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 扩张压力、边缘“地利”与时间主权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扩张压力、边缘“地利”与时间主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 扩张压力、边缘“地利”与时间主权

同样是维护自身安全并在军事上保持对竞争对手的优势地位,相比欧洲大陆国家,那时的英国人在这一方面的花费要小得多。他们除了在打造海军战舰上的投资以外,不必像对手那样需要一支常备陆军。在形势所迫,确需调用大规模陆军的情况下,英国人则长期采取在欧陆租借或雇用军队的做法。

跟陆军正好相反,海军曾是维护经济繁荣的一大利器。当欧陆国家的陆军大多数时间驻守根据地,让白银东流,海军战舰却随时待命,控制并守卫着水上商道,创造着政治和经济的双重附加值。对陆军而言,战争与和平之间有一道根本性的分割线:无论宣战还是媾和,都会彻底改变一支陆军的“相态”(Aggregatzustand);而海军,尤其是海洋霸主的海军,情况则迥然不同。即使真的天下太平,海军依然可以履行警察之职,在海上商道保驾护航,让商船免遭海盗之祸。可见,在海军战舰上的投入,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经济角度看,都物有所值。相形之下,陆军顶多在政治上获得回报。这也正是海洋帝国相较陆地帝国而言最为重要的成本优势之一。关于这一点,美国海军将领阿尔弗雷德·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在其名著《海权对历史的影响》(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1890)中有过细述。[]此外,在大英帝国诞生的例子中,我们还看到,英国地处欧洲权力中心之外的边缘位置也是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欧洲大陆那端,法国、普鲁士和奥地利在征战不休中相互削弱,也同时断了各自达致帝国地位之路。而英国则在隔岸观火中崛起壮大。此外,作为欧陆均势的平衡者,英国还控制着这些争霸战争的进程。[]

那些从一个主权国家体系里或者一种由势均力敌的强国组成的多元体(Pluriversum)里脱颖而出建立帝国的努力,几乎都胎死腹中。而与此相反,那些起家于世界政治权力中心之外的边缘地区的,则常常顺风顺水,大获成功。身处中心从一开始就要付出多得多的努力,俾便在强手如林的竞技场上一马当先,形成帝国政权的雏形。在这一条冲向帝国的路上,必然伴随大规模的战争,战争中强大的国家联盟与初具雏形的帝国相对峙,难解难分。在这些霸权战争中,[]要么帝国胎死腹中,要么则像拿破仑的法国和威廉皇帝的德意志那样,在慢慢成形的帝国内部,军队获得主导权。但是,这又让帝国的继续壮大在成本上变得难以承受,同时在政治上束缚了帝国的手脚,让政治行动僵硬呆板。所以,与起家于边缘地区的帝国不同,脱胎于权力政治中心的帝国在其形成过程中,无权坐享前者独有的那种安逸局面:仅仅通过控制贸易流实现帝国统治,而且产出总高于投入。所以,在罗马帝国瓦解之后,欧洲虽然也出现过称雄一时的霸权,却没有一个长盛不衰的帝国。无论是腓力二世到腓力四世时期的西班牙,[]还是路易十四治下的法国,甚至由霍亨索伦家族统一后的德意志,皆因连年征伐而未能成功缔造一个帝国。而且到头来,还将原有的霸权优势也一并葬送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3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