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韩国古代诗坛的唐风与宋风

作者

李丽秋 文学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亚洲学院教授。
Li Liqiu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韩国古代诗坛的唐风与宋风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韩国古代诗坛的唐风与宋风

一 引言

古代韩国诗坛,总共出现过两次唐宋诗风交替,第一次交替从新罗末期到朝鲜时代前期,唐风的影响始于新罗末期,一直延续到高丽前期;宋风的影响从高丽中期持续到朝鲜时代前期。

受遣唐留学生及科举制度的影响,新罗末期的汉诗表现为晚唐风;高丽前期,由于社会稳定,持续实行科举制度,表现为初唐、盛唐和晚唐多种诗风并存。高丽中期到朝鲜时代前期,宋风渐渐兴起,并占据了主导地位。高丽中期,随着苏轼诗文的传入,高丽诗坛掀起了一股苏轼热,苏轼对韩国古代诗坛产生了长久而深远的影响;高丽后期,受性理学影响,高丽诗坛出现了濂洛诗风,探索事物哲理,关注现实;朝鲜时代前期,注重修炼诗法和句法的江西诗派影响逐渐扩大,诗坛出现了“海东江西诗派”。

不同时代诗风变化的原因既有中国的影响,也和当时独特的时代背景与文人的精神取向密不可分。尽管特定时期的诗风表现出不同的倾向,但越是到后期,韩国古代诗人的诗作中体现出来的诗风就越发复杂,往往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很难单纯地划分为某一种类型。

本文将考察韩国古代诗坛唐风和宋风的第二次交替,时间为朝鲜时代中期至后期。此前韩国学界已经出现过一些针对某一个时期或代表性诗人的研究,但宏观梳理不足,难以了解汉诗诗风变化的全貌。总体来看,朝鲜中期唐风重新抬头,具体表现为“三唐诗人”的出现以及其他文人对唐风的推崇。17世纪末期,诗坛开始反思唐风,宋风再次抬头,总体体现为批唐主宋论调。进入18世纪后,诗坛反思仿古,强调“今”的概念和对日常生活的描写,提倡描写朝鲜生活与民风的“朝鲜风”和“朝鲜诗”。本文将分别论述朝鲜时代中期和后期这两个阶段诗坛的具体变化,总结不同阶段的特点,分析变化原因,从宏观层面勾画出古代韩国诗坛的诗风变化史。

二 朝鲜中期唐风再现

在韩国的汉诗史上,自高丽中期以来,基本视宋诗为写作规范,侧重于说理载道。进入朝鲜中期,尤其是中宗、明宗之后,诗坛出现了新的变化,朝鲜初期崇尚宋风的“海东江西诗派”影响逐渐变弱,唐风徐徐抬头。宣祖之后,唐风逐渐在诗坛占据主导地位。

这一时期的唐风表现较为多样,根据不同的特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三唐诗人”的出现;第二阶段为以许筠、李睟光等为代表的“诗论派”的出现,下面将分别论述其具体特点,分析出现这些变化的原因。

(一)“三唐诗人”

朝鲜时代中期诗坛由宋风转为唐风有着多重原因。从时代背景来看,这一时期的朝鲜时代新旧之争最为激烈。朝鲜前期,随着王权的巩固,政局日趋稳定,两班士大夫统治阶层利用身份和政治特权占据了大量土地,垄断了受教育的机会,并且通过世袭制代代相传。随着两班士大夫数量越来越多,逐渐分化为两股势力:独揽中央大权的大地主勋旧派和反对易姓革命归乡隐居的中小地主士林派。成宗时代之前一直是大地主勋旧派当权,成宗时代士林派势力崛起,大量进入朝廷,并在学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与勋旧派产生了严重的对立。但随后接连发生了四次“士祸”,导致士林派内部矛盾与分裂加剧。1545年乙巳士祸之后,外戚当权,朋党之争加剧,很多士林派文人选择归乡隐居。

勋旧派和士林派的对立不仅表现在政治上,同时也表现在文学上。此前主导诗坛的“海东江西诗派”在这一时期开始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崇尚江西派诗风的勋旧派官僚文人喜好华美的文辞,过于重视诗歌技巧和修辞,机械地追求修辞美,因此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用词怪异,用典生僻,追求晦涩新奇,引起了人们的反感。“海东江西诗派”因此遭到了士林派的批判。士林派注重追求内心世界的清净诗风,追求温柔敦厚、冲澹萧散。但这种感情表现方式同样具有局限性,由于过于注重内心世界,只强调某些特定情感,无法呈现丰富多彩的人生情感,因此时代迫切需要一种能够表现出丰富情感的新诗风,此时唐风作为一种替代方案重新得到文人的关注。

“三唐诗人”的出现率先宣告了朝鲜诗坛由宋风转为唐风。朝鲜中期崔庆昌(1539~1583)、白光勋(1537~1582)、李达(1539~1612)推崇和学习中国的唐诗,被称为“三唐诗人”。“三唐诗人”刻意仿唐,蔚然成风,诗坛积习为之一变。“三唐诗人”的作品不仅具有丰富的思想内容,而且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呈伤感绮丽的晚唐诗风。他们通过倡导学习唐诗,注重诗歌意境的创造,融情入景、情景交融,增强了诗歌的艺术表现力。此外,他们还擅长运用绘画式描写和象征等手法,不仅丰富了意象的内涵,同时寄寓了不同的象征意义,内心的情感与情景相互交融,表达了其诗歌所追求的生命意义。

“三唐诗人”十分注意吸收新鲜活泼的民歌入诗,创作了不少乐府诗。车天辂选校、金玄成批阅的《乐府新声》是标榜学唐路线者编撰的首部诗话集,收录了明宗和宣宗时期崔庆昌、白光勋、林悌、李达和李睟光五位诗人175首乐府诗,其中123首为七言绝句,与擅长七言律诗的海东江西诗派形成对比。《乐府新声》强调这些作品为“新声”,可见当时诗坛由宋风至唐风的转变。该诗集中的作品大部分为唐代诗人擅长的乐府诗拟作,歌唱爱情与相思别恨的作品占了一多半,也有一些作品以民谣的形式描写了农民的生活状况,与朝鲜初期海东江西诗派的诗风截然不同。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34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一 引言
  • 二 朝鲜中期唐风再现
    1. (一)“三唐诗人”
    2. (二)诗话中的主唐音
  • 三 朝鲜后期宋风重起
    1. (一)批唐主宋
    2. (二)朝鲜诗与朝鲜风
  • 结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