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 霸权和帝国:棘手的区分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霸权和帝国:棘手的区分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 霸权和帝国:棘手的区分

美国政治学家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认为,在多极体系中,所有大国都觊觎霸权之位,并为之尽心竭力,因为它会给人带来最大限度的安全感。然而,这种霸权之争势必会引起体系震荡,毕竟,每个大国在竞争中都会感受到来自他国的威胁,故而更加竭其所能,力求霸主之位不为旁人染指。米尔斯海默把这种恶性循环称为“大国政治的悲剧”。[]他认为,一国只要还想留在强国阵营,就注定无法完全摆脱这一悲剧。

跟霸权国家相比,帝国很少受到其他强国的困扰和纠缠,因而也比霸权更为稳固持久。在帝国的“世界”里,它们避免与那些旗鼓相当的强大行为体角力,而坐观较弱国家之间为争第二排、第三排,甚至第四排席位闹得不可开交。帝国中心还不时出面,充当调停人,避免这些国家因为竞争过烈而大打出手,诉诸战争。正因如此,我们经常会看到:帝国统领的内部疆域太平无事,而霸权控制下的区域剑拔弩张。当然,这绝不意味着,在帝国秩序里压根不会发生兵革互兴、武力相向的情况。实际上,反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难以根除,而且,一般都比大规模霸权战争更加旷日持久。当然,霸权战争一旦爆发,程度会惨烈得多,往往在极短时间内造成各方的巨大损失。但反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是在整体上挑战帝国的秩序本身,相比之下,霸权战争则倾向于让整体秩序走向稳固:霸权战争的结果只是霸权之位易主,秩序模式本身却仍得到冲突各方的认可。[]此外,战争对于帝国和霸权国家的功用各异,这也正是两者的差别所在。

在欧洲,人们对国际政治体系的不信任可谓根深蒂固,毕竟这样的体系极易触发霸权之争。20世纪发生在欧洲的两场惨烈的战争,阻止了陆地霸权国家向陆地帝国统治的过渡。战争结束以后,为了不让霸权之争死灰复燃,欧洲人积极寻求妙术良方。历史已经昭示世人,战争每每得不偿失,即使赢了战争,也难免成为政治和经济上的输家。[]有鉴于此,欧洲人才不遗余力地通过缔结国际条约加强经济往来,特别是借助主权国家的民主化进程来消泯国家之间的敌意,并遏制欧洲内部出现灾难性的霸权争夺。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9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