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开创“专委+社团”模式破解社区物管难题

关键词

作者

杨朗 男,1972年生于成都,中共党员,遂宁市船山区社会组织联合会理事长。1989年入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书法篆刻专业学习,书法家,朗园书道会馆创建人,多篇著述在国内主流媒体发表。2012年起深耕于成都市社区治理领域,2018年协助锦绣社区首创“专委+社团”模式。2020疫情防控一级响应期间,带领遂宁市船山区社会组织联合会应需成立船山区市民应急支援中心,发挥“党建引领,三社联动”社会协同新优势,采用“1464”模式筑牢“4线合1”民间防控堡垒,助力打赢“船山战疫”,被《学习强国》等媒体报道。
遂宁市船山区社会组织联合会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开创“专委+社团”模式破解社区物管难题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开创“专委+社团”模式破解社区物管难题

◎引语

我真切地体会到“民心可用”这四个字的含义,也真切地看到党员、群众、驻区单位被发动起来后所产生的能量。

——跳蹬河街道锦绣社区党委书记陈芬

◎案例概述

锦绣社区坐落于成都市成华区跳蹬河街道范围内,面积0.7平方公里,人口2万,有以九龙仓御园为代表的高层楼宇商业楼盘4个,以锦绣东方为代表的成都市惠民工程安置小区2个,以杉板桥路70号为代表的老旧院落(陆续拆迁中)等,其中物管院落居民数占辖区人口比例为95%。随着城市居民的生活越来越好,在“住”这一民生问题上,如今居民需求已由原来“够不够住”在向“品质够不够好”的矛盾上急剧转变,业主、业委会、物业公司、开发单位之间的协作发展、分歧沟通、监督管理等问题随之成倍增长,并已成为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这一问题同样在锦绣社区呈现。

2017年5月,一场业主与物业公司、开发商之间矛盾引发的群体事件,将锦绣社区近年越来越突出的环境和物业管理问题凸显到极致,物管院落众多的锦绣社区正面临着环境和物业管理领域的痛点亟待修复的局面;2018年1月17日,成都市成华区首个“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在锦绣社区正式挂牌成立,锦绣社区成为成华区先行先试社区。然而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是新生事物,没有配置专项资金、专项政策和专项人力,也没有任何过往经验可以借鉴学习。在这样双重困境的“逼迫”下,迫切要求锦绣社区改进思路,对新的社区矛盾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于是,“专委+社团”工作模式在锦绣社区应运而生,社区社工在环物委的框架中孵化培育了居民自己的“党群益心,睦邻管家”社团,广泛动员了辖区内颇有特长的党员、群众和驻区单位参与。他们中有专业律师、物业人士、业委会人士、社会组织、调解能手、退休民警等,为破解锦绣社区环境和物业管理难题探索了一条新路。该社区这一做法曾在2018年受到《华西报》等大型主流媒体关注报道,“党群益心,睦邻管家”社团孵化培育项目在2018年成都市成华区民政和社会组织工作局联合举办的“社区可持续总体营造公益创投大赛”中获得二等奖。

2018年8月,笔者对锦绣社区党委书记陈芬进行了访谈,详细了解到该项目的孵化培育之路。陈芬说:“我真切地体会到‘民心可用’这四个字的含义,也真切地看到党员、群众、驻区单位被发动起来后所产生的能量。”2018年8~9月,笔者还对参与本项目的社工、社区党员、业主志愿者、业委会志愿者、物业公司志愿者等社造亲历者进行了访谈,大家的共识是:利益共同体协商共治,集体行动才是破解社区难题,实现社区繁荣稳定的更佳途径。时光荏苒,“党群益心,睦邻管家”社团已在锦绣社区的大地上开枝散叶,如今回头看去,这个被“逼”出来的社区营造项目的故事是值得分享给读者的。

一 社区能人

发动居民的许多事情最终朝好的方向发展,往往需要一个契机,这种契机被社工把握了,就是我们常说的因势利导。

——跳蹬河街道锦绣社区党委书记陈芬(访谈)

2017年5月,九龙仓御园小区发生了一场较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小区业主们称开发商未与业主协商,单方面制定1000元“天价”月租停车费的规定逼业主接受,并指使旗下物业公司阻拦所有抵制该规定的业主们开车回家和出门,先后引发多次群体事件,直接参与达数百人,涉及人数超过5000人,当时各媒体也报道了这件事。该事件是典型的业主、物业公司、开发商之间站在各自权益立场上产生的重大分歧,三方均认为自己是合法的。从社区开始向上,街道、区房管局、区发改办……越来越多的部门介入到协调工作中,公安派出所则疲于应对经常性的业主车辆被物业公司阻止进门的报警,牵扯了大量人力。此事最终在各部门努力协调下暂时得到平息,但付出的代价是比较大的。不过这也是后来该小区业主们开始第二次寻求成立业主委员会的导火索之一,多数业主认为一年前小区第一次筹备业委会因某种阻力而“流产”了,当时就寒了不少热心业主的心,但现在看来,若没有一个自己的法定组织,很难跟开发商和物业公司实现平等对话,也阻碍小区品质的提升。

