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网络短视频:重塑乡村文化认同的线上空间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网络短视频:重塑乡村文化认同的线上空间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网络短视频:重塑乡村文化认同的线上空间

一 多元复合的乡村网络空间

(一)部落化的乡村网络空间

“部落”是原始社会的一种社会形态,通常基于血缘、种族、宗教形成。随着时间、科技、思维的推进演变,国家逐步替代了部落。如果部落时期集中的文化、思想、行为被称为“部落化”(tribalization),那么国家的组建必然会牺牲部分部落化,形成统一意志,同时以技术为媒介,出现了“去部落化”(detribalization)。解部落化在现代社会中非常普遍,溶解了部分部落特性,通过媒介使不同群众有了共同的关注点。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移动互联网有“重新部落化”(retribalization)的功能,简单理解就是构建群体。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性和普遍性,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特征更为明确,即便再“异类”的人,也能因网络短视频互通的高效率找到志同道合的圈子,这一现象也为亚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土壤。

麦克鲁汉曾经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总结出三种演变的形态:部落化—去部落化—重新部落化。在口语传播时代,交流沟通仅仅通过符号、肢体与口头表达来实现,因地理范围与人类群居习性的局限,社会群体部落化出现,“他们的行为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是浑然一体的”。印刷技术的出现与文字大工业生产让人类进入去部落化时代,视觉阅读的信息传播方式是一种线性的、逻辑的、阶层化、科学化的社会心理呈现。电子传播形式的兴起为受众带来了丰富的信息选择,这种“去中心化”的特征促使人类社会开始“重新部落化”。尤其是在网络普及之后,每个人都可以形成、加入小部落,且部落和部落之间和谐相处,没有中心,无限延伸,网络社会成了一个具有部落深度和共鸣的社会。

视频是最直观、最便捷、最有效、最能刺激感官的复合表达手段,智能技术让视频录制与上传操作简单易上手,在这种媒介环境下,娱乐社交平台、网络短视频类App成为最时尚的休闲应用,尤其适合乡村群体的媒介接触特性。以网络短视频为主的乡村网络空间,具有典型的部落化特征,各种看客融洽共处其中,不同画风的言论评价相安无事地在同一屏幕上呈现。最切合描述重新部落化现象的一句话也许就是《道德经》中的“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在部落化的乡村网络空间中,信息内容传播由原本的聚合性特征转向权力分散到个人手中的碎片化呈现,原本权威宏大的主流意义开始被消解。个体脱离了原有的组织和规束,重新部落化的新文化时代开启。

(二)不受干预:自由而简便的原生空间

部落化的乡村网络空间也体现出一种不受外力干预而自由进行内容生产的特征。快手创始人宿华说:“快手不会给任何人贴标签——是面向所有普通人的一款产品,不是针对某一类少数人。”快手对其用户往往采取“不干预”的态度。实际上,正是这种不干预的方式使快手的发展更加平民化。“花钱上热门”的方式在部落化的乡村网络空间不存在,想要增加热度只能依靠视频的内容——这在一定程度上倒像是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只要是有趣的或有价值的视频都能够得到认可,或者可以说,这种“不干预”的态度使乡村网络短视频中那些最自然的形态得以走入公众的视野。火山小视频App采用多样化、去中心化的部落式分发,使流量精准抵达对应的部落。火山运营负责人支颖认为:“城市人民一般不知道乡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们会看这个视频。这个东西对乡村人民来说也不构成负担,因为就是他的日常生活。对于火山小视频的普通用户,我的建议就是你认为生活中有什么个性化、你想分享的事,就坚持做,不要觉得什么火就拍什么东西,不需要。我们这么多创作者,每个人就是做生活,发你日常生活的东西就够了。”

