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国家发展与边疆架构互动的逻辑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国家发展与边疆架构互动的逻辑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国家发展与边疆架构互动的逻辑

本书的中心问题是“美国的边疆架构与国家发展是如何互动的”,鉴于边疆架构与国家发展之间的互动研究缺乏先行的理论分析工具,因此需要构建一种恰当的理论分析框架,先做好理论的构建和阐释工作。具体而言,需要在对核心概念进行厘清界定的基础上,确定国家发展与边疆架构的逻辑互动假设,在此基础上将目光聚焦于美国,将国家发展与边疆架构在美国历史进程中的互动划分出不同阶段,以便接下来展开历时性论证和分析。

第一节 边疆架构的含义

核心概念的界定是研究的基础。“边疆架构”这个概念的核心是“边疆”。要界定“边疆架构”,必须先界定“边疆”概念,在此基础之上,确定“边疆架构”的内涵及基本要素。

一 边疆的含义

不同的国家由于历史发展、文化、体制存在巨大差异,对边疆的认识必然存在差别甚至截然不同,比如中国和美国对于边疆的认识就存在巨大差异,所形成的边疆观念也截然不同,边疆观念打上了深深的国家烙印。

(一)中国的边疆观念

秦汉之际,中国的边疆观念形成,这与王朝国家的出现以及随之产生的国家统治需要密不可分。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建立起中国历史上首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其疆域东至东海,西至陇西,南至岭南,北至河套、阴山、辽东。如此庞大规模的疆域,给秦王朝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如何统治这片广阔的疆域?秦王朝采取的是郡县制,以配置国家权力,实现国家统治。然而,仅存在15年的秦王朝未能有效解决差异巨大的区域之间治理问题。这种须对国家不同区域进行区别对待的治理要求,得到了先秦“一点四方”和“五服”、“九服”等观念的支持。先秦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都集中于中原地区,这促使人们形成以中原为中心,渐次向四周推进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外围区域被划分为“四夷”(东夷、北狄、西戎、南蛮)。在此观念的影响下,继秦而起的汉朝将庞大的疆域划分为核心区(中原)和边缘区(夷狄区),并分别采取不同的措施进行治理,如东汉的班固就强调“内诸夏而外夷狄”,这个夷狄区即中国最早的边疆。

随着历史的演进及王朝的更迭,中国的国家治理方式不断变化,使得基于国家治理而形成的边疆观念得以继承和发展,逐渐获得稳定的政治、文化、经济和地理、军事、战略等多重内涵。首先,边疆是王朝国家统治的边缘性区域或王朝国家统治能力所及的外围性区域,王朝国家有必要在这些地方设置机构,实施政治统治并进行开发和经营活动。其次,边疆是华夏之外的其他民族生活的区域,有着完全不同于中原文化的夷狄文化,有待于中原文化的传播并对其开化。再次,边疆为山川所阻隔,是偏远之地,不易通达、人烟稀少、经济落后。最后,边疆是国家的外防区和腹心区的缓冲地带,拱卫着国家的中心地带,是军事设防的重要区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军事意义。[]

历代王朝的边疆处于不断变动中,这种边疆现实的调整和变动对边疆观念造成了实质性影响,导致边疆观念发生变化。而边疆的变动则取决于各朝代的君主们是否具有开疆拓土的雄心及相匹配的实力。边疆的拓展与收缩受王朝国家内部力量的制约,这种内部力量体现为君主的雄心、国家的实力、辉煌的文明。在受到沙俄这个外部力量的制约之前,中国的边疆观念基本上是模糊、封闭、感性的。在与沙俄交锋之后,清政府与沙俄政府于1689年和1727年分别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和《布连斯奇条约》。这两个条约的签订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不仅使王朝国家有了相对固定的边界,而且使中国认识和确定边疆的角度发生巨大改变。在此之前,王朝国家认识和确定边疆是由中心至边缘区、从中原到夷狄区,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思维。而自从以边界确定国家疆域进而确定边疆以后,外部力量迫使一种由外而内地认识和划定边疆的思维出现,对中国边疆观念而言,具有革命性的意义。1762年,《乾隆内府舆图》绘制完成,此图确定中国当时的疆域达1270万平方公里。可伴随着鸦片战争的打响,王朝国家在与西方强大的民族国家正面交锋中节节败退,被迫签订了众多不平等条约,丧失了大片边疆领土。王朝国家和民族国家这两种国家形态的交锋所产生的现实影响,一方面推动了国人从主权、边界和条约的角度来认识边疆,另一方面催逼中国开始民族国家的构建。

