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副词作状语与“地”的隐现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副词作状语与“地”的隐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副词作状语与“地”的隐现

学界对现代汉语副词与“地”的组合规律已有关注,成果颇丰。朱德熙(1961)率先提出并深入研究双音节副词后的“的(地)”,其文中的结论可以概括为:单音节副词不带“的(地)”;双音节副词带与不带“的(地)”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不带,另一类可带,可带的条件“好象是自由的”。这一论述为以后的研究打开了大门。自此数十年间,不少学者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刘月华(1983:304-308)将状语从语义上分为描写性与限制性两类,指出限制性状语一般不带“的(地)”。她进一步对副词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分析,其结论与朱先生所得结论类似:描写性状语的副词后面用不用“地”,多数是自由的,但以不用“地”为最多。此后代表文献有杨德锋(2002),他在文中对副词作状语带“地”的问题做了定量分析,结果发现只有情态副词、程度副词、时间副词、语气副词等作状语时可以带“地”,认为“地”的隐现主要与音节、副词构成方式和修辞三个因素有关。张谊生(2012)则进一步对现代汉语副词状语标记的“选择”进行了考察。张将“副词+的(地)”的使用分为混用、当用、选用和习用四种情况,并从意义和功能两个角度分析上述四种情况,认为当用、选用、习用三种用法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同时,“副词+的(地)”(张认为是“附的副词状语”,这一提法与本书的主张不同,笔者注)有评注性、限制性和描摹性三大类,表达效果也对应为主观化的摹状情态、描述性的限定方式、形象化的描摹特色。

现有的成果为本章的进一步考察奠定了坚实基础。既然单音节副词不带状语标志“地”,本书将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继续深入探讨双音节副词的小类与“地”的隐现问题,从功能上对副词带“地”的规律进行解释。对于“双音节副词+地”结构的功能,本书认为“地”的起点应该是描写性的标志,可以在这一基础上,对该结构的功能进行同一性的阐释。

本章的思路如下:

承继第二章小结,总体看,汉语中存在四类标志,除关系标志和不发达的词性标志外,还有“了”“着”“过”等时体意义标志,以及标志焦点作用的副词“连”“甚至”“就”“尤其”“特别”“特别是”等语用标志。由本书第二章的观察可知,“地”是关系标志与语用标志(至少是兼具语用功能)。因此,文章首先对“副词—谓词”构成的偏正结构进行描写,这是因为在这一结构中出现的“地”是一种关系标志,其作用是表明附属性成分与核心成分的关系。然后在句法关系的基础上,以副词的语义类别为基础建立起“必现—可现—必不现”的变化链,从中找出相应的语言规律。

从语言编码角度看,标志是语序的补充手段。在分析过程中,语用因素的处理需要受到重视。它存在于结构内部与结构整体所处的句法位置两个层面。在汉语中,“飞快地跑—跑得飞快”可以看作句法方面性质一致,从语义上二者都在对“跑”进行描写,二者构成的根本对立是语用对立。状语“飞快地”是谓词核心的修饰性信息,而补语往往是句子的焦点所在。就副词而言,其“纯状语性”使我们不必关注其结构内部的语序变化。但是,从另一个层面看,状语在语序链中有句首、句中和句尾三种情况,对“地”的隐现则有重要影响。如:

(209)a.我忽然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CCL)

b.忽然,我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

c.*我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忽然。

d.我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忽然地。

e.忽然地,我担心起王一生的身体来。

此外,在副词与状语标志“地”的隐现关系中,韵律也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一问题已经在本书第二章第四节进行了初步的观察。

本章主要分析讨论的是不带“地”的双音节副词、可带“地”的双音节副词、重叠式副词、“X地”式副词以及副词连用时与状语标志“地”隐现的相关现象,分为五个小节分别讨论。

由于本章的内容涉及篇章因素,本章的例句同时将必要的上下文引出,特此说明。

第一节 不带“地”的双音节副词

双音节副词在修饰或限制动词时倾向于不带状语标志“地”的有以下五个小类。

第一类是关联副词,这一类关联副词主要由单音节副词构成的有“又”“还”“可”“倒”“却”“就”等,双音节关联副词主要有“其实”“偏偏”等。这些双音节关联副词在组合时不带状语标志“地”。用例如下:

(210)我们得承认应试教育培养了一部分精英学生,但是大部分学生却在这个独木桥上被挤下了水,其实这也很正常,但可悲的是,掉下水的,于是水中再学,浪费了自己、耗费了家庭,减缓了个人的发展。(CCL)

(211)这个需要根据具体网站具体对待,关键词不要刻意的增加或者减少,自然出现即可,一般是5%左右就够了,如果刻意的增加密度,那就会造成过度优化,本来文章中正常出现几次关键词,而你增加很多,造成用户阅读有难度,所以会影响潜在用户的转化率,当然,搜索引擎也不喜欢这类网站。(CCL)

