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论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与英国法体系的确立

关键词

作者

叶秋华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论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与英国法体系的确立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论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与英国法体系的确立

每每走进英国法那迷宫似的法律殿堂,追寻其历史发展的足迹,心中曾多次萌生这样的困惑:英、法两国仅相隔一个宽度不超过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峡,且两国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经济、政治、文化交往密切,又同属欧洲白种人的文化传统,缘何却在法制建设上分道扬镳,一个成为英美法系的发源地,一个成为大陆法系的肇始国,特别是与西欧大陆国家相比,位于不列颠岛上的英国人在法制建设上还可以说是单枪匹马,独树一帜,并终将这种法制传统发展成一支具有世界影响的法系。这的确是西方法制史上一个很有意义的学术问题,值得探究与分析。

带着这样的困惑,考察英国法的历史,得到的最深刻的印象有以下两点:其一是英国法独特的判例法传统以及由这种传统引申出的“遵循先例”与“程序优先于权利”的两大特征;其二是这种判例法传统的根深蒂固性,它自封建时代形成一直延续至今,再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始终是在一条平和、渐进、改良的道路上发展完善,保持了最典型的历史的连续性。

一 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

一种法制传统的形成,取决于多种因素,不仅有经济的因素,也有政治、历史、宗教以及文化等方面的因素。如果将形成时期的英国法与法国法作一番历史的分析和比较,我们就会发现,作为西方社会两大法律传统的发源国,它们之所以各自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并不完全取决于经济,还取决于其他的条件和因素。

位于不列颠岛上的英国,土著居民是凯尔特人。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曾征服此地,统治长达4个世纪之久,但因其主要为军事占领,仅有少数沿海城市受罗马行政控制,其他地区的凯尔特人仍保留适用自己的氏族制度,为此罗马对不列颠的几百年占领,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

公元5世纪初叶,因罗马帝国危机,罗马军队撤离这一地区,土著居民曾恢复了短暂的统治,但不久,公元450年,日耳曼族的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和朱特人自北欧侵入不列颠岛,相继建立起十几个独立王国,至7世纪初合并为七个王国。此后,为反抗丹麦人的入侵,七国曾于公元827年形成统治联合,称英吉利王国。公元1017年丹麦人征服了整个英格兰,丹麦国王卡纽特将英格兰与丹麦、瑞典、挪威合并为一个松散的帝国。在他死后,长期流亡于诺曼底的爱德华在盎格鲁、撒克逊贵族的支持下恢复了英国的独立。

英吉利王国也和其他日耳曼部落在西欧大陆所建立的各“蛮族”国家一样,属于早期封建制国家,适用盎格鲁、撒克逊习惯法,并将这些习惯法陆续编成法典,例如,公元600年左右肯特王国制定的《埃塞尔伯特法典》,公元694年威撒克斯王国制定的《伊尼法典》等。这些法典的内容、原则及法律风格,与西欧大陆各国的“蛮族法典”大同小异,都是在日耳曼部落习惯的基础上形成的带有部落性和地方性的习惯法,适用法律遵循“属人主义”原则,形式主义与氏族残余相当浓厚,且非常分散和不统一。这些说明,英国法在这一时期与西欧大陆法的发展并没有明显的不同。

导致英国法走上判例法这一独特发展道路的,是公元1066年诺曼人对英国的征服。换言之,英国法制传统正是从诺曼人入侵英国后逐渐形成的。“诺曼入侵”决定了英国法发展的前途与命运。

(一)诺曼人建立的中央集权政体为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奠定了政治基础

公元1066年,英王爱德华死后,法国北部的诺曼底公爵在哈斯丁斯战役中战胜英军,登上英国王位,称威廉一世。由于是异族征服,民族矛盾十分尖锐,客观上使诺曼人只有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制政体才能统治英国。为此,明智的征服者威廉在把自己宣扬为爱德华合法继承人,并采取允许盎格鲁、撒克逊人继续适用原有习惯法等让步政策的同时,通过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加速完成了英国在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已开始的封建化过程,并建立起当时欧洲独一无二的以强大王权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政体,为英国封建法制的统一,形成以普通法、衡平法、制定法为基本形式的英国法制传统奠定了政治基础。威廉一世的改革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这一措施在当时权利与土地密切相联的欧洲封建割据时代,深远意义不可低估,对后来的英国土地所有权制度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当时西欧大陆国家的代表法国相比,法国建立的是间接化的封建附庸关系,即国王不得不承认“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也就是说,只有直接从国王手中受封土地的大封建主是国王的附庸陪臣,而从大封建主手中受封土地的中小封建主则可以不向国王宣誓效忠,仅向授予自己领地的上一级领主宣誓效忠。而威廉建立的直接化封建附庸关系,不仅要求直属的附庸宣誓效忠国王,也要求臣下的附庸必须同时效忠国王,从而使地方封建主难以在所辖领地内称雄一方,与国王抗衡。