民族国家发源于西欧,其首先是欧洲国家形态演进过程中保障民族认同于国家的一整套制度安排[],是用来取代之前的王朝国家的,随后推广开来而导致世界近代史以来的世界体系由民族国家体系主宰。中国民族国家构建的历史进程起于辛亥革命,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民族国家建构的基本完成。中国的国家形态所产生的划时代变化,导致了认识和界定边疆的视角发生变化,换句话说,王朝国家和民族国家认识和确定边疆的视角是截然不同的,虽然其中也包含一定程度的联系。王朝国家对边疆的认知和确定是由内而外的思维,注重文化和军事考量,强调华夷之别,强调边疆对核心区的拱卫功能。而民族国家对边疆的认知和确定是由外而内的思维,更为注重地域因素,强调以领土和边界来划分边疆,将民族国家领土内的与核心区存在明显区别的边缘性区域确定为边疆。

通过审视中国民族国家构建进程中边疆观念的变化,可以发现中国特殊的民族构成和地理分布、国族构建的曲折和复杂、中国少数民族大多分布于边疆地区且民族问题成为边疆问题中最突出的问题,以及中国共产党对民族问题的高度重视和对边疆地位的理性认知,促使当代中国边疆观念“形成了一个文化因素和地域因素相结合的二元结构”[]。在论及边疆问题的时候,“边疆民族地区”概念被频繁使用,甚至用“民族地区”来指称边疆,于国家层面推动的“兴边富民”行动的主体就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且是在民族政策的框架下加以推动和实施的。从历史纵向的角度来看,当代中国边疆观念的新变化就是将海疆纳入边疆观念中,不管是国民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中央政府都给予了海洋高度的关注。但是横向尤其是和美国进行比较,中国不仅没有从国家治理和发展战略的高度给予海洋边疆足够的重视,更没有形成全面的边疆观念,太空边疆、利益边疆以及信息边疆还仅停留在学术研讨的阶段。总而言之,当代中国的边疆观念还停留在传统的海陆空边疆时代。

(二)美国的边疆观念

美国边疆观念的形成与美利坚合众国这个民族国家的建立、国家治理以及西进运动密切相关。可以说,正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成立,以及随之而来的国家治理需要所导致的西进运动,这种卓有成效的边疆拓展与开发实践,再加上特纳在19世纪末提出的“边疆假说”的影响,使得美国的边疆观念得以形成并深入人心,并为以后的发展演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美国是英国殖民扩张在北美的副产品。“英属北美殖民地本身形成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一个由东向西不断扩展的过程,这一点决定着美国版图形成的总趋势”[]。英国的清教徒受到迫害后乘坐“五月花号”由东往西来到“新世界”,即北美的东部海岸,经过多年发展形成了13个殖民地。某种意义上,这13个殖民地可算作英国的海外边疆。随着殖民地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政治和经济独立逐渐成为13个殖民地的共同呼声。而刚开始工业革命的英国则要求独占北美市场,加上英法七年战争使得英国国债激增,将沉重的国债负担转嫁到殖民地的行径激化了英国与13个殖民地的矛盾。1776年,《独立宣言》发表,美国此时只包括原英国在北美大西洋沿岸的13个殖民地,共90多万平方公里[]。而经过长达7年的战争,1783年《巴黎和约》签订,英国承认了美国的独立,美国的领土面积由东往西“扩大到230余万平方公里,增加了近1.5倍”[]。此后,从1803年于法国手中购买路易斯安那地区,到1867年从俄国购买阿拉斯加地区,这64年间美国的版图又扩大了约700万平方公里,比1783年增加了2倍有余[],从而基本奠定了美国的版图。

领土的快速扩张为美国的飞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托马斯·杰斐逊曾说过,“要是我们的领土只有现在的1/3,我们真完蛋了。”[]美国在短时间内的边疆扩张是其能够把握时局、抓住机遇的表现,从道德层面来审视,乏善可陈,但对于美国的国家发展至关重要,对于美国边疆观念的形成意义重大。换句话说,美国本无边疆观念,美国人对边疆的看法是来源于实践的,而这个实践指的就是西进运动[]。假如没有西进运动,那么美国版图则只限于大西洋沿岸,没有越过密西西比河。西部丰富的资源以及其他各种机会都不属于美国,“美国的国力和发展速度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不可能在19世纪末赶上欧洲列强,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其后,美国也很难发展成为像今天这样的超级大国。从这个意义上说,西进运动决定了美国的命运。”[]