当跳蹬河街道锦绣社区收到九龙仓御园小区业主们希望成立首届业委会的联合申请后,为了尊重多数业主的共同意愿,锦绣社区“两委”便在跳蹬河街道的带领下积极介入协助。当时社区恰好在推进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工作,于是,协助小区业主筹备九龙仓御园首届业主大会成为社区环物委面临的第一项任务,也是第一次考验。社工介入后,该小区的首届业主大会筹备工作得以有序推进,这时出现了一个比较积极的现象,在该小区成立业委会这一过程中,一些业主骨干开始涌现出来,引起了锦绣社区社工们的注意。

年过花甲的江世元是九龙仓御园小区一位热心的业主,退休后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小区事务。看着广大业主与物业公司、开发商之间越来越深的隔阂,心里很是不安。九龙仓御园本是一个品质相对较高的楼盘,但业主与物业公司若长期不和,甚至个别业主采取不缴纳物业费的方式和物业公司对抗,必然会导致小区品质下降,受害最深的是业主自己。可自己孤掌难鸣,怎么办呢?江大爷把困惑向社区讲。

此时,另一位九龙仓御园的业主马瑞成也进入锦绣社区社工的眼帘。马瑞成是一位律师,民主党派人士,同时是一个社会组织的领导人,看着自己居住的小区乱了心里也很着急。随着九龙仓御园业主要求成立业主委员会的呼声越来越高,马瑞成志愿为业委会筹备组提供了法律服务,后来又为筹备组制订“三个文本”提供了专业意见。当锦绣社区的社工找到他交流时,马瑞成说,物业公司有误解,担心小区成立了业委会后公司会被炒,其实只要与业主及时互动,服务效果好,业主自然会选择他们公司,投票结果不是靠某一个或几个业主左右的,作为一家大型港企旗下的公司,他们应该有这样的自信。一个小区成立业委会的目的不是为了炒物管,而是为了使业主与物管之间的合作与监督机制更加完善有效。

封伟,一位颇有文化特质的青年人,他也是九龙仓御园小区的业主,他亲眼见证了一年多前该小区业主第一次筹备业委会的“滑铁卢”。封伟爱这个小区,面对自己小区越来越多的问题,他感到硬件品质在成华区排前10名的一个小区,如果就这样散了人心不仅可惜也令人痛心。“这一次,御园再也经不起失败了。”封伟说,“热心业主们不计个人得失,付出了这么多心血,若再失败,将来再不可能有人愿意出来承头筹建业主委员会。我们这个小区的命脉将长期掌握在别人手里,而不是业主自己。”

随着社工的持续引导协助,九龙仓御园小区越来越多的业主志愿者加入到筹备首届业主大会工作中,该小区陆续涌现了秦先凤、徐代荣、稼骏、蒋松林等一批业主骨干,他们以楼栋为单位,自发成立了各楼栋的业主微信群,甚至自发推选了楼栋长。这种现象既让锦绣社区的社工们始料不及,也暗暗感到惊喜,始料不及的是该小区居民自治意识的萌芽形成这般迅速、这般旺盛,惊喜的是因势利导地为整个社区孵化培育一个环境和物业管理领域的社团的条件正在逐步成熟,一旦将这些社区能人有效地组织起来成立社团去开展工作,所起的作用绝不止于1+1=2。“业主在小区里比社区干部有着更广泛的人脉,而且更容易被别的业主视为利益共同方,因此由社团的志愿者骨干去开展工作,往往比社区干部更容易被居民接受。都是邻居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锦绣社区党委书记陈芬这样说。或许,这既是破解锦绣社区环境和物业管理难题的途径之一,也是刚刚挂牌成立的锦绣社区环物委摆脱困境的途径之一。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6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引语
  • ◎案例概述
  • 一 社区能人
  • 二 组织的构建和扩大——益起来
    1. (一)社团雏形
    2. (二)可以做什么
    3. (三)他们做了哪些事
  • 三 宗旨认同和建章立制
  • 四 结束语:他们留下了什么
  • 我们所理解的社区营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