1086年,为详细了解臣属的财产状况,以便征收财产税,威廉下令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泛的财产调查,并编成调查清册,使各大小封建主的财产分布与收入状况一览无余,无法逃避赋税。在这一过程中,许多原来是自由或半自由的农民被列入调查清册中的农奴一栏。人们面对调查如同面临末日审判,因此,调查清册又被称为“末日审判书”。这一措施为中央集权制的巩固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御前会议由主教、贵族、领主及高级官吏组成,既是国王咨议机关,也是处理国家行政事务的中央政府和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作用显著。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看到,在11世纪,当西欧大陆尚处于分离割据状态之时,海峡彼岸的英国,已在征服者威廉推行的改革下成功地避免了封建割据局面,形成了以强大王权为中心的集权制国家政权,而这恰恰是英国之所以形成独特法制传统的政治基础。

(二)亨利二世的司法改革与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基本形成

诺曼征服前,英国并无统一的国家司法机构,各类诉讼是由古老的郡法院与百户法院以及后来出现的领主法院与教会法院管辖审理。除教会法院外,这些法院审判案件的依据主要是各地分散的习惯法。诺曼征服后,威廉在实行政治、经济政策的过程中,已充分认识到法制的不统一与司法权的分散对建立和巩固中央集权政体造成的干扰和危害。出于统治策略的考虑,他一方面允许保留原有的司法机构和法律,以安抚人心;另一方面推行令状制度,要求各地司法机关必须根据国王的令状并以国王的名义进行审判,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扼制了地方法院的权力。此外,威廉成立的御前会议也享有司法职能,有权受理危害国家安宁的重大案件,但不受理一般诉讼。后来随着王权的巩固和国家统治的需要,亨利一世在位时(1100~1135年)便将财务法院从御前会议中分离出来,使之专门化,同时设巡回法庭,代表财务法院调查和受理地方上涉及国家财政收入的财务案件,以提高国王法院的地位和扩大其影响。

对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形成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是亨利二世在位时(1154~1189年)的司法改革。这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改革,不仅完善和发展了亨利一世创立的法律制度,更为重要的是,使英国法形成了自己判例法的独特风格,迈上了与西欧大陆法制发展的不同之路。

亨利二世的司法改革,体现在他先后颁发的诏令之中,其中最重要的是1164年和1166年的《克拉灵顿诏令》以及1176年的《诺桑普顿诏令》。改革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棋盘法院(the Court of Exchequer)或称财务法院,由亨利一世开始设立,亨利二世扩大了它的管辖权,分为两个分支机构,一个是行政的,履行征税职责;另一个是司法的,审理税收以及与税收有间接关系的臣民之间的债务、契约等诉讼。因为这里的计算方法使用筹码,而筹码在方格图案上移动犹如棋子在棋盘上移动,因而得名为“棋盘法院”。

民事诉讼高等法院(the Court of Common pleas)审理与国王利益无关的私人争讼,受理一切财产权诉讼和个人债务、契约以及非法扣留动产的诉讼。

王座法院(the Court of King's Behch)之所以具有这个名称,是因为它与国王有着直接的更紧密的联系。在王座法院里,国王经常亲自和法官一起审判,这就使它不仅有广泛的刑事案件管辖权,而且还拥有经民事诉讼高等法院同意的民事案件管辖权。同时,它还拥有监督所有低级法院活动的权力,有权发布执行令、禁止令和复审令等,以制止僭越司法管辖权;也有权发布人身保护令状,命令下级法院执行。

亨利二世还在与罗马教皇争夺权力的斗争中取得胜利,他颁发诏令,规定世俗人的一切案件以及神职人员刑事案件的最终审判权均归上述法院管辖。这一措施确立了由国王直接支持的皇家司法权的地位与权威,应当说,这是后来英国判例具有强制性约束力,形成以判例法为渊源的普通法的首要条件。而当时的西欧大陆国家,无论是王室法院,还是其他法院均不具备这样的社会条件。

2.建立巡回审判制度

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形成,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即巡回审判制度的建立。亨利一世时,为了加强国王法院的地位,经常委派兼管财政和行政事务的巡回法官到各地进行审判。亨利二世则将其正式形成巡回审判制度。

全国被分为六个巡回区。从1179年开始,国王每年向各巡回区派遣巡回法官,代表国王行使“正义”。被委派到各地巡回审判的法官,在办案时除了依据国王的诏书、敕令外,还依据日耳曼人的习惯法。巡回法官们集中在威斯敏斯特讨论和辩论一些案件和法律观点时,综合了彼此依据的习惯和法律,然后又回到巡回审判中加以运用。国王法院在制定判决时也引用这些经过讨论并得到承认的习惯法。国王法院的判决具有最高效力。巡回法官的判决,高于地方法院适用的习惯。

正是在强大的中央政权的支持下,通过长期的巡回审判形式,不仅逐步将司法权从封建主手中收归中央,形成了国家统一的司法权,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使英国各地分散的习惯法渐渐得以统一,并在此基础上以判例法形式形成了全国普遍适用的普通法。英国法难以改变的风格和传统即判例法传统,正是在这种巡回审判实践中孕育而生的,并由此起步,开始了它的发展历程。

