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薛允升《定例汇编》之重见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薛允升《定例汇编》之重见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薛允升《定例汇编》之重见

(一)田藏《唐明清三律汇编》及其由来

已故法史文献学家田涛先生(1946-2013)曾经藏有一部薛允升遗稿,后经点校整理,2002年以《唐明清三律汇编》(以下简称《汇编》)之名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据该书卷首田涛、马志冰两位先生联合撰写的“点校说明”[]可知,此稿本大部分用清末北京“宝文斋”红格稿纸抄写,“字迹工整清秀”。现存共20册,每册封面上编有序号——即第1-10、12-21册,而无第11册,半页9行,每行25字,每册50-60页不等。

据该书“点校说明”,1998年该部遗稿正式入藏信吾是斋,起初疑为沈家本稿本,“后经有关专家一起研究,推知此书当在薛氏著《读例存疑》之后,并晚于《唐明律合编》,其著作年代大约在光绪中期。”[]至于命名由来,该“点校说明”从考察薛允升各种著作开始,曾给予详细交代,但里面存在若干瑕疵,给阅读理解带来不便。谨循该文思路,略作揭示如下:

首先,该“点校说明”指出薛允升已经刊行、“为世人所知”的两部著作——《读例存疑》和《唐明律合编》,而与上述“有关专家”思路基本一致的是,先是认为《唐明律合编》的成书时间晚于《读例存疑》,却在该文后半部分言道:

薛允升撰著的《唐明律合编》时,主要是以唐、明二律的律文部分为研究对象进行比较立论的,……但例毕竟不是该书研究的基本对象。……对于清朝的例进行认真地比较研究,就成为研究清朝法律的一项重要任务。正是基于这一需要,薛允升在假以明律内容完成对清律律文的简介研究评论之际,又进而对清律附例进行直接地专门研究,并辑成《读例存疑》一书。[]

据此可知,两位作者似乎又认为《读例存疑》成书当在《唐明律合编》之后。前后参观,逻辑上明显存在矛盾。揆诸薛允升《读例存疑》自序,其中则言:“至于律,仍用前明之旧,余另有《唐明律合刻》,已详为之说矣”,可知《唐明律合刻》(即《唐明律合编》)完成实在《读例存疑》之前。或许,上述自相矛盾之表述,是由于对薛允升著述研究不够深入、表达不清所致。

无独有偶,该“点校说明”第4页言道,“由于不便直接对本朝法律进行批评指责或品头论足,他(薛允升)转而采取唐、明二律比较研究的方式,对清律所承袭的《明律》进行了系统的评论指摘。《唐明律合编》就是致力于实现此项意图的产物”。[]此种逻辑,在中国法史学界并不鲜见。陶安教授在讨论上海图书馆藏薛允升《读例存疑》和《唐明律合编》稿本过程中,更将之定义为一种“彻底的分工体制”,大致认为:薛允升在律学创作过程中,因为惮于清朝政治高压,不敢对清律直接进行批判,转而通过撰述《唐明律合编》,尊崇唐律,贬抑明律——同时因为人们习惯性认为“清律即是明律之翻版”,藉以达到批判清律之目的。至于批评清朝条例的任务,则藉由《读例存疑》集中完成。[]对于此种“彻底的分工体制”的说法或者逻辑,前已论证指摘其谬误,故此不赘。

其次,除《唐明律合编》、《读例存疑》二书外,该“点校说明”亦曾提及,“薛氏作品见于记录的尚有《服制备考》四卷,《汉律决事比》四卷,及《汇编》一部”[],并引用1935年顾廷龙先生发表在《图书季刊》上的文章《薛允升〈服制备考〉稿本之发见》,但误题作《薛允升遗稿〈服制备考〉发现始末》。值得注意的是:(1)《服制备考》(三册)早年为顾先生购藏,并最终捐赠给上海图书馆,保存至今。或许由于当年网络检索不便,田、马二位先生并不知其下落,只言“今不知所藏”。(2)顾先生文章中所提及,而为日本东方文化事业委员会捷足先登的薛允升“汉律稿本”,其实并非《汉律决事比》,而是《汉律辑存》。关于此点,顾先生文中所引法学家李祖荫的说法、台湾傅斯年图书馆现存图书目录,以及日本堀毅教授整理《汉律辑存》时所撰整理说明,皆资验证。至于《汉律决事比》与《汉律辑存》是否为同一书籍,究否尚存世间,则是另外的问题。

再次,至于“整理说明”中所言薛氏“《汇编》一部”,全名应作《定例汇编》。该“点校说明”介绍云:

内容不清,百余年来不为世人所见。直到此次获这一部薛氏手稿,方睹其面目。盖此即沈家本等人所称之《汇编》。现存书稿自“八议”起至“刑部”止,其内容为将唐、明、清等不同历史时期的部分法律条文加以汇辑比较,是继其《唐明律合编》之后的又一部力著,且其内容较《唐明律合编》更为翔实,实为我国传统法律著作的精华巨著。[]

并谈及其与《唐明律合编》一书的不同“写作方法”:

综观《唐明清三律汇编》的写作方法,与《唐明律合编》如出一辙,唯其具体内容方面略有差异。其一,《合编》的撰写体例,是以《唐律》十二篇为顺序,先依次列出律文内容及“疏议”要义,再征引《明律》有关条目与之比较,《汇编》则改为以《明律》七篇为顺序,先简略援引《唐律》有关条目及其“疏议”要义,而不再胪列《明律》正文内容,只比较二者之轻重宽严,其间许多按语评论与《合编》完全相同。其二,《合编》的研究方法,重在比较唐、明二律的律文内容,《汇编》则在其后大量胪列清朝律例,其中又以例文内容占主要篇幅,并叙述其源流发展,分析其利弊得失。因此,《汇编》实际是清朝律例尤其是例为研究重点,而它征引唐、明二律并加以比较,只是为了追溯或探讨其历史渊源与发展脉络。[]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25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田藏《唐明清三律汇编》及其由来
  • (二)《唐明清三律汇编》与《唐明律合编》、《读例存疑》之关联
  • (三)《定例汇编》:破解《唐明清三律汇编》内容之谜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