部落的生存需要共享情感与价值符号。部落是依靠血缘和方言联系起来的,而乡村网络空间中的部落则通过共享的情感或符号联系起来;“经典的”部落受地域局限,部落成员聚集在同一空间内,成员数量有限,而乡村网络空间中的部落成员由分散空间中的共同情感连接,这种分散空间中的共同事物与情感体验,能够使部落的范围无限延伸与扩充,最终形成覆盖整个社会与民族的部落文化。

(三)精确化与非理性化的乡村网络空间

在受众自主性与选择空间不断扩充的当下,精确化传播成为必然趋势。各短视频平台争相从流量和补贴等方面对优质短视频内容进行扶持,目的在于通过优质内容留存用户。同时,在领域内精耕细作的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在扶持优质内容的同时,各短视频平台也关注到用户对内容的需求正在从泛娱乐化向精细化转变,精确化传播有利于提升乡村用户体验。

精确化传播所带来的问题是圈层与小群体文化情感的滋生,一直接受同一种文化内容极容易对其产生偏执性的情绪。部落对情感的狂热也会导致信息的歪曲和情绪的非理性化。在部落里,人们很容易相信内部传达的信息,相反,对外部的敌对信息容易产生排斥,在某些特定环境下,在部落意见领袖的煽动下,会产生非理性的刺激需求,宣泄不良情绪。

不良情绪通常与低俗内容相对应。为进一步推广乡村网络短视频,火山小视频从两个方面管制内容:一是培训、引导创作者,通过播放奖惩措施尽力让普通用户创作出更优质的内容;二是通过选择性补贴来遏制低俗视频,奖励优质内容,严格控制打压一些刻意追求低俗猎奇的内容。为了不限制乡村网络短视频的发展,快手官方采取非引导式的作品标签法,即采取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模式,让用户在使用的过程中自发形成了诸如“鬼舞步”“单轮飞车”等标签。让受众自己编辑喜爱的内容形成标签,出现较多的标签自然登上热门,成为热点。

二 网络短视频中的乡村元素展现

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乡村影视作品中,描述乡村形象的影视作品可以大概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对传统社会的再现,二是对乡村生活的文化认同,三是想象未来的乡村生活。在第一种类型的影视叙事中,乡村形象多被构建为愚昧与贫困的代指,与现代城市文明形成鲜明对比;第二种类型的影视叙事更加关注乡村日常化生活为“后城市化”阶段大众带来的替代性心理满足;而在第三种影视叙事类型中,乡村生活逐渐与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相契合。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乡村网络短视频更多地走进人们的视野,占据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和用户的很大一部分。随意翻看抖音、快手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乡村元素涌现出来,而随着监管加强,乡村“网红”也在改变。低俗、无聊、耍怪等单纯以娱乐为目的内容逐渐减少,乡村原生态题材的短视频开始崛起;涉及乡村民俗、民风、风景、美食的内容越来越多;农村风光、田园耕作养殖、日常生活、村里的婚丧嫁娶等都成了农村网民的拍摄素材。同时,出现了一些以反馈乡村公共事务为主的短视频,内容涉及返乡创业、脱贫攻坚、乡村公益、社会问题等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生活在城市的人群而言,乡村的刻板印象与被遮蔽的部分在短视频的碎片化展示下,逐渐被合成一个真实、全面、完整的印象。

(一)乡野美食:唤起中国人的味蕾记忆

农村食物一直是人们心目中干净、无污染的代名词,由此扩展出来的是农村关于这些优质食材特有的烹饪方式。乡村美食类短视频不仅向观众展示相关技能,还展现了乐观的生活态度。无论观众是什么身份,都很容易与乡村美食发生交集。强大的普适性和较低的准入门槛,让众多乡村网络短视频内容创作者投身美食类短视频。在节目总量和流量总量上,乡村美食类短视频都已经形成较成熟的内容生态。

