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引论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引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引论

第一节 选题背景、研究现状及研究意义

一 选题背景

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的第二章“语言学的材料和任务”中指出了语言学的三个任务:

第一,对一切能够得到的语言进行描写并整理它们的历史,即整理各语系的历史,尽可能重建每个语系的母语;

第二,寻求在一切语言中永恒地、普遍地起作用的力量,整理出能够概括一切历史特殊现象的一般规律;

第三,确定自己的界限和定义。

第二个任务自现代语言学诞生至今始终是西方语言学研究的重要任务。无论是历史比较语言学还是结构主义语言学,都把视野延伸到自20世纪中叶至今影响甚远的生成语言学上,无论是生成语言学主张的“一套先天的语言普遍原则”假说,还是与其相对的另外两大阵营——功能主义语言学和语言类型学(刘丹青,2003:18-21),都是如此。

汉语是分析性语言,结构助词在虚词中使用频率最高,它是句法结构的标志。在词与词组合成短语,进入语境实现为句子的过程中,相关成分之间的关系往往通过结构助词来协调组织。在汉语句法机制中,结构助词还起着顺序调整作用、成分作用、短语性质及范围的标记作用;在语用层面,结构助词标记了成分的指别或描述性功能、成分的被凸显性质、不同成分之间的关联程度等。长期以来,学界对现代汉语三个结构助词“的”“地”“得”的研究日趋深入,其作用机制也越来越深入地被阐释。因此,既有结论不仅有检验的必要,更需要深化提炼,并在多个角度下加以观察,使相关研究更为全面。

“地”是现代汉语状语的标志,对它的隐现规律展开进一步探究的重要性体现在:其一,状语内部复杂,限制性状语与“地”具有排斥性,而描写性状语与“地”的关联较为复杂,以往学界较多关注定语标志“的”,既为本书研究提供了方法和思路,也给本书的研究留下了巨大的学术空间;其二,汉语是较为典型的分析性语言,重语序和虚词两种语法手段的运用。尽管语序在语言组合中是更为基本的方式,但虚词对语序的作用亦不可忽视。虚词在隐现、替换的同时往往也意味着原来的句法结构、语义和功能发生了改变。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在解码过程中,虚词决定了听读者的理解策略。比如,人们在听到“和”的时候,可以瞬间完成前后成分联合关系的形成,同时对即将听到的内容的结构和功能形成预判,尽管在实际表达过程中由于语误等特殊原因并不完全正确。更重要的是,结构助词不仅提示了句法结构的特征,其自身也有特殊的语义和语用功能,需要全面分析各项功能在语言使用中的作用方式,形成动态而全面的认识。

对现代汉语状语标志“地”的研究延续了汉语语法研究中重视虚词的传统,这是构建汉语语法理论体系的必要工作。同时,对“地”的深入研究有助于汉语语法和语法史的研究,并延伸到民族语言学领域,对以分析性语言为主的汉藏语系研究发挥作用。

二 现代汉语状语研究整体现状

关于现代汉语状语的研究文献非常丰富,就本书的研究而言,涉及对状语的整体认识、状语的语序、状语标志“地”的隐现研究三个问题,以下依次进行概述。

(一)对状语的整体认识

国内学界对状语的界定可以溯源自《马氏文通》关于“状字”的记载,只是处于草创初期的《马氏文通》将“状字”等同于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成分,既可以指副词,又可以指句子中的状语,概言之,就是把词类与句子成分做了等同化处理。此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学界黎锦熙、刘世儒(1957:24)、王力(1954:44-55)、吕叔湘(1956:19-21)和丁声树等(1961:48-51)均对状语有详细的论述,更多使用的是“附加语”或“修饰语”等称法。在《暂拟汉语教学语法系统》中,“状语”这一称法才被确定下来。朱德熙先生的《定语和状语》从结构主义语言学角度对现代汉语中的状语进行了全面的探讨。此后,朱德熙先生的《语法答问》(42-58)也深入地分析了状语问题,并指出“修饰语本身的性质”、“中心语的性质”和“整个偏正结构的性质”是分析状语时应该考虑的因素,明确表示一个偏正结构里的修饰语是不是状语应该结合整个结构的性质进行考察。

在这一研究思想的影响下,方言学领域与民族语言学领域对状语的观察与描写都更趋于细致,成果丰硕。学界对状语的研究广泛而深入,这一研究是从句法功能分类、语义分类、语用分类、其他状语的小类这四个方面展开的。