关于边疆的认识,即边疆观念,在1890年的美国人口调查报告中被定义为“每平方英里两人或两人以上六人以下这样一个人口密度的定居地”[],这是美国官方对边疆所作的人文地理性的界定。而学界对边疆的关注和认识则首推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Frederick Jackson Turner)。在其最为经典的论文《边疆在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性》(The Significance of the Frontier in American History)中,他认为,“美国边疆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位于自由土地这一边的边缘上。……边疆是向西方移民浪潮的前沿——即野蛮和文明的会合处……边疆是一条极其迅速和非常有效的美国化的界限”。[]“起初,边疆是大西洋沿岸。真正说起来,它是欧洲的边疆。向西移动,这个边疆才越来越成为美国的边疆。”[]“从这些接连改变的边疆里,我们发现作为标志,甚至构成边疆特点的自然界线,最初是‘瀑布线’;其次是阿勒格尼山脉;其次是密西西比河;其次是流向大致从北到南的密苏里河;再其次是大约处在西经90°的干旱地带;最后是落基山脉”。[]由此可见,特纳的边疆观念有两大特点,即“模糊”和“移动”。特纳认为对边疆“不需要明确的界说”[],边疆概念是模糊的、不确定的;而“移动”是指随着西进运动的推进,美国的疆域从大西洋沿岸一直延伸到太平洋沿岸,边疆随之移动。特纳的边疆假说的基调就是扩张,自然契合美国的扩张主义,从而受到扩张主义者们的赞赏和追捧,比如布鲁克斯·亚当斯、亨利·卡伯特·洛奇、西奥多·罗斯福、伍德罗·威尔逊,甚至“二战”以后的哈里·杜鲁门、约翰·肯尼迪以及林登·约翰逊。

1890年,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报告宣称“现在未开发的土地大多已被各个独自为政的定居地所占领,所以已经不能说有边境地带了”[]。这一官方说明,标志着美国的陆地疆域基本形成,西进运动结束。在陆地边疆扩张的进程中,美国领导人就开始对亚洲和太平洋垂涎三尺,“加菲尔德总统在1881年宣称,美国应该成为太平洋的‘仲裁者’,成为‘其商业的支配者和存在于海岸上的国家中的佼佼者’……海军准将罗伯特·舒菲特,想象着有朝一日,整个太平洋将成为‘美国的商业禁脔’。”[]在西进运动中,美国就向往着疆域能够扩张到太平洋,美国陆地边疆形成及移动的过程就强烈地反映出海洋因素。实践中,在1898年美西战争之前,美国就占领中途岛(1867年);19世纪70年代,从萨摩亚统治者手中获得了在帕果帕果建立海军基地的权利。而1890年,马汉出版了《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1660—1783)这一轰动世界的经典著作,提出了“海权”(Sea Power)概念及相关理论。由于“海权论”符合美国海外扩张的需要,因此一出现就产生了强烈反响。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认为这本书是“我所知道的这类著作中讲得最透彻、最有教益的大作”[]。对海疆的重视,促使美国加大提升海上力量的力度,为1898年的美西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1898年美西战争以后,美国展开海外扩张,相继将夏威夷(1898年)、菲律宾(1899年)、波多黎各(1899年)、威克岛(1899年)、关岛(1899年)、萨摩亚(1899年)、巴拿马运河区(1904年)、科恩群岛(1914年)、维尔京群岛(1917年)等纳入其势力范围。

20世纪是战争和革命的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不仅没有阻碍美国发展的脚步,反而令其大发战争财,国家实力也激增,美国实现跳跃式发展,在国际上的地位由区域性大国上升为全球性大国。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对峙的局面。基于时代背景及国家实力的美国对全球霸权的争夺,使得其边疆观念发生巨大变化。美国不再满足于陆地和海洋边疆的扩张,而是着眼于全球扩张,只是这种扩张与传统殖民主义帝国的扩张存在差异,美国展开的是基于国家利益的经济和战略扩张,而非领土扩张。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边疆开始向全球甚至宇宙空间扩张,尤其以肯尼迪政府的“新边疆”政策和里根政府的高边疆战略为甚。

