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考

作者

刘加明 博士,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助理研究员;
宋欣屿 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博士生。
Liu Jiaming
Song Xinyu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考

7世纪后半期,东亚区域格局发生巨大变动,朝鲜半岛成为利益变动最为核心的地带。圣历元年(698年),大祚荣趁营州之乱,率众东奔,后在高句丽故地建立靺鞨国,更名渤海国,并且迅速将势力范围南拓至朝鲜半岛北部。而半岛南部的新罗亦不断向北蚕食高句丽故地,由此二者围绕对高句丽故地的占有问题存在矛盾。据史料记载,双方以泥河为界。但当时此界难以进行明确划分,二者应是在边界地带逐渐形成了相互接壤的边疆区域,后该地成为它们“文化、政治、民族碰撞最为直接的区域,也是两个临近政权交融互动的平台”。因此,牵涉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等相关问题的研究应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

目前,学界针对渤海与新罗关系的研究可谓成果颇丰。早期具有代表性的观点由朴时亨提出,他在继柳得恭的“南北国论”后,又进一步认为在当时新罗的心目中渤海国即是“北朝”,渤海国则认为新罗应是“南朝”,该观点后在朝鲜半岛学界产生了较大影响。如今也存在部分韩国和日本学者认同新罗和渤海存世阶段大部分时期处于对立和斗争状态,缓和时期较少。但多数中国学者均对此“南北国时代”观点持反对态度。李东辉从二者对疆域的争夺、战争等角度论述渤海与新罗的对立关系;马一虹则从东亚地区大局势变动的背景入手对二者的关系进行了细致分析。

综观学界,至今仍少有对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问题做详细剖析之论述,故本文以此为题,首先重点阐述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的形成过程,而后针对各自对边疆接壤区域的开发、经营及在这一区域的矛盾等问题分别做具体梳理,进而在此基础上尝试总结出其各自对边疆接壤区域的经略特点,并对呈现该特点的成因进行深层挖掘,以期为学界针对该领域的研究略尽绵薄之力。

一 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的形成过程

圣历元年(698年),大祚荣在东牟山建立渤海国。渤海建国初期迅速向南拓展统治区域。第二代王大武艺即位后,仍继续向外扩张。鉴于此,新罗在完全占领百济故地后,也开始重视对北方的经营,二者矛盾自此凸显,遂经不断争夺,逐渐形成了广大边疆接壤区域。渤海与新罗的边疆接壤区域主要包括两大地区,按形成时间的早晚分别为新罗东北部泥河(今龙兴江)一带与新罗西北部的浿江(今大同江)流域下游一带。此两区域以北为渤海控制,以南则为新罗势力范围。这两个区域为两方政权往来最为活跃、频繁的地区,是其彼此和平交流和军事对抗的前沿阵地。

(一)渤海国的“南进”

渤海建国初期的首要任务即是巩固新政权,获取更多人的支持,以应对唐王朝随时可能的再次来讨。对此,《旧唐书·渤海传》记载:“祚荣骁勇善用兵,靺鞨之众及高丽余烬,稍稍归之。”可见大祚荣定都东牟山后,凭借其勇猛和出色的用兵策略收归了大量的靺鞨人和高句丽遗人。被收归的高句丽人和靺鞨人的来源应有二:一部分为大祚荣东奔之时,协助其击退唐朝将领李楷固的高句丽和靺鞨之众,其中部分民众追随大祚荣到东牟山建国;另一部分为来自东牟山南部,曾隶属于唐朝安东都护府的靺鞨和高句丽遗众,而建立之初的渤海国即意图南进收归这部分靺鞨和高句丽遗众。

关于促成此举的深层原因,一方面,渤海建国之前,唐朝对朝鲜半岛南部地区、鸭绿江和西北流段松花江流域的控制渐弱。总章元年(668年),唐罗联合灭亡高句丽,唐朝虽将大批的高句丽遗民迁往中原地区,却也有大量的高句丽遗民留居原地,因此唐朝设安东都护府统辖之。加之该辖域广阔,“不仅包括中原王朝传统意义上的辽东地区,还包括百济故地以及高句丽迁都平壤所占据的大同江以南临津江以东的广大地区”。于是唐朝因俗而治,任命当地的酋长为都督、刺史、县令,同时派遣薛仁贵带兵二万人常驻安东都护府所辖地区。然而,唐仅驻守二万兵力以维持此广域统治显然欠妥。并且当时吐蕃势力兴起,骚扰唐朝北部边疆。薛仁贵随即被调与吐蕃作战,其又从二万人的军队中抽调部分兵力随其征战,这也极大地削弱了安东都护府的控制力。咸亨元年(670年)四月,高句丽遗人“大长钳牟岑率众反,立藏外孙安舜为主”,唐朝立即调遣“高偘东州道,李谨行燕山道,并为行军总管讨之”。虽然唐朝用时四年得以平定此叛,但长期战乱使得安东都护府的治所平壤早已“痍残不能军”。与此同时,新罗趁机收纳高句丽叛军首领安胜,“奉以为君,愿作藩屏,永世尽忠”,并率众大举占领了原百济故地。上元二年(675年)二月,唐派遣刘仁轨在七重城大败新罗,又诏李谨行为安东镇抚大使,屯兵买肖城,共历三战,唐朝皆胜。面对高句丽遗民和新罗的不断侵扰,唐方显然已经疲于应对,于是主动做出调整:在上元三年(676年)二月将安东都护府治所由平壤移于辽东郡故城(今辽阳地区),仪凤二年(677年)又移至新城(今抚顺地区)。简言之,唐朝“放弃了对朝鲜半岛南部的控制,采取向辽东收缩的政策”。“安东都护府管控集中在辽东至平壤一线,鸭绿江下游、第二松花江流域等以往高句丽统治地区已经被放弃。”至此,建国伊始的渤海国果断抓住时机,谋划“南进”,终得以收归高句丽及靺鞨众人。