短视频创作者“牛二条”来自吉林农村,主要做农村美食类短视频,拍摄的题材主要是自己家丰富多样的东北农家菜。虽然主题较为单一,也没有任何滤镜和美化,但菜肴制作过程真实且表现出家庭的温馨,生活气息浓厚,因此深受粉丝们喜爱。“牛二条”家生活得朴实美好,一家人乐呵呵地包饺子、炖肉、炒小蘑菇的场景能给城市中一些焦虑、沮丧的人带来治愈效果。借助这种充满乡土气息且不加修饰的美食打动观众,截至2020年10月,“牛二条”在今日头条上的粉丝总数量已经超过184万。

(二)乡村生活细节:还原最真实的中国乡村

乡村生活细节、乡野化生活方式也成为视频展现的内容。如深山采药的辽宁人、成为父母卖菜帮手的广西小妹、直播下地干农活的四川姑娘,他们那些碎片化的细节内容填充了农村生活的整体图景。

欢子是《欢子TV》的创作者,其专注于拍摄农村原生态生活短视频。挖凉薯、摸田螺、放牛……他将镜头对准了老家贵州的农村日常生活。早期有条短视频《有多少人会羡慕农村人的生活》拍的是欢子家旁边的一处田园,发布当天播放量就达到了280万次,评论有15000条。乡村网络短视频折射出的是乡村简单生活的欢乐,短视频让脱离了乡村日常生活的网民看到了原本的乡村生态。这些由普通人而不是官方呈现的乡村图景,使原本因为封闭落后而淡出大众视野的中国乡村得到了最全面、最直观的展示。虽然不排除也有作秀的成分在里面,但无数个普通人的内容的集合与自我净化,为我们勾画出较为完整真实的乡村生活。

(三)民俗文化:传承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乡村邻里交往、婚丧嫁娶,尤其是童趣化乡村娱乐文化活动与乡村待客之道成为网民喜闻乐见的内容。如少数民族的婚嫁习俗,代代相传的家规与礼俗都是常见的网络短视频取材来源。通过网络短视频的现代手段所传递的传统习俗与文化,将人们对乡村的情感与记忆勾画出来,使观众对那些具有地方特色的民俗与节日传统产生较为强烈的文化认同。

2017年10月,今日头条网络短视频《欢子TV》创作者欢子宣布开展“千家万户”拍摄计划,即一人一机5年内拍摄中国1000个村落和10000户人家。截至2018年7月,其已走访和拍摄了云南、广东、广西、四川、江西等地的农村。这些拍摄甚至引发了广大网友对南北方农村民俗文化的大讨论。网络短视频不仅有内容、有知识,还传播了乡村民俗文化;不仅让粉丝增长了见识,学到了知识,更传承了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四)耕作养殖:用短视频实现农业科技普惠

关于耕作养殖技术的网络短视频也是最重要的内容品类之一。西瓜视频的“三农”短视频创作内容累计播放量超过20亿次,其中,农业科技内容因自身具有巨大的实用价值,能够帮助农民解决问题而备受赞誉,相关内容的播放量经常达到数十万次甚至百万次。以传播专业农技知识为方向的西瓜视频创作人“付老师农业种植教育”半年内就在平台收获近30万名粉丝,其中还包括不少在海外的农人。

积极推广乡村网络短视频不仅能让农业技术下乡,更能实现农业科技普惠。2018年7月28日,陕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与西瓜视频在杨凌达成合作协议,二者将杨凌的农业技术、科技内容成果通过短视频进行推广,打造“互联网+现代农业”的典范,助力乡村振兴。双方在合作初期已取得不错的效果。付老师种植团队、坤哥玩花卉、农民王小、乡村小乔、酒鬼小莉等多位西瓜视频“三农”短视频创作者前往杨凌了解当地的农业生产和农技特色,并以短视频的形式展示给更多“三农”用户。截至2019年3月,相关内容在西瓜视频的累计播放量已超过1000万次。中国传统的农业耕作与低下的生产方式,有望通过网络短视频平台的传播、推广与普及得到提升,带动农村经济发展。

(五)自虐、猎奇等低俗内容流行一时

自2016年以来,网络短视频行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平台在对爆发式增长的海量内容的审核监管方面遭遇严峻挑战,短视频内容出现低俗不良信息、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问题屡有出现。

