务的权力,亦即公共治理权力。因此,所谓“治权改革”是指围绕公共治理权力的结构关系而进行的改革,尤其是指针对作为公共治理主体的政府而进行的,旨在理顺政府、市场、社会、公民关系的改革。

成都市社区治理的制度安排尝试进行的第一步是将社区公共事务的决策权、管理权还归社区,把社区协商机制作为居民自组织的起点。它的起源是2007年成都市成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成都市进而推动产权制度改革、土地综合整理等与农民利益调整相关的一系列制度设计。在这样的情况下,要获得农民的配合和理解,一定要还权于民,所以成都市架构的是村级治理机构改革制度,让农民参与决策,赋予村民决策权。所有跟产权制度和土地相关的利益协调,都需要村民议事会参与决策,村民议事会决定这个村庄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自2007年以来,村级治理机制改革的制度设计实现了“三分离”“两完善”“一加强”。分离是决策权和执行权分离,真正由老百姓自己的决策组织来决定后续的事务。村委会和居委会是村民自治的组织,它作为一个执行组织,执行村民议事会的决策。在改革当年,即2008年,成都市遭遇了“5·12”地震,经受了改革加救灾的双重考验。救灾物资的分配,灾后重建的选址、建设,救灾受助政策的享受,以及产权制度改革推进……为解决诸多在农村的利益分配调整的矛盾,成都市全部采取还权于民,民事民议,民事民定的办法。

成都市的基层政策制定者眼光敏锐、勇于担当,看准自主治理是当时可能产生比较好的社会治理效果的方法,因为只有通过当地人的相互沟通和协商,才有可能产生比较符合当地情况的行动规则,而外来的权威很难做到这一点。经过多年的实践,成都市在基层形成了一片土壤,它让村民逐渐有了参与意识,逐步有了议事能力和自我管理的思维方式;社区产生了民主的决策组织,还有协商的平台。

社区需要减负,政社需要归位,社区需要回归到居民参与自治的生活和邻里空间。成都市民政局发布《关于减轻城乡社区负担的十条措施》,列出了四项“职责清单”,也有相应的工作机制上的探索。比如,成都市武侯区将每一个社区需要为居民提供的政务类、行政类的公共服务总结为139项,全区每年投入4000万元,聘请社会组织为居民提供服务;锦江区通过街道管理体制改革,剥离社区的行政职能,社区的公共服务站由街道进行管理,街道进行服务,社区就真正还原为以居委会为龙头和平台形式组织下的、居民参与的组织——真正的自治组织。

二 成都市社区治理的公共资源配置实践

1.投入思路的创新

从2009年开始,成都市设立村级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专项资金,出台相应管理办法,以这笔资金作为撬动自主治理的基点。每一个社区配备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是由各级财政保障的,社区工作人员的工资,社区工作人员为居民服务的办公经费,以及社区的公共空间活动用房的运行经费,这些都不属于公服资金的使用范围。什么才属于公共财政?就是这笔钱一定是通过财政预算拨付到社区,由居民自主决定的。居民自主决定这笔钱的使用方式、使用方向、使用额度,这才叫社区公共财政制度。其使用机制是众事共议共决。因为每个社区、每个村都有一个议事会,民主协商是前置的,有这样的一笔钱,以众事共议共决机制实现了每一个社区、每一个村庄都有一笔参与式预算的社区基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6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成都市社区治理的治权制度实践
  • 二 成都市社区治理的公共资源配置实践
    1. 1.投入思路的创新
    2. 2.投入方式创新
  • 三 成都市社区营造的本土实践
    1. 1.院落自治为探索
    2. 2.社区营造的全域化
  • 四 结语——社区营造的社会意义
    1. (一)社区营造持续明晰政府向下授权赋权的边界
    2. (二)社区营造持续激发居民自主参与,培育社区社会组织
    3. (三)社区营造持续保育共同体土壤
    4. (四)社区营造持续探索多方多领域合作共治
    5. (五)社区营造培育社区公益,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