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论英国普通法土地保有权的建构及其内涵特征

关键词

作者

咸鸿昌 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论英国普通法土地保有权的建构及其内涵特征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论英国普通法土地保有权的建构及其内涵特征

财产权是民法的基石,也是一个国家法律制度的基础。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作为当今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个法系,其各自的财产法律制度在具体的概念、规则和技术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英美法系的财产法是以英国普通法上的土地保有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而大陆法系的财产法则是以所有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两种财产法律制度的差异集中体现在两种财产权的差异上,这种差异也反映了两种不同的财产法律建构视角。长期以来,国内学术界通常将英美法系的土地保有权等同于占有,并在此基础上将其与大陆法系上的占有进行比较,试图寻求两种财产法律制度的差异。其实,基于特殊的制度背景,英美法系上的土地保有权有自己独特的内涵,它尽管与占有密切相关,但是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占有。本文试追溯英国普通法上的土地保有权的建构历程,并结合普通法有关规定分析其内涵和特点,以寻求英美法系建构财产法律制度的独特视角。

普通法法系的土地权利制度源于中世纪的英国。当初在建构其土地权利制度时,英国普通法并没有遵从任何先验的财产理论,而是采用经验主义的方法将当事人在土地上享有的权益在法律上确认下来,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具体权益上升到法律的层面,形成具体的土地保有权。从这个意义上讲,普通法产生时的土地制度,不仅为土地保有权的产生提供了现实的土壤,赋予了土地保有权特定的法律内涵,也为这种权利产生后的现实运作提供了基本的制度框架,因此,我们只有结合这一制度背景才有可能解读土地保有权的内涵,寻求普通法财产权体系的建构视角。在英国土地法律史上,这一制度就是诺曼征服后在英国建立的普遍的土地保有制。

保有制(tenure)在拉丁语中为tenor或tenor investiture,本义指领主(lord)向保有人(tenant)封授土地时设定的条件。在英国土地法上,用该词表示保有人以某种役务(service)为条件向领主持有土地。就其内容而言,保有制包含着领主和保有人彼此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对保有人而言,他取得土地收益的同时要向领主提供役务并负担相应的附属性义务(incidents);对领主而言,他从保有人那里获得收益的同时必须保证后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就其性质而言,土地保有制包括两个方面,即土地的分封与保有人对领主的身份依附关系,它既是一种土地利益的分配方式,也是一种体现分配者身份地位的法律关系模式。

诺曼征服以前,英格兰的封建制度尽管有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是还没有产生明确的土地保有制的理论,土地持有人对土地的占有与他对领主的身份依附关系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此外,各地方的土地制度彼此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在许多地区存在不向任何领主持有的自主地(allodial)。由于没有一种统一的土地法律关系模式,统一的土地法还不具备产生的基本条件。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挥师入侵英格兰,史称诺曼征服。征服英格兰后,威廉继受了盎格鲁萨克森王室的大片土地,没收了反抗威廉的英吉利人的土地,并宣布国王为全国土地的最高领主,从而在法律上废除了英格兰原有的自主地这一土地法权形态,排除了在未来土地权利体系中产生土地所有权的可能性。威廉一世将征服得来的土地的一部分留作己用,其余部分以保有制的形式分封给自己的军事随从和贵族、教士等持有。后者成为国王的直属封臣(tenant in chief,或称tenant in capite),向国王提供各种役务并承担各种相应的附属性义务,双方以土地的封赐和持有为基础结成第一等级的土地保有制关系。直属封臣将从国王处取得的土地的一部分留作己用,其余部分以某种役务为条件再次分封,与受封赐者(次级封臣)结成第二等级的封建土地保有制关系。依次类推,层层封授,直到占据并实际耕种土地的保有人(tenant in demesne)。在理论上,法律对于再分封的阶梯并无限制,随着土地的再分封,在同一块土地上可以同时存在多个保有制关系,据梅特兰记载,爱德华一世在位时期,在同一块土地上曾同时存在八个保有制关系。1086年8月1日,威廉一世在索尔兹伯里召开效忠宣誓会,所有的土地保有人都向威廉一世行臣服礼(homage),宣誓永远效忠于威廉国王、反对威廉的敌人,从而在法律上正式确立了英国全部土地都最终向国王持有的基本原则。同年,为了保证这一原则的实施,威廉一世又派官员奔赴各地调查土地封赐状况,调查结果编成了所谓的《末日审判书》()。在此次调查中,凡是土地持有人不能提供领主封赐证据的,其土地一律被国王没收。威廉一世一系列加强王权的措施,将英格兰所有的土地关系都纳入土地保有制的模式之下,使土地保有制成了一种普遍的土地法律关系模式。

诺曼征服后建立的土地保有制涵盖了社会各个等级和不同类型的社会关系。按照中世纪的法律,人们依据保有人所提供的役务的性质不同,将土地保有制分为自由保有制(free tenure)、不自由保有制(unfree tenure)和租赁保有制(lease hold)三类。所谓自由保有制,指保有人向领主提供的役务具有确定性(certainty)的保有制形式。根据保有人所提供役务的具体内容,又可将其进一步分为军役保有制(knight service)、教役保有制(frankalmoin)、侍役保有制(serjeanty)、索克保有制(socage)四种。不自由保有制又称维兰保有制(villeinage),指庄园居民以某种不确定性(uncertain)的役务为条件向领主持有土地的保有制形式。租赁保有制指承租人以支付租金的形式向出租人定期租赁土地的法律关系和保有制形式。13世纪以后,随着封建制度的逐渐衰落,保有制的身份依附性色彩不断淡化,不同种类的自由土地保有制之间的差异逐渐消失,军役保有制和侍役保有制逐渐向索克保有制转化。1925年以后,英国所有的土地保有制一律转化为自由的索克保有制。时至今日,英国全部的土地都以自由索克保有制的形式直接或间接向国王持有,土地保有制依然是英国基本的土地法律关系模式。

与同期的欧洲大陆各地相比,诺曼征服后在英格兰建立的土地保有制具有普遍性、完备性的特点。中世纪时,欧洲大陆尽管也在某些地区建立了封建土地保有制,但这种保有制仅限于军役保有制,并没有包含所有的土地关系。此外,在欧洲大陆许多地区仍存在许多没有领主的自主地。从总体上看,中世纪时,欧洲大陆各地土地法律关系始终处于分散状态,不同地区之间彼此差异很大,土地关系的这一特征不仅使统一的土地权利制度长期无法形成,也为罗马法复兴后建立以所有权为基础的土地权利制度提供了现实的物质基础。尤其是到中世纪后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身份依附关系的衰落,欧洲大陆许多地区原本发展程度就非常有限的保有制关系也很快消失,对土地法的发展并没有产生直接的影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诺曼征服后,英国土地保有制不仅适用于社会各个阶层,而且涵盖了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生活等各个社会关系领域,土地保有制成了各种社会利益赖以存在的基础。保有制以其自身特有的社会内涵决定了社会各阶层在社会中的地位,也决定着各种土地权益彼此间的逻辑关系。普通法产生后,当人们主张土地权益时,这种土地权益必然受到保有制的制约,在具体的法律形态上以保有制的模式体现出来。

诺曼征服后英格兰的土地保有制为普通法土地保有权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而亨利二世时期的司法制度的变革则直接将这种土地保有权确认下来。1154年,亨利二世登上英格兰王位后,针对斯蒂芬时代社会秩序混乱、王室权益受到损害的状况,采取了一系列加强王权的措施,确立了一系列司法原则,最终将自由保有制土地的司法管辖权从各级领主法庭转移到王室法院手中。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31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