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自娱团体走向互助共享”的佳苑之路

关键词

作者

刘力 不要认为我是一名boy,其实我是一名girl,生于壬申猴年,175厘米的身高让我在人群显得格格不入,作为新时代青年的我,不但是少年与中年沟通的桥梁,更是社区营造创意互助的参与者和引导者,曾从事教育工作的我,现在是成都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一名一线社工,从事社区营造工作。
成都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自娱团体走向互助共享”的佳苑之路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自娱团体走向互助共享”的佳苑之路

◎引语

和谐是接纳不和谐的开始,居民从被动到主动参与社区活动;把更多的时间投入积极的事务中,社区活力自然就形成了;播种一粒种子,等待发芽,好的观念需要时间促进发芽。用生命影响生命,影响社区居民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将佳苑社区建设成可持续发展,宜居宜住,有自我造血功能的社区。核心在于建立居民与居民、居民与社区的信任关系、了解核心需求、把握动态变化、链接资源、挖掘能人,培育核心力量。

一 背景介绍

佳苑暖阳合唱队诞生于成都市天府新区万安街道佳苑社区,佳苑社区坐落于万安街道城区西北方向,该社区由原来的城南坡社区二期和三期组成,占地170余亩,于2003年开始建设,在2013年和城南坡社区分离,组建为佳苑社区,属农民安置小区。社区共辖100个楼栋单元、房屋1219套,现入住人员共4032人。其中,本地拆迁安置人员3129人,涉及万安7个村(社区),另有外来流动人口800余人。社区内有党群服务中心、颐园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新市民中心,设施完善,场地充足,为社区老、妇、幼提供了一个文化、娱乐、教育和志愿服务的场所。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佳苑社区呢,佳苑社区离成都市区20多公里,在一个被城市“抛弃”的小镇上。虽然被城市“抛弃”了,但是这个小镇被高端商业小区爱戴。佳苑社区地理位置优越,毗邻麓山国际社区、三利麓山城、万科海悦汇城等高端商业小区,很多退休的人入住于此,相对佳苑社区,这些人资源丰富,爱好广泛,技能多姿多彩,因此他们的晚年生活亦丰富多彩。

佳苑社区从概念上讲,也属于熟人社区,由于搬进小区这些年,居民们扭曲了“熟人社区”的概念,曾经大家都是一个村或者一个组的,几户人家一个院子,相互认识,大家人来人往,邻里互助,搬进小区,各自家里一道门,关上门就与外界隔离,邻里关系变得紧张,重塑熟人社会也是有必要的。

佳苑社区有三家社会组织入驻,其中,天府新区煦阳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要服务社区居家养老中心,服务对象以老年人为主;蒲公英由万安街道引进入驻佳苑社区新市民中心,主要服务社区青少年,开展一些亲子活动、4:30课堂等;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自2016年9月落地佳苑社区开展社区营造工作,在成都市民政局的支持下,通过驻点服务,提供专业的社会工作技术。作为一种外来的注入力量,众诚社工在社区营造过程中充分发掘社区内外建设力量。这两年,面对社区居民对社区缺乏归属感,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积极性不高,社区自组织类型单一,难以满足社区居民多样化需求的现状,众诚社工以接纳的态度开展项目服务工作,结合社区老年人、全职妈妈以及儿童较多的现象通过挖掘社区能人达人、优秀骨干和链接周边社区优质志愿者资源开展针对性服务,利用社区公共空间开展活动,先后建立手工坊、广场舞、交谊舞、合唱队、亲子共读、妈妈帮等8个互助小组,这些老师都是社区的志愿者,居民们选取班长,自发开展课程。带动居民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性,丰富社区居民业余生活,改变居民以往“无奖品不参与”“无报酬不表演”的局面,形成居民自助互助的良好局面。

在这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热爱麻将,他们热爱歌唱,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组织;他们不愿意止步不前,他们需要成长,却没有得力的师资;他们不愿意平淡无奇,他们热情洋溢,却没有发散的舞台;他们内心澎湃,充满朝气,永远有一颗不服老的心。因此,我们发现想要实现“人”的转变首先需要改变“人”对“事”的看法,思想变化了,行为自然就改变了;我们坚信“生命影响生命”的可行性,在社区居民心中播下“信任”的种子。正因为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找到麓山国际社区80多岁高龄却拥有一颗年轻的心的刘安芳,刘老师为我们牵线搭桥,介绍我们认识了原巴蜀戏剧院退休的演员夏觉珍,经过协商,夏老师十分愿意义务为这群怀揣梦想的中老年人开设课程,并且带领他们不断成长,从被动到主动,从无组织到有组织,从热爱到公益,他们不断地在“自我服务、自我发展、自我管理”的道路上前进。

