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薛允升遗著《秋审略例》的散佚与重现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薛允升遗著《秋审略例》的散佚与重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薛允升遗著《秋审略例》的散佚与重现

(一)小引

薛允升为清朝同光之际律学大家,当时声望地位,远在沈家本之上,然因其去世稍早,与清末法律改革的“世纪工程”失之交臂。薛氏身殁距今已逾百年,对其功业事迹传述、研究者竟属寥寥,以致今人对其了解殊为有限。在现今近代法史研究热潮不减的情况下,对于这位中国近代法律史上的大人物,实有加深发掘之必要。今据姚永朴《光禄大夫刑部尚书薛公状》[],可将薛氏生平大致梳理如下:

薛允升,字克猷,号云阶,世居陕西长安县沣水西之马务村。咸丰六年,成进士,授主事,分刑部。寻丁忧归,服阙,补刑部四川司主事,洊升郎中。同治十一年,俸满截取,记名以繁缺知府用。十二年,授江西饶州府知府。光绪三年,擢四川成绵龙茂道,调署建昌道。四年,升山西按察使。五年,迁山东布政使,署漕运总督。其外任凡七年。六年,召为刑部右侍郎,转左侍郎。历礼、兵、工三部,而在兵部为久。……十九年,授刑部尚书。二十四年,因疾奏请开缺。二十五年,重赴鹿鸣宴,赏加二品顶戴。二十六年,拳匪肇乱,两宫幸长安,时公归里,赴行在,复召用为刑部左侍郎,寻授尚书,以老辞,不允。二十七年九月回銮,随扈北行,卒于河南旅次,优诏悯惜,赐祭葬如例。[]

对于薛氏湛深的律学研究素养,乃至高超的司法水平,在前人笔述中,亦早有定论。原京师大学堂第一任管学大臣孙家鼐,曾与薛氏“同官京师”,“时相过从”,并于庚子之变后,“二人南北分驰,相继踉跄赴行在,因得……把袂对泣”,在其所撰《皇清诰授光禄大夫紫禁城骑马重赴鹿鸣筵宴刑部尚书云阶薛公墓志铭》中,对薛氏给以高度概括:

典谳法垂四十年,故生平长于听讼治狱,研究律例,晰及毫芒。……公初筮仕,念刑名关人生命,非他曹比,律例浩繁,不博考精研,无由练达,朝夕手钞,分类编辑,积百数十册。……公视刑律为身心性命之学,老病闲居不废,其精勤实数十年如一日。

其在司曹也,初主四川司稿,继充秋审处坐办、律例馆提调。历任堂上,皆倚重之,名次在后,实即主持秋审事。及部中现审案,岁不下数千百起,均归一手核定,故终岁无片刻闲。即封印后,亦逐日入署。每归必携文稿一大束,镫下披阅。由是以清勤结主知,历外未久,即召还部。[]

而在其寅僚沈家本的笔下,则有更为专业之评价,其言曰:

长安薛云阶大司寇自官西曹,即研精律学,于历代之沿革,穷源竟委,观其会通。凡今律今例之可疑者,逐条为之考论,其彼此抵捂及先后歧异者,言之尤详,积成巨册百余。……司寇复以卷帙繁重,手自芟削,勒成定本,编为《汉律辑存》、《唐明律合刻》、《读例存疑》、《服制备考》各若干卷,洵律学之大成,而读律者之圭臬也。

今方奏明修改律例,一笔一削,将奉此编(按:即《读例存疑》)为准绳,庶几轻重密疏罔弗当,而向之抵捂而歧异者,咸斠若画一,无复有疑义之存,司谳者胥得所遵守焉,固不仅群玉册府之珍藏,为足荣贵也。[]

再者,光绪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刑部为进呈《读例存疑》所上奏疏中,对薛氏深邃的律学素养褒扬尤高,其中有云:

原任刑部尚书薛允升律学深邃,固所谓今之名法专家者也。该故尚书,耄而好学,博览群书,谙习掌故,研究功令之学,融会贯通,久为中外推服。自部属荐升卿贰,前后官刑部垂四十年。退食余暇,积生平之学问心得,著有《读例存疑》共五十四卷、《汉律辑存》六卷、《唐明律合编》四十卷、《服制备考》四卷,具征实学。[]

揆诸上述几段文字,若言薛允升在他所生活的时代具有“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律学水平,自无疑义。薛允升之所以赢得当时无数法律专家的推崇,自然不会是浪得虚名,实有两大原因:一则在于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精辟的律学见解和高超的司法技能,赢得同僚的高度认可;二则在于他以生平所学、司法经验所积累,撰有大量高水平的律学著作,留供时人研读参考。在此,笔者所欲提请读者关注的,是薛氏著述和遗稿方面的问题,尽其生平,究竟有多少著述?这恐怕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今谨结合前人所述,试探其大概。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25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小引
  • (二)《秋审略例》的散佚与重现
  • (三)略论《秋审略例》的成书时代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