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文献综述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文献综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文献综述

本章对已有的相关研究进行回顾和评价,首先对社会不平等和公平感的基本含义、趋势等进行介绍;然后对作为本书基本理论基础的上位理论——社会比较理论和作为下位理论的相对剥夺论以及与之相比较的阶层自利论进行了介绍,以回顾国内外相关的主要观点,并进行简要的评价。本章还对中国社会不公平的研究现状,特别是户籍制度造成的农民工和新生代农民工社会不平等,对户籍与就业、收入、教育、社会保障等进行研究的文献以及户籍对农民工公平感的影响的研究进行了回顾。

第一节 社会不平等与公平感

社会不平等

社会不平等(social inequality)是社会资源配置机制和运行的体现。社会不平等自人类社会产生以来就一直存在,并发挥着资源配置的作用。社会是由一系列社会地位和角色构成的,不同社会地位和角色结构能够让不同的人找到合适的地位和角色,从事不同的工作,社会需要这种分工合作,因此社会的不平等是必然存在且有重要功能的。[]社会地位和角色的重要性不同,对社会的影响力也不同,进而产生了基于不同社会地位和社会角色的等级序列,每一等级在其序列中都有特定的作用;社会成员的能力是有差别的,社会应当鼓励那些有能力、有才干的人承担重要的社会角色,保证其社会功能的有效发挥。对于占据重要的社会地位并确有才干的人,社会应当提供丰厚的报酬以激发其积极性。中国千年以来的“三纲五常”,让大部分社会公民寻找并知道自己的位置,了解自己的角色和社会作用,在各自的社会岗位上发挥相应的社会作用;官僚体制也如此,通过不同级别和角色的设定,让人们接受和为这一体系稳定地工作,保持社会的不平等但同时给予一定的流动机会,在不平等的社会中发展前行。

也有学者认为,社会的不平等并不是社会成员共同的价值趋向或共同的社会需要,资源的稀缺性才是社会不平等产生的最深刻社会根源。例如,马克思认为经济关系的不平等是产生社会不平等的根源;米尔斯强调在经济、政治、军事领域的精英分子占有稀缺资源;达伦多夫则认为权威结构不平等造成社会不平等,社会不平等无法避免。[]社会不平等导致利益的不一致和剥削,是不合理的。处于优势社会地位的社会成员往往利用自己的特权和垄断的资源,剥削地位较低的社会成员。他们占有大量的社会资源,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制定或影响社会政策,为自己提供较高的社会报酬,保护自己的利益。由于缺乏对资源的支配能力和受制于不平等的社会经济关系,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者往往处于被支配地位,被迫遵守由上层社会成员制定的社会规范。

不过,过度的社会不平等也会给社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尤其是过度的不平等会导致经济系统的不稳定和缺乏效率,阻碍经济的发展,阻碍所有社会成员参与到劳动力市场中。[]

当收入差距较大时,大多数的财富由富裕的人群控制,而他们在基本生产生活中的支出比例要远小于相对贫困的大多数人群,这种收入和财富集中形成的不均衡会抑制消费需求和减缓经济的发展。同时,不平等也会给减贫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的阻碍。不平等限制了社会流动的机会,例如贫困的世代传递会导致人们的健康和教育等资源不平等,造成贫困陷阱,浪费人力资源,使社会创新缺乏能力和活力;另外,不平等还会增加社会的风险程度和脆弱性,特别是对于社会中处于不利地位的某些弱势群体,增强其抵抗经济危机的能力,以及从社会风险和经济风险中复苏的难度和时间。所有这些不平等带来的不利,综合发生作用,会造成社会的冲突,并可能导致政治和社会的不稳定,甚至是人们居住和生活的不稳定和不安全。

过度的不平等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主要阻碍,当处于弱势和边缘地位的社会群体的付出不能得到回报时,当一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由他先天的背景和条件来决定时,就说明人们生活在一个缺乏公平正义的社会中。[]

全球社会不平等的趋势和现状

从全球范围来看,收入的分配非常不均等。2010年,占全球人口比例只有16%的高收入的国家(人均年国民生产总值12476美元及以上),占据了全球总收入的55%;而占全球人口比例72%的低收入国家(人均年国民生产总值1025美元及以下),收入占全球总收入的1%。[]