综上可见,亨利二世的司法改革对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这次改革构建起英国判例法模式的基本框架,决定了英国法将与西欧大陆法分道扬镳的命运。为此,当13世纪西欧大陆各国进入接受罗马法的火热时代,当复兴的罗马法在西欧大陆逐步取代和改造地方习惯法的时候,不列颠岛上的英国虽然也受到这一运动的冲击与影响,但由于它已在习惯法基础上形成了全国通行的判例法,且这种形式的法律已为英国社会和英国的司法界普遍接受,成为难以改变的发展方向,所以罗马法的传播注定在这里不会结出西欧大陆式的果实。正如西方学者斯莱辛格(R.B.Schlesinger)在《比较法》一书中所言:“英国的这个阵地已为普通法所占领,罗马法来得太晚了。”

二 英国法体系的确立

对于英国法来说,中世纪是一个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时代,也是一个极具创造力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英国人显示了自己非凡的勇气和法律智慧,不仅创立了自己独特的法制传统,也筑建起由普通法、衡平法和制定法构成的独特的法律体系。这支法律体系又在以后的历史中得以不断发展和完善。

(一)普通法

作为英国法的主要法律渊源,普通法(Common Law)指的是12世纪前后由普通法院创制并发展起来的、通行于全国的普遍适用的法律。

普通法的形成与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形成同步而行,可以说,它是英国判例法传统形成的直接结果或产物。如前所述,诺曼人征服后建立的中央集权制政体和统一的司法机构以及巡回审判制,是其形成的重要历史条件。

什么叫普通法?即普通法的概念。为何要对这一问题作出解释,主要是因为“普通法”一词在西方法学中有多种含义,并非英国法独有的概念。此外,即使在英国法中,也可以在多种含义上使用它。

从一般意义上说,“普通法”概念最初来自中世纪教会法学家所称的jus Commune,表示教会的一般法律,以区别于各种地方习惯法。在法、德等欧洲大陆国家,“普通法”指那些区别于地方习惯、适用于整个国家的法律(droit Commun,gemeinrecht)。“普通法”也可泛指与根本法或特别法相对称的一种法律,但这种意义上的普通法在英语中通常又称Ordinary Law或General Law。

就其狭义意义而言,普通法是指以判例形式构成适用于全国的英国法律。但这个意义上的普通法概念在英国法中也有多重含义。在表现形式上,作为判例法,普通法中不仅包含由普通法法院创立并发展起来的一套法律制度,也包含衡平法法院依照特有的救济方法和诉讼程序创立并发展起来的一套判例法制度,为此,普通法也有判例法之称。在救济方法与诉讼程序方面,普通法与衡平法相比又有显著区别,普通法仅指以令状制为基础由普通法院创立并发展起来的一套法律制度。还应指出,当英国法后来发展为世界法系之一时,它又被冠以“普通法法系”之称,但在“普通法法系”中不仅有普通法,还有衡平法和制定法,普通法作为英国法最早形成的主干法律,是三者的总称。

普通法有哪些特征呢?作为独具风格的一种法律制度,普通法所具有的特征是多方面的。例如,历史的连贯性与持续不断的发展、以判例法为主要法源、“法官造法”、体系庞杂无系统分类、概念术语独特等,都是普通法的基本特征。但最能体现普通法风格和内在实质的是它的两大特征,即“遵循先例”和“程序优先于权利”。

1.“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

“遵循先例”不仅是普通法的重要特征和根本原则,也是英国判例法与其他国家判例法性质不同的关键所在。从宽泛意义上说,判例法作为法官通过司法判例创立和发展起来的法律,并不是英国所独有。人类文化学和行为学研究成果表明,世界各民族几乎普遍存在尊重本民族传统和崇拜权威的倾向,为此某一特定社会中的集团或个人在处理问题时,往往喜欢参照前人的解决办法;下属在处理相似问题时,也往往注意仿效具有某种权威的上司的做法。这种倾向反映在法律上,就表现为司法者在处理案件时常常参照先前的司法判决,而下级法院在审理相似案件时,也往往会遵循上级法院所作的判决。如果将这种做法称为“判例法”,无疑,在世界各国的法制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判例法。但是,英国的判例法又不同于其他法系的判例法,关键在于,英国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对司法先例不仅仅只是参照和可以遵循,而是必须遵循,且先例不只是示范的模式,也是对后来案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判例。这就是英国普通法适用的遵循先例的根本原则。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
    1. (一)诺曼人建立的中央集权政体为英国法制传统的形成奠定了政治基础
    2. (二)亨利二世的司法改革与英国判例法传统的基本形成
      1. 2.建立巡回审判制度
  • 二 英国法体系的确立
    1. (一)普通法
      1. 1.“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
      2. 2.“程序优先于权利”(Remedies Precede Rights)
    2. (二)衡平法(Equity)
      1. 1.衡平法的兴起及其发展
      2. 2.衡平法的基本准则
      3. 3.衡平法上的权利与救助方式
      4. 4.衡平法的诉讼程序
    3. (三)制定法(Statute Law)
      1. 1.制定法的历史发展
      2. 2.制定法的基本特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