(212)以上关于史学的定义或解说,虽然在文献史上大多是近人或今人确定的,但是从逻辑序列上讲,它们与历史学自身演进的自然历史过程和人们对它加以认识的思想史过程是基本相符的。(CCL)

(213)提出“范式”概念的库恩本人,想揭示在科学发展过程中实际存在的常规与革命、传统与变革之间的那种基本的(必要的)张力。(CCL)

这一类副词的功能主要是关联上下文,有提示改变上文的陈述角度、思路的作用,开启了下文的叙述,从而连接上下文。

第二类是表示时间的副词,主要有“马上”“立刻”“已经”“正在”“刚刚”“曾经”“依旧”“一直”“始终”“终于”“偶尔”“起初”“随时”“一向”“历来”“依然”等。如:

(214)我我一向想象的《蓝碗》和《铁木儿》的作者正是这样的。(BCC)

(215)哲学家回答说:“将无同?”意思是:莫不是同吗?大官非常喜欢这个回答,这个哲学家为他的秘书,当时称为“掾”,由于这个回答只有三个字,世称“三语掾”。(BCC)

(216)枪和炮也是古代发明的延伸,事实上我就知道有人,希望产生出前所未有的惊人威力。(BCC)

(217)经验主义课程观美国的课程改革,德国在本世纪初出现的“合科教学”运动也出于适应科技革命时代的迫切需要。(BCC)

(218)这种思想,中国很少见。中国人讲政治,在职责。只论政府该做些什么事?它的责任该是些什么?它尽了职没有?而并不讲主权在哪里。(CCL)

(219)另一方面,现代达尔文主义认为进化论的综合尚未完成,承认有很多进化生物学的问题还未解决,但,任何新的发现都将不能导致极大地修改已有的综合进化理论的框架。(CCL)

(220)再好的系统也可能漏洞,再说了,审计师测试内控系统是否运转正常也用的是抽样调查的方法,抽样也可能有疏漏的。(CCL)

(221)同国内交易一样,国际交易由黄金作为主要支付手段的,但后来外汇取代了黄金成为主要的国际支付手段,进而推动了外汇交易的出现和兴盛。(CCL)

(222)医学、药学、动植物分类学等领域,各国拉丁学名,新的趋势是用古希腊语的语素构成术语,各国可以按照自己的拼写法加以转写,比方“形态学”,英语是morphology,法语是morphologie……(CCL)

这一类副词的语义主要与时间有关,但也有评述的功能。如例(218)“一向”、例(219)“一再”、例(220)“偶尔”、例(221)“起初”和例(222)“历来”等都有表明说写者对上下文所陈述内容的评述,具有一定主观性。

第三类是语气副词。组合时倾向于不带“地”的主要有“难道”“必定”“反倒”“究竟”“毕竟”“只好”“未免”“必然”“的确”“也许”“横竖”等,在语气副词中也有少量副词可以带状语标志“地”,主要有“当然”“公然”“大概”“明明”等。用例如下:

(223)但是在后期墨家看来,庄子所说的就是“言”,其本身就是批评别人。如果“言尽悖”,庄子的这个言就不悖吗?如果一切批评都应当受到谴责,那么庄子的批评就应当第一个受到谴责。(CCL)

(224)无论是所谓历史的两重性,还是所谓历史学的两重性,都根源于个体属性意义上的“人”的两重性。(CCL)

(225)职业科学家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发展了不少有特色的编史纲领,但还没有哪一个纲领能够一以贯之地运用到所有的学科和所有的历史时期,这就是为什么近半个世纪以来由职业科学史家编写的科学通史那么稀少的原因吧。(CCL)

(226)最后,我心一横,突围是死,不突围亦是死,是死干脆拼死向外突吧,死了也能落个国民党“忠臣”的名声。(CCL)

(227)王安石下台,司马光上台以后,下令凡是新法全部废除。大家认为司马光太意气用事了,起码有些法是好的嘛!至少有些应该留着,可是司马光不管,一概废除。(CCL)

(228)我们并不赞成与社会利益、社会秩序背道而驰,为所欲为。在现实生活中,在某些受教育者身上,存在与社会发展需要逆向或异轨的个性化要求,例如,损害社会利益和破坏社会秩序的极端自私自利倾向和无组织、无纪律的无政府主义思想,这是完全背离教育目的的。(CCL)

上述例句表明,语气副词同样有较强的主观评述功能,其语用功能有表示强调的“横竖”“的确”,也可以是表反问,如“难道”,还可以表猜测或不确定,如“也许”。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2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不带“地”的双音节副词
  • 第二节 可带“地”的双音节副词
  • 第三节 重叠式副词与“地”性质的进一步探讨
  • 第四节 “X地”式双音节副词
  • 第五节 副词连用与“地”的隐现
    1. 一 副词与副词的连用
    2. 二 双音节副词与非副词的连用
    3. 三 不同层次带来的影响
  • 第六节 小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