过去20年来,收入分配不平等的现象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大的发展中国家中都在加剧,只是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趋势和表现形式不同。1990~2012年,130个国家中的65个国家都出现了可支配收入差距的扩大,这些国家的人口占到全球人口的2/3。在这些国家中,不平等的程度都或多或少地扩大,包括一些经济转型国家。虽然社会不平等的发展规律呈现“N”形的趋势,即在20世纪90年代不平等的程度有所上升,到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的时候下降或者不平等程度没有继续扩大,但是随后又开始出现上升的趋势。在大多数收入不平等扩大的国家中,不平等都遵循了“倒U”形的规律,即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平等的程度扩大,而在20世纪90年代末不平等的程度开始减小。但是,近年来的不平等变化规律因为地区和国家的不同出现了不同的特点。一般来讲,在20世纪90年代不平等状况程度较低的国家,近年来收入的不平等程度都扩大了,而在少数依然存在高收入差距的国家,不平等的状况出现了一些缓解。也就是说,一些较大的、崛起中的发展中国家和大多数的发达国家都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历了不平等快速增长的过程,包括一些历史上不平等状况较轻的北欧国家。[]

这种收入差距的增长在东欧国家中比较明显。在亚洲国家中,传统上来说与其他的发展中地区收入的差距相对较小;但是亚洲地区虽然正在取得令人瞩目的经济增长和减贫成就,但在很多国家中还是出现了收入差距的扩大,包括农村和城市地区。1990~2012年,在31个亚洲国家中,有18个占亚洲总人口80%以上的国家出现了收入差距的扩大。特别是中国,农村基尼系数(1990年的0.256到2010年的0.352)和城市基尼系数(1990年的0.306到2010年的0.394)都出现了扩大,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是,中国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差距在进一步扩大。[]

公平感

公平感是人们对自己所处的客观现实是否公平的主观认知和判断。罗尔斯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只有当人们都处于“无知之幕”的后面,即每个人都处于一种原始的状态,完全不考虑自身的利益和状况时,每个人才能享有平等的权利;社会和经济不平等做出的制度安排让最弱势的人利益最大化,使所有人在机会平等的条件下都有事可做。[]也有观点强调程序公正,个人效用并不是评价公平是否得到满足的标准,公平旨在保护自由以及权力的行使,而不是满足个人偏好,程序的公正而非结果的公正才是评价公平的核心。只要每个人的基本权利都得到尊重,那么如何分配都是公平的。[]森将个人的能力(capacity)引入了公平概念,认为个人功能的实现,例如健康、自尊、受人尊重、参与等,才能使个人真正享受到利益,使人们获得行使积极自由的权利。有效地实现某些功能很重要,即使这些功能不一定能够实现,但具有实现这些功能的潜能也同样重要。[]

公平感是人们在生活或工作这一微观层面上所感受到的社会公平[],社会不公平感是人们在生活或工作这一微观层面上所感受到的社会不公平。社会生活的内容丰富多元,进行具体研究时必须定下一个范围,本书将从就业公平感、收入公平感、医疗公平感和总体公平感的角度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公平感进行考察,因为这三个方面的公平感都直接关乎新生代农民工的生活、发展需求,是社会分层的主要指标,因而具有优先性。但是,这三个分项公平感所涵盖的社会总体面较窄,考虑到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公平感还受其他领域的影响,故本书也将总体公平感设置为研究的对象。

在本书中,我们将看到,选择相似性和可获得性的参照对象对新生代农民工公平感认知的作用。进而言之,既然公平感是一种主观感受,而主观感受又会极大地受认知主体的价值观念、知识经验、意识形态、世界观等的影响,所以,我们又可以从中看到研究对象的精神世界。这也是本书的诱人之处。

平等和均等,公正和正义,以及公平

平等和均等(equality),是客观、实证性的概念,是对一种客观的分配结果或状态的描述,只能回答不同的个体或群体间分配结果的差别,但并不能回答这种分配是“好”是“坏”,是“合理”还是“不合理”,平等可以用基尼系数、变异系数、泰尔指数等客观测量,但是测量结果只有在同一个价值判断体系下才会有比较的价值和意义。

