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职工社区的“社造之路”

关键词

作者

周琳 2015年乐山师范学院社会工作专业毕业,一直在社工行业工作,现任成东社工团队负责人。
成都市龙泉驿区成东疗养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职工社区的“社造之路”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职工社区的“社造之路”

◎引语

“喜欢自己的社区很容易,但是付出行动的喜欢却很难。我热爱宁江社区的一切,但爱的包容不代表我能对她的不完美熟视无睹。因此行动才是最完美的‘爱’的表达。”

◎概述

2016年初,非本地居民的“我们”昂首挺胸地带着“专业社工理论”,怀揣着一份社工情结踏入宁江社区,从此开始了漫长曲折却收获颇丰的社造之路。借着“成都市城乡社区营造可持续总体营造行动优秀案例撰稿人”的培训机会,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希望将我们社工团队即所谓的“社工精英”从外部介入一个职工老旧社区,执行一线社工服务,通过近两年社造探索的所思所想,以及一些小小的经验用文字记录下来。这个案例如果能够给予大家一些感悟,那么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一 “宁江社造”的铺垫

(一)前期摸索

宁江社区位于十陵街道灵龙路564号,临近三环路,交通便捷,占地0.24平方公里,辖区内现有医院一家、小学一所、幼儿园一所,配套设施相对齐全。现有居民8183人,0~14岁儿童383人,45岁以上女性1711人,55岁以上男性1071人,60岁以上老人1927人,党员800余人。60岁以上老年人占社区人数的30%,45岁以上群体则占社区人数的52.5%,因宁江工厂属于有害工厂类,女性45岁、男性55岁就可以办理退休,因此它是一个退休群体年轻化的老旧院落。

2016年初,宁江社区引进了第一家社会组织成都市龙泉驿区成东疗养院(以下简称成东),由成东的社工部运营宁江社区的日间照料中心(以下简称宁江日照)。宁江日照坐落在宁江社区院落里面,紧靠着其他院落楼栋,对于社区居民来说非常便捷。所谓的日间照料中心就是为社区需要帮助的老人提供膳食供应、个人照顾、保健康复、休闲娱乐、精神慰藉、紧急援助等日间服务的内容。

这些服务成东社工团队开展得如火如荼,10个月的时间宁江社区居民基本知道了社区有个宁江日照,也知道了成东社工。成东社工团队用了长达一年的时间驻扎在宁江社区。这一年里,除了宁江日照日常开展的一系列活动外,成东社工努力链接内外部资源,针对社区住院老人及其家庭向成都市民政局申请专项项目,取得10万元资金,开展了长达1年的社工服务;针对社区青少年向社区申请公服资金项目,取得1万元资金,开展暑期夏令营服务。在执行这些项目的过程中,同社区不同年龄阶段的群体逐步拉近关系,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认知度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2016年6月,成东社工团队开展了第一次名为“我心飞扬”的情绪疏导小组工作,小组的服务对象是一群照顾家中老人的社区中年群体。在策划这次小组工作时,整个团队都觉得是一件很简单的活动,认为这就是带着老人做游戏放松的过程。在对服务对象进行界定时,大家并未意识到范围太过模糊宽泛。第一次小组活动,在团队规则建立之时,发现小组成员的目标很难达成一致,有些老人认为小组的最终目标就是“高兴”,有些老人认为小组的最终目标是“交朋友”。专业社工因对小组成员的筛选范围过于宽泛,造成第一次小组活动缺乏核心目标,看起来丰富却并未实现基本目标,对于整个小组最后的目标实现十分不利。发现这个问题后,社工团队经过紧急调整,重新对小组成员进行一对一接触,将服务对象范围限定为照顾家中重病的退休社区中年群体(45~50岁),有一定焦虑感和无力感的一群人。在重新筛选符合范围的小组成员后,再次启动了小组工作,专业社工明显感受到小组工作的开展变得顺利,目标清晰明确,成员的转变也可量化。

这次小组工作遇到的问题,给成东社工团队很多反思,他们总结道:成东社工虽然看似提供了除养老服务以外的其他服务,活动非常丰富,但是真正的社工专业性并未体现出来,“社区”的改变也微乎其微。为此,成东社工团队开始聘请社工督导,采取激励制度,鼓励项目成员考取社工证、专业再学习,也链接资源去参加各类社工培训提升自身的专业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

