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 关于帝国时代终结论的评析和后帝国空间的问题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关于帝国时代终结论的评析和后帝国空间的问题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 关于帝国时代终结论的评析和后帝国空间的问题

在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的视角里,20世纪是一个始自1914年、终于1989年的“短促世纪”。[]在这一世纪,上演了多少帝国和大国分崩离析的大戏,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实早在一战爆发之前,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和沙俄帝国这三巨头都已是强弩之末,濒临破产。国内动荡不安,体制僵滞不前。在维也纳、圣彼得堡和伊斯坦布尔,三国主政者都在帝国的一个临界点上,不约而同地寻求战争手段以挽狂澜于既倒。然而事与愿违,三国之中没有一个获得成功。沙俄甚至还没有挨到战争结束便寿终正寝。而在圣热尔曼(Saint-Germain)和色佛尔(Sèvres),同协约国集团签署和约的也已是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继任政权了。经历大战炮火的洗礼,从中欧、东欧、东南欧到小亚细亚阿拉伯地区,诸多帝国悉数倒下。只有德国得以幸免,不过它也损失了大片领土,付出了沉重代价。而它得以幸存,或许仅仅因为德国在内部结构上更接近一个民族国家,而非帝国。

有人会说一个由民族国家构成的稳定秩序,完全可以取代帝国秩序。这一说法能否成立很值得怀疑。因为一方面,在一战后的很多新生国家里,国民重新拼凑组合,其民族差异性太大;另一方面,原本推动这一转变的西方战胜国又心思不一,利益各异。虽然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曾大声疾呼,将民族自决原则提上国际议程。但由于美国国会不买账,他也鞭长莫及。于是对欧洲一战之后的国家重建和政权稳定化进程,华府无法施以援手。此外在巴黎和会上,面对与会各方极大的利益分歧,威尔逊无能为力,抱负难展。最后只得两手空空,铩羽而归。[]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7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