公正和正义(justice),是一种价值观念和判断,是对分配结果进行判断的价值标准,具有社会规范性,是社会成员和不同群体产生共识和合作的基础,也是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的依据。不同的群体,甚至个体都具有不同的主观价值判断。

公平(Equity)是用公平和正义的价值标准,对分配的结果和过程进行判断。平等的不一定是公平的,公平的也不一定是平等的。绝对的平均主义不仅影响资源配置的效率,而且也会被认为是不公平的。[]同样,不合理和差距悬殊的不平等,也会影响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互动,让社会冲突和矛盾加剧,使社会运行和社会交易的成本上升。

现代意义上的公正理念表现在四个方面:基本权利的保证、机会平等、按照贡献分配、进行一次分配后的再调剂。“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公正对于实现社会发展的基本宗旨、保证社会的正常运转和健康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同时,公正问题也有着重大的学理价值,它涉及对于社会哲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伦理学以及政治学等领域中一些基本问题的理解和具体解释。公正与一定的社会基本制度相连,并以此为基准,规定着社会成员具体的基本权利和义务,规定着资源与利益在社会群体、社会成员之间的适当安排和合理分配。[]

本书中涉及的社会不平等属于平等和均等范畴,不涉及任何价值判断;而讨论的新生代农民工及其对比群体对社会不平等现状合法性认可,即公平感,涉及了公平和正义的范畴。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本书对于公平范畴的讨论只涉及新生代农民工对此合法性认同的特点、原因、影响因素等描述性和探索性方面,没有上升到伦理学、哲学等基本和抽象的层面。

社会比较论

公平感这一理论是在心理学的领域发展起来的。在这一理论中,关键词是公平感,而操作层面的关键词则是比较,所以公平理论又称社会比较理论。在社会比较理论发展的脉络上,费斯廷格和亚当斯是两名做出开创性贡献的学者。

社会比较理论(Social Comparison Theory)是美国社会心理学家L.费斯廷格于1954年提出的一种关于自我评价及亲和行为的理论。他认为个体都具有一种估价自己的驱动力,在缺乏客观的、非社会标准的情况下,便会将他人作为比较的来源与尺度,通过对比来估价自己的态度、能力和反应的适宜性。费斯廷格指出,当涉及个体的情绪和情感时,很难有客观的标准去说明一个人的情感是否适合一种情境,他人的态度、情绪等表现就成了信息的唯一源头,即个体的任何情绪反应的合适程度,都可以通过其他人提供的信息来确定。社会比较的欲望是亲和行为产生的一个原因。该理论的一个基本假设认为,社会比较驱动力是个体亲和的一个有更直接作用的因素,人们总是愿意和自己处境相似的人比较,相似程度越高,社会比较的驱动力就越强。在相互比较过程中,总会产生不确定性,激发一种自己和他人对比的要求。越是处于不确定状态中的人,越要探索他们之间的作用,社会比较的欲望就越强烈,增长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人们合群的欲望。当去掉不确定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比较的要求时,就会减轻亲和的倾向。有两种不同的作用机制可用来解释亲和的倾向性:个人为了减少恐惧,希望亲和;个人为了把自己的情感与他人的情感相比较,以便发现他人是否适度希望亲和。这说明,社会比较是个体亲和行为强有力的动机之一。社会比较理论主要关注比较的维度、对象、策略、动机及结果等方面。

将公平的内涵注入社会比较理论的是美国心理学家约翰·斯塔希·亚当斯。基于他的研究,公平理论又被称为社会比较理论。该理论是研究人的动机和知觉关系的一种激励理论,认为员工的激励程度来源于对自己和参照对象的报酬和投入比例的主观比较感觉。20世纪60年代,亚当斯有一系列研究成果发表,在他的《工人关于工资不公平的内心冲突同其生产率的关系》(1962年,与罗森鲍姆合写)、《工资不公平对工作质量的影响》(1964年,与雅各布森合写)、《社会交换中的不公平》(1965年)等著作中,侧重于研究工资报酬分配的合理性、公平性及其对职工生产积极性的影响,形成了社会比较理论/公平理论。公平理论认为,人能否受到激励,不但受他们得到了什么影响,还要受他们所得与别人所得是否公平影响。