1.状语的句法功能分类研究

朱德熙(1984:26-40)根据词类和结构形式将状语分为“10+1”类(其中的“1”为递加的状语,它其实是前10种的组合),分别是副词作状语、有连带成分作状语、形容词作状语、“……似的”作状语、名词作状语、主谓结构作状语、代词作状语、联合结构作状语、数量词作状语、介词结构作状语和递加的状语。此后,李临定在《现代汉语句型》(1986:39-46)中把介词短语界定为句子的必有成分。如“我们要为大家着想”中的“为大家”。赵淑华(1992)将这种观点运用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句型教学上,将状语视为句型成分要素进行教学。类似地,邵敬敏(2003)提出了“句子状语”和“短语状语”的概念,以此作为标准,“高举红旗”中的“高”是短语状语,而“她非常漂亮”中的“非常”是句子状语。

2.状语的语义分类研究

刘月华(1983)在将状语分为描写性状语和限制性状语后,又将描写性状语分为三个小类。第一类M的作用是描写动作者在进行某一动作行为时的表情、姿态以及心理活动,这些语义内容往往是人的感官可感知的。第二类M的作用是描写动作变化自身,它主要描写动作变化的状况、方式等语义内容。第三类M的作用是描写动词后面的宾语。刘将非描写性状语分为六个小类:表示时间词、副词、介词短语,表示语气(副词),表示目的、关涉、依据、协同(介词短语),表示空间、处所、路线、方向(处所词和介词短语),表示对象(介词短语),表示否定、重复、程度、范围、关联副词。邢福义(1996:98-106)将状语分为状况类和物体类两个大类,两个大类各分若干小类,如表1-1所示。

表1-1 邢福义先生对状语的分类

齐沪扬(2005:223-229)总体继承了刘月华(1983)的分类方式,只是把“限制性状语”称为“非描写性状语”,如表1-2所示。

表1-2 齐沪扬先生对状语的分类

3.状语的语用分类研究

状语的语用分类成果较多,除上文的描写性分类与限制性分类就是从语用角度进行分类之外,其他学者也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方式对状语内部不同成员语用功能进行了讨论。比较重要的是,徐烈炯、刘丹青(1998:68-71)对汉语话题的分析涉及了状语的话题功能,张谊生(2000:235-276)对副词状语的预设语用功能进行了分析,袁毓林(2003)在对焦点指示问题进行讨论时也对状语的焦点指示功能做了简要分析。

4.名词或动词充当状语研究

相比于形容词状语,汉语中较为特殊的是名词与动词充当状语。对动词状语的研究代表文献有孙德金(1997)、高增霞(2004)和朴正实(2003);对名词状语的研究以何乐士(1997、2000)、王利(2006)、李珊珊(2008)和张文(2009)为代表。

5.跨语言比较研究

方言学与民族语言学的学者在田野调查中均将状语及相关问题作为调查项目,除“方言词典”丛书、“民族语言简志丛书”和《中国的语言》等书籍外,不少方言学与民族语言学的专项研究中亦对状语问题有所关注。较有代表性的包括:戴庆厦和胡素华(1998)、肖萍(2006)和李春风(2012:280-285)等。

从上述研究来看,学界对状语的研究日趋精细,这为状语的相关研究奠定了基础。但是相比于汉语,以张道真(2002:552-558)为代表的英语语法书籍中对英语中的状语分类则较为简单。该书将其分为时间状语、地点状语、条件状语、方式状语、原因状语、目的状语、让步状语、比较状语和结果状语九个小类。这对我们进行汉英对比研究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其积极价值在于有利于主要状语类型的比较分析,而消极价值则在于两个方面,一是给部分小类进行对应性的研究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二是分类精细程度不同导致个别小类的归并不尽相同。

(二)状语语序问题的研究

这一研究主要从状语的组合方式、状语的移位问题、不同类型状语的语序以及认知解释四个方面进行。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9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选题背景、研究现状及研究意义
    1. 一 选题背景
    2. 二 现代汉语状语研究整体现状
      1. (一)对状语的整体认识
      2. (二)状语语序问题的研究
      3. (三)关于状语标志“地”的隐现研究
    3. 三 本书的研究意义
  • 第二节 基本思路和研究方法
    1. 一 研究对象
    2. 二 主要内容
    3. 三 研究思路
    4. 四 研究方法
  • 第三节 本书的语料来源及相关说明
    1. 一 语料来源
    2. 二 相关说明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