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增长缓慢,苏联的军事实力日益迫近美国,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美国,加之第三世界的民族独立和不结盟运动日益高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肯尼迪于1960年首次提出“新边疆”(new frontier)概念。他认为,“新边疆”是“未知的科学与空间领域,未解决的和平与战争问题,尚未征服的无知与偏见的孤立地带,尚无答案的贫困与过剩的课题”[]。根据此战略,美国要极力防止欧亚大陆边缘地带上的任何国家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其间还发动了越南战争。在新技术方面,1969年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成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20世纪70年代,随着美苏两国核力量的发展,势均力敌的局面形成。核武器的巨大毁灭性,迫使美国重新考量如何确定其全球优势。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提出高边疆(high frontier)的概念,在丹尼尔·奥·格雷厄姆率领的团队努力下,具有军事意义和经济意义的高边疆战略得以出台,1984年被正式列入国家战略目标。“星球大战”计划的实行就是对高边疆战略的有力贯彻。高边疆对于美国开发、利用太空并抢占太空的战略控制权意义重大。正如格雷厄姆所说,“在人类历史上,一个国家若能从人类活动的一个领域最有效地迈向另一个新的领域,就能取得巨大的战略优势”[]。美国在适时调整边疆观念、实施边疆战略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了战略优势,最终战胜苏联而登上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宝座。

随着苏联的解体以及全球化的发展,美国的国家利益超越主权国家的边界,其边疆观念又发生了重大变化。“20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等西方大国从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出发确定战略控制范围,首先使用了‘利益边疆’概念”[]。与国家利益和战略边疆相联系,“国家利益与利益边疆、战略边疆是对同一内容从不同角度进行的认识和概括。如果说利益边疆回答的是国家利益的范围,战略边疆则是回答国家利益的战略要求。”[]

20世纪90年代,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尤其是信息技术呈网络型发展趋势。信息技术构建了一个遍布全世界的虚拟性的网络空间,在其中,国家之间的权力结构依然存在。美国战略学家杰弗里·R.库伯(Jeffrey R.Cooper)明确指出:“新的信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爆炸性的成长促进了数字空间的产生。这些的确创造了一个新的领地,也就是说打开了一个新的边疆。而美国作为开拓和利用新边疆经验最丰富的国家,应当有这样的文化传统来抓住信息边疆所提供的机会。”[]首先,美国作为第三次科技革命发源地,通过实施“国家信息基础设施”(NII)行动计划和“全球信息基础设施”(GII)构想而牢牢把握信息边疆的先机,试图将全球纳入美国的信息边疆。其次,美国通过非营利性机构“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机构”(ICANN)管理全世界的互联网。“实际通信中使用的网址最终由处于网络顶端的13台域名服务器的根服务器来决定。这13部电脑指令程序的内容全部由ICANN管理。美国政府通过ICANN掌握了对域名和地址的封疆权,管理并控制着全球互联网。”[]在美国信息边疆的拓展过程当中,技术精英和企业精英承担着在全世界推广由美国设定的技术标准和生产的技术设备的重任。一方面,他们充分利用信息边疆构建者或初创者的优势来配置资源,以增强美国国力。另一方面,利用GII来抢占市场资源,其间的利益驱动与美国西进运动的主要动力来自个人和私人部门如出一辙。

在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的今天,美国的边疆观念极具扩张性,不仅全面而且呈现立体化特征。美国既重视陆地边疆、海洋边疆以及空中边疆等硬性边疆,又强调利益边疆、信息边疆等软性边疆,更注重有形边疆和无形边疆的有机结合。此局面的出现,既是美国长期有效经略边疆的结果,又是美国立足于未来的坚实基础。

(三)何谓“边疆”?

边疆是一个具有多重含义的概念,从前文中可以看出,中美两国的边疆观念差别很大。梳理中美两国的边疆观念,一方面有助于避免用中国的边疆观念去看待和分析美国的边疆,以保证研究的客观性;另一方面,则有助于边疆概念的界定。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边疆架构的含义
    1. 一 边疆的含义
      1. (一)中国的边疆观念
      2. (二)美国的边疆观念
      3. (三)何谓“边疆”?
    2. 二 边疆架构及其基本要素
      1. (一)边疆观念
      2. (二)边疆理论
      3. (三)边疆现实
      4. (四)边疆战略
      5. (五)边疆治理
  • 第二节 国家发展的含义
    1. 一 “国家发展”的概念
    2. 二 相似概念的辨别
      1. (一)国家建设与国家发展
      2. (二)国家崛起与国家发展
  • 第三节 边疆架构与国家发展存在逻辑互动关系
    1. 一 国家发展的需要促使边疆架构的初步构建
      1. (一)国家发展需要陆地边疆的安全保障
      2. (二)国家发展需要陆地边疆的稳定和发展
      3. (三)国家发展需要陆地边疆的资源支撑
    2. 二 边疆架构影响国家发展
    3. 三 国家发展的状况促成边疆架构的调整
  • 第四节 美国边疆架构与国家发展互动的进程
    1. 一 划分历史阶段的意义
    2. 二 美国边疆架构与国家发展互动的历史阶段划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