这种理论的心理学依据,就是人的知觉对于人的动机的影响很大。他们指出,一个人不仅关心自己所得所失本身,而且还关心自己与别人所得所失的关系。他们以相对付出和相对报酬全面衡量自己的得失。如果得失比例和他人相比大致相当,就会心理平衡,认为公平合理,心情舒畅。比别人高则令其兴奋,是最有效的激励,但有时过高会带来心虚,使其不安全感激增。低于别人时则产生不安全感,心理不平静,甚至满腹怨气,工作不努力、消极怠工。因此,分配合理性是激发人在组织中工作动机的因素和动力。

当人们感觉受到不公平待遇时,在心里会产生苦恼,呈现紧张不安,导致行为动机下降,工作效率下降,甚至出现逆反行为。个体为了消除不安,一般会出现以下行为措施:通过自我解释达到自我安慰,营造一种公平的假象,以消除不安;更换对比对象,以获得主观的公平;采取一定行为,改变自己或他人的得失状况;发泄怨气,制造矛盾;暂时忍耐或逃避。这一理论还认为,公平与否的判定受个人知识、修养的影响,即使是外界氛围也要通过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的改变才能够起作用。

公平理论最大的贡献,在于将公平感这一主观心理过程用社会比较的观点加以客观化描述和解释。公平感显然是一个主观判断的过程,而其主观性的重要体现就在于参照对象的选择。理解和把握人们公平感的核心,就在于理解他们在公平的社会比较过程中选择参照对象的规律。[]

公平理论认为,公平比较最重要的参照对象是他人,但有时也会以自己过去的工作经验为参照对象。之后,Oldham等人认为,除了他人和自己外,人们做公平比较时,还有一类重要的参照对象——系统(system),即与组织的承诺(比如薪酬)进行比较。[]Kulik和Ambrose提出了参照对象分类的时间维度,认为与参照对象的比较在时间跨度上可以分为三类:过去、现在以及可预期的将来。[]综合而言,公平比较的参照对象可以分为3(过去、现在、将来)×4(自己、组织内的他人、组织外的他人、系统),总共12种。Levine和Moreland指出,有关公平的社会比较的参照对象具有两个基本特征:相似性(relevance)和可获得性(availability)。[]

社会比较理论在操作上强调选择何种参照群体,人们在选择参照群体进行比较后,若产生相对剥夺感,那就会有不公平感。可以说,相对剥夺感是不公平感的内核。它们之间的关系结构如下。

人们在认知的过程中都是根据参照群体和相对剥夺感进行判断的,但是个人无法完全自由选择参照群体和参照标准,每个个体都置身于一定的社会经济背景中,个人社会判断标准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阶层影响的;即便在同样的社会群体中和社会经济水平上,个人的经历也会对参照物和判断标准产生影响。

相对剥夺论

社会比较理论作为一种更加宏观的上位理论,在本书中提供理论基础和指导;在下位理论的操作层面,本书使用相对剥夺论对人们如何产生相对剥夺感进行解释。在社会比较理论的框架下,人们是在选择了参照群体,与自身的价值进行比较和判断后,才产生了相对的剥夺感,进而形成不公平感。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3.2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社会不平等与公平感
    1. 社会不平等
      1. 全球社会不平等的趋势和现状
    2. 公平感
      1. 平等和均等,公正和正义,以及公平
    3. 社会比较论
    4. 相对剥夺论
    5. 阶层自利论
    6. 简要评论
  • 第二节 中国社会公平感研究现状
  • 第三节 户籍、就业分层与公平感
    1. 户籍与就业、收入
    2. 户籍与管理职务
    3. 户籍与教育、就业表现
    4. 户籍与社会保障
    5. 就业分层与公平感
    6. 生活压力与公平感
  • 第四节 农民工的社会公平感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