快手App诞生之前,人们对数亿中国农民的娱乐消费认识较为浅薄,快手平台播放的村民吃灯泡等自虐视频的出现,让人们感受到的是较为低俗的乡村。这使大多数人对乡村的印象在一段时间内停留在魔幻、奇特、低俗之上,影响了原本乡村风貌的诚实表达。

不论是自虐等极端行为,还是一些审美脱离了主流文化的文化群体,都曾因为出位的短视频,受到媒体的关注。乡村网络短视频在走红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被商业利益侵染,滋生的网络乱象则在网络监管下被逐渐禁止。长远来看,随着资本入局和监管加强,乡村网络短视频的生态环境也在不断净化,农村“网红”的主体也在逐渐过渡。依靠刺激性内容博得眼球的创作主体注定要因为网络监管与观众审美的提高而遭到淘汰,那些反映最真实生活与最贴切情感的内容也许能长久地停留于人们的视野中。

(六)农村公共事务偶有涉猎,但相对匮乏

乡村网络短视频中也出现了一些以反馈为主的短视频,内容涉及返乡创业、脱贫攻坚、农村公益、社会问题等。如网络短视频栏目《乡间味道》的主创曾哥除了拍摄农村美食,还关注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等群体,拍摄一些反映农村公共事务的内容。

但总体而言,乡村短视频对公共事务的呈现相对匮乏。无论是出于对自身所处环境的维护与包庇,还是出于因城乡差距而产生的自卑心理,在短视频中,我们较少看到农村落后、资源匮乏、交通不便等现实问题的具体呈现,大多体会到的是与世无争、清幽秀丽、忘却烦恼的桃源乡。在这种现象的掩盖之下,真实的农村现实将会被无情地排除在公众与社会的视野之外。

总之,网络短视频中的乡村元素有巨大的能量,用得好可以传播商业信息,可以成为乡村文化的建设工具,也可以为农村年轻人提供自我发现、自我提升的机会;用得不好,传播低级庸俗的内容,也可能成为输送负能量的“下水道”。对于网络短视频这样一个便于农民使用、能量巨大的新工具,应当通过制度建设、政策引导和道德自律等手段,引导其传播更多的乡村正能量,同时利用制度和市场手段限制它对乡村负能量的输送。

三 乡村原创短视频中身体呈现的文化阐释——以快手为例

乡村原创短视频主要是指由居住于乡村的居民所创作与传播,以乡村为主要拍摄背景并以乡村居民为拍摄对象的短视频。由于创作者自身的特性以及短视频平台的扶持,短视频平台中涌现出一批影响力较大的乡村原创短视频创作者。在以往的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中,乡民的身体被导演、主流意识形态所建构,但是新媒体环境下的短视频为乡民提供了自由展现的平台,乡民们可以充分地按自己的主观意愿进行实践,为视频观看者提供自己所想要呈现的身体。戈夫曼认为身体是表演者重要的前台,外在的妆容面貌、体格状况、服饰搭配等是人类交往中用以判断他人印象的最基本标准,更进一步的肢体动作等具体行为,也是影响印象好坏的重要因素。在这一意义上,视频中的身体不再只是一具平凡的肉身,而是被他人凝视的个人形象的直观体现,建构个人以及乡村形象的载体。乡民的身体呈现不仅体现着当下网络社会的价值审美与自我认同,还反映着整个乡村文化生态圈的发展态势。在注册用户达到8亿人、日活跃用户超过2亿人、农村用户数量众多的快手App中,乡民们尽情地用视频展现自己或他人的身体,为大众提供了了解乡民群体的线上平台。身体饱含着社会历史文化的印记,网络短视频平台已成为各种文化不容忽视的生发地,观察乡民们在短视频中的身体呈现,能够对乡村文化生态做出更为深刻的理解。在这一个个短视频中,乡民们的身体呈现具有哪些特点?采用了哪些手段进行呈现?其受到哪些因素影响,与乡民形象的构建产生着哪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反映着怎样的乡村文化生态?