二 问题与需求

由于佳苑社区系拆迁安置小区,社区居民缺乏对社区和城市的归属感,对新的公寓生活环境与城市生活理念还处于不断的磨合与融入阶段,由于是拆迁安置小区,属于小产权房屋,居民缺乏安全感,所以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积极性不高。

佳苑社区属于“三高”社区,社区老年人数量高,儿童青少年数量高,妇女数量高,导致社区活力不足。

社区前期在居民心中留下太多“走形式”的印象。例如,有领导检查的时候,有一群人始终充当被志愿的志愿者,“花钱雇佣”居民当志愿者;需要做材料的时候,拉上居民补个照片;在居民眼中,社区做的事情都是因为有领导要检查,形式大于意义。

由于居民小区是拆迁安置小区,存在很多历史遗留问题,例如,佳苑社区居民征地较早,相比近几年征地安置的农迁户,现在一人分65平方米,佳苑社区老旧政策安置时一人分35平方米;近几年安置的农迁户住的是带电梯的房,而佳苑社区是六层楼的楼房,心理的不平衡导致居民认为政府既然把他们拆迁安置了,就应该负责一辈子。社区开展公益讲座、开民主会议等都希望社区有更多的居民参与,居民则要求:我来给“你们”开会,你们是不是要给我发误工费,是不是要给我发小礼品。正因为这些历史遗留问题,让社区与居民之间的干群关系显得紧张。

社区活动属于社区工作人员为完成任务搞的活动,然而“我为什么要参加社区活动”这样的意识形态不断传播于社区间。

社区本有自己的文娱队,这支队伍负责社区需要参加的比赛以及社区的大小活动表演,但是,这支队伍上台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每次比赛完或者表演完,社区需要给他们发放补助,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在为社区表演。

社区自组织类型单一,难以满足社区居民多样化的需要。没有形成种类齐全、触角广泛、体系健全的发展格局。由于缺乏财力支撑、缺少可经营性资源,社区内自组织的生长和发展缺乏长效机制。同时,由于受社会经济的大环境影响,社区社会资本弱化,从而降低了社区居民之间的互相信任与信息流通;许多社区居民不能发扬过去团结互助的精神,使得社区矛盾和邻里矛盾日益加剧。

三 介入的思路与抓手

在成都市民政局的大力支持下,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入驻佳苑社区开展社区营造工作,通过驻点服务,提供专业的社会工作技术。作为一种外来的注入力量,我们在社区营造过程中充分发掘社区内外建设力量。最初来到佳苑社区,看到大部分中老年人都在麻将桌上消磨时间,原本配套设施完善的颐苑日间照料中心已经成了麻将馆,不和谐的“娱乐”氛围让我们看到了来自社区的焦虑。那应该怎样改变如此“糟糕”的现状呢?

和谐是接纳不和谐的开始,我们开始接纳他们这份不和谐的晚年状态,下院落、走访、摆谈,与叔叔阿姨建立信任关系,了解到他们每天都把时间消耗在麻将桌上,而这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晚年生活,这时,马婆婆站出来告诉我们,其实很多人都想唱歌,但是找不到组织。于是,通过吴姐的介绍,我们找到了麓山国际社区的刘安芳。年过八十的刘安芳,曾作为教师行业的佼佼者,担任重庆市巴蜀小学数学教师,退休以后随孩子来到成都,并定居在麓山国际社区,一辈子热衷于公益事业、乐于助人的刘安芳向我们引荐了原巴蜀戏剧院退休的演员夏觉珍。通过与刘安芳和夏觉珍反复洽谈与确认,夏觉珍愿意为这群“无组织”的合唱队爱好者开设音乐课。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1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引语
  • 一 背景介绍
  • 二 问题与需求
  • 三 介入的思路与抓手
  • 四 行动计划与策略
    1. (一)社区互助,由“自助”到“互助”
    2. (二)行动策略
    3. (三)行动程序
  • 五 结束语——社造启示
  • 我们所理解的社区营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