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 通过军事和商业手段榨取剩余价值的帝国构建模式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通过军事和商业手段榨取剩余价值的帝国构建模式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 通过军事和商业手段榨取剩余价值的帝国构建模式

帝国的诞生,或通过统治空间的扩张,或者通过贸易体系的强化,它们代表帝国在其边缘地带榨取剩余价值的两种不同方式:要么基本上诉诸军事手段,要么以商业手段为主。以军事手段榨取剩余价值的典型例子为草原帝国,而海洋帝国则是商业手段榨取剩余价值的代表。两者的区别不在于其剥削程度,而在于直接暴力的表现程度。在这一点上,草原帝国的程度要远甚于海洋帝国。海洋帝国的核心剥削机制不在于烧杀掳掠,而在于通商和交易。

两个海洋帝国,葡萄牙与其继任者荷兰,采取的都是上述商业榨取剩余价值的模式。[]它们曾经一度垄断了 从非洲东海岸至东南亚广大地区的世界贸易。它们并没有在这些地区大举投资,而是通过广建贸易据点来猎取巨额利润。以葡萄牙人为例,在非洲东海岸和印度半岛,他们取代了阿拉伯商人的地位。阿拉伯人曾在这片土地上拥有密布各地的广泛商贸关系网,结果,不是被葡萄牙人取而代之,就是被后者武力切断。当时,葡萄牙人的对外政策基本上就是在重要的贸易枢纽建立要塞和据点。在这些据点——通常位于半岛上或者近海岛屿——他们只需投入少量的兵力防戍,他们并无意向大陆腹地推进。[]通过这些稳固据点和较大通商港口,葡萄牙人得以与当地统治者建立联系,并赢得了后者对其商业活动的支持。至于改善当地的政治统治和社会结构,助其走上现代化之路,葡萄牙人毫无兴趣可言。

在16世纪初期,弗朗西斯科·德·阿尔梅达(Francisco de Almeida)成为葡属印度的“副王”。当时,他提出了一个方案,按该方案,有鉴于葡萄牙作为蕞尔小国所拥有的实力和机会相当有限的客观现实,他要求派出一支中型舰队,长期镇守印度洋,机动灵活地穿行于葡萄牙所建的各个要塞和战略要点之间。这样一来,一旦某个据点遭到威胁,有限的兵力可以迅速集结到位。由于葡萄牙不愿为辽阔的疆域统治付出过于高昂的代价,于是他们抛弃了在海外建立欧洲人永久居留地的做法。到16世纪中叶,非洲沿岸的白人居民也不过两三百人而已,而分布在印度和东南亚地区的欧洲人定居点,其实也只是为了加强和维护葡萄牙人所建立的战略要点而已。[]

葡萄牙人将印度洋宣布为“mare clausum”(封锁的海洋),[]并从这种海域封锁的政策中大获其利,以此抵消控制贸易空间所需的成本。葡萄牙人把封锁的印度洋看作 一个封闭的领地,他人如若穿行其间,必征以关税和杂费。葡萄牙人引入海洋通行证,即所谓“卡特兹牌照”制(cartazes),实现对东印度贸易的垄断:非葡萄牙商船,必须向葡萄牙海军购买这种许可证(否则就会受攻击)。[]通过这样的贸易垄断,葡萄牙人获得了那些在欧洲极受欢迎的香料,特别是胡椒、丁香和肉桂的定价权,而不必担心商业对手搞低价竞争。而且,如果非葡萄牙商人要参与东印度贸易,必须支付相应的许可证费用才行。葡萄牙驻守在印度洋的舰队,不仅为其要塞和贸易据点保驾护航,也担负落实葡萄牙海上贸易垄断的使命。

在此基础上,葡萄牙海洋帝国称雄一个半世纪之久。在这期间,它始终保持收支盈余。历史学家奥利维拉·马奎斯(Oliveira Marques)写道:“1574年的财政收支表显示,葡萄牙的亚洲帝国(包括非洲东部的据点在内)没有出现赤字,反而盈余8万多克鲁扎多(cruzados,当时葡萄牙的货币),1581年盈余降到4万克鲁扎多,1588年又冲到10.8万克鲁扎多。从17世纪20年代开始,形势急转直下,为对付荷兰和英国等对手,支出与日俱增。即便如此,1620年和1635年分别还有1.5万克鲁扎多和4万克鲁扎多的盈余。”[]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5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