(一)身体及其视觉呈现

1.身体的丰富内涵

身体,顾名思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理基础。在哲学家们对身体的探讨和研究中,以笛卡尔为代表提出的早期身心二元论,将身体看作区别于理性的感性存在,身体的自由被至上的理性所压抑。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思想的进步,从尼采、德勒兹再到梅洛庞蒂,学者们认识到身心不可进行二元划分,身体是意义的发生场,身体也在学者们的强调中冲破灵魂和意识的束缚,得到大众的正视。人们认识到身体是可以自由控制的,人的主体性的确立依靠身体这一物质性的存在。当身体的合法性得到公认之后,更多的学者开始参与对身体的探究。社会由人类组成,社会学的研究总是离不开对人的观照,身体于是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社会学家们的视野,成为社会学具体的研究对象。学者们普遍认为身体并不是静止的单一形态,而是动态发展着的多元形态,如约翰·奥尼尔在《身体形态:现代社会的五种身体》中提出现代社会中存在世界身体、社会身体、政治身体、消费身体以及医疗身体,弗兰克将身体分为规训的身体、镜像的身体、支配的身体以及交往的身体,为人们提供了理解身体的一种方式。赵方杜在归纳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指出对身体的社会学研究存在两种较为重要的模式。其一是结构模式,身体是被社会结构、意义、资源所决定和构建的产物,身体在各种权力博弈制衡的状态中,成为文化和权力进行配置的场所,社会是自变量而身体是因变量。其二是行为模式,研究者重点关注日常生活中的身体实践,认为我们必须经常、有规律地对身体进行保养、维护和再生产,以建构自我、表现自我和进行社会互动,身体是自变量而社会是因变量。当然,两种模式并不存在二元对立,而是始终保持着融合发展的状态。黄金麟将身体与空间联系起来,认为身体在不同的空间中受到不同的规约会产生不一样的变化,但身体也不只是等待建构的“待宰羔羊”,而是“可以因为一些客观危机的触发而发挥出可以变迁世界的力量”,身体的反抗,可以突破固有空间的限制。这一观点,很好地弥合了结构模式与行为模式之间的分裂。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7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 多元复合的乡村网络空间
    1. (一)部落化的乡村网络空间
    2. (二)不受干预:自由而简便的原生空间
    3. (三)精确化与非理性化的乡村网络空间
  • 二 网络短视频中的乡村元素展现
    1. (一)乡野美食:唤起中国人的味蕾记忆
    2. (二)乡村生活细节:还原最真实的中国乡村
    3. (三)民俗文化:传承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4. (四)耕作养殖:用短视频实现农业科技普惠
    5. (五)自虐、猎奇等低俗内容流行一时
    6. (六)农村公共事务偶有涉猎,但相对匮乏
  • 三 乡村原创短视频中身体呈现的文化阐释——以快手为例
    1. (一)身体及其视觉呈现
      1. 1.身体的丰富内涵
      2. 2.视觉呈现中的身体
    2. (二)乡民的身体呈现
      1. 1.快手与乡村原创短视频
      2. 2.形式:从记录到表演
      3. 3.特点:从外观到实践
    3. (三)乡民身体呈现的文化透视
      1. 1.乡土空间—赛博空间—城市空间
      2. 2.欲望—需要—被需要
      3. 3.身体秩序—社会秩序
    4. (四)总结与反思
  • 四 乡村网络短视频的亚文化特性与抵抗
    1. (一)戏仿
    2. (二)反讽
    3. (三)表白
    4. (四)拼贴
    5. (五)同构
  • 五 乡村网络短视频隐喻的乡村自我认同
    1. (一)共同的乡土价值信仰
    2. (二)线上空间的集体狂欢行为
    3. (三)乡村文化对城市文化的双重态度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