另一方面,渤海建国之初,新罗一方并未与渤海相对,迅速北拓。上元二年(675年)唐罗战争之后,唐朝将安东都护府治所从平壤迁至辽东故城之际,新罗实则有机会向北拓展疆域,但在唐开耀元年(681年)新罗向北占领原高句丽故地泉井郡后,其并未继续北拓。原因有二。其一,新罗北部,高句丽故地仍为唐朝关注的地区。虽然唐朝将安东都护府迁至辽东地区,但直至渤海建国前后,唐朝对朝鲜半岛北部仍有较强的控制力。此时唐朝自身实力并未减弱,只是进行了战略上的收缩并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征讨西北地区的吐蕃上,故对高句丽故地管控有所放松。但若新罗此时向北进至大同江及鸭绿江流域的高句丽故地,则势必会遭遇唐朝反击,而此时的新罗并无实力与唐正面对抗。其二,新罗在与唐朝联合灭亡百济和高句丽后,其主要目标转为占领百济故地。新罗王认为“新罗、百济累代深仇。今见百济形况,别当自立一国,百年以后,子孙必见吞灭新罗,既是国家之州,不可分为两国,愿为一家,长无后患”。因此,相比于向北对高句丽南部故地拓张,此时的新罗显然更加注重对百济故地的占领及统辖,由此可断,渤海建国伊始,新罗北上的意愿并不强烈。

(二)新罗的“北拓”

虽然在大钦茂统治渤海国时期,新罗向北拓展缓慢,但是新罗在渤海建国之前也曾快速发展,后由于忌惮强大的唐朝,向北发展才有所缓慢。上元二年(675年)唐罗战后,唐朝将安东都护府治所从平壤迁至辽东故城之时,新罗一度派兵至鸭绿江流域观察唐朝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布局情况。后于唐开耀元年(681年),新罗向北占领原高句丽故地泉井郡,并改名井泉郡,在附近筑炭项关门,派遣精兵三千戍守井泉郡南部的比列忽州。后渤海迅速南进,双方于开元九年(721年)之前,已于新罗东北部泥河一带形成了边疆接壤区域。开元九年,新罗圣德王“征何瑟罗道丁夫二千,筑长城于北境”。这里的“何瑟罗”为高句丽时期的河西良,向北连接靺鞨部落,后属新罗,景德王时改名为冥州。冥州位于新罗疆域东北部。史料中记载征调何瑟罗的人丁去北境修建长城,而开耀元年(681年)新罗曾在疆域东北部建井泉郡,故此次征调的何瑟罗人丁所筑长城应在井泉郡一带。防御工事的修建也体现出新罗在与北部势力的对抗中处于劣势且当时在新罗北部与其作战,并让新罗在争夺中处于劣势的,应是渤海国。由此不仅可断,渤海、新罗的接壤区即位于新罗东北部附近,并且也从末节证实了渤海南下势头之猛,以及新罗北上进程之缓。此外,据史料记载,渤海“南比新罗,以泥河为境”。泥河正是新罗井泉郡(今天元山和德源一带)以北临近的一条江。如此进一步可推断,渤海与新罗的接壤区位于新罗东北部的泥河(今龙兴江)一带。换言之,新罗北设井泉郡后,并未继续北拓疆域,渤海国经历了建国之初至大武艺时期的不断南进,后双方在开元九年(721年)之前,已于新罗东北部泥河一带接壤。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7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一 渤海与新罗边疆接壤区域的形成过程
    1. (一)渤海国的“南进”
    2. (二)新罗的“北拓”
  • 二 渤海与新罗对边疆接壤区域的经略过程
  • 三 渤海与新罗对边疆接壤区域的经略特点及成因分析

查看更多>>>