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四种短语与“地”的隐现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四种短语与“地”的隐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四种短语与“地”的隐现

在第二章和第三章,本书已经考察了现代汉语中名词、代词、动词、形容词和副词与状语标志“地”的隐现规律,论述了从“地”的语义标志、语用标志和关系标志这三种不同角度得到的认识。同时,本书在第三章对比“地”与“-ly”时,也对“地”的语缀性质进行了讨论。这为本章的进一步分析提供了参照。

毫无疑问,第二、三章所论述的情况是较为简单的“词类—标志”的关系,那么语言编码更趋复杂的“短语—标志”的关系就逐渐浮现出来了。尤其是在第二、三章的小结中,本书都提到了多项状语连用时“地”的隐现情况,那么这个现象在“短语—标志”层面又是如何表现的,也就成为本章在考察量词短语、比况短语、固定短语和主谓短语时,需要继续关注的问题。

以下逐一考察各类短语与“地”的隐现现象。

第一节 量词短语与“地”的隐现

本小节研究对象为量词短语,从形式上包含数词与量词的组合及其重叠形式充当状语,如“打翻、地打倒”,也包含数量短语与核心名词组合后再出现在状语位置上的情况,如“地精心照料老人”。单从语用功能看,量词短语有指称功能,也可以进行陈述和描写,这是量词短语的复杂性所在。以这个认识为切入点是本节的思路所在。

认识量词短语与状语标志“地”的隐现规律是本节的研究目的。对该问题的探究有助于深入了解量词短语描写性功能的落实规律,有助于分析量词与量词短语在陈述与指称的跨词类连续分布中的位置,从而对描写性状语的小类形成具有同一性的认识。关于量词的定指和定语标记功能,石汝杰和刘丹青(1985)、刘丹青(1986、2005)、施其生(1996)、周小兵(1997)都有过相关的论述。上述文献主要涉及的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和汉语方言中的量名结构独立使用并表示有一定意义的现象,而在量名结构中的量词就兼有定指和定语标记功能。

量词短语重叠形式是描写性状语的一个小类。“地”是一个描写性状语的标志,与之相对的限制性状语多不用“地”,但即使是描写性状语也不是必须使用“地”。本书所论及的量词短语与“地”的隐现规律比较复杂,主要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当量词短语为非重叠形式时,“地”一般不出现在量词短语的后面,名量词和动量词均是如此。如:

(381)他砸在办公桌上:“你为什么这般狠毒?为什么没有一丝宽容善良之心?你为什么要对她穷追不放……”(《蒋经国与章亚若之恋》)

(382)我在法国听课,发现法国老师都能神聊。(《饶舌的法国话》)

(383)他在以后的几个月中,写出八万多字的材料,对于强加给他的那些“罪名”,逐条摆出事实予以反驳,再次要求对他所犯的错误进行全面审查,作出正确的处理。(《一个真正的人——彭德怀》)

与“地”组合构成下面的例句都不合规。

(384)*他一拳地砸在办公桌上

*我在法国多次地听课

*一口气地写出

同样,上述量词短语也很难进行语序的变动。如:

(385)*一拳/一拳地,他砸在办公桌上—*他砸在办公桌上,一拳/一拳地

*多次/多次地,我在法国地听课—*我在法国地听课,多次/多次地

*一口气/一口气地写出—*写出,一口气/一口气地

当量词短语与“又”组合时,整个组合表示动作行为的重复,这时量词短语同样不加“地”。如:

(386)发生在北京的口罩事件又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CCL)

(387)大顺一拳就挥过去,重重的打在若鸿的肚子上,又一拳/*又一拳地挥向他的下巴,再一拳捶在他胸口。(CCL)

(388)现在他一把把飞行包从店的这头扔向那头,它从墙上弹下来,落到一个梳妆台上,他扑过去把它打翻到一边,不及落地,踢飞了它。(CCL)

(389)安葬了妻子,将年幼的儿子送到父母身边,杨思齐埋进了他的研究之中。(CCL)

当仅仅为量词自身重叠作状语时,量词重叠式表示“遍指”意义,“地”也不出现。如下各例:

(390)再加上她清脆的童音和活泼的表演,所到之处,不曾落空,有人甚至开玩笑说:“这孩子,以后去唱戏一定能唱红。”(《花烛泪诉人间情》)

(391)他这是在开玩笑,开会这几天,他如此。(CCL)

(392)没有人能够准确统计截止中午闭市时到底有多少成交额,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五辆自天津开来的大轿车上济济一堂的卖主都是空手而归,而穿梭于地摊狭缝间的各色买主个个都是囊中如洗。(CCL)

上述现象表明这几类量词短语的限制性较强,与一般的限制性状语相同,它们无须与“地”组合充当状语。

第二种情况是“地”可用可不用。包括当状语为“一+量词”的重叠式“一+量词+一+量词”时,无论是名量词还是动量词,“地”都可用可不用。

(393)客房服务员进来又出去,添咖啡。(《廊桥遗梦》)

(394)我除了对高老师和宋老师解释(当然他们总是能把我的解释驳得体无完肤),我还想去找春红解释,找陈姑娘解释,找同去潭柘寺的另外十个老乡解释。(《伪币制造者》)

(395)别人图省事站在田埂四周“扫射”,你却趿拉着没膝的软泥挨着喷。(CCL)

(396)他仍然迈着沉重的步伐,往返于草甸子上,帮村里那些太老的、太小的和病得爬不起床的人们去扫那救命的硷土。(CCL)

(397)你要愿听,以后我讲下去。(《石门夜话》)

(398)六七岁幼儿大都进入数概念基本形成阶段,能较顺利地点数较多的物体,有些还能按群计数,开始理解数的组成和数的守恒。(《对发展幼儿数概念的几点看法》)

(399)他永远忘不了母亲病危时,是乡亲们把省下的粮食送到他家;他忘不了母亲病故时,又是乡亲们捐钱买来棺木;他忘不了家中的房屋被大火烧毁时,全村人纷纷往他家送粮送东西,好心的大婶把自己的衣服改好后穿到他身上,现在家中居住的两间土坯房屋,还是当年失火时乡亲们帮助盖起来的……(CCL)

(400)三十多位女工自发组织起来,将烧好的稀饭肩挑手抬到大堤上,递到子弟兵手中。(CCL)

“一+量词”的重叠式“一+量词+一+量词”意义在于表达行为方式的重复,具有一定的描写性,其主观性也较强。典型的用例如(398)和(399)两例,从语篇看,两篇都是叙事性语体。(398)这一用例表明计数能力的发展状态,用于表述幼儿逐个逐个计数的特征。(399)这一例则是一个排比句,整个语篇有非常强的情感抒发,用“一+量词+一+量词”来陈述乡亲们接济时的方式,显然此句带有很强的主观性。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9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量词短语与“地”的隐现
  • 第二节 比况短语与“地”的隐现
  • 第三节 固定短语与“地”的隐现
  • 第四节 主谓短语与“地”的隐现
  • 第五节 “地”是不是一个语义功能键
  • 第六节 小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