其实,相对而言,2016年社会工作这个概念对于社区以及整个社会来说,还太新、太过陌生。在成都这片土地上,社会组织虽然在政府购买专业服务,并嵌入社区治理,但是不管政府还是社会组织他们的社区治理还属于“入门级”,大多停留在社区开展文娱活动、志愿者服务等层面。政府部门和社区并未真正意识到社会组织能够在社区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当然,成东社工团队也处于摸索阶段,在这个团队里,只有一个专业社工,其他的大多是非专业出身,有养老护理专业的,也有社会学专业的,所以也不知道小组工作、个案工作、社区工作这三大社工专业方法,更不知道“助人自助”“增能赋权”等社工专业的价值观。整体来说一个专业社工虽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但受实践经验的限制,在做活动方面仍是传统的施行“公益活动”“志愿服务”。

2016~2017年,成东社工团队开展了近50场活动,主要是小组工作、个案工作和社区文娱活动。在休闲娱乐方面丰富了社区居民的生活,切实满足了居民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居民的参与。通过这样的探索,活动并未脱离社工“亲力亲为”“志愿服务”开展活动的本质,社工是活动的组织者,社区居民在活动中只是参与者、附属者,但整个团队的专业实践能力有很大的提升,社区参与逐步落实,同社区多元力量建立了初步联系,为后来的社区整体营造打下基础。

(二)矛盾凸显

随着各类服务的逐渐推进,成东社工团队虽然能够感受到社区职能在不断增强,社区基层治理也在发生变化,团队所做的努力也逐渐得到居民的认可,但同社区“两委”的关系却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因为各种摩擦,变得剑拔弩张。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成东社工团队对社区的态度:成东社工团队努力为社区居民提供各种服务,做个活动,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社区不帮忙就算了,凭什么让我们把活动的简报发给你们?凭什么让我们为社区提供各种活动资料?成东社工团队和社区是平等的,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受社区差遣。

社区对成东社工团队的态度:社区的工作也很繁杂,成东社工团队不是来帮社区分担工作的吗?让成东社工团队做点事怎么啦?社工是什么专业?不就是做活动的时候拍个照片、写个简报吗?社区自己就可以做!

以上两方的态度可以发现:社区“两委”日常社区事务非常繁琐,平均年龄35岁,学历普遍不高,拥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但缺乏对“社会工作”概念的理解和认同。对于社区来说,成东社工团队在社区开展服务从某种意义上增加了他们的工作负担。成东社工团队是一群接受过专业的社工知识培训且平均年龄在2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但缺乏社会经验。成东社工团队的本职工作也是繁琐的,档案管理和项目服务开展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对于社区提出超出社工本职工作以外的事务,经过一段时间的服从,长此以往,心生怨言也是情理之中。所以站在双方的立场上来分析,彼此的态度和想法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

双方的矛盾持续了近3个月,虽未造成什么不良影响,但不利于双方合作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究竟是怎样一个契机,让双方签订“停战协议”,开始友好合作的呢?

说起这个契机,要提到龙泉驿区民政局为响应成都市民政局颁布的《成都市民政局关于切实做好我市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工作的通知》(成民发〔2014〕7号),鼓励社区“两委”提升社工专业知识,积极报考社工证,同时为社区“两委”提供社工证考前培训。在上级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宁江社区“两委”对“社会工作”概念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在他们准备社工证考试期间,借着这个共同话题,成东社工团队和社区“两委”一起备考,相互提供参考资料和考试经验,矛盾逐步缓解。

后来,由成东社工团队牵头发起了每月1次的“社区烦恼茶话会”,邀请社区“两委”共同参加。每月1次的茶话会,都会拟定一个主题,如:我有话对你说(双方矛盾处理)、你在烦什么(工作烦恼倾诉)、工作需要效率(如何提高工作效率)、活动主题讨论(共同制定社区活动:端午节、重阳节等)。通过这个定期的“社区烦恼茶话会”,成东社工团队和社区“两委”的关系像坐火箭一样急速上升。而这样的变化在茶话会的分享总结会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备受感动。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6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引语
  • ◎概述
  • 一 “宁江社造”的铺垫
    1. (一)前期摸索
    2. (二)矛盾凸显
  • 二 “宁江社造”的起步
    1. (一)初识“社区营造”
      1. 1.文化的需求
      2. 2.环境的需求
      3. 3.社区治理的议题
    2. (二)初涉“宁江社造”
  • 三 “宁江社造”的发展
    1. (一)路径发现——宁江“三迁三入”历史
    2. (二)能力培训——策划与执行
    3. (三)宁江社区“社造”成果
  • 结束语
  • 我们所理解的社区营造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